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1968--2008,人性的反思/刘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2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1968--2008,人性的反思
     (博讯 boxun.com)

    刘放
    
    这次的四川汶川大地震,山崩地裂,房屋倒塌,死亡人数将高达八万以上。这是人类的特大灾难。地震发生后,中国几乎是全民投入救灾,举国哀痛。总理在流泪,战士在流泪,民众在流泪,电视新闻主持人也是以泪洗脸,泣不成声。许多志愿人员自发赶往灾区援救。人不分老幼、不分贫富,都出钱出力,送出一份爱心。救灾中许多事迹可歌可泣(当然也有负面的东西如学校豆腐渣工程等,但不是本文谈论的重点)。在救灾中,一切都为了保护生命、挽救生命!在中国,生命的价值从未被如此突出地得到彰显。
    我们看到了人性最美好最绚丽的一面。中华民族,是善良的民族,我们的父老兄弟姐妹,是那样淳朴崇高,可亲可敬。这种大爱,这种至善,动感天地。中华民族在救灾中经历了一场心灵的洗涤,我们从中看到了希望和曙光。
    这也让世人重新认识了中国,重新认识了中华民族。就是我们自己,也对我们的民族有了新的认识,对我们的民族性有了新的感悟。这也不由人们对人性作更多的反思和探讨。
    人性,是复杂的。中国古代的哲人认为,人之初,性本善。而西方人则认为,人性的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中国前领导人邓小平在1980年也说过:“好的制度能让坏人变好,坏的制度能让好人变坏。”比较客观的说,人性更多的时候是隋社会、环境及各种因素的变化而变化。但不管怎么样,人性天生有善的一面,是无可否认的。而人性中的恶,也极易被诱发出来。
    谈这些问题,最好是做一个比较。极端的例子是四十年前,1968年中国文化大革命期间的“清理阶级队伍”运动。同样的民族,同样的文化传统,同样的人。但我们在那个年代做的事跟现在救灾完全相反,我们是把活活的人往死里打,而不是将频临死亡的人救出来。现在想想,是那样不可思议,连我们自己都不敢相信。然而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湖南省道县是当年的重灾区。在阶级斗争的口号下,人们象发疯那样将所谓的地、富、反、坏右分子、“黑七类”、“二十一种人”及其家属,不分男女老幼,全部斩光杀绝。手法之残忍,今天的人们难于想象。人们用刀砍、铳打、铁铬、活埋、尖刀刺、钝刀剐、锄头挖、绳子勒、石头砸、几十人绑在一起用炸药炸、几十人丢进红薯窖里用火活活薰死、把一群群的人推进其深莫测的溶洞再在上面用石头砸死。连三个月大的婴儿也用尖竹枝刺死。还有砍头、挖眼、割耳、削鼻、剖腹、截指、砍肢、割乳房、割生殖器……等等,惨不忍睹惨不忍闻。一时间,整个道县尸横遍野,腥风血雨。从8月至10月两个月内,这个县共杀死4519人。
    这期间在全国各地都不同程度发生了类似的事件。光是广西一省,就被杀死约11万人。最保守的估计,全国被杀的人数是此次汶川地震死亡人数十倍以上。笔者当年也曾在家乡目睹过一场这种屠杀,年少的我当时心为之震颤,胸口象有东西堵住,几天吞不下饭,晚上常被噩梦惊醒。就是现在想起,心头仍会隐隐作痛,难于承受。那是怎样的一场杀戮!几十个所谓的“地、富、反、坏、右分子”被五花大绑,在舞台上跪成一排。一声口哨,手持木棍、锄头、扁担、菜刀的人们一拥而上,扑向那些可怜的人。一时喊杀喊打声振天,台下的群众呼喊着口号,与被害者的凄惨叫声响成一片。殷红的血、花白的脑浆流得满地都是……
    想想现在地震中救灾的人们,那些双手流血还在扒开水泥砖石的救援者,那些跪着哭求“让我再多救一个”的战士,那些眼睛哭红、声音沙哑,为了救人几天几夜不愿休息的人们,我们怎么也难于置信,这些人和四十年前屠杀成性的人们同属一个种族,都是我们的父老兄弟,都是我们的乡亲!
