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王有才:从个人主义的自由主义到爱国主义的自由主义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06日 来稿)
    
    王有才:从个人主义的自由主义到爱国主义的自由主义
     (博讯 boxun.com)

    十九年了,每年的六四,我都是绝食度过的。回忆纪念因89年64中共镇压学生民主运动而遇难的人们,今年我同时哀悼中国四川地震而遇难的人们。我有时也回忆我自己与朋友们一起走过的路,思考中国与世界的各方面的变化,以及中国未来的走向。
    
    2008年6月5日
    
    可能由于家庭(地主)成分的原因,我小的时候读书上学时一直不相信马克思主义。80年代的大学生活感受到了从波兰团结工会运动而来的冲击共产主义运动的气息。由于89年的学生民主运动被严酷镇压而且我个人被逮捕判刑后,我个人就从自小被灌输的社会主义、集体主义逐渐走出来成为个人主义的自由主义者。1998年我参与从事登记注册发展中国民主党的活动主要是为了推广和实践个人主义的自由主义。1998年我写了三篇文章《自由主义与宪政民主》、《在中国怎样实现宪政民主》、以及《如何组建全国性公开反对党》,以及参与登记注册发展中国民主党都是回绕个人主义的自由主义展开的。个人主义的自由主义的核心制度价值既是三权分立、制约平衡、多党直接选举竞争轮替执政、新闻自由、地方自治等并用这些制度来保障每个个人的自由和人权。第一次从监狱里出来后,由于我在国内化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与各个层次和类别的中国民众交流,当时我感到我的诉求基本上是被我交流的中国的大多数人认可和接受的,至少许多人都是理解的,在我的1992年至1998年的复杂的经历中,除了刚从军队大校衔退伍转到《青海日报》当副总编的一个女士(不包括执行任务的公安、国安人员)以外,我还是被广泛欢迎的(在这一点上我的情况与其他与我类似的朋友似乎不一样,可能是因为当时浙江个私经济发展比较好有关,也与我的教授、同学、朋友对我的帮助有关,可能还有其他原因)。(今后有时间的话我会写写这方面的经历,由于现在许多情况还比较敏感,不适合公开。)真正是基于我个人的这些特别经历,使得我放弃当时很好的职位,来继续参与推广中国的宪政民主转型。我个人以及朋友确实考虑了坐牢的直接后果以及中国今后的走向的。
    
    2004年我从监狱来到美国后,我主要在美国的大学学习。从哈佛大学、MIT(我妻子读书的大学)到UIUC,我遇到了许多中国大陆来留学的80后的青年一代。应该说还是有一些年轻人能够理解和支持我的想法的。但是,我不想闭耳失聪,我确实遇到了80后一代中国青年留学生对我的思考和观念的强力质疑和反对。我确实感到他们被灌输和洗脑了。不过,我经过认真思考发现他们的知识也有一定的道理。当然,必须说明他们的许多知识是偏面的。他们的多数确实容易把爱国和爱党混在一起了。由于中国共产党统治中国,对于没有太多复杂经历的留学年轻一代来说,确实爱国和爱党是很难分开的。看看这次的王千源事件就知道,他们是多么的难于容忍不同的意见和行为。(我在中国国内监狱外的日子里因为80后一代当时还很小,我当时没有感受到或者忽略了他们可能的主流动向。这并不表示我现在顾虑我当时明知要坐牢的选择。)
    
    由于我有了近4年与美国大学的中国青年一代留学生的不平常交往 (有时双方和多方争论的激烈状态比我在监狱里跟狱警和一些刑事犯的斗争还激烈,如果我没有监狱的生存经历,我可能早就打退堂鼓了。) (我有意与六百多名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交流辩论过。) 我已经事先预测到了这次西藏事件和奥运火炬事件的可能发展状况,因此我的立场与其他许多民运人士有很大的不同。(这也是我为什么没有参与一些共同文字的原因。)因为在中国当下的反对派力量中,我们自身当下不可能真正挑战中共在中国的统治。而西藏事件和北京奥运很容易挂钩有关中国的利益。再加上西方政府、媒体、民间对中共统治中国的认识而没有能理解中国普通大众在西藏、奥运上的心态,少数持不同政见者对中国民众的远离和沟壑提供的对中国当下社会的缺位认知,从而使得中共有机可乘,在中国至少表面上在最近的当下加固了中共在中国的统治。(虽然我相信这是暂时的,中国的专政制度不解决,腐败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公民的个人权利没有保障,这些肯定是中国需要改变的发展方向。)
    
    我由于对中国的宪政民主转型很感兴趣,而且有志于将来中国的可能的直接选举,我当然不愿意得罪留学青年一代的大多数,因为青年是未来。我只有与他们有许多共识的基础上才能通过争论辩论表达不同的意见,便于可能的接受沟通。所以在这个过程中,我确实从我的一贯的个人主义自由主义立场走到了爱国主义的自由主义的立场。如果有人认为我的走向脱离政治家的坚定立场和远景。那么,我承认我只是一个宪政民主转型政治活动的积极参与者。
    
    不过,我还是要做一定的澄清。我从1986年以来参与和从事民主运动,都是有隐含的前提爱国主义为基础的。1989年的学生抗议游行中许多激昂的青年学生的“爱国无罪”的激昂口号,虽然当时的我因为年龄稍微大一点、理性一点而没有大声呼出过。但我是认同这一主要基点而参与学生民主运动的。1998年登记注册发展中国民主党也是认为多党竞争有利于中国宪政民主、有利于中国根除腐败、有利于中国繁荣发展我才去参与行动的。(更不要说我1996年参与俞心焦等人主导的中国文化复兴运动。俞心焦1999年因此被其他理由判刑7年。)虽然,当一个人在中国大陆时通常情况下没有必要强调爱国主义,但我个人非常清楚我是希望我理解的中国变好而努力的。所以我的爱国主义的自由主义应该也是我的一贯立场。只是通常情况下我更重视个人主义的自由主义吧了。因为个人主义的自由主义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缺乏的,而爱国主义是中国传统文化中早就存在的。我们当然要继续发展中国传统文化中好的方面,我们更要把中国传统文化中没有的但是对中国发展有利的普世价值介绍传播到中国去,使得中国自由繁荣而富强,使得中国民众能够有现代的宪政民主制度来保障我们公民的自由和人权以及同样重要的选举和监督政府的权利来促使行使公共权力的政府为中国民众服务,实现主权在民。
    
    虽然这次中共对海外青年留学生和华人因为有关中国利益进行了充分的主动利用和被动受益。但是,我们没有必要气馁,在中国大陆没有转型为现代宪政民主制度之前,宪政民主制度转型在中国将一直是最主要的任务,我们还有大量的工作要做。在中国未来的岁月中,这个任务还是最重要的标志性事务。而且我相信在中国大陆会有越来越多的中国公民参与和推动这一事业的。我们当然要参与贡献这样重要的事业。
    
    最后,我个人想表达的是, 我个人反对民族主义,我要保持爱国主义,我要推广自由主义,我想在中国实现宪政民主。
    
    中国宪政民主转型(战略)研究提供(www.ccdtr.org)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王有才:新阶段中国民主党的发展方式
  • 王有才:不要轻信
  • 王有才:回顾、思考和展望(9)
  • 林牧先生,您在那边还好吧!/王有才
  • 民运英雄王有才/老戚
  • 王有才的哥哥王有华被非法剥夺村民委员会主任候选人资格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