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亦明:方舟子为什么要宣扬地震不可预测论?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16日 转载)
    
    来源:关天茶舍
     (博讯 boxun.com)

    
    一 地震专家方舟子横空出世
    
    自从出道以来,方舟子一直披着“科学”的外衣,打着“科学”的大旗,抡着“科学”的棍棒,喊着“科学”的口号,靠宣扬“科学万能”的迷信在中国社会上横冲直撞。可是,5月12日汶川大地震之后,这个万能博士突然间换了一副嘴脸,开始大喊“地震不可预测”了。
    
    5月13号,也就是地震的第二天,方舟子发表文章告诉中国公众,“目前并没有任何公认的可靠办法可以准确预测地震的发生。根据曾经很流行的复杂性理论,地震的发生是一种复杂现象,涉及很多偶然因素,是无法准确预测的。” 因此“地震专家的职责不应该是预报地震,而是监测、研究地震。”(见2008年5月13日新语丝新到资料:方舟子:《不应苛求地震专家》)。
    
    半个月之后,方舟子在《中国青年报》上发表《地震预测的梦想与现实》,以“国际地震学界的主流”代言人的姿态,向中国大众宣告:“要可靠而准确地对地震做出确定性预测是不可能的。”再过一周,他又在同一家报纸上发表文章,其结论是:“如果地震有意识的话,在它刚刚发生时它自己都不知道将会有多大规模,而地震自己都不知道,我们更无法知道。”(方舟子:《像沙堆一样崩塌》)。
    
    凡是对方舟子多少了解一点的人都知道,此人十三年前从美国一所大学获得生物学博士学位,在从事了三年“分子生物学的前沿研究”之后,就和科学研究彻底决绝,专门靠“打假”和“科普”来过日子。笔者曾经撰文揭露,方舟子是一个连自己所学专业都似通非通、似懂非懂、懵懵懂懂、一知半解的半吊子,他的所谓科普,其本质就是“科唬”:唬弄人之“唬”、吓唬人之“唬”、瞎诈唬之“唬”。(见本人博客文章:《亦明打假,打方舟子的假》,http://blog.sina.com.cn/yimingcunfu)。
    
    可是,就是这么个生物学半吊子,靠着那顶美国博士的帽子,到处招摇撞骗,一会儿是分子遗传学家,一会儿是生物信息学家,一会儿是转基因专家,一会儿又成了生物医学出身的了。不过,尽管方舟子千变万化,但在几年前,他还是万变不离其宗,只是在生物学领域变来变去,靠打点儿擦边球,靠搞点儿诡辩术,靠嘴尖皮厚,每每还能得逞。但是,到了今天,方舟子根底早已被内行看透,他在生物学界的活动空间越来越狭小,于是他开始试探新的活动领域。而汶川大地震,恰好给了他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于是,他迫不及待地跳上了“地震科普”的大蓬车。
    
    本来,搞地震科普,有很多事情可做。比如谈谈地震的成因,讲讲震后自救,以及介绍介绍人类对地震知识的发展历史,等等等等。由于地震科学研究相对落后,知识比较浅显,而资料却很多,方舟子在这个领域里东抄抄、西捡捡,发几篇文章,挣俩儿稿费,应该说不是太难的事情。他甚至还可以出一本“方博士谈地震”的书,来为自己身后的定位再加上一点砝码。但是,令人不解的是,他几乎是本能地选择了“地震不可预测”这个立场。
    
    按道理讲,地震是一种自然现象,而自然现象按照定义就是自然科学的研究对象。既然这种现象正在被研究,哪个人可以未卜先知地宣布这项研究的一个主要目标──预测地震的发生──不可能达到呢?如果这个目标真的是不可达到的话,人类为什么还要从事此项研究呢?如果仅仅是因为现有的知识水平还不足以接近这个目标,那么,与地震研究处于相同地位的癌症的治疗、艾滋病的防治等等科学研究,岂不也应该宣布:彻底治愈癌症、消灭艾滋病是不可能的,我们能做的,就是帮助病人走完余生?
    
