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牟传珩:揭开新华社的“舆论”面纱——从“记者无国界”被攻击谈起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27日 转载)
    牟传珩更多文章请看牟传珩专栏
    维护记者权利的记者无国界组织,在世界新闻自由日前,发布世界上“扼杀新闻自由者”年度名单。该组织说,这个名单上的个人和组织直接或者下令他人攻击记者。这份名单上列出的组织和个人包括在阿富汗、伊拉克和巴基斯坦的伊斯兰组织。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俄罗斯总统普京和伊朗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等人都在名单上。这个名单,再次遭到了中共官方新华社的野蛮攻击。新华社主办的新华网主页发表署名王平《且看“记者无国界”怎样经营“贞节牌坊”》的“新华述评”文章,含意就是辱骂该组织“当婊子树牌坊”。该文一口中共宣传部腔调,攻击记者无国界组织说:近一段时间,有个叫“记者无国界”的组织活动频繁,显得十分活跃。从雅典、伦敦到巴黎,这个组织一路尾随奥运圣火大搞破坏活动,甚至公开表示支持“藏独”,挑衅中国,破坏象征人类和平文明的奥运盛会。“记者无国界”组织给自己竖了一个写着“新闻自由”和“维护人权”的贞节牌坊,但对其言行稍加对照,对其背景略作考查,就会发现贞节牌坊的背后还有许多公众并不知晓的隐情。该文甚至攻击记者无国界组织说:适应政治需要,炮制话语霸权,杂糅了西方中心主义遗产和冷战意识形态敌意的“政治正确”,成了西方某些政治势力的工具和走卒。由此可见,中国官方新华社新华网继发动对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舆论围剿后,又将目标锁定独立于政府立场之外的“记者无国界”组织。
     自从西藏发生“3、14”事件以来,中共喉舌新华网上就充斥诋毁西方政要和媒体的文章。在党严控下的新华社“一面倒” 舆论带动下,国内民众仇藏排外情绪高涨。对此,香港《明报》说,内地一网站的讨论区发起签名行动,除要求封杀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北京奥运报道权外,还发出要求政府“与英、法两国断交”、“封杀西方一切在华利益”、“自此抵制欧洲游”等激烈言辞。《华尔街日报》则撰文说,近日来,网络留言充满民族主义情绪,多数网民认为奥运被用来充当“ZD”活动的工具。作为忠实履行中共喉舌职能的新华社,堪称是这场煽动中国民族情绪浪潮的旗手,无论在揭批谩骂西藏精神领袖与抵制攻击西方人权批评方面都功不可没,大大凸现了其舆论带头羊的作用。因此,中国官方新华社在当今中国维护红色意识形态与舆论论战的地位与脚色变得越来越重要,人们也越来越迫切地需要再认识21世纪中国新华社的真面目。 (博讯 boxun.com)

    中国新华社(新华网)的性质是党领导下的政府新闻机构。系中央级官办舆论喉舌的排头兵。其他几个有:中新社(中新网)、中国网(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中央电视台(CCTV)、人民日报(人民网)、光明日报等。2000年7月24日,中央电视台副总编辑孙玉胜曾在工作例会上传达了网络工作会议精神,会议宣布中央扶持的五大网站有:新华社新华网、人民日报网站、中国日报网站、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网站、中国国际互联网中心;要加强宣传的另外五大网站是:上海东方网、北京千龙网、中青网、中央电视台网站、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网站。
