[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析“革命的人道主义”的虚伪性/老虎庙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29日 转载)
    老虎庙
    
       2003年6月20日,由温家宝签发的国务院令(第381号)《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当年8月1日起施行)http://www.gov.cn/gongbao/content/2003/content_62246.htm取代了1982年5月12日起在国内施行了二十一年的国务院《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很显然,仅以上述两项法规的标题来看,同是对待城市流浪乞讨人员,却一个施以“收容遣送”,一个施以“救助管理”,完全不在一个概念。而恰恰在中国,一直以来依照执行的相关法规又隻此两件,虽然前一法规也才从1982年起出现。由此历史了去看,在1949年后的中国,其实根本无视这些城市人员的人之权力,说实在了,半个多世纪以来,在中国这片土地上根本无视人道,无视人权!而恰恰针对于“人”却多的是“人与人之间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是“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的“无产阶级专政”概念。 (博讯 boxun.com)

    
      说到底,针对“流浪乞讨”人员的态度,以国际惯例,就是慈善有无?人道主义有无?善政有无?人权有无?而这个由“收容遣送”到“救助管理”的路子,在中国却走得何等之长!此间因此而丧失之做人权利,甚至搭上了身家性命的又何其之多。这也绝不是可以用“我们是善于纠正错误的”一句以闭之的。
    
      见兔而顾犬,未爲晚也,亡羊而补牢,未爲迟也。我们总算是等到了这个“转变”!然而,我们是真正获得了那个在联合国的世纪宣言(《联合国千年宣言》)http://www.un.org/chinese/hr/issue/docs/7.PDF里郑重提出的“我们将不遗餘力地帮助我们十亿多男女老少同胞摆脱目前凄苦可怜和毫无尊严的极端贫穷状况,我们决心使每一个人实现发展权并使全人类免于匮乏。”了吗?
    
      非也!就以《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的内容来看,其实根本无从彻底,即无从谈彻底的人道主义,彻底的人之权利,行善亦非彻底的兼善天下。正与半个多世纪来毛 泽东所反复强调的“革命的人道主义”一样,最新颁布的人道主义——权且这样称道——法规是加上了许多前提和先决的。毛所强调的革命的人道主义总是把世界所有人的解放和自由作爲人道主义的前提,与其相悖的所谓资产阶级人道主义则是以依赖个人的存在与支撑而后存在的这个世界置爲首要。很显然,前者的可行度与后者的可行度不可同日而语!前者若画饼充饥,后者却身体力行。而后者的身体力行将自己放在了一个一时间看似矛盾重重(在无产阶级眼里他们的世界很乱)的尴尬境地,而欲求不断变革;而恰恰无产阶级的所谓革命的人道主义于“不期然”间爲自己寻找到了一个可以逃避现实社会矛盾的借口,因此看似光鲜,却可以无视阴暗,唱颂光明而可以肆无忌惮。因此我们的耳郭里常常听到这样的人权前提——我们的言论自由是要看是否符合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我们的人权是先要有生存之权而后发展之权,从而巧妙逃避了人之权利之声明。何以先后区分?待等所有人等同样获“生存”之前,那么其它那些已获生存之人等不是就可以利用即得利益与权利大肆践踏人权吗?难怪腐败当道?
    
      那么,《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就真的是照顾到了人的生存权吗?是真的革命的人道主义了吗?让我们分析法规所界定的可以享受被救助者条件来看——
    
      1)法规里“救助对象有先决条件”
    
      法规内容里在提到“什么样的人属于救助对象之列”时,设定了——须出示“居民身份证或者能够证明身份的其他证件”;须证明自己“是否享受城市最低生活保障或者农村五保供养”;须说明“随身物品的情况”;以及诸等如“流浪乞讨的原因、时间、经过”等,“对拒不如实提供个人情况的,不予救助。”恰似验明正身。
    
