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老年人谈《色戒》中的人性与爱情/老柏 (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2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博讯编者按:来自台湾、移民美国的老柏先生近期通过邮寄投稿,发表了对《色戒》的看法。来稿工整书写,应该非常投入和耗时,稿件由博讯义工输入成电子版。感谢老柏先生花费精力投稿博讯,以及文字输入人员)
    
     有关《色戒》电影的评论,在极短的时间内,有这样大量的奇谈妙论同时涌现,光怪陆离,叹为观止。
    
     我完全赞同博讯网刘国凯先生的看法,我认为《色戒》实在应该批评。李安太离谱了。在一个黑白分明和是非分明的世界中,也就是在一个真伪分明和是非分明的世界中,本来是容许一个灰色地带的存在,让文学家和艺术家有从容洒脱的空间,这是公平合理的,但是扩充到黑白混淆,甚至颠倒黑白。那人们当然都会发出不平之鸣,这是必然的后果。
    
    
     现在,我是从一个老年人的立场,平心静气来谈《色戒》。我对于目前两种最时尚的说法,即“人性说”与“爱情论”几乎完全无法接受,这是我要写这篇文字的原因。
    
    
     现在先谈人性,有一位在科罗拉多州的张先生或云先生,他主张“人性说”或“普世价值说”。即人性高于国家兴亡或民族大义,如《色戒》所云。但在一般情况下,人性与民族大义并无冲突,抗日就是如此,有百分之一百的正当性,不知何故一定要将人性与国家民族分开。
    
    
     去年是抗战七十周年纪念,抗战长达八年,这也就是说,六十二岁左右以下者,都是战后出生。抗战对于他们,是出世以前的事,当然淡漠,不甚了了。这也无法苛求。他这位先生和李安本人,以及龙应台等,均是如此。他可能有文革经验,龙则有白色恐怖经验。总之,对经历过抗战和在抗战中成长的人,感受和他们是完全不同的。现在将我在童年逃难时回忆中的淞沪会战所显示的人性传述如下:
    
    
     谢晋元团长和固守四行仓库的八百壮士们,游过苏州河送国旗给孤军的女童军杨惠敏,空军忠烈关海文和沈崇诲,在巷占中中伏全营被烧死的李增营长,抗战中第一位殉国的军长吴克仁,失守阵地愤而自戕的师长朱耀华,阵亡的旅长黄梅兴、蔡炳炎、秦霖、庞汉桢和营长姚子青,还有在罗店和大场整团整营殉国的官兵,还有无数未发一弹就死于炮火的忠勇士兵。
    
    
     上海一役,中国好的军队全部拼光,死伤三十三万左右,以后难以为继。当时上海军民的爱国热忱,是现代人难以想象的。民众之中,有带着日军冲进黄浦江的卡车司机胡阿毛,有在虹口区小店中毒死八九个日军,自己也服毒的老人廖永忠,更有韩国志士尹奉吉的成功刺杀(注),他难道还不能代表人性的普世价值吗?胜利后在密苏里号军舰上签字投降的日本代表重光葵,失去一条腿就是他的成绩,这还不够普世吗?尹奉吉后来在虹口公园就义后,很多上海人为他哭泣和烧纸钱,再后来就是郑苹如女士,我一直以为他们两人会永远活在上海人的心中。
    
    
     就是因为这许多抗日先烈,用鲜血而不是口号,昭示国人,“中国不会亡”。才会有无数后起者,前仆后继,义无反顾,这才有后来的抗战胜利,否则中国可能步朝鲜和台湾的后尘。
    
    
     不能理解李安为何要从反面或汉奸方面去发掘人性,舍本逐末。至少丁默村是从昆明赶到上海去残杀爱国人士,毫无人性可言。上次在电影《断背山》中,人们已肯定李安的艺术才能,就因为主题意识不正确,美国主流社会无法接受,否则可能得最佳影片奖。可惜李安不能从中汲取教训,从正面寻求突破,反而又一次避重就轻。可见从艺术家转为思想家,并非易事。
    
