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改革开放三十年来的公平正义在哪里/胡宗翰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20日 来稿)
     胡宗翰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日 成都
    
     我所在单位的一位英语翻译是我多年老友,昨天他请我吃饭,之前先在茶馆喝茶。谈到一些问题,分歧很大。今天上网看见有人也对我的一些见解表示异议。为此,我写了这篇文章公开作答。恕不一一答复了。    (博讯 boxun.com)

    
    简单答复持有异议的人士如下(是的,尽管文章较长,仍是简单答复,因为尚未涉及范跑跑现象和文艺界的深层问题)。
    
    我们就拿当前的第二号最高领导人自己公布的标准做标准来看看吧。他在今年两会期间的记者招待会上对全中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公开宣布说公平正义是社会的基石。其实这也不是他的创新,是古希腊的政治家和哲学家提出来的,只不过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的第二号最高领导人公开承认了这一点而且是自己主动宣布出来的。   
    
    好吧,让我们来看看改革开放三十年来的公平正义在哪里吧。
    
    我也不多说,只说四件事情。   
    
    第一件事情
    
    当前正在生效的宪法上,“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以公有制为主体的社会主义国家”这一条并没有被改写,就是说,依然有效的。请问什么叫做“主体”?是不是必须过半数才算得上是主体?但是,根据权威部门的统计结果,当前中国的经济构成,公有制只占三分之一了,还能算主体吗?那么,请问是否已经违宪?既然违宪,为什么不追究?为什么不提起公诉和进行审判?
    
    第二件事情   
    
    以私有化为目标的改革,退一步说,就算要进行私有化,那么也应该遵循公平和正义的原则。那么我们就必须把全民所有制企业的财产的来源说清楚,才谈得上对这些财产进行私有制的改造也就是股份的分割。
    
    全民所有制企业的财产的来源有三部分,如下。   
    
    第一部分,是没收帝国主义的资产和官僚资本。之所以能够没收,是因为有政权,而政权是三千万个人头换来的。这三千万个人头包括董承瑞、刘胡兰、毛泽民、杨开慧、黄继光、邱少云、毛岸英、江姐这些人在内。如果没有三千万个人头落地,中国共产党就不可能取得政权,没有政权,就不可能没收帝国主义的资产和官僚资本。所以,如果要对全民所有制企业进行股份制改革,那么必须分配给三千万个人头相应的股份。
    
    第二部分,是对民族资本家进行赎买。事实上他们的多数内心深处是不情愿的,但是不管怎么样,他们接受了被赎买。之所以会接受,仍然是因为政权。当时一个决定性的事件是毛主席亲自到上海召集资本家代表开座谈会,向他们交代政策和出路,并且做了一些思想工作,指出劳动者最光荣,剥削是可耻的,只要站到劳动者一边就有光明前途,可以成为国家的主人。不管他们心里怎么想,总之他们是高高兴兴的、敲锣打鼓的接受了被赎买。试问如果是毛泽东从延安的窑洞到上海去召开那样的座谈会,那些资本家会买帐吗?肯定不买帐的。那么,是什么因素使他们买了帐?政权。政权是中国共产党用三千万个人头落地换来的。所以,如果要对全民所有制企业进行股份制改革,那么必须分配给三千万个人头相应的股份。   
    
    第三部分,是包括胡宗翰先生在内的为三线建设在大山深处献了青春献终生,献了终生献儿孙的几百万大学毕业生的无私奉献,是王进喜宁可少活三十年,誓死拿下大油田,是焦裕禄忍受着巨大的肝痛在风沙弥漫的盐碱地带领兰考人民拼死命挣出来的,是中国劳动人民至少两代人的节衣缩食艰苦创业积累出来的。既然现在要对全民所有制企业进行股份制改革,那么必须分配给全体中国人民相应的股份。你攀枝花钢铁公司要改制?好吧,我胡宗翰先生有两角钱的股份,你们必须给我!你长虹电子集团公司要改制?好吧,我胡宗翰先生有两角钱的股份,你们必须给我!
    
    请问:董承瑞、刘胡兰、江姐、毛泽民、杨开慧、黄继光、邱少云、毛岸英他们的股份到哪里去了?   
    
    请问:王进喜、焦裕禄,还有胡宗翰先生的股份到哪里去了?
    
    官学商铁三角的那些精英们说什么全民企业的产权不清晰,这是故意装糊涂说瞎话。他们把全民所有制企业改称国有企业,是一个阴谋,是包藏了祸心的。本来这样改名倒也没有什么实质性改变,可是这么一改,那些头脑不清醒的人们,也就包括对我的观点持有异议的一些人们之中的善良人,就会被忽悠,他们头脑中的全民所有的概念就会被淡化掉。这样一来,那些别有用心的装糊涂的人们就可以打着产权不清晰的招牌把本来应该属于全国人民、如果改制那么全国人民人人有股份的全民所有制企业的财产,变成极少数人的私有财产。   
    
    这是极少数人对全体中国人民的最根本最全面最彻底的大掠夺!这是中国五千年历史上最大、最惨烈、最骇人听闻的化公为私!!!
    