    其实,即使从方舟子本人的角度来讲,他宣传“地震无法预测”也显得于理不合。尽管方舟子一再表白说,自己不认为“科学万能”,但从他的文字和话语中,诸如“科学无禁区”,“没有科学是万万不能的”,“当这样的科学主义者,其实光荣得很”,等等,任何人都可以嗅得出这个“科学万能”信徒嘴中喷发出来的刺鼻气味。实际上,这正是方舟子的意图所在。而相信科学,其基本逻辑前提就是认为通过科学研究,可以了解某种自然现象,并且从中发现其规律。──即使使命真的无法完成,也绝不能嘴软。谁曾见过叫卖大力丸的主儿,突然把声调降了八度,告诉围观的人们说:其实,我的大力丸也不是包治百病的?而方舟子这个贩卖“科学大力丸”的天桥把式,恰恰就在这么作。
    
    二 丧失人性的本能反应
    
    更为奇怪的是,关于地震能否预报,连中国地震局的专家都没人敢斩钉截铁地宣布“不可能”,他们都是很有分寸地使用“很难”这两个字。即使是说“不可能”,一般也要也要加上诸如“目前”之类的限定词。可是,从来没有研究过地震科学的方舟子,却断然宣布,人类永远也不能预测地震,(见方舟子在CCTV2上的发言,以及前引文章)。即使人类已经成功地预测过的地震,如1975年的海城地震,如2008年6月14日的日本地震,那或者是“蒙对了”(见方舟子《地震预测的梦想与现实》),或者是发出的预报“和地震预测毫无关系”。(见方舟子《时评家胡说“日本数月前发出地震预报”》)。任何人都会从方舟子的文字中得到这样的感觉:预测地震的准确率越低,地震预测预报越失败,方舟子那狭窄崎岖的心胸才会越舒坦。
    
    从5月13日到6月14日,新语丝网站的新到资料发表了上百篇关于地震不可预测的文章,这些文章大致可以按照方舟子对网文的分类方法,分为两类。第一类是由方舟子撰写的“炫耀才学的”文章,即地震不可预测的理论文章,以及徒众们对这些文章的圈点赞叹。看看下面这两段话:
    
    “方舟子不但敢得罪人,还敢得罪众人,……此等心,乃是学术心,不是权贵心。”(高慎东:《方舟子〈不应苛求地震专家》读后》)
    
    “方舟子先生最先于13日在新语丝刊登了一篇文章《不应苛求地震专家》,告诉人们准确预测地震是不可能的,对神棍们的妖言惑众进行了有力地驳斥,并且给我们问责地震局指出了一个方向……”(克己明德《开始跟地震局算账》08.05.29)
    
    也就是说,方舟子的“地震不可预测”观点,给他的信徒们“指出了一个方向”,任何人的行动与这个方向相悖,都要受到信徒们的指责和咒骂。
    
    可想而知,新语丝上关于地震不可预测的另一类文章──占绝大多数──是徒众们“掐架的”骂文。他们谩骂、咒骂的对象,无一例外的都是那些认为地震可以预测的人或事实。也就是说,任何人,如果发出地震可以预测的“不和谐音”,方舟子就会怂恿自己的信徒们疯狗般地向他们扑过去,狠命地撕咬。
    
    比如,中国地震局不肯明确宣称地震不可预测,于是有人说:
    
    “据我对地质作用和地球演化的理解,地震至今是不可准确预报的,古今中外,概莫能外!我不明白,地震局的发言人、官员、专家为什么不明确地说明,只含糊地说,地震预报是世界性难题!”(东方磐石:《地震至今是不可预报的》)
    
    又比如,有个名叫龙小霞的人,两年前在《灾害学》上发表了一篇题为《基于可公度方法的川滇地区地震趋势研究》的论文,推测2008年川滇地区将发生地震。这可惹恼了方氏信徒。看看他们是如何咒骂攻击的:
    
    “本人好奇的不是这篇文章的滥竽充数 ……文科和哲学来预测地震,最拿手的不是周易吗?怎么变成加减乘除了?教育部是怎么审批的课题?怎么允许这样的类似‘民间科学家’的文章作为‘研究成果’来通过课题验收的?”(Amsel:《评《灾害学》杂志上的所谓地震预测论文》)
    
