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林 声: 科盲随便谈“地震不可预测”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2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因为自己是个科盲,所以起这么一个题目。 (博讯 boxun.com)

     “地震不可预测”、“不要苛求地震专家”,就目前科学对地震的认识水平而言,是正确的。因此作为国家决策,重心应该放在地震的事前防范上,因为地震造成人员大量伤亡,主要是由房屋建筑倒塌所致,这一点是已被证实了的,更为汶川地震的悲剧再一次所证实。可见,重视房屋建筑,尤其是提高公众性建筑的抗震防震标准,并实施严格的监管和把关,才是政府理应之道。
    但是,这并不是说“地震不可预测”是绝对真理,因为即使在地震学界,地震可不可预测,还是有争议的。例如,2007年中国地震局局长陈建民在中央电视台,就表示了肯定的回答。
    当然,陈建民的正方观点不如反方观点可靠,理由和依据不如反方观点的有力,这可以肯定。但问题不在这里,问题在于这个时候《新语丝》大肆批驳“地震可预测”的人和观点,给人造成一种错觉,似乎在掩盖什么。比如,寻正批得很卖力,也很下了功夫,但当年地震局局长陈建民发布这种看法时,寻正怎么没有去批?当时没有把“地震可预测”当回事,现在又很当回事,原由何在?地震局当年豪气如虹,公然宣称“地震可预测”,汶川地震后又卑谦如仆,拿洋专家的“地震不可预测”作为公理,前恭后倨如此,自己打自己嘴巴,难道是从善如流,承认自己原先错而现在正确了,还是另有隐衷?寻正此时大力批驳“地震可预测”人和观点,反而给人的感觉是在为地震局的自打嘴巴及其隐衷背书,因为“地震可不可预测”与这次地震有没有预测,毕竟是两个问题。用“地震不可预测”,来推论这次地震没有预测,是没有说服力的;即便这种预测是一种乌龙,但也无法说因为是乌龙,就不算,就等于没有预测发生。这次地震有没有预测,有的话是谁做的预测之类,不过是个事实确认的问题,现在说“有”证据不足,说“无”也同样不足于让人信服,相信时间会告知真相吧。不过,要说科学,正如说“鸡飞狗跳”的异常就有地震不可靠,但说这次的“鸡飞狗跳”异常与地震毫无关系,估计与科学也不沾边,毕竟“说有容易说无难”的常识,还有管用的。
    此外,笔者认为“地震不可预测”最好不要成为一个禁区。政府研究重点和工作重点,不能建立在还很不靠谱的“地震可预测”的基础上,但对民间则不能有这种要求。对中医其实也一样,对现代医学为之还无能为力的病人,人家愿意尝试民间中医,应该说从人道关怀的角度也是合理的,不宜简单用“愚昧”来一概论之。但中国的问题是责任倒错的地方太多,太多的不该管的领域纳入到官方的范围,相反该管的方面又放任不管,结果就是“管不了”和“管不好”同时发生,导致官方腐败和正常民间社会萎缩的双重灾难。同样,地震预测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地震发生的规律还没有揭示,但民间有人愿意鸡蛋碰石头,愿意去尝试不可能的事,甚至愿意奇思怪想尝试新的预测方法,只要并非欺世盗名,没有谋财害命,没有触犯法律,虽不鼓励不提倡,但也不应过度贬低更不应干涉。伪科学的帽子最好要加条明确标准,就是加在那些专门浪费纳税人血汗的研究者或所谓官民合谋来浪费纳税人血汗的所谓科学研究上,而对自发的民间研究者,则不宜多用。即便结果是失败的,可笑的,对科学也不见得的都是有害无益的,因为毕竟也证明了此路不通,毕竟科学也是从不科学中发展来的,而且人类生活和生存也不是只有科学,只靠科学,人生的意义也不只是科学。人家乐意鸡蛋碰石头,觉得那才是他生活的意义和价值,似乎也不好完全否定。从这个意义上说,科学是严格的,但也是最宽容的。科学是从教条的暴政中解放出来的,它提防别的教条成为暴政,同时它也提防自己的教条成为暴政。
    
    2008-5-31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