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让马英九和台湾国民党来认养地震后的四川?/何必
请看博讯热点:四川地震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22日 来稿)
    香港红十字会副秘书长黄莫辉21日表示,香港红十字会在四川灾区的救援队正在尽力为灾区群众提供医疗服务。香港红十字会将支持绵竹地区的医院建立临时医院。同时,香港红十字会将与当地红十字会合组流动医疗队,前往偏远地区为地震中的受伤者提供医疗服务。黄莫辉说,香港红十字会多名赈灾人员正在四川及陕西的地震灾区了解灾民所需的物资。其中,1000顶帐篷及1万张棉被将于数日内运抵四川重灾区,而另外1000顶帐篷及1万张棉被将于下周付运。(2008年5月22日新华网)
    
     地震发生,灾区以及其他地方将面临着什么样的未来,一个错综复杂的中国面对形形色色千奇百怪的评价,这些都是咱们不得不承受的。 (博讯 boxun.com)

    
    有关地震的消息五花八门。其中,我感觉最为大吃一惊的,莫过于咱们全国哀悼日的由来。如果这是真的,那将是个太让人啼笑皆非的事情了。
    
    瀚海沙office
    
    2008年5月19日 13:50
    
    [瀚海沙-] 转发抗震救灾的消息
    
    一直在关注和支持瀚海沙的志愿者朋友们,大家好!
    
    从即日起,瀚海沙将利用邮件列表帮助伙伴机构转发抗震救灾的简讯及求援消息,希望热心的朋友结合自己的实际能力给与关注、积极参与。
    
    若邮件信息给您带来不便,请谅解!订阅或退订瀚海沙邮件列表信息请到瀚海沙网站首页。
    
    感谢您!
    
    良好的祝愿!
    
    瀚海沙
    
    ---------------------------------------
    
    欢迎访问瀚海沙环境与文化工作室
    
    网站:www.desert.org.cn
    
    地址:北京市 昌平区 回龙观 龙锦四区*号楼*单元*
    
    邮编:102208 电话:8610 - ****/ ****
    
    -------------------------------------------------------
    
    大家好,
    
    我是尹春涛,现担任成都5.12抗震救灾民间救助服务中心(由成都地区几十家国内外民间组织及来自云南、北京、贵州、陕西等各地的民间组织和志愿者共同发起,详细信息见附件)的北京联络员,负责收集和发布当地民间组织开展救援活动需要的资源,以及北京地区愿意支持成都民间组织参与救援活动的捐赠信息,同时也会帮助收集当地使用捐赠资金的信息并发布给捐赠者。
    
    现中心的各成员机构已分赴各地灾区收集相关需求信息,协助当地政府建立救助点。一旦救助点建立,则立即需要大量救援物资,为能向成员机构在各地建立的救助站点提供持续稳定的资源支持,及时有效地募集到足够资金,同时又保证善款使用的公开与透明,我们设计了一个快速认捐的活动,即在前方需求尚未来得及统计清楚之前,事先收集好大家的捐款信息,一旦详细的需求信息统计出来,即可通知已经填写好认捐信息表的朋友将相应的款项汇出。同时我将负责了解当地捐款使用的情况,定期向捐款者公布捐款使用的信息。
    
    这是一个帮助民间组织快速筹集资源的尝试,希望能得到大家的支持,同时帮助我们不断改进捐款信息公开的制度,以建立一个公开透明的民间赈灾捐赠渠道,让大家的钱能捐得放心。
    
    附件是成都5.12民间救助服务中心的相关介绍、快速认捐信息表及参与机构的通讯录,及第一期简讯。
    
    谢谢!让我们一起为地震灾区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
    
    尹春涛(志愿者)
    
    010-***
    
    132***
    
    附件: 成都5.12民间救助服务中心介绍
    
    为协助政府开展抗震救灾工作,成都地区的民间组织与来自云南、北京、贵州等各地的NGO和志愿者已迅速成立5.12抗震救灾民间救助服务中心,为NGO和志愿者有序参与四川的抗震救灾活动提供救助信息服务。中心现已与政府相关救灾部门取得联系,并获得允许,凡该网络的成员佩戴5.12志愿者胸牌即可进入灾区开展救灾工作。
    
