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王军:中国防灾救灾策!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19日 转载)
    ——中国应建立“防灾救灾部”
    
     有人批评,中共的国策向来是“防民之口重于防灾救灾”,不准提出问题,不准讨论问题,所以也就无从解决问题,结果才酿成大祸。像这次四川大地震就可以总结出一连串极其沉痛的教训。 (博讯 boxun.com)

     我记得2007年8月,济南网友“红钻帝国”就因为透露灾害情况而遭到逮捕。这位不幸的网友还是一位女性,刚刚23岁,涉世未深,她相信朋友的现场目击,济南的银座地下商场发生大水淹死了人。事后银座被数百警力严密封锁达数日之久,不准外界核实真实情况。虽然迄今为止,银座商场仍然无法向社会公布事发过程的全部原始录像以证明“红钻帝国”所说不实,但依然伙同警方钳民之口甚于防川。
     事实上,那次事件中,济南肯定淹死了人,而且淹死的人还不是一个小数字。据济南当局自己的说法,至少淹死了34人。这些不幸的灾胞死在济南的那场大雨中,而他们本不该死,这是一个非常惨痛、非常严重的事情,结果却没有人为这个事件负责,当局也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反而动手抓人。“红钻帝国”被抓以后,关于济南水灾的争论,就全部转移到万国有身上了;至于灾胞是怎么死的、为什么死的、谁应该对此负责,反倒没有人关心了。
     这不禁使我想起了今年发生的四川大地震。似曾相识啊!
     中国公民监政会发起人郭永丰日前指出,四川大地震虽属自然灾害,但在震前没有采取任何有效预防措施,即便民间和有关专家已经预告四川地区可能发生大地震,各种震前动物乱窜征兆明显,但在“奥运”重压下,为确保独裁政权稳定,尤其为了号称“祥云”的真正属于“灾火”的火炬顺利传递,政府坚决进行“辟谣”封锁,对有关“传谣”人员进行无情打压,在全国已拘捕十多人。结果,数万生命瞬间化为乌有。
     郭永丰的这种说法是否有些偏激呢?并不是的,他有充分的事实根据。比如他的家乡甘肃陇南,和震中属于一个地震板块,震中为8级,陇南为7.8级,震中每晚发生六七次余震,陇南也发生六七次余震。听他家里打来电话,他们村房屋90%以上全部夷为平地。郭永丰家房屋由于紧靠山脚,虽然没有完全倒塌,已属危房,房墙破损倾斜,屋顶瓦片落地,屋架还在倾斜树立。附近村子不但房屋全部夷为平地,还死伤很多人。幸亏这次地震发生在下午两点多,村民老小都全部下地或外出,停留在家里的也及时逃了出来。
     地震发生之后,救援人员的滞后派出、救援设备的陈旧落伍、救援人员专业技术和水平的严重落后、极其原始落后的现场手工作业,等等,都让人万分恼火。并且,明知自己不行,使不上劲,还死要面子,拒绝他国救援队前来救助。后来,经过多方努力,在万般无奈之下,才勉强答应让外国救援队前来救援,但已延误时机,耽误很多生命未能被及时救活,等等。也许死去的就这样无辜死去了,但数万的亡灵能否换来当局的潘然醒悟?
     看着甘肃灾区大量倒了的房子,我感到心寒:这些房子即使没有倒,这样的贫寒,能不让人感到心酸吗?我已经看不下去了!无助的老人,同样的悲怆,谁没有家乡,谁不需要安享天年,可怜的学生却住在这样破败的教室里。我们的力量再是有限,也要为他们发起募捐运动!因为真爱无疆。
     由于交通和信息一度中断,甘肃不少受灾严重的县一度被外界忽略。与汶川县地震消息在第一时间发布和滚动播发不同,位于甘肃的文县就由于种种原因,灾情无法被外界获知。不少甘肃本省的人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都被误导,以为甘肃灾情并不重。
     根据文县县委宣传部提供的数字,截至5月20日,在川北大地震中,文县死亡94人,伤1083人,倒塌房屋11万余间,是甘肃省受灾最严重地区。如果不是因为灾情更为惨重的四川,仅凭以上数字即可判定这亦属建国以来罕见的重大地震灾害。
     不过,灾情刚刚发生之际,统计数字似乎并不能完全反映真正的灾情,以死亡数字为例,当地最初的上报死亡人数仅为12人。政府为此饱受诟病,公众以此认为官方有意隐瞒灾情。
     文县有关官员对此说法显然无法接受。他们认为,地震是天灾,作为地方政府,无需承担责任,因此并不存在有意隐瞒的动机。不少人士证实,地震发生后,文县范坝乡确曾有基层领导公开讲过灾害“不严重”之类的话语。值得注意的是,“低估”灾情的似乎并不仅仅是基层领导,在灾后发生第二天,甘肃省红十字会曾计划捐助陇南一千床棉被,然而在出发前却被告知:灾区并不需要这个。而事实上呢?由于房屋倒塌,一些住在深山的村民未能从家中取出一件物品。
