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共产党能进步吗?--读邓焕武“降半旗志哀当予肯定”一文有感/张三一言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17日 转载)
     张三一言
    
     (博讯 boxun.com)

    简介:“民主增量”论的“民意基础”是中国人根深柢固的望青天盼明君的奴隶思想意识;同时它又维护和助长民间的奴隶意识。奴隶意识是专制权力稳定和延命不可或缺要素。所以,否定质进步的量进步论、“民主增量”论阻延民主维护专制的法宝之一。
    
    小引:
    
    邓焕武君曾有《全国降半旗志哀当予肯定》短文投送某刊,但又担心其就某具体事而“肯定共产党”的评论会否被接受。由此,遂引发出此短文。
    
    
    [一]、观点与感受不被赞同与欢迎是极其正常的事。
    
    我们企求得到的就是所有人都可以不赞同不欢迎或赞同欢迎特定的观点与感受。最可怕的是只准赞同一种观点和感受,禁绝其它观点和感受。很明显,某报刊不认同你的观点。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我们常说的多元,也可以说就是指各有各的认同和不认同。多元,既可以指某一元中的多元,例如一个传媒单位容纳多种不同观点;我们说这个传媒是多元的。也可以是每一元只容纳本元观点而不认同他元(不认同不等于不尊重),但是,若在这个可以坚持自己一元所在的社会同样可以任由别人坚持其所认同的一元,即是说社会并不禁止其它元,我们就可以说这是个多元的社会。可见一个媒体拒绝容纳非己的一元并不是构成这个社会非多元的因素,相反,是构成社会多元的必要因素。所以,一个报刊不刊发某些文章是正常不过的现象。
    
    
    [二]、质进步和量进步
    
    某报刊不认同的是什么?
    
    照我观察,是他们“质判断”。就是说,他们从本质上去判定共产党有没有住步,得出有没有质进步的判定。根据这种判断,共产党的质是负面的,是反进步的;诸如下半旗之类的个别事实只是有一些量的增加,并没有任何导致中共本质改变,所以任何根据某些事实判定共产党“进步”的观点都不被认同。这种判断在理论和逻辑上是自恰的。
    
    你的判断是“量判断”。以前没有的或是比较少的,现在有了或增加了就是进步、就应该肯定;或者,后一个事实比前一个事实前进了一步就是进步,就应该肯定。这种判定是略去了质变化,可称为量进步。它的优点是有事实作基础,别人很难在事实上驳倒;但是在逻辑和理论上是很难自恰的。
    
    某报刊和你的分歧就在这里。
    
    “质进步”和“量进步”两者并不矛盾而是互补的。问题就出在概念的纠缠和思路的僵固。
    
    概念纠缠在于把“进步”的理解。是什么“进步”?一个理解为“本质进步”,一个理解为“数量(或事实)进步”。很清楚,你所说的进步,是指数量或事实比较前进步了。但是,某报刊却把它理解为“共产党本质进步”,所以,他们不能接受现阶段中共在事实上较前迈进一步的事实视为“进步”的观点。只有到了中共有事实证明它已经在放弃一党专政迈向民主时,他们才能承认这是进步;因为这已经是中共发生质变了。
    
    “进步”论者本身也相当程度上概念不清,相当普遍地分不清事实上量的进步还是本质的进步;问题严重性就在于自觉或不自觉把事实上量的进步混同于本质的进步。
    
    思路僵固在于问题绝对化。绝对化又表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不正视现实,否定中共有任何的“进步事实”,肯定中共不可能出现任何进步的事实。它的优点是判断正确。按照这一判断,得出“中共一党专政本质从来没有任何改变(进步)”是放诸四海而皆准的。否定进步论者的害处是不利于民间力量累积、不利于扩展民间空间、不利于可能的朝野互动,或者说是不利于和平演变。
    
    “进步”论者一方面表现得很灵活:有一点事实进步就承认一定事实进步。但同样思路也有僵固一面:不敢或不愿正视中共自始至终专制独裁、反人民反民主的本质丝毫没有改变。它僵固表现在:不肯分清进步的实质,武断地认定进步就是进步,事实进步就是本质进步。进步论者的害处是麻痹人们,放松了人们对对专制政权危害性的警惕,对共产党产生幻想,把民主进程寄托于共产党;对维护和延共产党一党专政统治有利,对民主进程有害(后面再详谈)。
    
    只要放弃极端思路,厘清概念,两者不但不冲突,而且是互为补充的;更重要的是两者对民主与专制的认识、对推进民主进程都是非常重要的,不可缺少的。
    
    
    [三]、理不清的“质进步”和“量进步”关系
    
    甚么是“质进步”和“量进步”是近于多余的老生常谈。但是,“质进步”和“量进步”关系则是近于“事实上无法厘清”;长期以来和最近还是争论热点之一。
    
    为什么如此?
    