    “这个论文的学术水平、发布的监督机制,真tmd该震一震了!”( flyisland:《毫无意义的预测----评《基于可公度方法的川滇地区地震趋势研究》》)
    
    “论文的第一作者龙小霞出生于1983年,四川成都人,硕士研究生,主要从事资源开发与环境治理研究。2006年文章发表的时候,龙小霞只有23岁。她的文笔相当业余,比如文中X1到X25的数列定义居然重复写了三遍,简直是小学生写作业。”(同人于野:《研究一篇成功预测了汶川地震的诡异论文》)
    
    也就是说,在方舟子及其同伙的眼中,预测地震本身就是罪恶,就是大逆不道,因此要口诛笔伐,彻底消灭。
    
    如果说龙小霞等人的预测没有通过方氏标准的话,那么1975年的海城大地震预测,是否能够证明地震可以预测呢?当然不能。为什么呢?方舟子及其信徒自然会给你一个说法:
    
    “1975 年的海城地震之所以能预报,是因为明显的先兆。”(老高:《说说地震预报》)
    
    “这次‘首次成功预报’多有刻意渲染。事实上,海城大地震是依据大地震(7.3级)前两天的一次小地震(3.8级)做出的。如果一开始就是大地震,我国媒体关于中国地震学家‘首次成功预报’海城地震的渲染恐怕就不会有了。”(张功耀:《谈谈依据动物行为异常预报地震问题》)
    
    “海城大地震因为余震和经验主义而预测,不具有重复和科学性。”(河核禾核:《从中国地震局的反复看中国高等教育的水平》)
    
    “瞎猫碰到死耗子不能算预报。”(审问:《从常识角度质疑瞒报地震预警之阴谋说》)
    
    “中国的地震学家怎么那么厉害?他们厉害是因为他们脸厚。”(寻正:《大灾当问责、问责要有据》)
    
    “中国的地震预测专家,撞到狗屎运了……”(寻正:《海城地震预报是一个国际笑柄》)
    
    也就是说,在他们看来,根据先兆来预测,不能叫预测;根据经验来预测,也不能叫做预测。那么,“蒙对了”的预报,不也确实避免了人员伤亡吗?那也不行。因为它是“政治干预科学,惨不忍睹”(寻正:《海城地震预报是一个国际笑柄》),“果断到霸道的程度”,“有人说[震后火灾造成的伤亡]远超过地震直接造成的人员伤亡,不过当时没人报道所以具体数字也就无法考证了。”(星星索:《关于海城地震的疏散》)。
    
    可是,汶川地震之后,地震局确实准确地预测了两次很强的余震啊,这难道不能说明地震是可以预测的吗?还是不行。因为他们运用的方法不是方氏认可的方法,而是“地震预测术”:
    
    “真想不到地震局被逼之下,不能预报的地震也要霸王硬上弓,随便依靠未经反复验证的文献资料,采用并非强相关的统计数字,完全忽视一个震区当地特征来进行短临预报,这种作法和那帮民科又有什么本质区别?”(Amsel:《地震局果然在用“地震预测术”预报强余震》)
    
    那么,怎么做,才能够让方舟子这伙人满意呢?当然要按照方舟子指示的方向:“地震专家的职责不应该是预报地震”。可惜的是,在这个世界上,那方舟子的话认真对待的,还只是一小撮无知的无赖。根据中国地震局的官方网页,他们的职责之一就是“管理全国地震监测预报工作”,而它下辖的一个司,就叫做“监测预报司”。而在全世界范围内,地震预测预报的研究,无时无刻不在进行。
    
    如果说方舟子诸人对于准确的地震预测的态度是气急败坏的话,那么他们对于失败的地震预测就可以说是兴高采烈。今年5月20,甘肃省抗震救灾总指挥部于发布“公告”,预测5月20—22日在四川平武南坝区—甘肃文县碧口间可能发生6—6.5级强余震。这次预测显然是失败了。方舟子的铁杆跟班Amsel 兴奋若狂:
    