     有些记者在文县采访中发现,一直到震后第七天的2008年5月19日,救灾帐篷才开始陆续发放到农村灾民手中,且远远无法满足需要。如范坝乡,按每15名灾民使用一个帐篷的比例发放,而一个帐篷的面积仅12平方米,至多供8人居住。地震之后,甘肃出动了七百余名武警协助村民救灾,记者走访时发现,大多村庄武警战士已经先期赶到,主要是帮助灾民抢出倒塌房中下面的粮食。然而,武警战士的好心有时却被更加好心的村民们拒绝了,因为村民们发现,这些战士其实也都是来自农村的娃娃。“我们粮食损失了没什么,人家娃娃要是受了伤可担待不起。”一位村民说。文县当地居民曾自发为部队官兵送菜送粮,结果均被谢绝。
     与对待部队官兵的态度有所不同:尽管地方政府在此次救灾中表现出足够的努力,但灾民们仍有不满。在文县范坝乡,由于乡政府大楼亦受损严重,被迫搬出在外办公,并用一些塑料薄膜搭起一个简易棚,结果被尚无住处的村民将其扯坏。可见人民的对政府真有意见。
     2008年5月19日,第一批空运物资由直升机运至范坝乡,由于降落地点临时改变,附近一村村民率先到达。乡政府派至接收物资的民兵发现后,与村民发生了冲突。据范坝乡派出所一民警称,冲突原因是村民哄抢救灾物资。不过另有目击者称,村民其实只是帮忙将物资从直升机上搬下,并无哄抢之意。可见政府对人民的根深蒂固的不信任。
     另外,村里人表示没有见过直升机,主要是去看新鲜。事后,一位认为受委屈的村民到乡政府找人“评理”,结果却遭到围打。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该村村民显得充满顾虑,他们担心本村被政府“记恨”,进而影响到灾后的救济。但是当地村民毕竟是善良的,他们尽管对镇政府多有怨言,但在得知乡里中学将要复课之后,纷纷自愿将自家的毛竹砍下,无偿帮学校搭建教室。可见,失职的是政府,真诚而朴实的是人民。
     中国人民大学的周诚有一个建议,认为中国应该建立一个“防灾救灾部”。我觉得这个建议很好,特别提出来,供大家参考。
     正如他所说的那样,唐山大地震几乎震动了全国,使人们手忙脚乱了好大一阵子,人们也就逐步忘掉了这一阵痛。然而,事隔32年,一个史无前例的汶川大地震突然袭来,这回不仅振动了全中国,而且震动了全世界!全国人民伸出援助之手,世界各国人民无不关心,救灾进展迅速而大有成效。然而,在如此迅速而有效的救助之中,仍然不时显露出被动与忙乱。例如,震中地区通讯中断而长期无法联系,生命探测仪不能及时到位而使许多蒙难者失去被救助的时机,人们突然发现对帐篷的需要数量惊人而突击生产,然后“堰塞湖”又成了新的巨大难题,的确,我们对于大地震原来如此陌生而疏于准备!
     那么,把此次大地震当作一所“防灾救灾大学”,就很有必要了!顺理成章的是,政府应当考虑成立常设的防灾救灾部门。在国务院中设“防灾救灾部”,在各省市自治区以及地区一级,也应普遍建立“防灾救灾局”,至于在县级当然只需要选择少数重点了。这些防灾救灾部门的任务,可谓千头万绪,从地震、火灾、水灾、风灾到流行病无所不管;从预测、预报到救助、重建,样样不离;从消防、公安、医务,到学生、工人、市民、农民,无一可例外,而协调军队和武警使他们救援更加得法,更是关键。
     信息的灵通,救助的及时,物资的充裕,道路的通达,安置的妥善,乃是防灾救灾部门无时无刻、尽心尽力操劳的事。有了这样一个专职部门,人们的生命财产安全,社会的安全稳定,就会更加有保障了!
     另外我还要补充一点:光有“防灾救灾部”还是不够的,还需要信息的透明和流通,否则,即使有一百个大大小小“防灾救灾部”,也还是黑箱作业,解决不了任何问题,而只能加重人民的税收负担,又多养了一批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的党老爷。因此,中国首先需要的是开放报禁。增强人民的知情权。使人民有足够的思想准备:自救、互救、协调救助。尽减损失。
     大家都看见了,这次地震导致新闻管制松动,结果不仅没有天下大乱,反而促成了空前团结一致。这就是人民的力量!政府应该信任这股可贵的力量,而不是任意摧残她。
    
     2008年5月31日于美国纽约写,2008年6月14日修改。
     (作者为中国民主党世界同盟主席)
     网址:http://www.cdpwu.org
     电话:001-1-917-348-5230王军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