    中心现已形成野外和市内两个工作板块。根据NGO已有的资源和志愿者救助经验,各自开展活动,同时建立联系网络,分享信息,相互合作。
    
    现成员机构已陆续派出志愿者和工作人员分赴各地了解灾情,并与当地政府协商,在当地建立救助站,开展紧急救援以及将来长期的灾后重建工作。截至5月16日,已经进入并准备开展救助的地点包括:成都白水河、都江堰向俄乡、成都西郊体育馆青羊区安置点。其他成员机构将陆续进入更多的地区建立救助站。
    
    因建立的救助站都急需采购各类救灾物资,若等到需求了解清楚之后再开展募捐,则时间上难以保证。因此为迅速有效地帮助成都5.12民间救助服务中心募集到所需资金和物资开展救助工作,作为成都512民间救助服务中心的北京联络员,我们特向各位朋友开展快速认捐活动。
    
    快速认捐程序如下:
    
    1、阅读成都512民间救助服务中心的介绍;
    
    2、填写快速认捐表(见附件1),并通过电子邮件发给:北京联络员(尹春涛、李利亚)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3、北京联络员将对认捐信息进行统计,并根据前方发来的各救助站的详细需求信息,向已填写认捐信息表的个人发出救助站的详细需求信息和汇款帐号信息;
    
    4、根据收到的救助站的需求信息及汇款的帐号信息,请认捐者将认捐的金额汇款到指定帐号,并将已汇出的金额反馈给北京联络员 [email protected] ,便于北京联络员跟踪后续资金的使用情况,同时将相关信息反馈给捐款者。
    
    北京联络员:
    
    尹春涛(志愿者):电话:010-*** 132** 010-***
    
     邮件:[email protected]
    
     MSN: [email protected]
    
    李利亚(志愿者):电话:130****
    
     邮件:[email protected]
    
     MSN: [email protected]
    
    512民间救助服务中心网站:http://www.rivers.org.cn/512
    
    附件1 快速认捐表
    
    姓名
    
    email
    
    固定电话
    
    手机
    
    认捐金额
    
    谢谢您的支持,我们在收到当地救助站对资金的实际需求以及汇款帐号后,将及时给您反馈,并请您在收到相关信息后,尽快将认捐的金额汇至指定帐号。
    
    北京联络员只负责提供灾区的需求信息,以及跟踪捐款资金的使用情况并向捐款者反馈相关信息,不接受任何资金。
    
    成都512民间救助服务中心快速认捐说明.doc
    
    成都512民间救助服务中心简讯第一期.doc
    
    成都512民间救援服务中心.doc
    
    成都512民间救助服务中心简讯第一期
    
    1、截止5月16日中心赈灾救助工作进展情况汇总
    
    物质筹集情况:
    
    贵州和北京的物资:500件水、10份大米、帐篷、睡袋、车队
    
    贵州红十字会希望运送物资去北川和银厂沟 目前物资充足,但非常需要合理分配
    
    外地运送(6小时到成都)今晚到90万元物资:10吨饮料,30吨帐篷,棉被,药品,食品。物资管理:黄莹,薛启婵
    
    灾区情况及需求:
    
    青城山下的青霞学校目前情况严重,学生生还者较少,急需物资。
    
    5月15日工作进展汇总:
    
    一、市内救助进展:
    
    1.主要是进入问题西郊体育馆青羊区安置点—70平方米 建立组织管理志愿者制度并培训。有序的参与,有效的服务。
    
    2.华西医院志愿者需求:长期看护,心理咨询
    
    3 与政府沟通渠道被军方关闭,公共卫生防疫
    
    4. 陕西+NGO提供心理辅导 志愿者组织灾后重建、救援。
    
    5 16日计划:运送大米去石 (车还未出发)
    