    “我们要感谢地震局系统能够再次给术士们实战的机会,并且这样的机会是放在经济不发达的山区,放在群众天天防震抗震的时候,没有平白无故地让您看一个月室外晚场电影,双方都该皆大欢喜。地震预报的术士们这次预报失败不要灰心,瞎猫早晚会再碰上死耗子的。” (Amsel:《地震预测术一次及时的失败演示──评甘肃省地震局的余震预报》)
    
    在这个世界上,什么样的人──不,让我们扩展到整个动物界──什么样的动物,才能够对别人的失败如此的幸灾乐祸,对别人的成功这般地痛心疾首呢?更何况,这成功与失败之间,关系着千千万万人的身家性命!可以说,只有那些最最没有人性、拥有最最恶毒心肠的败类,才能够产生这样的本能反应。
    
    三 本能的背后
    
    问题是,地震专家预测地震,碍着你方舟子什么事了?你方舟子如果是闲得无聊,尽可以补习补习自己荒废多年的专业专业,以免日后在科唬时再丢人现眼;你也可以检讨检讨自己搞“学术腐败”的斑斑劣迹,免得在死后墓志上会被冠以骗子、小偷这样的不雅称号;你更可以找个正经工作,拿一份正当的报酬,来补贴一下菊花女士那微薄的工资。你为什么要干千夫所指、万人痛骂、不仅要贻笑千古、并且注定要遗臭万年的缺德事呢?
    
    我曾把方舟子定性为“名利之徒”。也就是说,他做任何事情的根本出发点、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获取个人的名利。当年他为了谋利,可以策划脑白金骗局。谋利不成,他就选择了一手“打假”、一手“科普”的道路。应该承认,按照他所受到的教育,以及他的知识结构,方舟子当一个二、三流科普作家还是能够胜任愉快的。可惜的是,本性的力量决定了他必须走旁门左道、走邪门歪道,但就是不能走光明大道。所以,“打假”变成了 “假打”;“科普”变成了“科唬”。
    
    目前,有充分证据证明,不论是“假打”还是“科唬”,方舟子都是在受个人私欲和身后某些势力的支使。他的“假打”对象,主要有三类人:第一类是个人私敌;第二类是背后势力的死敌;第三类就是他所谓的“伪科学”、“民科”。很多人都认为,方舟子打假,确实打了一些有假可打之人。但是,没有几个人知道,方舟子打这些人时搀杂的个人动机。事实是,他打吴国胜,无非是吴没有给方舟子认为自己应该得到的礼遇;他打肖传国,唯一原因就是肖曾经举报他抄袭剽窃;他打陈晓宁,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自己盗卖“基因专利”没有得逞;他打吴柏林,唯一原因就是后者抢了自己的风头。而他打“核酸营养品”,起因完全是因为他以为抓到了李载平院士的把柄,而他之所以痛恨李载平,就是因为在与吴柏林的打斗中,李院士为吴柏林说了几句公道话。同样,方舟子打脑白金,也是因为史玉柱拒绝与他合伙做这笔生意。
    
    方舟子心胸窄、器量小,打私敌是出于他的本能。而他打第二类人,则完全是受利益的支使。他“搭院士的车到云南考察水利工程”,就是被水电势力收买,充当他们的打手和鹰犬。同样,为了转基因问题,方舟子和中国媒体打,和中国公众打,和全世界的科学家打。为了转基因,方舟子可以不惜和前东家翻脸、和前友人反目,也可以不顾“中国科学的良心”这块金字招牌,去撒谎、去欺骗,去诬蔑、贬低对国家、对人类有贡献的科学家,去保护那些触犯了国法、危害了国家利益的伪科学家、罪犯科学家。这类伤天害理的事情,即使是汪洋大盗都不大肯去干,而方舟子却大义凛然地“虽千万人,吾往矣”。
    
    那么,方舟子打击第三类人,是出于什么动机呢?
    
