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内外勾结的“中日友好”对谁有利?/杨芳洲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10日 来稿)
    
     当前买办权贵所主导的“中日友好”其实质是什么?无非日本人勾结买办,收买汉奸,以“友好”的笑脸欺骗中国人民,算计侵吞我国家民族利益。大家可回顾一下,自改革开放以来的“中日友好”我们占过什么便宜?钓鱼岛、东海、高铁、核电、稀土、煤炭、矿产……不外乎失地丧权,资源贱卖,过时技术贵买,财富外流,污染内进。二战受害者问题(慰安妇、劳工、细菌战、化武、大轰炸)日本至今也拒不赔偿,可见其“友好”诚意!就那点日元贷款可算双赢,其中日本所得好处并不比中国少。其它都是日本勾结买办汉奸侵我领土主权权益,掠我财富,并对我进行文化、政治、经济、外交、军事等等全面渗透。其煽动扶持我国内民族分裂势力,支持台独、疆独、藏独,及培植操控其在华庞大的“第五纵队”,已使其成为对我颠覆、分裂、渗透、掠夺、扩张,并左右我政治、经济、文化等发展方向的危险敌国。
     (博讯 boxun.com)

     只有在我们清除了买办内奸,中国人民可以掌握自己命运的条件下,中日友好才是互利双赢,造福两国人民。新中国成立后,两国为中日友好奋斗的先辈们所谋求的正是这样的中日友好。而当前买办内奸所主导的“中日友好”,是要中国人民对心怀鬼胎的盗贼一厢情愿的友好,以利其出卖中国民族利益,对日本它是一场“盛宴”,而对中国人民却是一场灾难。因此它只能不断激起我民怨,加深积累旧恨新仇,中国人民的抗日情节之所以不断高涨,正是买办主导的媚日政策激发出的对立物。
    
     在这种内外勾结谋我领土海权及其它民族利益的严重形势下,帮着敌国蓄意煽动亲日气氛而损华利日,与抗日战争中煽动中日亲善性质完全一样,都是卖国行为!是汉奸罪!只不过现在是买办内奸利用行政资源公开这么干,所以把是非都颠倒了。很多年轻人也被搞糊涂了。
    
    警惕内外勾结为日本东海和钓鱼岛侵权窃土再煽亲日潮
    
     这次日本以一个救援队而改变“民意”反日情绪,使我买办内奸卖国不再有顾忌,从而可使其顺利得手我东海及钓鱼岛,尝到甜头后日本为巩固其成果很可能故技重施,再派个医疗队或其它什么队,在我宣传部门和大量汉奸的配合下,再导演几出谢恩亲日潮。
    
     有的网友认为,谢恩归谢恩,领土是领土,一码是一码,我们恩怨分明。您网上这一谢不要紧,您这滴水被汇聚成制造伪民意的谢恩潮,其亲日气氛被买办们利用来卖国,导致我们丧权失地,还一码是一码互不相关吗?您那时再恩怨分明怕是悔之晚矣!况且谁对谁有恩?谁又该对谁谢恩?从给过日本巨大恩惠且又苦大仇深的中国人嘴里说出对恶贯满盈且至今不知悔改的日本谢恩不觉得别扭荒唐吗?岂止荒唐,而且太作贱自己!太没骨气!中国人民是那种可随便杀戮欺负一百多年,最后给个笑脸就感恩戴德的贱种吗?
    
     没有的网友认为这是一种宽宏大量的美德,当年宋襄公、东郭先生何尝不这样想?这不是大度,这是愚蠢而且自贱。民族自尊才是美德。有人说谢的是日本救援者,没错,是日本救援者,但在网上,日本派来的救援者就成了抽象的日本人。因为网上所谢的日本人,网友们也不认识,不知谢的是三木还是木村,是黑田还是加藤,总之是日本人,殊不知抽象的日本人实际上就被当作日本,是日本民族。而谢恩者当然也不是为自己谢恩,他们实际上自认为是在代表中国人,代表全体中国人民感谢日本人民,实际上是自己认为的两个民族之间的关系。于是,对救援者的感谢很自然就被上升为对日本的感谢,加之冠以“中日友好”的谥美和“涌泉相报”的放大,颠倒乾坤的亲日感恩潮就搞定了。连日本人都觉得不可思议。这里的关键是引导网民谢恩,即引其以(抽象的)中国人身份感谢(抽象的)日本人。
    
     既然是两个民族之间的关系,就有个民族尊严问题。如果你有民族自尊,就会本能的对官网引导网上谢恩感觉不快!我们不欠日本的,倒是给过日本数不胜数的巨大恩惠;相反日本欠下我们罄竹难书巨大孽债血债至今没有偿还且不知悔改。因此,谁也没有权利代表中国人民因为日本一个象征性人道救援,一个国家之间大面上的笑脸就对其感恩戴德,从而贬低矮化自己的民族,伤害14亿同胞的民族尊严!
    
