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四川震祸小学生该死? 成都军区空巢了(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2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四川震祸,小学生该死?[3]成都军区空巢了
    作者:草虾
    
    李世明中将,1948年12月生于四川省绵阳市三台县,
    1968年4月起为陆军侦察兵、侦察参谋、作训处长...,
    2006年12月任成都军区副司令;2007年9月任成都军区司令官。
    四川震祸小学生该死? 成都军区空巢了
    
    四川震祸小学生该死? 成都军区空巢了


    
    =======================================================
    这次四川大地震,发生在成都军区的家门口。大震发生,本来应该由成都军区司令官当机立断,指挥救灾的。成都军区的前身,就是赫赫有名的红四方面军-八路军120师-刘邓大军,拥有全国力量最强的工程兵、铁道兵,还有陆军航空兵。然而军方的表现竟然使得温家宝说出“我不管了...是人民在养你们,你们自己看着办。”,可见温家宝无法掩饰对四川的省州县乡四级官员和军方的总体反应的彻底绝望,以及大难临头,文官和武将之间相互推卸责任的丑态:文官要钱,武将怕死!
    
    很多党奴们解释说,1988年以后兴建的学校楼房倒坍,因为是敞开空间的结构。但是,川西北有很多1960年代开始兴建的“大三线”军工企业,军工厂房的跨度更大,却没有倒塌,例如兵器工业部所属的设在绵阳的“四川长虹”,宣布已复牌公告地震未产生重大影响, 怎么解释?
    
    
    四川大地震酿成惨绝人寰的惨祸,根本原因是:
    匪共的指导思想,八十年来就是把神圣的人命当作豆腐渣一样的物质;
    匪共垄断榨取的国家资源和舆论导向,一贯用于铸剑亮剑,而不是百年树人;
    特别是2008新年以来,共产党政权和军队的思维出轨,导致耽误救援甚至拒绝救援的惨祸。
    
    为何这样说呢?
    
    按照马克思的理论“亚细亚生产方式”:治理水灾和洪水是亚洲生产方式和亚洲社会公共政权的起源;治水决定了亚洲公共政权的行政性质和专制性质;治水的起源决定了亚洲的土地国家所有制。可见,马克思已经规定了共产党在中国建立的政权,它的政府职能的第一位就是救灾避害,它所控制的武装力量的作为国家的支柱,军队和警察的首要职能也是救灾。尽管不知道灾祸何种何时发生,但是必须时刻准备着。政府和军队应该时刻准备着救灾而非平暴,应该经常演习救灾而非登陆。
    
    被敌国攻占的领土是可以慢慢收复的,被强盗夺去的国家财产也是可以追讨回来的,但被灾祸夺去的生命再也无法换回。所以我们现在明白了:如果是合法的政权和军队,根本用不着时刻防范假想中的外敌入侵和某个地方的不明真相的民众的造反;那么反过来也就明白了:共产党及其军队的真正的宗旨,就是时刻防范人民造反,防范人民看到外敌的希望而造反,这种造反一旦在某个地点爆发,在现代通讯和国际舆论的众目睽睽之下再也无法血腥镇压,就会引发全国造反,不可收拾。
    
    孙子兵法把所有的事情分为两类:避害与趋利,军队与政府的首要职能就是弊害,就是救灾,平素就要研究如何防灾救灾。1976唐山大地震之后,虽然震前为了毛泽东的“健在”而压制预报,但是震后立刻出动全军,调动全国医生护士,可见毛泽东确立的“备战备荒”的体制还是有效的。但是以后的邓小平片面追求经济膨胀,趋利,导致军队和政府都丧失了避害救灾的本能。
    
    我说上帝是慈悲的关于这次四川震祸,因为早在年初就是南方普降暴雪。南方大雪,有惊无险,没有冻死人,难道不是上帝的慈悲?假如是在北方暴雪,那又如何?上帝正是以这样的方式公告了今年将是大灾之年--天作孽犹可为,人作孽不可活。
    
    本来天降大雪,应该如老子所说“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复。 夫物芸芸,各复归其根。 归根曰静,静曰复命...”。然而雪灾过后,中国人的全体[官方舆论]不是深刻地反省,不是“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而是欢欣鼓舞“全国人民团结在党中央周围战胜了百年不遇的雪灾”,多么激动、多么感人...这个民族,这个政权,居然狂躁到了这样的地步。
    
    紧接着,三月藏暴,中央军委和成都军区逮住机会大展拳脚,在大西南演习战时布局;四月红潮,党心军心官心民心都在围绕奥火,大作和谐秀、稳定秀、崛起秀、统一秀、拥护秀...此时,文官和武将的手脚和脑子,已经出轨很远了。
    
    政府和军队整天把人民当作暴民防范,幻想着一旦暴动就杀他们,怎么可能突然转换角色去救他们?比如象棋,按照进攻性的“中炮局”布局,而且走出很多步了,哪能很快复原,改成防守性的“飞象局”?很多问题的表面,都被匪共的宣传机构精心覆盖了,要深入思考才能得到本质的要害。现在军队缺乏救灾常识是个关键点,表明政府没有把人民生命放在心上,为军队设置的第一职能不是救灾而是拥党。下面谈谈成都军区的空巢原因。
    
