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公民监政:从512大地震看民主问题/张辉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2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张辉
     第一, 民主制度与地震预报的问题。 (博讯 boxun.com)

    
    
    
    民主国家给人最直观的感觉就是小政府,大社会,政府的权力通过法治尽可能地予以限制,并使它最小化。比如日本,它无可置疑地是一个现代民主国家,同时也是一个多地震的国家,但是,政府并不垄断一切权力,地震预报的发布工作是由社会权威机构来做的。相比中国大陆当局,当局试图掌控一切,什么权力都想垄断在自己手里,连地震发布权都垄断起来,这有什么好呢?在震前,有很多预兆,四川百姓传言有地震,这在民主国家可以由权威机构出来考察并加以解释,但在中国大陆却由政府出来“成功”辟谣;另有媒体报道,中国地球物理学会天灾预测专业委员会常务副主任研究员耿庆国先生在地震来临之前的几天里曾经上书当局,提出地震即将发生,要求做防震工作,但是当局为了“稳定”而权衡再三,终于三缄其口。假设以上传言都是真的,那么试想,如果中国大陆是民主制度,这次地震的事前预报工作一定会比既成事实要好。
    
    
    
    
    
    第二, 民主制度与政府救援的问题。
    
    
    
    在一个民主国家里,灾难救援这本身就是政府不可推卸的责任,而不是一种恩典。怎样才能更好地尽到这个责任呢?还是民主制度。因为多年来对民主制度的妖魔化宣传,人们以为民主就是相互推诿和扯皮,其实民主制度中责任和权力是非常明确的。假如地震发生在美国,总统可以依照法律就可以非常迅速地做出决断,不管民主党的总统还是共和党的总统都一样,他不需要去和党内的所谓“政治局”去商量,通常不会因为有某种争议而延误救灾。但在中国大陆,有个政治局在充当总统的角色,这就要好几个人开会,不在会场的还要电话争取一下意见,有了争议还要继续商量,这个其实就比较麻烦。这个麻烦在这次大地震中也显露了端倪,温家宝先生很快到了灾区,但整个救灾体系的启动晚于温家宝先生的行程,这是其一;都有灾民从震中跑了出来,救灾部队因为各种主客观原因还没进了灾区,这是其二;武汉有一位企业家自己决断参与救灾,他调集机械设备从武汉出发,居然和救灾部队基本同时到达,这是其三。可见,民主制度中的决断机制是非常重要的。
    
    
    
    
    
    第三, 民主制度与海外救援的问题。
    
    
    
    这次大地震发生后,国际社会迅速做出反应,几十个国家提出可以派遣救援队,但这样的问题因为没有先例,政治局还没商量好,于是就只好先告诉人家,钱和物都可以来,人嘛!再等等。这一等,海内外无论大哗,非议四起,最终当局迫于压力或者其他方面的考虑,终于同意人家进来了,可是,黄金救援期已经过去了,于是,海外救援队成了搜尸队。从各方报道来分析,有一种可能是,当局一开始并不想叫海外救援队参与进来,还有一种可能是,当局对海外救援队的入境是有争议的。其实我一直没想通,为什么不第一时间叫人家进来呢?震中进不去,并不是所谓的灾区都进不去啊!我想不通的问题,可能还有别人也想不通。美国的风灾其实也延缓过外国救援队的入境,但人家那灾难和我们这个灾难可不是一个等级啊,人家的国内救援机制和我们的救援机制也不是一个等级啊,在如此规模的灾难下,企图拒绝海外的救援,这个很难想出为当局开脱的理由。在一个民主国家里,当局绝对不敢做民众想不出理由的事情,因为它怕摆脱不了干系。
    
    
    
    
    
    第四,民主制度与民间救援的问题。
    
    
    