     难道对救援者不该感谢吗?当然要谢!但这个谢应该符合礼数,不卑不亢。礼太过则卑,失已尊严;礼不够则亢,伤人尊严。何谓合礼数?与救援队接触者,对其表示感谢,即使热情感谢,可也!因为这才是感谢(与抽象的日本人相区分的)实际救援者。而引导网民感谢则无此必要,因为它反映的是(抽象的)中国人和(抽象的)日本人,即中国和日本之间的关系。中国(人)因此而谢日本则礼太过而自贱!尤其这还是在日本正勾结我买办内奸侵吞我东海和钓鱼岛之时!
    
     俄罗斯远比日本救援出色,救出一被困127小时的61岁妇女。其他国家救援也不逊于日本。巴基斯坦倾其全力,将帐篷等战略储备全部捐给我们;秘鲁宣布其全国降半旗致哀三日比中国政府还早两天;沙特捐给我们5000万美元现款和1000万美元物资;这些都未引起媒体和官网发动网友感谢,唯独对日本没完没了引导网友大谢特谢,对日谢恩潮若合礼而不卑,岂非对俄、巴、秘、沙等其他国家失礼而过亢乎?且又未见有对日谢恩者抱怨我对俄罗斯等国失礼,何以双重标准?可见引导网上对日谢恩,人们应能感觉出其礼过失尊之处。
    
     其实对巴基斯坦、秘鲁、沙特、俄罗斯等国倒真应热情感谢一番,网民们也自发的发表文章,表达由衷的感谢。因为这些国家的真诚相助反映了其与中国国家、民族、人民之间真诚的友好关系和愿望。而日本一个象征性的人道救援还上升不到国家、民族间友好不友好的高度。
    
     这次日本一方面派出一个救援队,在我方人员配合下赚足了中国百姓千万倍的感激之情。一面却又在我国人民全力救灾悲痛难忍无暇他顾之际,利用中学教科书窃我领土钓鱼岛。(我不但不抗议还请日本派自卫队军机来。如此没有骨气,丢尽了中国人的脸。还造成我主权权益和国家安全利益的重大损失。)日本当前与我买办勾结制造中日亲善气氛无疑是为窃我东海、钓鱼岛主权权益。这岂止是在中国人民的伤口上撒盐,这是在我们的伤口上割肉吸血下蛆!
    
    向日本倾斜的中日关系真对日本有利吗?
    
     现在中国人民主导不了自己的命运,也主导不了中日友好,而日本民意却能在很大程度上制约政府。因此,现在的“中日友好”保障的是日本(多数国民所要求的) “现实”的民族利益。其实质是日本人勾结中国买办损害中国人民而获不义之利。这种失去制衡而向日本倾斜的中日关系真有利于日本吗?
    
     民族斗争说到底是阶级斗争问题,中日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是一致的。但此内在统一性却往往因其外在的严重对立表现为相反的东西。日本因其军国主义未受彻底清算而恶习不改,又继续追求损人利己之不义“现实”民族利益,必严重危及其真正的民族利益。但这并非其所有国民都能认识到,如同过去军国主义得逞时,从其不义民族利益中受益的日本人民曾狂热支持过军国主义一样。只有在其损人利己的利益扩张遭到惨败,日本人民因此而遭受灾难,才会认清攫取损人利己的“现实”民族利益其实是不现实的,是与其真正的民族利益对立并最终将带来灾难的死路。因此一些日本有识之士恰恰希望中国对日本持强硬立场,这正是为了日本民族的真正长远利益而避免走军国主义道路的考虑。
    
     对日交往唯坚持原则,强硬回击日本的扩张政策和无理要求,才可能有真正符合两国人民利益的中日友好!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以退让求团结则团结亡!中日关系乃此真理之最好诠释。
    
     而我买办权贵所主导的媚日政策,祸及两国人民。从中得到好处的,除日本财阀及右翼政治家们,还有中国的大买办们。大买办不仅得到经济利益,而且还得到日本对买办们国内政治地位的支持。如晚清民国……
    
     中国人民正义的抗日斗争并非不讲中日友好,却恰恰在其中发展着真正圣洁的中日友谊。我们将永远铭记那些在中国人民反抗日本侵略的艰难岁月真诚帮助过中国人民的日本朋友——伊田助男、福健一夫、绿川英子及日本反战同盟等众多义士。铭记冒着生命危险开创中日友好事业的日本前辈。铭记“中归联”等反战和平人士及义务为中国二战受害者对日索赔的日本律师们。铭记这些日本人民的真正代表对中国人民的深情厚谊和宝贵支持!
    
     待中国人民能够再次主导自己命运之时,中日两国人民所共同发展的中日友好必定是造福两国人民的真正兄弟情谊!而当前,却一定要对买办内奸勾结日本人为出卖国家民族利益而煽起的亲日潮保持高度警惕!莫被政治骗子既欺骗了感情又骗走了财富地契!
    
     大家看过《恰同学少年》,新任湖南督军汤芗铭要孔昭绶校长以第一师范为发起地,在湖南学界搞一场以“袁大总统英明之中日亲善政策”为主题的征文活动,为 “21条”卖国条约造舆论。汤芗铭此举无疑是汉奸卖国行为。今天,为日本人窃取东海、钓鱼岛主权权益而刻意制造“中日友好”的舆论,与汤芗铭、袁世凯有什么两样!?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杨芳洲:买办化的道路是当前中国最大的危险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