    理由一。如前所说过,大部分进步论者和反进步论者在立论和论述过程中根本就没有区分质进步和量进步的概念。因为概念不清所以就陷入以一概二各走入极端;因为概念不清,所以争论就没有真正的观点交锋,各说各话混战一场,永无结果。
    
    理由二。共产党豢养着庞大御用文人和对权力趋之若鹜的义务御用文人全力堵截对共产党的质判断。他们扯起反极端倡理性的大旗,指责质判断者为“民主原教旨主义”,宣导量进步论是持平温和理性中庸之论。一些害怕自己被划入原教旨者、一些自以为是理性持平者、一些对中共存幻想者、极多盼青天望明君的奴性中国人都自觉不自觉地归入其旗下。近年中文网络遂令“共产党进步论”几成定论之势。在这种舆论霸语下,两种判定概念永无法厘清。
    
    
    [四]、“民主增量”论的评判辨析
    
    在质进步和量进步的混战中,“民主增量”论异军突起,没有遭遇到什么批评。但是,“民主增量”论在理论上是不能成立的,在实践上且极之有害。
    
    其一。共产党是不可能进行民主增量的。民主增量论的立论和论述都预设了这样的前提:共产党自愿自觉主动地自我增量民主。但是,这个前提是违背事实的,没有人能提供共产党执政史和现实中自愿自觉主动地自我增量民主的事实。没有事实支持的理论就是空理论,伪理论。
    
    什么是中国共产党?
    
    答案是:一党专政的党。一党专政的党的另一种本质的陈述就是“反民主”的党。“反民主的党”“自愿自觉主动地自我增量民主”,真是荒天下之大唐。可见,“民主增量”在理论上也是错误的。
    
    其二。民主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民主不存在增量可能。
    
    民主理论中的一个重要概念,长期被忽视,极少人论及(记亿所及,只民主理论家武振荣一个人提及)。这就是:民主只有“有与无”的问题,没有“多与少”的问题。在有民主后则存在民主程度问题。
    
    什么是民主?
    
    理论界多数认同的,对现实政治能起鉴别作用的民主界定是:公平公正公开自由且有竞争地选举政治权力者和立法者,以实现主权在民、权由民授的制度。
    
    按这一定义,建立了这样的民主制度就是有民主,没有建立就没有;民主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绝不会“有多少”的问题。可见,“增量民主”是不能成立的。例如,滑稽之谈的“党内民主”,若真是实现了公平公正公开自由且有竞争地选举各级党书记,我们就可以说有党内民主了。所有所谓的差额选举、几上几下、听取意见、举手改为投票…都不能说党内民主,也不能说是党内民主增量了;我们还是只能说,党内无民主。即使党内真是有民主了,只要全民没有实现公平公正公开自由且有竞争地选举政治权力者和立法者,以实现主权在民、权由民授的制度,就是无民主。
    
    现在所有谈“增量民主”的文章举的所增的量是什么东西呢?
    
    不外是如下这些东西:
    
    自由增量。例如党允许某些理论突破,相对于西藏事件,大地震放宽了新闻采访报导的禁制、民间活动空间扩大等等。人权增量。例如共产党签定人权公约、民间维权进展、这次下半旗等等。法治增量。例如出现了符合自然法的判例、司法独立成分有所增加等等。“增量民主”论者都把这些东西算进民主帐内。除了这些明显的非民主当作民主入帐外,还有一些颇能混淆视听的是“疑似民主增量”。增加民主精神(作风),例如领导不独断独行,能善意和尊重下属意见、听取意见后才入屈决定等等。增加民主方法的运用。例如以前是领袖宣布领导成员名单,全体与会成员鼓掌通过,改为听取下级意见,甚至可让下级提名;改为投票通过等等。增加非政治社会制度的民间社团等的民主程序。例如,让读书会等民主导举领导人、非权力架构的村民选举等等。
    
    以上所举的凡凡总总任你怎么“增量”,大不了我们也只能说是“有利于民主的因素增量”,但是,只要一日没有建立起民主社会制度,就绝无民主。
    
    
    [五]、“民主增量”论的危害
    
    否定质进步的量进步论、“民主增量”论的危害是明显的。
    
    一害。如前面提及的,否定质进步的量进步论、“民主增量”论预设的前提是:共产党能自愿自觉地主动地增加民主。麻痹和松懈民众,误导民众等待民主,丧失争取民主的意志和斗志。
    二害。否定质进步的量进步论、“民主增量”论的“民意基础”是中国人根深柢固的望青天盼明君的奴隶思想意识;同是它又维护和助长民间的奴隶意识。奴隶意识是专制权力稳定和延命不可或缺要素。所以,否定质进步的量进步论、“民主增量”论阻延民主维护专制的法宝之一。
    
    三害。否定质进步的量进步论、“民主增量”论让民主恩赐论由之成立。人们之所以要民主,是基于立根于独立自主和权利;即权是我的,要迫共产党放权归民。但是,民主恩赐论必然让导人们放弃独立自主精神和权利意识,转而等待党恩赐民主。其危害性是明显的。
    
    2008/5/26
    
    《中国之路》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