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施化:“人民”,一个邪恶的概念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2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经过上个世纪的共产主义大劫难,世界多数国家都陆续放弃了从共产主义理念派生出来的词语概念,但是中国直到现在还没有,比如“人民”。“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名称还没有变。所以有人乐观地说,中国已经放弃了共产主义,而我持保留态度。
    
     (博讯 boxun.com)

    人民是从哪里开始的,一时无法细考。但是很明显,汉语的古词典上没有“人民”一词。如果碰巧有,也不是同一个意思。现代汉语词典对人民主要有三条解释,一,人(People);二,作为社会基本成员主体的劳动大众;三,一个国家除特权者以外的普通人。可是这三条解释都很勉强。
    
    
    如果第一条成立,那么第二第三条有伪。反之亦然。因为非劳动大众和特权者也是人。如果不是人民,他们是什么呢?非人民?人民的敌人?
    
    
    我说“人民”是一个邪恶的概念,是因为自从“人民”词汇被使用以来,受到伤害的人太多了,如果没有上亿,至少也有几千万。人民是一个政治和意识形态词汇,是从前苏共那里继承来的政治斗争的工具。“人民”的反义词很少,如果有,都是贬意的。人民的对立面,不是反动分子,就是社会渣滓,总之,都是坏蛋,敌人。这样一来,凡是使用人民词汇的国家,都被分裂成敌对阵营,正面的是人民,人民以外的,都是不可信任的斗争对象,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歧视和迫害,并可能为此无辜丧失生命。并且,最可怕的是,谁也无权决定他自己是不是人民。谁是人民谁不是人民,不是由法律决定,而是由最有权力最据暴力的那些人决定的。
    
    
    不知道列宁是不是首先使用“人民”这个词汇,向无辜者开刀的。他的右手食指对天一指,“以人民的名义”,杀戮就开始了。俄国革命凡八十年,不知道有多少英才和妇孺惨死在镇压之下。没有人问过列宁,他是不是人民,或者哪一个人民授权让他专政和杀人的。一切手续都免了,只要“以人民的名义”就可以,人民就是真理,就是法律。
    
    
    五十多年前,毛伟人在天安门城楼上登高一呼,“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他这里说的人民,一定不包括撤离到台湾和大陆残留的前政府人员,以及他们的亲属社会关系。至于说台湾人有没有和大陆人的同样权利,到大陆来镇压共党分子和他们的家属呢?没有人问过。反正谁的拳头大谁说了算,量你台湾两千三百万人全部参军,也打不过大陆十三亿人。因此,大陆有人民的镇压权利,台湾就没有。
    
    
    从文革开始,我就对“人民”持有怀疑。几个腰缠武装带,盛气凌人打砸抢封资修的红色小将,口口声声地代表人民。第二天老子倒台了,一转眼就成了可怜兮兮的狗崽子。人民和非人民之间质的转换,几乎不需要条件,比化学反应还要神奇。那时候商品很紧俏,商店里恶狠狠的营业员对我说,我为人民服务,不为你服务。我无言答辩,只有乖乖低头。
    
    
    
    人民,不是你,不是我,不是他,是一个看不见摸不着,却能扫荡一切,颠倒一切的力量。这个力量是一种话语权。很多时候,哪怕没有实际权力,只要掌握了话语权,从而掌握了多数,权力就自天而降。一个人,一当自己的话语权被别人掌握了,命运也随之被人掌握。利用“人民”这个政治术语掌握话语权继而掌握多数的人,多非善类。常常把“人民”挂在嘴边颐指气使的,一般都是痞子,无赖,政客,野心家,而不是普通有良知的老百姓。
    