    方舟子成名得势,靠的就是两个字:科学。但遗憾的是,这位科学的信徒不仅自身科学素质低下,科学知识浅薄,而且还不喜欢作科学工作。按道理讲,具有这样特点的人,要靠科学成名,几乎毫无可能。但是,通观中国历史,他们却有一条旁门左道可行,──这就是树立对立面、然后下死手痛打对方。当年胡适之所以在中国暴得大名,靠的就是这个手法。本来,这个胡适,学识和方舟子一样的浅薄,成名之心和方舟子一样的炽烈,对科学研究和方舟子一样的不感兴趣。但是,在回国几年之后,胡适就成了“科学”在中国的代言人。(胡适树立的另一个对立面是文言文。关于胡适成名的故事,笔者将另文详述。)
    
    胡适之流当年高举科学大旗之时,面对的是所谓的“玄学鬼”,即宋、明理学,以及欧美的唯心哲学。除了“玄学鬼”,胡适之流的另一个对立面就是中医。尽管中医曾经治好了胡适的那个莫名其妙的脚痛病,并且根除了他的痔疮;尽管西医的误诊误治,使生龙活虎的梁启超命丧黄泉,但是,胡适从来没有公开为中医说一句好话、对西医发出任何批评。相反,他却要极力掩盖中医对他的恩惠,以及西医事实上的缺陷。
    
    在唯物主义盛行的今天,“玄学鬼”已经没有什么势力了,但是中医却像不倒翁似地仍旧在中国社会盛行。除了中医,被方舟子看作可以成为自己刀下之鬼的,就是那些被他蔑称为“民科”的“非主流”人士。也就是说,方舟子今天就是要脚踏中医和民科,继续走胡适当年成名的旁门左道。
    
    四 结论
    
    叙述到此,细心的读者应该已经知道问题的答案。在地震预报领域,领跑的、取得实质性进展的、认为地震可以预测的,几乎全部是被边缘化的非主流人士,都是广义的民科。汶川大地震,很可能使这些人、乃至整个“民科”,成为中国社会的一股强大势力。方舟子迫不及待地打出“地震不可预测”的旗帜,其实质就是要堵死这些人的崛起之路,让他们永久地给自己当垫脚石。也就是这样缘故,新语丝上关于地震不可预测的文章,对民科的谩骂,不仅在数量上占据绝对优势,在内容上,也特别的刻毒阴损。(方舟子仇视民科和中医,还有其他思想文化原因。但是,个人成名的考虑,对方舟子始终是第一位的。)
    
    也许有人会说,亦明兄说得条条是道,但你怎么知道方舟子不是真心地相信“地震不可预测”?
    
    是啊,一个人即使是天生的贱坯,也会有真情流露的瞬间。一个博士即使是半瓶子醋,瓶子里面仍旧装有乙酸。方舟子即使是十恶不赦,他也应该有自己的言论自由。人家怎么就不能根据自己的学识,得出了“地震不可预测”的观点呢?
    
    实际上,方舟子宣扬地震不可预测,其理论基础就是这么一句话:“根据曾经很流行的复杂性理论,地震的发生是一种复杂现象,涉及很多偶然因素,是无法准确预测的。”这句话十分好笑。如果一种自然现象因为它复杂就无法预测,那么是不是说这个世界上能够被人类预测的现象都是简单的现象?
    
    但是,问题并不在这里。关于复杂现象的预测问题,方舟子在八年前持完全相反的观点。看看他当时是怎么说的:
    
    “断言复杂系统的突现性质不可预测,必然反对科学传统上对‘理论预测—检验’的研究方法的重视,反对探求普遍规律,转而强调对特定现象的描述和对历史过程做倒叙的较为初级的研究方法。……跟对简单系统的预测不同,对复杂系统的预测,往往只是指出可能性,具有不确定性、概率性、偶然性、多解的性质。也不只是生命系统才如此,对复杂的物理系统,例如气象的预测,也具有类似的特点。只不过,‘合理的未必存在’的现象在生物界表现得特别突出。但是,难以预测并不是不可预测。”(方舟子:《还原主义和整体主义述评》,《自然辩证法研究》,2000年9期)。
    