    在民主国家里,民间组织非常发达,它们历来是灾难救援的半壁江山。每一次灾难,各种宗教机构、慈善机构和其他民间团体都能迅速投入到灾难的自救和互救工作中去,从而为灾难中社会秩序的稳定起到良好的引导作用。在中国大陆,民间组织表面上看起来也有一大堆,但其实都不算真正的民间组织,都挂着当局的羊头,卖着欺世盗名的狗肉。这就必然导致一个问题,政府慢一步,它们就慢八步,最终根本起不到民间组织的作用。比如红十字会这样的组织,在民主国家就是民间性质的,但在中国大陆,它却是官方的,要听政治局的话,其他民间组织也是同样。因为民间组织都受到当局的绝对支配,所以,民间组织根本不可能在灾难中走到当局的前面,而只能做当局的跟屁虫。这次大地震中,临时的民间组织虽然是非法的地位,但是迅速加入到救灾队伍中,也发挥了积极的作用,虽然有一些受到打压(比如牛博网),但相对来说,在民间力量的崛起方面,还是做了一些有益的尝试。
    
    
    
    
    
    第五, 民主制度与善款募集的问题。
    
    
    
    古今中外,大难临头的时候,都有善人善事。古代的不说了,太遥远。民主国家里的善款募集完全是民间组织的工作,政府并不参与进来。你政府是什么角色呢?政府在救灾中有必然的责任,你有钱就拨款,你不能去募捐。你平时受了税,这时候你再募捐,这就说不过去。但在中国大陆,宣传部拉一帮人搞募捐,这就看起来很好笑。募捐是因为钱不够,请问,你们的钱不够吗?据说一年就几千亿的饭费啊!政府垄断募捐,本意是想把天下的好事都垄断在自己那里,其实也垄断了很多坏事,这次政府鼓动国人募捐,大家出于良心基本都参与了,其实呢,大家的心里疑问很多,这些钱究竟有多少要被贪污挪用啊?据我所知,一些人就不愿意把善款捐给政府的红十字会,而是千方百计找一些民间救援人员直接送达灾区。这就说明,专制制度下的募捐都是不可信的。
    
    
    
    
    
    第六, 民主制度与善款使用的问题。
    
    
    
    也有一些朋友说过,这样大的灾难,估计没人敢贪污挪用救灾款项。话音没落,救灾款使用的问题一宗又一宗被揭露出来,有扣除救灾款的报道,有虚开发票的报道,有占用救灾物资的报道,有先照顾政府官员亲属后照顾灾民的报道,还有官员直接把物资拉到自家小卖部的报道,不一而足。如果在民主国家,权力受到监督和限制,这些恶心事一定会少很多。民主制度未必是没有缺陷的制度,但目前绝对是最好的制度。
    
    
    
    
    
    第七, 民主制度与灾难深度的问题。
    
    
    
    512大地震,有目共睹,受到损失的政府大楼也有倒塌的,但是很少,学校却大批量倒塌,似乎是老天爷在为民众的后代批发灾难,其实问题还有另外的根源。人们不禁要问,那些教育法有用吗?按照规定一个班里究竟要放多少学生?学校的楼最高可以盖几层?国家建筑标准不是早就不许使用预制楼板了吗?学校建筑经过严格的质量监理吗?……等等,还有好多问题。这一切问题都在现有的法律里面可以找到答案。可是,连宪法都是废纸的国度,那些法律面对贪官污吏能怎么样呢?民主是法治,专制是法制,民主里的法治是权力的手铐,专制里的法制是权力的玩物,一点不假。
    
    
    
    
    
    第八条,太多了,不说了,大家想去吧……
    
    
    
    
    
    根据以上各条分析,对于这次大地震,我有我的结论:十分天灾,十分人祸。天灾纵然是天灾,但和制度也经常发生千丝万缕的联系。是民主制度,还是专制制度,这对天灾有相关的影响。
    
    
    
    
    
    
    
    2008523
    
    
    
    
    ------------------
     有人告诉你们要为国家争自由才有个人的自由,我告诉你们争你们个人的自由,便是为国家争自由;争你们自己的人格,便是为国家争人格!自由平等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的起来的!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26年的兢兢业业不如史上最牛公务员80后厅官张辉几个月/叶沪
  • 一个公务员的自述:我的二十年不如史上最牛公务员张辉的五年
  • 让“书记猛兽们”歇歇脚吧!/张辉
  • 黑奴的故事与祖国的自由/张辉
  • 80后厅级干部张辉背景真相!(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