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滔:筹组特区隐形政府执政党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24日 转载)
    
    九七年回归后,当时透过完全由中共控制的临时立法会,制订了一条这样的法例:行政长官不能参加和隶属任何政党;倘若在当选上任前已是某一政党的党员,当选上任后便要退出。这样奇特的规定,相信是任何其他国家地区所没有的。当通过这样的法例的时候,没有多少人评论质疑,为什么作出如此奇特的规定?那时候提出法例草案的当局,却这样简单地解释:不参加和隶属任何政党,是要表现他是中立的,所代表的是全港市民的利益,不会有所偏倚。
     (博讯 boxun.com)

    不参加隶属任何政党,就会是中立的吗?其实这条法例的最重要目的,就是要行政长官摆脱与政党关系,既不受政党政见所左右,同时也避免他的政见影响了政党与选民的关系,失去票源,以致不利竞选。即使是保皇党或亲共派,也要在表面上一刀两断。
    
    其实深层的更重要的目的,就是要在特区,组织一个由地下党控制的隐形的政府执政党。这个隐形的执政党,有其实而无其名,实际上是一个存在着的隐形的执政党,而且是由中共控制的,但市民却看不见而被欺骗。
    
    筹组的第一步和第二步
    
    二○○二年,董建华连任行政长官,提出高官问责制,委任三司十一局的高官,亦即成立一个脱离公务员体制的政治任命内阁。这就是要筹组隐形执政党的第一步。由于是第一步,除了梁爱诗、梁锦松、曾德成等人外,不敢让更多的亲共人士进入内阁,以保持中立的姿态。当时的政务司陈方安生,大抵已看出这高官问责制的意图与自己的政治理念相违,而且权力也被架空了,于是提前辞职。
    
    其后,董建华一连串管治行政失误,被迫任期未满而下台。为了稳住局面,中共不能不接受并不信任的曾荫权接任。经过两年的试用,曾荫权不但能力比董建华高,而且表现出彻底效忠北京,于是获得连任。
    
    曾荫权是去年七月连任的,不到一年,不久前即提出委任政治任命制度下的副局长和局长助理。这是继董建华的高官问责制之后,再进一步筹组隐形的政府执政党。
    
    设副局长和局长助理,在政坛中是有不少反对意见的,但曾荫权却没有详细咨询,采取快刀斩乱麻的手法,委任了八个副局长和九个政治助理。那过程完全是黑箱作业,连这些副局长和助理的薪级和能否持外国护照,完全没有交代。
    
    八个副局长和九个助理
    
    这八个副局长,简介于下(后职是原任):
    
    苏锦梁: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副局长,执业律师,民建联副主席。
    
    陈维安:教育局副局长,马会马场事务部总监。
    
    梁卓伟:食物及卫生局副局长,港大公共卫生及新会医学教授。
    
    邱诚武:运输及房屋局副局长,《经济日报》执行总编辑。
    
    谭志源: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副局长,民政事务局副秘书长。
    
    潘洁:环境局副局长,理工大学应用新会科学系讲师。
    
    梁凤仪:财经事务及库务局副局长,金融管理局助理总裁。
    
    许晓晖:民政事务局副局长,渣打银行东北业务策划及发展主管。
    
    在这些副局长委任后的两天,曾荫权接着公布了委任的九名司长或局长政治助理,简介于下:
    
    叶根铨:财政司助理,马会公共事务经理。
    
    蔡少绵:环境局长助理,?士尼乐园政府事务总监。
    
    徐英伟:民政事务局长助理,?生银行投资事务经理。
    
    张文韬:发展局长助理,执业大律师。
    
    伍洁旋:财经事务及库务局长助理,美林证?公司法律部门总监。
    
    莫宜端:劳工及福利局长助理,智经研究中心高级经理。
    
    杨哲安:教育局长助理,物流公司高级经理。
    
    陈智远:食物及卫生局长助理,中大讲师。
    
    卢奕基:保安局长助理,退休前为助理警务处长。
    
    北京通过特区的口去回应
    
    这一批人,绝大多数不见经传,社会人士对其认识的也极少,相信曾荫权对他们的认识也不多。传媒说:这些多是特首办公室主任陈德霖马房中人,是由他推荐的。笔者认为陈德霖对他们的认识也不多,恐怕是通过中共地下党去物色而推荐的。
    
    设立副局长和政治助理,不能不获得中共的批准,甚至是由其主催的;人选也不能不取得其同意,所以由其物色而推荐,毫不奇怪。这样,也合符筹组隐形执政党 的目的。这一批人,其中的一些已被揭露其过去的亲共背景,相信以后还陆续有所揭露。很清楚的却是,一个亲民主派的人也没有。
    
    名单公开后,最引起哄动的,并非这些人的政治背景,而是其中有些人是领有外国护照的。按《基本法》的规定:司长和局长必须是中国籍的香港公民。这些副局长和助理,是否也应同样呢?
    