    本来,成都军区拥有全国最强的工程兵铁道兵,还有陆军航空兵,但是地震之后,军队进入速度比民间团体慢,是一个热点,一个原因可能是怕军队作乱,先稳定军队。另一个原因可能是军人没有救灾常识,进去就成了灾民。如果我们面对这样的军队,临时也是不敢让他们进去的。我的猜测是:
    1,平常应该用于训练科目的军费,都被挪用鲸吞了,导致素质不良和装备缺乏;
    2,平常的作战参谋们根本就没研究发生灾害怎么办,突然地震不知所措;
    3,此前的成都军区都调空了,因为西藏暴动,所以来不及回防;
    4,匪共的军队指挥体系的根本毛病,例如成都军区司令官无权当机立断指挥自己的军队去救灾,要等中央军委的命令。
    
    军队救灾必须等军委主席批准,这似乎是个死规定。假如共军是一个正常的军队,前线指挥官应该根据自己掌握的敌情或者灾情立即出动,同时报请中央军委备案。兵法云:“夫地形者,兵之助也。料敌制胜,计险厄远近,上将之道也。知此而用战者必胜;不知此而用战者必败。
    故战道必胜,主曰无战,必战可也;战道不胜,主曰必战,无战可也。故进不求名,退不避罪,惟人是保,而利合于主,国之宝也。”至于空军或者陆军航空兵不能降落之类的话,似乎是谎言,后来民航的直升机几十架不也调动过来了?
    
    我们知道,匪共的军事体制,中央军委之下是各军兵种和各大军区。各大军区除了管辖陆军的各兵种的部队,还可指挥协同其他军种。按照地区的指挥层次是:大军区、省级军区、州级军分区、县级人民武装部。军队的最低级别,还与当地搞“军民共建”。这次地震应该看出:成都军区司令官在哪里?他的嫡系部队在哪里?各个县的人民武装部的无线电报务在哪里?
    
    注意县级的人民武装部,这是军队与政府结合的最小的单位,也是战备与战时动员的要害机关,匪共的县委书记兼任人武部第一政委。州级的军分区,要为县级的人武部培训无线电报务员、测绘员等等骨干。按照毛泽东规定的备战备荒为人民的体制,县级人武部的无线电报务中心,有多名报务员和无线电收发报机,不依赖于有线供电和有线通讯。我的小学四年级,曾在当地的县级市的少年体校学过报务。如果情况正常的话,每个县的人民武装部都可以用几节干电池,就把震况报告出去了。如果用等幅电报,10瓦功率手摇发电机就可以。如果用单边带话通联,50瓦功率足够。实际上通讯不是问题,空降三个带卫星电话的军人进去就可以。一部卫星电话抵得上十部短波电台。可见,共军的无线电系统早已废弃不用了!这次只有水文站有短波电台。
    
    假如成都军区训练有素,那么县级人武部完全可以从基干民兵获得震情,立即发报汇总给成都军区,成都军区的作战参谋们立刻可以判断如何派兵救灾,何至于温家宝的总指挥部一窝蜂的奔向灾情很轻、居民很少的汶川县城?
    
    至于空军的伞降或者陆军航空兵的机降,看来降落毫无问题。空降兵害怕降到水里淹死,简直是笑话!那里有很多梯田,梯田是最软的,我小时候就喜欢一级级跳下来。在色影无忌网站,有人找到摄影爱好者的照片,证实上面有很多梯田。我想真实情况是,共军不愿意出动那些家当。
    
    我估计,三月以来,为了西藏问题,成都军区的精锐部队倾巢出动,爬楼梯一样从成都平原爬上了青藏高原,“平暴”之后没有及时回防、不敢擅自撤防,现在地震带正好是断裂在高原与平原之间的梯子上,军队下不来,只好从别处调兵。或者是:他们怕藏人乘机闹事,谁也不敢动。所以成都军区的机动力量都布置出去都对付藏人,那么只好从山东济南军区调人,居然到了需要动用中央军委总预备队的程度。跨军区调兵很麻烦,除了军队编制问题,还有跨越半个中国的运输问题,协调国务院的交通部铁道部,很多手续。
    
    这样就产生了问题的最严重性:盲人瞎马,焦头烂额!因为成都部队的嫡系部队,原来都在成都老巢平原驻扎训练、军民共建,熟知当地的地理环境,但现在远在西藏屋顶上;济南部队远道而来的,根本不了解成都平原的地理特征,加上当地的官僚权力机构因为地震而乱成一团,缺乏必要的向导,只好如同算盘珠,拨一下动一下。
    
    假如没有三月藏暴,成都部队都在原地驻防,就可以坦克兵带上工程兵铁道兵,甚至以营连为单位,根据平时军民共建的鱼水关系,全面主动地出击救灾。那些基层军官平时担任当地小学的辅导员,一起学雷锋,知道去那里如何营救小学生。他们也知道当地哪里有建筑工地,可以借到机械,可以招呼带上建筑工人。至少,他们可以从附近农民处找到钉耙锄头,何至于像空降而来的济南部队的赤手空拳?
    
    成都军区司令官李世明中将,老家就在四川省绵阳市三台县!他的出身是侦察参谋和作训参谋,应该对自己的部队的训练不错的。悲剧的是,此时的李将军已被斩去自己的手脚,只好干瞪眼看着济南军区司令官的手脚伸到自己脸上抓耳挠腮!
    
    天妒华夏?哀我同胞! _(博讯记者:草虾)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