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共内部的健康力量——从冉广岐说开去/张成觉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31日 来稿)
    张成觉更多文章请看张成觉专栏

    冉广岐,前中共青龙县委书记兼县长,在1976年的唐山大地震中创造奇迹,确保全县47万人安然无恙。他的名字,正被越来越多的人知道。虽然太晚了,但总还是社会进步的表现,可喜可贺。

     据网上资料,冉广岐1938年10月入伍,属于所谓“38式干部”,但过了三十六年,即1974年才担任青龙县委书记,显然并非官场得志一族。 (博讯 boxun.com)

    但就是这位“七品芝麻官”不怕担风险,毅然拍板将临震预报公之于众。这里面令人佩服的不仅是其非凡的胆识,更重要的是此举所闪现出的人性的光辉。

    根据《唐山警示录》作者张庆洲的介绍,青龙县地震办王春青参加在唐山举行的群测群防交流会后,马上赶回县里作了汇报。冉广岐当即于7月25日召开县委常委会,决定全县上下进入临震状态,要求26日前将预警通知到每一个人。当时他是这样考虑的:

    这个板就得咱们拍。“狼来了”,谁们家的孩子谁抱着。47万人的生命啊,是不是?大不了丢个官什么的,无所谓!这是一。

    二是“批邓”,这大方向咱们不敢转,是上头的号召。咱对老百姓这么讲:在屋子里批跟在院子里批,没什么区别。为了防震,走到外头来。上面追查的话,咱就说我们在外头批邓。

    三是真报了大震,如果没震,大不了老百姓给蚊子咬几个疙瘩,再回去,老百姓骂几句;再不行,咱鞠躬下台。但如果不发地震预报,真震了,咱们愧对一方乡亲父老。嘴上可能不认账,心里你过不去。

    就这样,冉广岐没向省里打招呼,也不备案。他的态度是:不震拉倒,大不了官丢了,“别人把这乌纱帽当乌纱帽,我把这乌纱帽当尿憋子。”

    他不在乎官位,可他坚守岗位。在帐篷里指挥,“三天没敢合眼。”

    尽忠职守,敢于负责,在当时的政治气候下已属难能可贵。更值得称道的是这位县委书记从走马上任起,就关注当地的地震灾害历史,同时努力学习地震知识,以便因应情况,作出正确的决策。

    可见,当王春青传达了唐山交流会上汪成民通报的有关资讯,以及唐山二中田金武等负责的监测点所发出的预警,冉广岐之所以能够当机立断,拍板公布,是立足于科学的基础上的。那绝非出于长官意志,“瞎猫碰到死老鼠”的侥幸。

    公道自在人心。唐山地震后三个星期,河北省科委在8月20日发出简报,披露了青龙县成功预报大地震的事实。同年11月8日,国家地震局的简报再次予以披露。白纸黑字,冉广岐功不可没。不过,他并没有获得应有的表彰。

    1978年,也就是“四人帮”倒台后,他终于晋升为保定市委副书记。尽管此后再无升迁,但在1996年,即他离休8年后,由于一位女地震专家科尔博士的推荐,青龙县以其20年前创造的防震减灾的奇迹,被联合国树立为科学研究与行政管理相结合的典范。可谓实至名归。

    令人遗憾的是,虽然冉广岐和青龙县早就扬名海外,在神州大地却仍是鲜为人知。

    2005年出版的张庆洲的《唐山警示录》,首次对此作了详细介绍,可是这本好不容易才获准面世的书,由于种种原因,并未引起公众广泛的注意。

    显然,当局不希望唐山地震“漏报”的真相,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因此,身为资深党员又是副厅级老干部的冉广岐,纵使建立了造福一方、惠及47万人的罕有奇勋,却被刻意掩盖与淡化。

    试想,如果中共确属其宣传的“三个代表”,真的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最大利益的话,怎能这样封杀前青龙县委书记兼县长冉广岐呢?难道他的崇高形象不值得一向号称“伟光正”的执政党引以为傲么?

    张庆洲在接受凤凰卫视记者采访时,还提到32年前唐山地震中另外一些令人敬佩的优秀分子。那就是开滦矿务局吕家坨矿副矿长贾邦友为首的一批中共党员。

    地震发生时,贾邦友及其手下千名矿工正在井下。他临危不乱,立在巷道出口,按照既定程序庄重地命令道:“让女同志先走,新工人接着,老工人随后,共产党员最后走!”

    在他指挥下,男女老少上千人井然有序地迅速撤回地面。但工人们全部脱险后并没有马上各奔东西,而是留在井口附近,直到贾邦友最后一个上来了,大家才松了一口气,然后依贾所言各自回家处理善后。

    由此可见,拥有数千万党员的中共内部,不乏正直善良品格高尚者。他们形成了一股健康力量。只是目前仍处于非主流地位。

    我们寄希望于这股健康力量的成长和壮大。

    (08-5-30)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交流信息 人命关天——唐山地震“漏报”的思考/张成觉
  • 不宜“借军方监控重建”——再与崔少明先生商榷/张成觉
  • 多难未必兴邦 自强方为首务——谈对灾区学童的心理辅导/张成觉
  • “非重灾区”、“豆腐渣”及其他——对救灾的几点思考/张成觉
  • “猫论”指导好得很——“群策群防”“土洋结合”防地震/张成觉
  • 救灾采访不设限是可喜的突破/张成觉
  • 信任之余 毋忘监督——谈港人对北京当局态度的变化/张成觉
  • 北京当局应给灾民一个“说法”——汶川地震预报与震级的疑问/张成觉
  • 就是要“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驳孙力舟似是而非的谬论(地震预报争论)/张成觉
  • “人们,我是爱你们的,。。。”——写在全国哀悼日/张成觉
  • 中环广场不在中环——汶川地震命名有误/张成觉
  • 救灾岂容有空白?——汶川大地震的一个盲点/张成觉
  • 错过时机 前景堪虞——胡温救灾的失误与隐忧/张成觉
  • “这是为什么?”——六问温家宝总理/张成觉
  • 摒弃“阴谋论” 人命大于天——有感于对四川地震的评论/张成觉
  • 责无旁贷与逆耳忠言——对四川大地震的思考/张成觉
  • 康生为何先毛而得“善终”?/张成觉
  • 请勿中伤胡耀邦/张成觉
  • “慨当初,依飞何重,后来何酷。”——《大公报》名记者范长江的命运/张成觉
  • 主张“缓建三峡工程”的反对派——访地理学家王维洛博士/张成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