    在这场地震灾害中,电视画面中常常看到的是人们哀伤的泪水。国家领导人流泪,救援者流泪,捐款的孩子流泪,电视主播经常哽嗌得说不出话来……这是同情的泪水,是善良的泪水,是人性的自然流露。
    但在文革的灾难中,面对惨状,没有人敢流泪。就是受难者家属也不敢流泪。谁流泪谁就是同情他们,就有可能招来麻烦,甚至是杀身之祸。张志新烈士被枪杀后,她的孩子和家人也被告知不准痛哭,不许流泪。在那个年代,中华民族没有眼泪。
    当然也不等于说人人都没有良知,但在那种环境下,谁也不敢有所流露。曾经有些人提出质问:为何当时无人上前阻止?原因很简单,在这种狂潮中,谁出来阻止,谁就会被打得稀烂。
    由于这些事太荒唐,太违反人性,后人都难于置信。以至在网上刊出这类文章时,许多年轻人的留言都质疑事情的真实性,认为这是编造的。
    这样的事情在德国日尔曼民族中也发生过。我们现在接触德国人民,觉得他们都很理性,也很善良。但在二次大战中,正是这个民族残忍地屠杀了六百多万的犹太人,并发动了野蛮的战争。当然,后来德国民族为此作出了真诚的道歉与深沉的忏悔。有些德国民众说,连他们自己也难于相信当时为什么会这样做。西方有些学者对纳粹屠杀者做过查考,发现这些冷血屠夫并非都是青面獠牙的魔鬼,有许多人也就是平常人,在家里也是普通的丈夫、父亲或儿子。
    人们要问的是:这是为什么?答案也就只能是邓小平说的那句话:“好的制度能让坏人变好,坏的制度能让好人变坏。”因为人性有这样的两面性、可变性,因此,人性能隋着魔鬼的笛子起舞,使自己变成魔鬼。人性也能在佛经中参悟,立地成佛。
    而令人类容易误入歧途,走火入魔,导引人性变恶的诱因,则往往是美丽无比的理想,或冠冕堂皇的口号。例如以革命的名义,或爱国主义的名义。上面提到1968年的杀戮,即是在革命和阶级斗争的号召下进行的。清末的义和团杀戮即是在爱国主义的旗帜下进行的(义和团杀死成千上万的华人教民,这都是有据可查的)。
    人们都从此次地震救灾中看到了人性向善的一面,也看到了中国社会的巨大进步。应该承认,中国执政党、中国政府跟以前相比,已大为不同。这种自身的改变和变化都是应该肯定的。同时,这也得益于外部条件的改变。自从国门打开后,中国发生的任何事情都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互联网时代也使世界变得更加透明更加清晰。不管愿意与否,处于这样的国际环境下,国际间所有进步力量都间接成为中国政府的反对党,所有国际媒体也都间接成为一种影响中国的监督机制。所有这些,都对中国政府的行为举止或多或少起一种监督和制约作用,促进着中国的进步。互联网也使得中国民间监督机制自然形成。在这次救灾中,某些违法行为很快就被曝光,并迅速传遍海内外。
    从1968年至2008年,人性经历了巨大的变化,感觉如同穿越了数千年历史。痛定思痛,我们对人性作些反思,是很有必要的。要反思的是:
    其一,我们至今仍未对文革那些死难者,包括其他死难者,如“6·4”死难者降旗致哀,没有为他们忏悔。
    其二,我们今天有无善待那些上访者、维权者,以及那些宗教人士。他们的生命价值,与那些地震废墟瓦砾中的生命价值是一样的,没有什么不同。
    其三,因为人性的可变性,为了永远抑制人性之恶,我们将如何建立起一种可以防止人性变坏的机制,包括监控人性恶化的机制,以使人性永远善良。
    这需要大家的觉悟与共同努力。但愿这次地震灾害能给我们启迪,成为人性向更高层次升华的契机。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放:第三只眼睛看西藏
  • 台湾的最终出路--寄语马英九先生/刘放
  • 文革离我们到底有多远/刘放
  • 命若琴弦--60年代饥荒死亡仍在继续/刘放
  • 当统治者这只猛兽被关进笼子/刘放
  • 刘放:台海间是否真的必有一战?
  • 我家的抗日老兵/刘放
  • 达赖喇嘛,一个坚忍的流亡者/刘放
  • 新年感怀:大国崛起与没落,如何走出历史轮回/刘放
  • 红太阳的殒落--毛泽东逝世30周年/刘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