    如果读者觉得上面的话费解,那我就替这位语文状元改写一下:
    
    “宣扬复杂现象不可预测,必然会阻止科学研究的深入发展。复杂系统的预测,其特点与简单系统不同,它具有不确定性、概率性、偶然性、多解性。”
    
    换句话说,方舟子今天宣扬地震不可预测,不论主观意愿如何,其客观效果就是阻止地震预测研究的深入进行。而方舟子今天用来否定已经取得的地震预测成果的那些理由,恰恰是地震预测本身应该具有的复杂系统预测的特性。
    
    至此,方舟子宣扬地震不可预测论的目的,岂不是昭然若揭了吗?
    
    附录:新语丝新到资料上关于地震不可预测问题的文章目录。
    
    • 08.06.14, 方舟子《时评家胡说“日本数月前发出地震预报”》
    
    • 08.06.14, 《财经》:海城地震预报迷雾
    
    • 08.06.14, 贾鹤鹏《无国界的地震科学》
    
    • 08.06.14, 完美《也评农民预测地震》
    
    • 08.06.14, 寻正《关于预测的概率》
    
    • 08.06.14, 毛丹青《日本第一时间如何报导地震》
    
    • 08.06.13, 领海涛声《从陈一文顾问到李传芳农民》
    
    • 08.06.13, 普思《地震的真科学、假科学和伪科学》
    
    • 08.06.12, 方舟子《指点“国宝”如何改进地震预测术》
    
    • 08.06.12, 唐恩达《跳楼,含泪,出血----兼驳滑稽的“地震成佛论”》
    
    • 08.06.12, 寂寞笙歌《5月19日福建连江县小蟾蜍事件始末》
    
    • 08.06.11, 美国地质调查局回答地震预测问题(方舟子译)
    
    • 08.06.11, 电视节目视频:地震能预测吗?
    
    • 08.06.11, Amsel《中国地震预测术之“磁暴法”----兼谈耿庆国为什么蒙不到震中》
    
    • 08.06.08, Amsel《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会在地震预报上取得突破吗?》
    
    • 08.06.08, 电视节目预告:地震是否可以预测?
    