    新华社前身是“红色中华通讯社”,创建于1931年11月,1937年在延安改为现名。1949年中共建制,新华社即被确定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通讯社,1978年中国实行改革开放后,新华社的规模和业务范围大大扩展。中国官方声称新华社的职能有四种:一是党和人民的耳目喉舌;二是国家通讯社;三是消息总汇;四是世界性通讯社。1980年5月,中共中央办公厅秘书局发出《中央会议决定事项通知》,中央书记处第二十次会议决定,新华通讯社的工作归中央宣传部领导,书记处同意将新华社划归中直系统。后来中共考虑要在形式上改变新华通讯社赤裸裸的党宣传机构属性,便在1982年第五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四次会议上决定:将新华通讯社隶属国务院门下,使其可以对外宣称为国家集中统一的新闻发布机关。从1996年开始,新华社又成立专门机构,负责对外国通讯社及其所属信息机构在中国境内发布经济信息进行归口管理。新华社声称,“境外媒体日均采用新华社文字和图片新闻约1000条次”;“美联社、法新社和路透社从中国发出的报道中,一半左右是转发新华社的报道或以新华社的报道为基础的,境外的大多数华文报纸都是新华社的用户”;“新华社的报道也是外国驻华机构和境外媒体驻华记者的“重要消息来源”。
    近几年来,随着中共“大国崛起”欲望的膨胀,更加不满于西方声音依然强大现状。为此官方有意要在世界上打拼软实力,与西方价值观争夺主导世界的语话权。这就导致了中共喉舌新华社,将其目标定于要“把地球管起来”。
    前年,中国新闻当局举办世界华文传媒论坛,其主旨就是要为配合中国“和平崛起”,打破西方自由主义价值观全球话语权垄断,建立“国际舆论新秩序”。在中国官方看来,西方媒体对中国的报道经常发布一些批评中国“不自由”、“不民主”、“缺少人权”的批评性报道,今天的西藏问题更是如此。中国官办新华社及其记者在读西方媒体的这些报道时,总觉得西方媒体观察中国的视角有问题。新华社站在官方立场,根本无视大陆民众的不自由、不人权的事实,认为人家报道有偏差,是挑毛病。此据中新网2006年9月2日电报道:中国新闻社社长郭招金代表中国新闻当局,在第四届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发表题为“世界华文媒体的发展与和谐侨社的构建”的主旨报告。这个报告具有明显争夺全球话语权的破题意义。该报告称:“全球话语权不应由西方少数国家垄断,必须打破全球话语权的单边主义,建立国际舆论的新秩序,让世界听到来自各个民族、各个方面的声音与诉求。”。他强调:近30年来,中国经济取得突飞猛进的发展,中国的声音在世界上越来越受到重视,但是面对西方几百年来形成的强势话语权,“西强我弱”的话语格局未获改变,海内外知识界、传媒界人士对改变中华民族话语权弱势地位的种种忧虑原因在此。新华通讯社副总编辑夏林也曾露骨地提出:舆论战投资是“国防开支”,“意识形态存在两个战场:一个是国内宣传阵地,一个是国际舆论舞台”,“要不失时机地实施江泽民提出的‘走出去’的开放战略,为中国创造有利的国际舆论氛围”。
    
    新华社新闻研究所所长唐润华表示,“近年来,为了提高对外宣传的针对性和有效性,新华社确立了以中国新闻作为对外报道突破口的战略。全社的新闻采集和处理系统由总社、国内分社、国外分社三部分组成。总社除总编辑室外,还设有国内新闻编辑部、国际新闻编辑部、对外新闻编辑部、体育新闻编辑部、新闻摄影编辑部、音像新闻编辑部、参考新闻编辑部、新闻信息中心和网络中心。在国内除台湾省以外的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和香港特别行政区、澳门特别行政区设有33个分社,在50多个大中城市设有支社或记者站;在海外的100多个国家和地区设有分社。同时,分别在香港、墨西哥城、内罗毕、开罗、巴黎设有亚太、拉美、非洲、中东及法语地区等五个可以直接向国外发稿的总分社。新华社对外供稿已拓展到140多个国家和地区,境外用户达到5000余家,其中包括如:美国的《今日美国报》、《科学》杂志,法国的《费加罗报》、《巴黎竞赛画报》,英国的BBC、《每日电讯报》,埃及的《金字塔报》等主流媒体。