    7.信息平台已经建立,并发挥作用,网络传输昨晚12点开通,
    
    8.培训疾病预防,公共卫生,.宣传预防知识,发布信息:印刷预防宣传册
    
    野外情况进展:
    
    1. 招募进山人员:虽然报名者很多,但只选拔出来10多名要求合格者。一小组今天中午出发,但遇阻,现在打算跟车友会联系。
    
    2. 贵州志愿者 德阳(彭)--移民
    
    3. 目前外界向濛阳转移6000人,濛阳成为暂时安置点,但水和取暖设备,以及其他生活必需品,包括药品缺乏。目前该6000人很可能在濛阳安置3—6个月,其中的很多生活细节是政府无暇顾及的,所以很需要志愿服务。
    
    4.小母牛:都江堰,向峨乡救助点急需消毒药品,以及妇女用品(卫生巾等)和婴儿用品(奶粉、尿布等)
    
    5.CI-山水 彭州 白水河 留守灾民
    
    WWF组织探测者预计今天中午出发
    
    2、各成员机构救灾行动进展
    
    小母牛中国办和NGO联合抗震救灾行动进展
    
    512四川特大地震引起全社会的关注,也牵动着四川和外地NGO的心,大家纷纷投入积极的抗震救灾当中,包括我们在成都的小母牛人……
    
    5月14日
    
    小母牛工作人员肖青在红十字会服务并联系到灾区前沿提供救助的可能,同时北京某村十几名村民和几名大学生组成志愿救援队当晚到达成都,和肖青一起组成一个24人的救援力量,希望第二天直接到点上。
    
    我们形成一个目标就是,目前总体抗震由政府和军队总体协调,我们主动和有可能联系上的抗震救灾指挥部联系,希望和政府合作,让民间力量参与救助,如果这样的通道打通,我们后方(四川和外地的一些NGO组织)马上可以组织采购并运输物资和人力进去。一切行动都需要有组织,并寻找最需要的地方去进行救助,把钱和资源用在刀刃上。
    
    CI-山水员工田丰和志愿者FOREST驱车前往都江堰抗震指挥中心进行衔接,带回来消息分别表示目前政府和军队统一救灾工作主要集中在县城,还有大量乡镇老百姓主要依靠自救,需要更多人力和物资的支持。正好印证了我们的想法。
    
    同一天,北京、贵州、陕西等地的NGO代表到达成都,四川NGO联系大家一起,希望组织一个抗震救灾的NGO联合行动。
    
    我把消息发给北京NGO同仁,我把消息发给北京一些NGO同仁,绿家园和穿山甲俱乐部马上取得联系,愿意配合行动。
    
    5月15日
    
    上午9:30,小母牛办公室召开管委会和成都全体员工紧急会议,决定救灾紧急行动措施。内容包括:
    
    1、设立小母牛救灾指挥小组,由陈太勇、甘继云和程培林组成
    
    2、小母牛拿出救灾应急资金56万元,同时联系香港捐助,准备向政府抗震办或红十字会进行捐赠
    
    3、号召员工捐款捐物,并报名参加献血和志愿服务。当时收集到捐款7000多元,每个员工姓名,血型,专长和联系方式进行登记,员工随时听候召唤。
    
    4、收集灾害情况以及项目区受损请款,准备申请灾后恢复生产项目,制定灾后长期援助计划,小母牛总部和香港的捐助者已经表示支持。
    
    5、前往都江堰等救灾前沿,争取最快时间与政府指挥中心联系,建立灾区救援队可以持续服务的救助站,同时,参与协调NGO联合救灾行动,提供支持。按需要随时准备到项目点或救灾点现场。
    
    6、技术官员准备并更新各地灾害条件下的防疫注意事项。
    
    7、交流发展部随时保持信息更新并将新信息上传网站。
    
    同样时间,NGO联合行动工作会也在成都城市河流研究会进行,所有NGO形成两个大的分组,分管市内市外,市外的队伍负责调查需要,建立救助站,市内的负责志愿者招募、物资/车辆/信息调配,为野外救援队提供支持。车型天下配合行动。
    