    • 08.06.06, 方舟子《“国宝”的地震预报准确率》
    
    • 08.06.06, Geochem《谁打谁的耳光?评《四川汶川地震打了中国地学科研评价制度一个响亮的耳光》》
    
    • 08.06.04, 方舟子《像沙堆一样崩塌》
    
    • 08.06.04, Gabbro《张衡地动仪的下面是蛤蟆就能证明蛤蟆出现是地震的前兆吗?》
    
    • 08.06.04, 水博《地震预报与堰塞湖的溃决》
    
    • 08.06.03, Gabbro《中国地震局首席预报员孙士宏研究员的“高见”》
    
    • 08.06.03, 地震局专家称宏观异常几乎天天发生 不一定是必震征兆
    
    • 08.06.02, 嵇少丞《成都盆地里会发生地震吗?》
    
    • 08.05.31, 会骑马的青蛙《科学的责任----汶川地震灾害的反思》
    
    • 08.05.31, 寻正《向中国地震局问责:还科学地震学真面目》
    
    • 08.05.31, 日本经验:高成本地震预报不如提高建筑质量
    
    • 08.05.30, 寻正《蛤蟆想吃天鹅,癞头要娶嫦娥----记大寨地震预测专业户孙威》
    
    • 08.05.30, Albatross《地震预测杂感》
    
    • 08.05.30, 张功耀《我的一篇遭删除文章》
    
    • 08.05.30, 方曦闽《也谈《为“汶”字正音》》
    
    • 08.05.29, 克己明德《开始跟地震局算账》
    
    • 08.05.29, sparrowshi《地震与异常》
    
    • 08.05.29, 诸葛不亮《听业内人士说地震的故事》
    
    • 08.05.28, 方舟子《地震预测的梦想与现实》
    
    • 08.05.28, 水博《地震的预测概率与预报》
    
    • 08.05.28, 寻正《海城地震预报是一个国际笑柄》
    
    • 08.05.28, 木筏子《跟蛤蟆较劲到底》
    
    • 08.05.28, 微风轻拂《用推理推出地震预测的谎言》
    
    • 08.05.27, 水博《也谈紫坪铺大坝与汶川地震的关系》
    
    • 08.05.27, 西北风《地震预报工作的一些细节》
    
    • 08.05.27, 臭皮匠《关于耿庆国和地震预报》
    
    • 08.05.27, 星星索《关于海城地震的疏散》
    
    • 08.05.26, Amsel《地震局果然在用“地震预测术”预报强余震》
    
    • 08.05.26, biger《汶川地震经验教训盘点》
    
    • 08.05.26, 史保平:地震预测和防震的美国经验
    
    • 08.05.26, 陈运泰:地震预报要知难而进
    
    • 08.05.26, 地震旧闻:日本政府国策转向
    
    • 08.05.26, 地震旧闻:假预告漫延,经济受损,中国政府学乖
    
    • 08.05.26, 福建出现多起宏观异常 地震局称非地震前兆
    
    • 08.05.26, 深圳街边出现大量蟾蜍 地震局电话被打爆
    
    • 08.05.24, 寻正《政治传灵感、老农授秘方----记大寨地震学家耿庆国》
    
    • 08.05.24, 草头将军《从常理来推断预报地震的真实性》
    
    • 08.05.24, 草头将军《地震局自己在打自己的耳光》
    
    • 08.05.24, Ruth Ludwin《地震预测的现实》
    
    • 08.05.24, 13000《建议四川地震局多买藏獒测地震》
    
    • 08.05.24, 钟羽云《地震观测与地震预报》
    
    • 08.05.23, Amsel《地震预测术一次及时的失败演示──评甘肃省地震局的余震预报》
    
    • 08.05.23, 侯志川《随着“余震区”而来的一个大乌龙》
    
    • 08.05.23, 鹿角《给预测大师们的建议》
    
    • 08.05.23, 大喵呜杰瑞《从系统论的观点看地震预测》
    
    • 08.05.23, 张功耀《谈谈地震预报问题》
    
    • 08.05.23, yuelugj《地震能预测吗?》
    
    • 08.05.23, “天地生人”任振球称没能事前预测汶川地震是因为没有科研经费(附方舟子评论)
    