    为此,中国官方投巨资打造世界舆论阵地最大的“航空母舰”,让新华社编辑出版20多种报刊,包括《新华每日电讯》(日报)、《新华社外文电讯稿》(英、法、西、阿、俄)、《参考消息》(日报)、《经济参考报》(日报)、《中国证券报》 (日报)、《上海证券报》(日报)、《了望》(周刊)、《半月谈》 (半月刊)、《环球》(半月刊)、《中国记者》(月刊)、《 摄影世界》(月刊)、《证券投资》(周二刊)、《农村大世界》(月刊)、《中国图片》(季刊)、《中国年鉴》(中、英文版)等。其中《参考消息》是全国发行量最大的日报;《半月谈》是全国发行量最大的杂志。新华社所属的新华出版社每年出版以新闻和时事政治为主的各类图书400余种,拥有包括卫星通讯和互联网在内的传输网络,卫星通讯传输网络形成了以北京为中心,香港、纽约、巴黎、伦敦为转发中心,覆盖全国和世界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新闻通信体系。
    由此可见,中国新华社是全世界最大的一个政党立场的宣传机构。它的新闻报导一直受中国共产党管制和审查。此外和其他世界大通讯社不同的还有,新华社的另一个重要的任务,那就是写内参,向中央和各级领导干部提供国内外各方面的信息和参考材料(参见作者撰写的《点击中南海的信息特权——舆论监督挑战“内参制度”》一文)。在中国,新华社垄断一切官方新闻发布权。按国际新闻学的一般原理,通讯社本应以发布新闻为主,新闻的第一属性就是客观、公正;记者应该冷静客观地观察社会,新闻记者要把真实的新闻事件客观地报道给民众,而不管这一新闻事件对报导对象的形象有什么影响。而中国新华社却公然宣布自己是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70年来的首要成就不是发布新闻,而是积极传播了“马克思主义的真理”。 新华社从不忌讳自己是为共产党利益服务的宣传机构,而在新华社工作的记者也都是经过党组织挑选和“红色记忆”洗脑的。这些记者写出的文章都必须符合中共官方的立场与观点。他们由于受到意识形态的控制,都是按党的宣传口径选取和报道新闻事件。他们发稿的时候,一般都能够以其“党性原则”,从“讲政治”出发,判断新闻内容是否敏感,是否不利于党和政府形象。对那些涉及中国人权、群体事件以及阴暗面的新闻内容,一律都要打上内参的印记,送给上级领导了解真相,但对百姓则全面屏蔽。因此这些记者实质上也充当着封锁真正有价值的新闻,剥夺公民知情权的工具。每当中国政府官员举行记者招待会的时候,新华社记者都会“坚持党性原则”,在提问的时候,只问哪些当局需要提,喜欢听的问题。有的时新华社记者甚至还在官员讲话时情不自禁地拍手。这就充分体现了新华社记者到底是干什么的。
    
    中宣部是新华社的真正管理者。中宣部负责对新华社报道的方针和方向发布指示,并对这些指示及时进行修正,同时也密切监视、审查、罗选新华社编发的新闻稿件。中宣部对新华社在诸如萨斯流行时期,伊拉克战争时期,禽流感流行时期,特别是“3、14”西藏事件控制非常严密,必须事先统一口径,发出的稿件要经过层层审查。
    
    追索中共控制新闻发布的历史,可以从其“一大”上通过的《中国共产党第一个决议》中发现端倪。该决议指出:报刊“均应由党员直接经办和编辑”,“不能刊载违背党的方针、政策和决定的文章”。这说明中共从诞生之时起,就偷换新闻的真实性原则为党性原则。中共强调新闻报道在组织上要服从党的领导,在政治上要与党中央保持一致。这种党主新闻的思想,其实是受列宁关于新闻原则论述的影响。列宁强调:新闻是无产阶级总的事业的一部分,报纸是集体的宣传员、鼓动员和组织者的思想。这些思想如今仍被中共领导、控制新闻工作奉为圣经。江泽民就曾在接受美国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60分钟”节目主持人华莱士专访时谈到:“媒体,应该是党的喉舌。我认为所有国家和政党都必须有他们自己的出版物来宣传他们的主张,我们的确有新闻自由,但是这种自由应该从属并服从于国家的利益。难道你们允许的言论自由就是破坏国家利益吗?”2003年12月5日,胡锦涛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也发表讲话强调,“党管宣传、党管意识形态,是我们党在长期实践中形成的重要原则和制度,是坚持党的领导的一个重要方面,必须始终牢牢坚持,任何时候都不能动摇。”
    
