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北京当局应给灾民一个“说法”——汶川地震预报与震级的疑问/张成觉
请看博讯热点:四川地震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23日 来稿)
    张成觉更多文章请看张成觉专栏
    
     全国哀悼日第二天,香港依然阴雨天气,上苍体恤民情,天人共悲。 (博讯 boxun.com)

    
    然而,在悲痛的同时,震惊与愤怒也遽然生出,因为,最新信息告诉人们:汶川地震的旷世悲剧乃天灾与人祸交织而成!
    
    据网上报导,此次四川大地震,国家地震局有关专家小组曾作出了相当准确的预测,并上报国务院要求发布预警预报。但因预测之震级为6级,权衡可能之伤亡与发布的影响后,某位国家领导人将预报搁置。
    
    而5月19日《南方工报》一篇通讯则记述,广州某住宅管理公司属下保安员徐富贵,欣悉于汶川某学校就读的独生子安然无恙,其班主任致电告知,谓地震前1小时接获通知,当即带领全校学生紧急撤离云。
    
    综合此两则报导,可见大陆地震部门确有预测,汶川当局亦发出了预警。但北京最高层错误地决定封锁有关资讯,以致酿成惨绝人寰的惊天浩劫。
    
    另一方面,震级的一再修订,也欲盖弥彰地显示了当局并非以人为本,而由于初期拒绝外国救援,贻误了72小时的黄金机会,导致失救的死亡人数大大增加。
    
    如所周知,国家地震局发布汶川大地震公告,是在12日14时56分,即地震发生28分钟后,首次宣布的震级为7.6级。而英国路透社引用美国地震部门消息,是在地震发生12分钟后,震级为7.9级。
    
    其后不久,国家地震局将震级修订为7.8级。但温家宝于16日回京途中召集几家中央级媒体记者谈话时,声称此次地震规模及范围都超过了唐山大地震。两天后的18日,国家地震局再次修订震级,将之调升至8级。
    
    这里面有个谜,那就是从地震发生到发出公告的这28分钟里,最高层首先关注的是什么?
    
    如果真的以人为本,那么人命关天,用中共的语言来说,拯救人命“是重中之重”,其他一切都只能退居次要地位。
    基于此,毫无疑问要按照事实,第一时间将地震震级公之于众,同时紧急吁请并迅即接受国际援助,特别是大陆所缺少的专业技术救援队。
    可是,当局显然并非如此考虑问题。
    
    正如论者所分析的那样,最初之所以公布说是7.6级,是避免级别高于唐山地震而对民众心理造成重大冲击,影响奥运及社会稳定;又以为震中地区人口密度远低于唐山,故伤亡人数将相应大为减少。从而将之定为外界可接受的最低值。
     其后两次调高震级,同样属“政治挂帅”的结果。一是可把远超预估的死亡人数完全归咎于特大“天灾”,借以掩盖救灾初期的举措失误;二是可搪塞对建筑质量监管失责的批评;特别是教学楼倒塌之多引起民怨,震级高于唐山遂成挡箭牌。
     除此之外,当地核设施的保密也是初期坚拒外援队伍的重要因素。
    
    其实,在现时发达的卫星技术条件下,根本不必担心外国救援队进入灾区,会增加核基地泄密的风险。昨天大陆请求美方提供此次四川灾区道路桥梁的卫星图片,可见在接受美日等国专业救援队的问题上,所谓保密的考量纯属多余。
    
    总之,北京当局在全力做好抗震救灾工作之余,应于适当的时候,就上述预报和震级调升事宜作出交代,给汶川地震灾民以及全国人民一个“说法”。
    
    “人在干,天在看”。举头三尺有神明。“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真相是掩盖不住的。
    
    (08-5-20)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就是要“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驳孙力舟似是而非的谬论(地震预报争论)/张成觉
  • 胡锦涛拒绝发布地震预报的原因解析/林泉
  • 地震预报应借鉴气象预报,提供"地震发生概率"预报/王红旗
  • 中国学者:《国家地理》指责中国漠视地震预报无根据
  • 中国地震局组织举办了震情信息保密知识培训班(地震预报争议)
  • 为压制地震预报找借口 官媒发表这个报道
  • 新华社删除的地震预报的报道 百度仍然有存档(图)
  • 被删除的报道显示:广元在5.12地震前接到通知(地震预报争论)(图)
  • 地震局:地震前没有作地震预报
  • 关于“南方工报”的辟谣解释的质疑!报纸影印为证(地震预报争论)(图)
  • 新华社发表后马上删除的报道:显示蓄意掩盖地震预报
  • 1976年8月四川省松平7.2级地震预报成功/taodax
  • 地震预报专家欲哭无泪:今天的强震确实有人预报(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