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洪波:“自杀式执法”真疯狂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24日 转载)
     刘洪波(湖北)
    
     有“自杀式袭击”,未闻有“自杀式执法”,现在安徽蒙城县交通局填补了空白。 (博讯 boxun.com)

    
    自杀式袭击,有人说是弱者的抵抗,有人说是恐怖行为,角度不一,解释也不一样。“自杀式执法”又所为何来呢,执法者本是强势,竟然也取“自杀式”,实在莫名其妙。
    
    安徽蒙城县交通局“自杀式执法”的报道说,6月13日,蒙城县交通局综合管理所副所长甉许疃交管站站长张某(不知为何要“某”),及其雇请的“社会人员”黄某,在该县乐土镇境内同一时间分别驾车撞击两辆沪籍大巴,40多名乘客险些丧命,将5月下旬以来拦截那两辆沪籍大巴的“执法行为”推向高潮。
    
    车主牛立志说,为了“和谐”与地方交能管理部门的关系,他今年2月接受公司安排,与张某合伙经营了另一辆大巴,因张某倚权压人,合作困难,便遭受各种非法执法。
    
    经营者与掌权者的“和谐关系”,我们看得已经不少。这个关系破裂的事例,可以表明在“和谐”关系中,主动方与被动方分别是谁。张某有权进行交通执法,就是和谐的主动方,牛立志及其公司则是“被和谐方”,当被和谐方不能接受高标准的和谐要求时,就要接受非法执法,此时掌权的张某就可以与“社会人员”黄某等人“和谐”起来,安排几十个人每天去制造与牛立志的“不和谐局面”。
    
    “张某带领一帮社会人员执法”,这是一个很含糊的说法。执法应由执法人员进行,而张某却邀请“社会人员”参加。这些“社会人员”不是一般的人,他们多次受公安机关处理的黄某及其马仔。张某这样的掌权者的和谐,真是“要什么有什么,想要谁就是谁”啊,不管你是谁,能满足其要求,就跟你和谐;不满足其要求,就不跟你和谐了,算是“不拘一格降和谐”吧。
    
    但我还是不明白,张某为什么要采用“自杀式执法”的手段来展示誓与牛立志不和谐的决心。按说,他手下既有执法队员,又有黄某等“社会人员”,不愁没有办法把牛立志弄得服服帖帖,怎么还要学习本拉登,搞“自杀式执法”呢?想来想去,似乎只有急火攻心可以解释,把人整服帖,大概需要些时间,找由头,慢慢整,而他似乎没有这份耐心了,希望尽快让牛立志回到被和谐的轨道上来。
    
    一个交通管理站站长,与人合伙经营长途大巴,应该是不被允许的,但张某不仅要经营,而且不怕把事情弄到很不和谐的地步,我不知道这是因为掌权者与经营者私下合伙的“和谐”状况实在太过平常,还是因为张某特别自信有办法摆平胆敢与他不和谐的车主。无论如何,他的和谐,实在是只与顺逆有关,他有很高的利益要求,顺之则和谐,逆之则不和谐,他又随心所欲,想跟谁和谐,就跟谁和谐。经营某种生意的,顺之者可以和谐;会做打手的,顺之者也可以和谐。至于一般的公民(也就是被称为“老百姓”或者“群众”的人),我估计连跟他和谐的资格都没有,毕竟这些人于他没什么鸟用,好在他们还算听话,妨碍不到他的和谐之情,否则,哼哼。
    
    执法人员张某和与他很和谐并且拥有不少马仔的社会人员黄某,已被公安机关拘留,“自杀式执法”势必会受到追究。蒙城,这个以养牛而闻名全国的地方,因为出现了“自杀式执法”而再次名传天下。权力要牟利,不管合法非法,看来已等不得温良恭俭让了,它要抓紧时间,勇猛向前,不计手段,不避耳目,局里的人、道上的人不分彼此,执法手段、自杀式手段统统用上。
    
    我实在弄不清楚,为什么以权牟利会如此猴急,是觉得油水已经快要捞完,还是因为油水实在太厚;是看多了同侪的做法,还是因为见多了“被和谐者”的驯顺;是因为有权之日苦短,还是觉得来日不会太多,才会如此疯狂的呢?“春江水暖鸭先知”,我很想请教一下急吼吼“捞权捞钱真忙”的人物,就算我对这些“先知”的一种尊重吧。
    
    2008/6/17 (作者博客) _(博讯记者:龚珉)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洪波:公民运动在哪里?
  • 刘洪波:人口是一个不能简单化的问题
  • 刘洪波:胡紫薇踢场子,你喝什么彩
  • 中共官场:一斑窥全豹 抄一串数字给你看/刘洪波
  • 贫富对立情绪是相互造就的/刘洪波
  • 百姓杂志:假话发生学/刘洪波
  • 百姓杂志:内奸思维/刘洪波
  • 百姓杂志:中国还能小康?/刘洪波
  • 官员杀人与政治生命/刘洪波
  • “国际惯例”大忽悠/刘洪波
  • 计划生育还是计划杀人?/刘洪波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