    中共严格控制新闻,并“按照党的需要”为社会公众提供的信息,尤其是政治、经济方面的信息,有许多是被掩盖真相的,那些真正重要的、有价值的信息,往往被他们过滤了,这就导致公开信息的严重匮乏。中国多数民众不仅对国际事务的了解不完全与不正确的,甚至对国内发生的重要事件真相也不了解。“3、14”西藏事件后官方舆论之所以能扇动起广泛的民族排外对抗情绪,充分印证了这一点。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记者曲长缨在“体制边际做舆论监督 ”节目中提到:我们国家的媒体都是在党和政府领导和指挥下行动的,哪有纯粹民间的媒体呢?这是政治体制、经济体制和新闻体制决定的,不可能逾越体制之外去搞别的……
    今天,中共主管新闻的宣传部门仍认为,媒体主张新闻自由实质上是“要否定新闻的党性原则,否定新闻媒体党和人民喉舌的性质,否定党对新闻工作的领导和管理。从根本上说,就是要否定马克思主义新闻观,搞乱人们的思想,搞乱我们的国家。”宣传部政客们要求新闻媒体要始终掌握在党的政治家手里。他们一直牢记毛泽东在1959年6月对吴冷西强调的“搞新闻工作,要政治家办报”的指示。1996年1月2日,江泽民也在接见解放军报社师以上干部时,学着毛的腔调,重提政治家办报,并指出“这一指示精神至今仍然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胡锦涛也在1999年9月17日在《学习时报》上撰文,再次强调要“坚持‘政治家办报'”。他们所谓的政治家办媒体,就是要坚持党管干部、党管宣传、党管新闻、党管意识形态的原则。中共宣传部门一再对官方媒体强调“四个不能变”:新闻媒体作为党的喉舌性质不能变,党管新闻媒体不能变,党管媒体干部不能变,党管舆论导向不能变。他们至今都要求所有媒体必须维护党的领导,听从党的指挥,抵制“淡化意识形态”倾向。这就是新华社在“3、14”西藏事件后掀起的民族排外情绪下,又一次站出来“旗帜鲜明”地攻击“记者无国界”是西方政治势力工具和走卒的原因。
    因此,揭开中国新华社的“新闻”面纱,露出的就是中共喉舌的本质了。
    (转自《观察》)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牟传珩:奥运圣火中止奔跑——国旗终于低下了高贵的头颅
  • 牟传珩:解放思想还是统一思想-- 北京真理标准讨论30周年悖论
  • 牟传珩:汶川地震考验《政府信息公开条例》
  • 牟传珩:奥运倒计一百天——北京在微笑吗?
  • 牟传珩:2008——危机在向北京迫近
  • 中国“青年节”放假意在何为?--“五四精神”被误导、阉割/牟传珩
  • 青岛因王千源而自豪——胡锦涛为何不道歉?/牟传珩
  • 通货膨胀真相还能掩盖多久-- 今后的中国是谁的中国?/牟传珩:
  • 牟传珩:北京“大国崛起”欲望的副产品——民族“新对抗主义”浪潮兴起
  • 牟传珩:掀开政府捂着的钱袋——曝光中国财政制度黑洞
  • 中国大汉族情结在发酵——为西藏少数民族权益声辩/牟传珩
  • 牟传珩:网络“民主墙”时代的到来——信息革命对中国民主化的影响
  • 中国政府创新蓝皮书出笼——俞可平大胆颠覆/牟传珩
  • 牟传珩:点击中共“解放思想”背后的禁区——对中国改革开放30年的反思
  • 牟传珩 :今年两会军费高增焦点——中国军事崛起背后的民生之忧
  • 牟传珩:两岸统一的障碍在中南海——台湾新一届总统大选联想
  • 牟传珩:温家宝大言“三不足”引发的联想
  • 牟传珩:聚焦西藏暴力事件
  • 头顶“红色记忆”、脚踏“中国特色”--谁让“太子集团”享受特权/牟传珩
  • 揭秘“牟传珩、燕鹏政治冤狱”新著出版(图)
  • 昂贵仲裁的制度陷阱——中国劳工依法维权困境/牟传珩
  • 牟传珩:中国倡议"奥林匹克休战"应从推倒"意识形态监狱"开始
  • 牟传珩:中国网站悬赏“找关系”—“贪渎文化”的“潜规则”传承
  • 中国民工的人权悲剧 ——聚焦“戴手铐、脚镣上仲裁庭事件”/牟传珩
  • 台灣中央廣播電台:訪問牟传珩先生
  • 牟传珩 :向山东省第一监狱走去
  • 牟传珩“胡温新政”思路清晰,纲领模糊
  • 牟传珩:中共第四代领导人政治哲学探秘
  • 牟传珩、燕鹏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法庭辩论纪实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