    
    一个靠“人民”支撑的政权,一般来说都是多数暴政的政权。他的权力基础不是来自独立的个人,而是模糊的多数。只要稳固了多数,也就稳固了政权。如果与时俱进,想变多数暴政为民主宪政,把“人民”这个词汇丢掉吧。有人说,“人民万岁”。我说,人民,见鬼去吧。 (博讯记者:格丘山)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不要在人民反对声中一意孤行
  • 广昌的人民政府就是这样对待我们四川灾民以及全国各地的农民
  • “人民最大”批判——“人”“民”辨析/曾宁
  • 每一分钱都用来为“人民服务”,中央部委真能做到?/龚玉环
  • 廖祖笙:人民对压迫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 老路:胡主席是人民的爹?
  • 灾区人民有娱乐的权利 / 冉云飞
  • 格丘山:为共产党和中国人民正名(中)
  • 祝福戈尔巴乔夫,祈福中国人民/山鹰
  • 杨恒均:西方国家害怕中国人民的爱国激情吗?
  • 格丘山: 为共产党和中国人民正名(上)
  • 李劲松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物业权益糾紛案件的若干規定(征求意见稿)》的修改建议
  • 伟大的韩国人民--谈公民抗命/韩和元
  • 探索更有效的“人民监督”体系/王天宝
  • 中国人民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恐惧/孔强
  • 中国人民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恐惧感/孔强
  • 致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胡锦涛先生的一封信/闫才源
  • “人民军队忠于党?”——六四与地震随想/张成觉
  • 官僚弱智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物业权益糾紛案件的若干規定(征求意见稿)》
  • 中国人民养的公务员的开销真大啊
  • 新华社和人民日报将恢复在台湾驻点
  • 广州市“坚决打赢这场人民战争!”
  • 中共政府不等于中国人民 流亡藏人继续为四川地震灾区募捐祈福
  • 黑龙江双鸭山人民法院和检察院凭感觉办案/孔强 (图)
  •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姓名法(建议案)
  • 人民网64的一份调查让你吃惊:网上言论很多是枪手(图)
  • 控告黑龙江省恒山区人民检察院
  • 凌沧洲等中国学者呼吁让屈原印刷进人民币—中国12位学者联署《端午节文化宣言》
  • 灾区人民拒绝发黑的“爱心”
  • 成都人民东路派出所不负责
  • 孟新年:公款吃喝居世界之最的中共政权能代表人民吗?
  • 亿万中国人民捐款,中共基金公司砸盘!
  • :中共当局必须向人民讲清四川地震真相
  • 慎入!网友制作图片:向全国人民谢罪(图)
  • 14时28分起全国人民为四川汶川大地震遇难者默哀3分钟(图)
  • 请看南都们在地震后对政府和人民的训示!!!
  • 中国在新疆喀什展开保奥运的人民战争
  • 地震经济损失 可能高达1900亿人民币
  • 广交会把全国人民都当作疑似罪犯了
  • 致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部长陈竺的公开信(图)
  • 关于临泉县人民政府、国土资源局违法审批占用耕地的情况的反映
  • 看看广州人民警察如何为人民服务?
  • 组图:一条人命=人民币100圆?(下)(图)
  • 组图:一条人命=人民币100圆?(上)(图)
  • 盼清官 给河北保定市人民政府领导公开信
  • 中国最贪的村干部----北京海淀安宁庄杜氏兄弟坐拥数十亿人民币
  • 浙江温州灵昆人民在喊“救命”
  • 天津天然气价格听证会是欺压人民的无耻工具/远方
  • “粉碎四人帮”是伟大的人民革命?
  • 谁说我不反人民?
  • 致温总理的一封公开信:人民教师惨遭羁押逾500日
  • 举报腐败被徐州个别公安所逼,举报人向全国人民求救
  • 多次被人民日报点名曝光的长沙腐败局长为何升厅官?!
  • 广大中国人民为什么这么穷
  • 善子:广东汕尾市人民抗暴事件回响
  • 致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的一封公开信
  • 一批世界各地的投资者:又被骗了!2亿人民币!
  • 姚某欣冤死!汕头市人民公仆们该当何罪?(图)
  • 南京清江花苑小区居民向全国人民求救!
  • 让服务小姐下跪狂撕万元人民币 何人能如此猖狂?
  • 夏智来案致:最高人民檢察院、山东泗水檢察院
  • 致最高人民檢察院、法院、中纪委的一封信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 武汉市置人民死活不顾引进高能耗高污染的小型炼钢厂
  • 政文:评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第41号“行政判决书”
  • 政文:评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第2号“驳回申诉通知书”
  • 徐州市人民政府门前警察殴打农民!
  • 反腐有罪被迫害 权势压人民不平
  • 裘金友:反腐有罪被迫害,权势压人民不平
  • 福安25亿民间标会全线崩盘 60万人民群众倾家荡产
  • 叶国柱:人民「公仆」是披著羊皮的狼(图)
  • 光天化日之下,北京市宣武区人民法院踏平我的家
  • 黄静妈妈血泪控诉:警告某些助纣为虐人,人民不会忘记你们,会有那么一天天涯海角你们无处藏身(图)
  • 社会纪实:非典时期,我们被伟大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干部敲诈
  • 人民日报:“杀人狂魔案”中,谁是帮凶?
  • 郑恩宠案:致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各位关心郑恩宠案的公民:----六位亲历新闻记者的声明
  • 北京:你难道要与全国人民交恶?
  • 向光明:人民的财产是如何流失的(看改制)
  • 我被收容的九天九夜——有没有媒体敢于直面人民?
  • 蒋彦永:人民利益高于一切!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患难见真情,谁才是中国人民的真正朋友?!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老笨牛:打一场维护普通中国人基本人权的人民战争!
  • 中国007:为抓五一旅游收入可以不顾人民生死吗?
  • 自由人民中国:民不畏死,何以死而惧之---推动反独裁斗争高潮
  • 《自由人民中国 》中共有民主吗?所谓农村“选举”真相
  • 中国瑞安市人民法院绑架人质
  • 看见写有“为人民服务”的地方就发怵
  • 一个人民解放军的真实故事(图)
  • 质问江泽民:你敢代表南京人民吗?
  • 日本人可以参拜靖国神社,中国人无权向人民英雄纪念碑献花圈
  • 人民日报: 韩国你敢接大力神杯么?西班牙全国一致怒斥黑哨
  • 告全国人民书 谁 是 罪 犯
  • 江西工行有权强制我们捐款吗?(人民网消息)
  • 金山论坛:旧金山和约是对中国和人民的莫大侮辱
  • 【博讯特稿】大陆人民厌烦只听一种声音
  • 流氓警察----“人民”警察殴打侮辱人民纪实:随意抓人、毒打侮辱妇女
  • 东莞市“人民”法院法警强闯学校铐校长施暴、抢走私人存款
  • 水变色官员不敢喝,群众神秘死亡,官员说不是污染:如此代表人民利益?
  • 人民可以蒙蔽吗?
  • 为了老百姓的住房问题,请您和我们一同给人民代表大会写封信
  • 就北京市老百姓住房与拆迁问题: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信
  • “研究生被害”案追踪:开除党籍以表示党代表人民利益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