    这是中国五千年历史上最大、最惨烈、最骇人听闻的化公为私!!!   
    
    那么极少数人又是拿什么来购买全民所有制财产的呢?请看——   
    
    首先,他们利用职权自己搞了管理层的年薪制,自己封自己年薪几百万。这里所谓的“自己”,有些硬是厂长自己封自己年薪几百万,有些是他们的上级政府规定他们年薪几百万甚至敢于在省委机关报上公布出来。而与此同时,直接创造财富的劳动者包括高级工程师在内,只要没有进入管理层,就没有年薪只有月工资,月工资少的几百元,最多的据我所知也就三、四千元而已。这种做法就是创新出了剥削制度。试问公平正义在哪里?
    
    第二,他们在刚开始出现股市的时候,每有一个企业上市,有关的政府部门和该企业的管理层人员总是要或者无偿或者仅仅支付象征性的代价而获得巨大的股份。当时国家宣布说这些股票是不允许交易的所谓非流通股。正因为如此,普通股民才愿意付出几十倍于非流通股的代价购买大量股票。可是,过了若干年,政府食言了,撕毁了当初的承诺,要搞什么股权分置的改革,也就是当初承诺不允许交易的所谓非流通股,要让它们和普通股民付出几十倍的代价购买的股票一视同仁了。当然也装模作样的搞一点所谓补偿。例如当官的和该企业老总白拿或者只花一元钱买的股票,和普通老百姓花三十元买的股票,现在统一为二十元的价格。这叫什么补偿?这不是欺骗又是什么?公平正义在哪里?政府连自己的信誉都不要了,连自己的形象都不要了,这是什么政府?欺骗人民的政府!那些当官的和该企业老总白拿或者只花一元钱买的股票,现在统一为二十元的价格而且可以入市流通,他们就纷纷“减持”也就是把股票卖出变成现金。这不是抢劫又是什么?公平正义在哪里?   
    
    于是他们手里就有一些钱了。但是毛主席带领中国人民流血流汗打下来建设积累起来的全民所有制企业的财产实在是太庞大了,是一座又一座金山啊。他们尽管抢劫了不少金钱,还是买不起的。于是在所谓“管理层收购”的疯狂掠夺的风潮中,又搞什么贷款来购买。他们那些见不得人的罪恶勾当,只有他们自己最清楚。甚至,连贷款都觉得麻烦,干脆白送,就是主管部门说一声,全民所有的财产就在一夜之间成了私人的了。
    
    这是中国五千年历史上最大、最惨烈、最骇人听闻的化公为私!!!   
    
    这是中国五千年历史上最大、最惨烈、最骇人听闻的突破了社会公平正义的底线!!!   
    
    
    
    第三件事情   
    
    不是一些人开口闭口就是毛泽东时代很穷,很苦吗?我来打个比方。好比有这么一家人,老爷爷带领全家终年累月辛辛苦苦流血流汗,舍不得吃,舍不得穿,点点滴滴的劳动果实的绝大部分都积累起来,修建了非常坚固非常强大的一排一排的房屋,开垦了一片一片的良田沃土,建设了一个个果实累累的果园。可是老爷爷不断的教导全家人一定要艰苦奋斗,不可以有太多的享受,只要有饭吃有衣服穿就行了,要细水长流,要为子孙后代留下丰厚的家产。老爷爷还教导全家人要懂得保卫自己,要有武装力量来对付外人的侵犯,当然也花费很多财产购置武器保卫家园。后来老爷爷过世了。管家出来说老爷爷太不近人情啦,让大家受苦了,要改革啊。于是刚开始的时候呢还好,还是基本上靠勤劳致富的,大家高兴了,许多人就说老爷爷就是不对嘛,瞧现在这管家才是好样的,很多人就欢呼:“管家你好!”
    
    咦,“事情正在起变化。”   
    
    大大小小的管家开始打起家产的主意来了。于是他们说产权不清晰啊。这座房子那片田地这块果园那辆拖拉机都应该属于个人所有才是产权清晰,才有积极性。他们搞来搞去,改来改去,总而言之统而言之,把许多家庭成员给忽悠得迷迷糊糊的,许多家庭成员因为不懂得那许多高深的学问,干脆就睡觉去了。最后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睡了一觉起来,家产都变成大大小小的管家们的私有财产了。老爷爷的儿子们媳妇们女儿们女婿们还有老爷爷的孙子们孙女儿们,也不知道是怎么弄的,一个个都变成打工仔了。
    
    你们还记得游本昌先生主演的电视连续剧《济公》吗?《济公》的第一集还记得吗?就是那样的啊。管家侵占了他的家产,反而说他不知是哪里来的野小子,不但不认他的帐,还把他撵出家门。你们还记得游本昌先生演的那个济公被撵出家门,站在自己家园外面,眼泪汪汪的模样吗?他后来就疯了。成了一个疯和尚。“鞋儿破,帽儿破,身上的伽裟破……”   
    
    主人沦为了打工仔,管家变成了主人。公平正义在哪里?
    