    • 08.05.22, Amsel《科技部,请不要给地震研究添乱了!──评所谓“香山紧急会议”》
    
    • 08.05.22, 寻正《脸厚可以预测地震》
    
    • 08.05.22, 今天你造谣了没有《惊闻汶川地震有人预报》
    
    • 08.05.22, 水博《看看伪地质学家的丑恶嘴脸》
    
    • 08.05.22, gghczj《做临震预报真的太……太……太难了!》
    
    • 08.05.22, 新华网:美国地震专家认为短期临震预报是世界性难题
    
    • 08.05.22, 四川新闻网:《国家地理杂志》指责我国漠视地震科研成果无根据
    
    • 08.05.20, 地震局:震前未作短临预报 同时也未收到任何短临预报意见
    
    • 08.05.19, 司马南《南加利福尼亚处于危险之中》
    
    • 08.05.19, 中国地震台网中心研究员、首席预报员孙士鋐谈地震预测情况
    
    • 08.05.19, Amsel《美国《国家地理杂志》所提到的关于四川震区地质的文章并非地震预报》
    
    • 08.05.19, 老高《说说地震预报》
    
    • 08.05.19, 河核禾核《从中国地震局的反复看中国高等教育的水平》
    
    • 08.05.19, lavendersky《请相信科学,让谣言止步 》
    
    • 08.05.19, 易方《关于地震的几点知识,与大家分享》
    
    • 08.05.19, bmuzy《近期涉及汶川地震预报的文献研究回顾》
    
    • 08.05.18, 张功耀《谈谈依据动物行为异常预报地震问题》
    
    • 08.05.18, zeroyear《再析《基于可公度方法的川滇地区地震趋势研究》》
    
    • 08.05.18, suprathinker《我替正确预测大地震的龙小霞小姐担忧》
    
    • 08.05.18, gdnfz《我也用“可公度方法”预测一下以后发生地震的时间》
    
    • 08.05.18, 严冬《多学日本防灾做法》
    
    • 08.05.18, 尧兼《关于中国地震预报》
    
    • 08.05.18, 揭草仙《灾难预报困难的另一个例子----热带巨风中心登陆地点的预报》
    
    • 08.05.18, 美国《国家地理杂志》:世界科学家近1年前警告四川地震的危险
    
    • 08.05.16, 袁建新《水电工程建设到底能诱发多大地震?》
    
    • 08.05.16, lw56102《大仙的预测毫无意义》
    
    • 08.05.16, 肖力《地震预测,原来如此》
    
    • 08.05.16, 同人于野《研究一篇成功预测了汶川地震的诡异论文》
    
    • 08.05.16, 寻正《大灾当问责、问责要有据》
    
    • 08.05.16, 张智新《科学如何走到灾害前面?》
    
    • 08.05.16, 陈祖甲《这类“事后诸葛亮”要不得》
    
    • 08.05.16, 审问《从常识角度质疑瞒报地震预警之阴谋说》
    
    • 08.05.16, 完美《4.15到5.12汶川地震前的中国地震记录》
    
    • 08.05.16, 四川省地震局:从未隐瞒地震信息
    
    • 08.05.16, 德国专家:地震预测目前还是不可能的
    
    • 08.05.15, 蝶舞箫歌《地震局都做了什么》
    
    • 08.05.15, 路人甲《提前预测纯属哗众取宠,提高应急方为当务之急》
    
    • 08.05.15, 酷爱星辰《就预测地震说几句题外话》
    
    • 08.05.15, 海东《《灾害学》文章的硬伤》
    
    • 08.05.15, flyisland《毫无意义的预测----评《基于可公度方法的川滇地区地震趋势研究》》
    
    • 08.05.15, 简单方法就能推翻据说预测了川滇大地震的《基于可公度方法的川滇地区地震趋势研究》
    
    • 08.05.15, 高慎东《方舟子《不应苛求地震专家》读后》
    
    • 08.05.14, Amsel《评《灾害学》杂志上的所谓地震预测论文》
    
    • 08.05.14, zeroyear《浅析据说成功预测了川滇大地震的《基于可公度方法的川滇地区地震趋势研究》》
    
    • 08.05.14, 酷爱星辰《“天地生人”真的预测出汶川地震了吗?》
    
    • 08.05.14, 司马南《蛤蟆迁徙预报地震不靠谱》
    
    • 08.05.14, 东方磐石《地震至今是不可预报的》
    
    • 08.05.14, 飞蠓《不能把宝押在“预报”上》
    
    • 08.05.14, 嵇少丞《再谈四川汶川大地震》
    
    • 08.05.14, 陈博《地震局和地震监测部门的功劳和贡献都是巨大的》
    
    • 08.05.14, 完美《地震研究者是干什么的》
    
    • 08.05.14, fslwqcsi《读方舟子《不应苛求地震专家》》
    
    • 08.05.14, vivia《中国的科普工作任重道远》
    
    • 08.05.14, 疯和尚《致各位愤怒的网友们》
    
    • 08.05.14, blueshirt《探讨《地震应急预案是什么?》》
    
    • 08.05.14, shizhao《关于地震预测》
    
    • 08.05.14, 李享《我们要救人,造谣、卖弄、追究责任请另选时间》
    
    • 08.05.14, “吹牛”预测地震的为内部员工 已被公司开除
    
    • 08.05.13, 方舟子《不应苛求地震专家》
    
    • 08.05.13, 刘宗迪《蟾蜍或关于地震的怪力乱神》
    
    • 08.05.13, passerby《张衡的地动仪和华佗的开颅术》
    
    • 08.05.13, 嵇少丞《谈谈四川汶川大地震》
    
    • 08.05.13, 谎称预测汶川地震者被戳穿谎言 系自我炒作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亦明:方舟子与那个神秘的“美国生物信息公司”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