      就我调查证明,这些流浪人员多数没有身份证件,其原因大多数竟然是从未办过。究其原因非常简单,由于流浪在外多年,失于社会组织联系与管理;也有换证时错失机会,亦有丢失后没有及时补办等。如此客观原因本可以纳入救助范围而加以协助就能解决之事,却因此重新被推向街头成爲“黑人黑户”。没有身份证件不证明“疑似”中国公民,是公民该爲显然的事实,却就此被官样文件打入冷宫。丧失救助机会。
    
      2)法规里亦有“救助站已经实施救助或者救助期满,受助人员应当离开救助站。对无正当理由不愿离站的受助人员,救助站应当终止救助。”一款。
    
      什么是“正当理由”呢?事实上,在近30年来的社会转型进程中,农村人口因此而遭受冲击的情况最爲普遍而又最不被重视,政策的不稳定性如各项承包期起止纠纷、地方“条例”的朝令夕改、人事普选上失于监督的“验金石式”侵害等,更有国家对“禁牧圈养”、“退耕还林”的赔偿不足或者补贴被地方挪用、教育变相收费、农业税费全免所相应剥夺的残疾人利益,以及因中国农村封建等级、权势观念意识死灰复燃而带来的社会不公等情况的严重存在。具体从对笔者所了解的在天安门广场长期驻留以拣拾饮料瓶子爲生的农民分析来看——山东老尹,因修京九线,地被征用,所补钱款不足恢复生产及生存所需,更由于单身生活,与同样境地之村民相比,绝对财富值更经受不起长时间维系生计,因此迅速緻贫成爲必然,最终走上拾荒之路;再如河北邯郸王玉海,自幼受伤残疾,上有爹,下有仨女,相伴亦有智障之妻,却仅凭爹爹矿山退休金600元/月维持全家六口人生活。税费全免前就从不曾领到过传说中的15元残疾人补贴(是农村的普遍情况),全免后就更是生计无从着落,如此情况不来首都拣瓶子,卖国旗爲生又叫他们何以爲之呢?
    
      正是由于诸多不被观察和关注的“不正当”农村理由,他们的不返乡,“不愿离(救助)站”成爲万难之事,以至可以视做“返乡无异于自杀!”更何况他们从来就不被法规所描述的救助站所收留过,他们又岂敢提出滞留救助站呢?
    
      由此看,革命的人道主义前提其危害匪浅,更其严重的是却要打着“人道”的大旗自我标榜,成爲眼障。我们可以试想,倘若按资产阶级人道主义观,即对“人”的根本关注,那么还会出现上述情况吗?这也强有力地验证了爲什么香港街头于变天之际,政府会先行向路宿流浪者提供大棚以避寒,而在天安门广场的地下通道里每年必有饿冻緻死之人却隻被收尸机构一收了之。或许这些人可以解释爲这隻是文化低、素养不高、不卫生、反计划生育、疾病携带者,甚至怀疑其有犯罪前科等而不被人道主义惠顾。或者说隻是少数而不代表多数,那么看看北京市这个人群的数据再说是否多数吧——
    
      据统计:1998年,北京市的拾荒者大约有8.2万人,4.6万人来自四川,1.7万人来自河南,1万人来自河北,剩下的来自江苏、安徽、山东等地,人数较少。2000年回顾调查时发现,这个人群已经增加到了10万人。近年来,外地来京的拾荒者一直呈现上升趋势,目前(2007年)在北京的拾荒者至少已经有13万人。仅这些人每年可以爲北京减少150万-200万吨的垃圾,减少了北京市财政支出中的3亿元垃圾费。二是每年有150万-200万吨的资源被回收利用。相对看,那些简单认爲这些人爲城市疾病传播、治安安全带来威胁的看法显得多么脆弱,面对这些不是考虑管理,而是试图简单驱逐了之。威胁究竟在谁,一目了然。
    
      当前我们强调的“以人爲本”就是很不错的人道主义主张,它完全应该被资产阶级以及无产阶级内已经领会其真谛的部分人众所共同掌握。因爲人道即是大道,是人类大同境界,是从眼睛跟前的每一个“人”做起而非“实现一切人的解 放和自 由”的大话、那隻是些不食人间烟火之话,人道不容爲任何利益集团所利用!
    
    (网文转载) _(博讯记者:龚珉)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