    这还不够。
    
    第四件事情   
    
    不是有很多人说中国现在有的是钱,外汇储备世界第一吗?可是张宏良的大量的经济学论文揭露出来的事实却是:中国人民每创造出来一百美元的财富,就有九十九美元流进了外国资本家的腰包,只剩下一美元是中国人的。在剩下的这一美元之中,又有九十九美分被已经摇身一变成了主人的管家拿了去,只剩下一美分是原来的主人现在的打工仔的。
    
    帝国主义过去用军舰枪炮用杀人放火没有办到的事情,现在不费一枪一弹办到了。中国已经是帝国主义国家的半殖民地,正在高歌猛进大踏步向着帝国主义国家的殖民地的光辉前景奋勇前进。   
    
    是光辉前景,是那些管家们的光辉前景啊。
    
    于是就有了盛世之歌不绝于耳啦:   
    
    庆祝,庆祝,热烈庆祝,弹冠相庆,庆祝中国将要进一步走进殖民地的新时代——帝国主义金融资本即将全面控制中国金融啦。庆祝,庆祝,热烈庆祝啊!
    
    欢呼,欢呼,热烈欢呼,拥抱欢呼,欢呼中国将要进一步走进殖民地的新时代——同一个梦想啊就要实现啦,双赢啊,你拿九十九美元我拿一美元之中的九十九美分啊,欢呼,欢呼,拥抱欢呼,拥抱欢呼啊!   
    
    于是就有了:
    
    华西都市报报道成都一个大学教授为一只死去的狗办丧事花费几十万元。   
    
    于是就有了:
    
    张宏良:“乌有之乡网站的一篇报道,武汉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一名女大学生,就餐卡一年全部消费只有8.35元,完全依靠吃食堂剩菜剩饭度日,学校电脑显示,最大的单笔支出就是每周去水房打一壶0.15元的开水。文章未看完已经泪流满面,甚至忍不住哭出声来,一边是外国人上万亿上万亿的拿走中国财富,一边是我们的女大学生在食堂拣剩饭度日!虽说50年代的日本人也有过拣剩菜剩饭的纪录,但当时日本人的困苦是为自己积累,而我们大学生拣剩菜剩饭却是在为外国人积累!”   
    
    《悲惨!女子300元钱被调包 怀抱婴儿跳江自杀》:
    
    “生活新报载:3月9日晚,昆明一女子抱着10个月大的婴儿跳江自杀。夺去这对母子性命的,竟然是3张假币。女子在菜市场买鸡时,300元钱被人调包换成假币,一时想不开,竟抱着儿子跳江自杀。该女子死了,她在弥留之际的一些举动却令人十分感动:当她得知是假钱的时候,同样渴望得到钱的她,没有效仿他人将假币转嫁给他人,而是愤而将其烧毁,表现了弱者人性中非常善良和高贵的一面。看罢这则消息,面对着照片上那躺在地上永远不会哭泣的婴儿,心里不禁涌起了一阵悲凉,同时也对那些为富不仁,伸向弱势群体的黑手产生无比的憎恨之情。”   
    
    “3日9日晚,21时许,在一闪而过的汽车灯光中,10个月大的小亮躺在昆明龙头街大花桥盘龙江边,他已经永远闭上了眼睛,一米开外,是他母亲的尸体。谁能想到,夺去这母子二人性命的,竟然是三张假币。”
    
    “钟声短评:多么令人神伤而惨痛的一幕!无良的商人固然可恨,制售假币者固然该杀,可那更令人诅咒和该千刀万剐的,则是造就了祸国殃民的一切向钱看的市场经济的设计者、执行者!毛泽东时代能出现这样的惨不忍睹的事件?”   
    
    不是天天高唱人民富了吗?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不是天天高唱人民富了吗?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不是他们自己说的公平正义是社会的基石吗?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有人读了我的《除了毛泽东谁能回答?》之后,发表了一篇文章如下(见本文附录)。既然我的一些观点有人公开表示赞同,我可以在这里宣布:胡宗翰先生只关心最高级别的压倒一切的具有地基性质的大道理,凡是不具有这种性质的道理,哪怕你口若悬河,哪怕你口吐莲花,我胡宗翰先生一律不予理睬。   
    
    什么是最高级别的压倒一切的具有地基性质的大道理?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是大道理。公有制含量必须超过全中国经济构成总量的百分之五十一是大道理。全民所有制企业改为股份制应该全体中国人民人人皆有股份是大道理。政府当初承诺非流通股不得上市流通是大道理。中国人民不当亡国奴中国不当殖民地是大道理。   
    
    既然连最根本的社会公平正义都不要了,既然连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都已经被践踏了,还有脸来跟我纠缠什么其它道理!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