    
     其次要谈《色戒》中的爱情,现在最时尚的是“纯情论”和“爱情张力论”。可以以香港的两位名作家为代表,一位是丘先生,一位是李先生,我一向很佩服他们,但这次大失所望。他们这次完全从唯美的观点出积习难改,可说是“缱绻情成圣,矇眬梦化诗。”网友语)。把我辈读者带回到风流蕴藉的晚唐时代,与现实完全脱离,甚至连据说有长达半小时的连台床戏,也属必需。因为这样才能增加戏剧张力,使男女主角的情感,在艺术上升华到“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的境界。
    
    
     但是在此处应用这两句诗,是万万使不得的,相信李商隐本人也要严重抗议。为什么呢?因为它只适用于梁山伯和祝英台,或罗密欧与茱丽叶的情形,而在《色戒》中,这位名作家也承认,男女主角是由色生情,由欲生爱的一种畸恋。通常只能产生在妓女与嫖客之间,是很少见的。如果读者不要见笑,在《色戒》这种情况下,应用“此性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陶然”,亦无不可,对他人则不适用。
    
    
     而且更重要的,无论古今中外,为一段爱情,要赔上五六条生命,则毫无美感可言。即使强辩“个体无法取代”,那也是一段糊里糊涂的爱情,不值得歌颂。所以,一片叫好之声,令人对中国人的素质产生怀疑。刚开始时,还有不少女性,设身处地,分析自己会不会爱上易先生,这几乎可说是下贱与无耻,令人汗颜。总之,牺牲五六条生命,为了一段爱情,在爱情上说得过去,在人性上又说不过去了。由此可见,《色戒》本身有很大的矛盾存在。
    
    
     如果一定要用唐诗来诠释,那用“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来形容张爱玲,倒是甚为妥切的。
    
    
     现在回看《色戒》本身,依常理而言,张爱玲是文学家,忠于文学,李安是艺术家,忠于艺术。而文学艺术作品,是与政治现实无关,也无须对历史负责。人们不能也不该从电影和小说中去探讨历史。本来电影和小说只是讲故事和写人情,而色情也是人情的一种,可以尽量扩充,但到达其极限时,就反而成了三级片和淫书,这一点李安比谁都清楚。
    
    
     因此,李安这次贩卖色情的手法,实在高明,依照英文片名而言,《色戒》的戒是戒定的戒,而非钻戒的戒。但在片中其比例严重失衡,几乎是百分之九十九是色,百分之一是戒。他这个方法,其实是古已有之,不知他是否受到肉蒲团的启发。这本书是中国四大淫书之一,是明人所作,作者非常聪明,他不说是淫书,是要宣扬“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道理。但无论他如何讲解,凡夫俗子仍是不甚了了,无法触及灵魂深处。所以最后他决定改由反面入手,彻底宣淫,才达到最初目的。但他虽这样做,此书在清代和民国仍然被禁,因为它根本上还是一本淫书,并未因作者多戴了一顶帽子,就与其他作者不同。他这种做法,唯一好处就是使读者减轻犯罪感,读他的书时,可以自己欺骗自己,不是看淫书,而是探讨“色即是空”的道理。李安和他可谓是异曲同工,人们看《色戒》,不是为色情,而是去研究“色”如何“戒”。而且李安更进一步,色情加奇情,双管齐下,一网打尽,不能不令我辈凡夫俗子佩服之至。
    
    
     但是,在实际上,《色戒》能否藉文学艺术之名,脱离政治现实,根本没有伤害到任何人,答案却又是否定的,不能因为作者声明“本书人物均系虚构,并不影射任何人”,这样就能说清关系。这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说法,又是古已有之。其看例为晚清的《孽海花》,为曾孟朴所作,其中人物均有所指,可以对号入座,在当时引发很多争议。当然,这种诽谤罪的处分可大可小,从罚巨款到登报道歉均有可能,也可能不了了之,但作者会被人所不齿,是难免的。
    