    政府统一口径的响应是:《基本法》只对主要官员作出规定,副局长和助理不是主要官员,所以没有这样的限制。如果北京不同意,政府敢作出这样的响应吗?所以,这不是政府的响应,而是北京通过特区的口的回应。
    
    为什么不必具有中国国籍?
    
    虽然特区政府坚称,因为《基本法》并无规定,所以这些被委任的副局长和助理可以持有外国护照。但在强烈的舆论抨击下,例如原是民建联副主席的苏锦梁,已 宣布放弃他的加拿大护照。稍后,谭志源、梁卓伟、潘洁和梁凤仪也宣布放弃;但卢奕基表明不放弃,杨哲安则未表态。相信还陆续有人被揭发,而又宣布放弃或不 放弃的。
    
    北京当局是否知道这些人持有外国护照?这委任不是贸贸然的准备培养为未来的政治人材,必有所了解,作过详细的审查,应该是知道的。但为什么又去委任呢?
    
    大抵认为:一、并不违反《基本法》;二、估计不到舆论有这样强烈的反应;三、也许还会认为这些人持有外国护照,正好去掩饰他们的亲共政治背景。
    
    「打进去」「拉出来」的回归派
    
    由此,我们更可以看见:
    
    一、中共是毫无政治原则的,其心目中的所谓「爱国爱港」,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是一些怎么样的人?
    
    二、有不少亲共人士,甚至是中共的地下党员,可能被派潜伏到海外去,取得外国护照以作掩护,在海外活动,或伺机回港。人们从奥运火炬在海外传送时,那么多「愤青」在中共驻外官员的策动下去摇旗呐喊,高叫口号,甚至动粗,即可见一斑。
    
    三、中共地下组织已渗透海外,在海外吸收地下党员。这不是「打进去」,而是「拉出来」的人。
    
    没有同时公布这些副局长和助理的薪酬,也是莫名其妙的。难道可以永远保密吗?用的是公帑,难道可以私相授受吗?可能这薪酬很高,是这些人原任职业的数以倍计,恐怕实时公布会引来更大的抨击。这实在等于用名利去收买,可见伎俩的低劣。
    
    隐形执政党隶属地下党
    
    这一批人有几个特点:一、年轻;二、有很好的学历;三、有专业上的专长;四、不少与传媒有密切良好的关系。
    
    具有这样的特点,目的是:一、准备作长期的培养,是未来的司长、局长的接班人;二、形象良好,社会人士容易接纳,去掩饰筹组隐形执政党的意图;三、使这 个隐形执政党有广泛的社会关系,联系各个阶层和专业;四、特别是针对传媒,使目前已受控和自律的传媒进一步成为政府的工具。
    
    为什么说这个执政党是隐形的呢?
    
    它没有一个公开的组织形式,但其中的人都受中共地下党的联系和控制,服从这个地下党的指挥,实际上比任何公开的政党有更严密的组织,有统一的意识和思想。看来是挺可怕的!
    
    这个隐形政府执政党的筹组,已经展开了第二步,还会有第三、第四……等步。但第一步的董建华的高官问责制,已受到一定的挫折。现在这第二步,因外国护照问题,闹得满城风雨,用前高官王永平的评语来说,是「出闸踢脚」(一开步就碰壁)。第三、第四步又会怎样呢?
    
    继续筹组扩张隐形执政党
    
    现在已委任的副局长和助理,是不会一帆风顺的,大抵会经过筛选,一些会被淘汰,一些长期做下去和得到晋升。以后,还会这样去继续筹组和扩张这个隐形执政党:
    
    一、会在原有的公务员队伍中物色挑选,尤其是一些已打入公务员队伍的地下党员,会得到跃升。这样,就可掩饰身份,较易为社会接纳,而且对政府运作熟识,加强这个隐形执政党的管治能力。
    
    二、把泛民主党内的一些人「拉出来」。这样,一方面起了分化的作用,另方面也调和了这执政党的色彩。更重要的是,了解泛民主派,有关系,可作更进一步的「拉出来」。
    
    三、一些大陆新移民本来已负有任务来港,过了七年,取得永久居留权,大抵会成为这隐形执政党的第三梯队。
    
    二○○八年六月五日
    
    (原载《动向》杂志2008年6月号) _(博讯记者:龚珉)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