    
     当然,创作者原来是希望能超现实的,但作品一旦问世,读者必然思考联想,与客观现实挂钩,这点不是以创作者的主观意志所能左右的。(此观点先由冼岩先生提及)。而且当时的人对某些事件都一清二楚,彼此讨论,马上发现真相,譬如说在《色戒》中,马上就有读者指出,易先生是丁默村和胡兰成的混合体,是用胡的仪表和丁的才干(特务)加在一起。而王佳芝则是张爱玲和郑苹如的混合体,是用张的思想和郑的行为加在一起。所以,张是“以他人这杯酒,浇自己的块垒”。如果她了开脱自己和丈夫的汉奸罪责,而有心污蔑郑苹如女士,那她就是“其心可诛”,而李安就是“助纣为虐”。
    
    
     还有,《色戒》为何要在三十年后问世,当然不可能是写了三十年。这个故事有现成的框架,任何当代作家,顶多三个月,就可写成。其迟迟出世,三十年是合理期限,因当事人和知情者都正好去世了,死无对证。正如同某人不敢出门,因仇人之子在外等候,三十年后,仇人之子也死去,于是可以大模大样出门,是同样情形。
    
    
     到日前为止,当然会有读者不同意我以上的看法,但多元化的社会,是容许不同的声音存在,我认为我的意见相当温和,还有很多更激烈的意见存在,唐文标先生即为看例。
    
    
     在五十年代,世界上对张爱玲最关怀爱护的人,是宋淇(即林以亮)先生夫妇和唐文标先生,他们三人也最了解她。她后来和美国人赖雅结婚,他很可能很爱她,但不一定很了解她。赖雅处理生活的能力不明很强,美国钱并不难赚,但赖雅并未成为富翁,他们的婚姻,很有“同是天涯沦落人”结合的味道,因为他们常为生计而操心。
    
    
     唐文标先生认为张爱玲的内心世界是很阴暗的,她虽然有才,但是在她所有小说中,人物造型都完全失败。主角配角都是“鬼”,她的世界可说是个“鬼的世界”。其实,王佳芝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哪有一个中国女性是这样的弱智低能,也搞不清到底是“色令智昏”,还是“利令智昏”。就糊里糊涂地送命了。这里顺便提到旅荷女作家林湄也认为张爱玲是“有才无识”,与世界一流作家,相去甚远。
    
    
     唐文标先生又认为,在张爱玲的小说中,从来没有儿童的欢笑成长,儿童是根本没有的,也没有年青人的希望与努力,即使有,也是失败。在《色戒》中,干脆枪毙了事,更没有对老年人的慈爱和关怀,纯真的亲情和友谊,也是免谈。只有成人,被情欲所支配的成人,没有任何人有正当职业,都是追逐财富和权力,勾心斗角。所有人物都不是自然生长出来,而是捏造出来,身世奇特。如果把她所有人物放在一个黑屋子中,就成为“西山一窟鬼”。
    
    
     以上就是唐文标先生的看法,他的原文很长,是在七十年代发表于台北《文学季刊》第三期。当时很受重视,所以现在李安把这些鬼统统放出,当然会轰动一时。
    
    
     《色戒》在美国的评价很低,在美国日用的电视指南(TV Guide)上,永远只用一句话来形容传述一部电影,无论最好最坏的电影,都是如此。要知道美国人不像中国人有太多的幻想和理想,他们是很精明实际的,也很客观。我一直担心有这种字句出现,即“中国汉奸以性魅力(或性能力)征服女特工”。万一如此,那中国人的脸是被李安丢完了。据说现在只能在小电影院上映,真是万幸。
    
    
     注:尹奉吉志士在虹口公园的刺杀行动,是历史上最成功的刺杀之一。当场炸死白川义则大将、海军司令盐泽、商会会长河端等,并使植田谦吉大将失去一目,重光葵失去一腿。上海人称其为重光夔,因夔是一足动物。
    
    老柏先生来稿说明
    老年人谈《色戒》中的人性与爱情/老柏
    
    稿件第一页
    老年人谈《色戒》中的人性与爱情/老柏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色戒陈冠希/金鐘(图)
  • 杜兆勇:未来对《色戒》的评价将更高
  • 伍老:关于色戒电影公开信的评点(附公开信)
  • 《色戒》与“特色” /黎阳
  • 色戒.色訟/孔捷生
  • 左权之女怒斥《色戒》:李安这个王八蛋(组图)(图)
  • 大学生联名上书文化部:严打《色戒》汉奸文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