    下午,15:40,小母牛陈太勇、甘继云、程培林、肖青,杜龙和甘主任驾车,和社科院高桂兹、张雪梅和乐施会的李弘一起前往都江堰抗震指挥中心进行协调。在大家的坚持不放弃的努力下,在几乎被全国各地前来的志愿者淹没的指挥中心,我们拿到了去向俄乡的路条。我深感没有强有力的协调组织,个人的力量是很微弱的。我们碰到了原都江堰人铁玉萍大姐,她开着跑车给我们带路来到向俄乡。
    
    向俄乡的状况凄惨,所有的房子几乎全部倒塌,单一个中学就埋了4百人在底下由于前两天下雨,挖掘出来和继续埋在下面的尸体已经发涨,但在尸体中间或会有活着的人!我们在现场时发现有挖出还活着的人!整个乡都弥漫着腐烂的恶臭!村民介绍他们最缺饮用水,水井被污染不敢喝了,没有地方住,没有被盖,卫生条件极差,非常有防疫的需要。
    
    乡政府罗书记听说小母牛后,很高兴的说听说过小母牛的项目!他给我们介绍,目前到未来两三天,政府和军队的主要任务是救人,把尸体挖出来,还顾及不到村民生活质量,只是每天配给吃的和水。现在当地一些幸存的活着的人许多就坐还埋着人的学校和面目全非的街道的地上,几天来只能吃到送来的水和一些饼干。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立即在此地建立一个救助站,接送伤员出来;为活着的人他们搭棚布搭帐篷,至少能够躲雨;支起几口大锅,烧水煮粥,至少让他们喝上热水,让子弟兵们也吃上一口热粥;带去食品药品,特别是卫生消毒用品,对区域进行全面消毒等等。
    
    副市长廖小平自从12号开始就在向俄乡,已经和北京军区的部队在协同工作。我们介绍了我们的来意,我们可以做两方面的工作,一个是紧急救援,一个就是更长期的灾后发展,并谈了目前紧急救援的想法,廖市长听完我们的介绍对我们的工作表示肯定和支持,欢迎我们到向俄乡进行救助,并让乡政府具体给我们找个地点建站,纳入他们今天和军队的统一计划当中。同时,给我们开出了办理通行证的批示,到指挥中心盖章。我们很激动,向俄乡救助服务站是第一个要建的站。
    
    目前急需的物资有:1)帐篷用具,塑料篷布;2)被盖、衣服;3)消毒剂和喷壶,口罩,手套。(记住后面继续进取的XDJM一定要戴上口罩,气味很大)4)不要方便面了,大米、油,大锅。5)手电、头灯、对讲机
    
    等我们回到成都时已是深夜12:30,大家非常疲惫,也因为今天的收获略感欣慰。
    
    5月15日
    
    早上9点,收到第一笔从V6DP网络设计论坛捐来的4300元,感谢流苏联系的V6DP设计论坛,鼓掌!!!
    
    10岁的陈霄屿小朋友捐款2000元。
    
    陈主任批示小母牛员工捐款支出5000元用于建立救助站。
    
    共计11300元,我们马上将钱用到小母牛志愿救援队的物资采购。
    
    第一财经向程培林了解NGO联合行动和小母牛抗灾行动,并希望跟踪报道。
    
    NGO联合行动第二次会议召开。
    
    截至发稿,小母牛志愿救援队已经出发前往向俄乡。
    
    发稿:程培林
    
    时间:5月15日15:50PM
    
    ……………………
    
    成都“5.12”民间救助服务中心
    
     成都城市河流研究会与现在成都的一些NGO和北京、贵州、上海等地的志愿者协商成立了“5.12”民间救助服务中心,办公地点设在河流研究会办公室(交通大厦303)。为NGO和志愿者有序参与四川的抗震救灾活动提供救助信息服务。
    
    目前我们已有的信息如下:
    
    1、“5.12”民间救助服务中心成员名录(见www.ccpg.org.cn)
    
    2、通过协商,中心形成野外和市内两个工作板块。根据NGO已有的资源和志愿者救助经验,各自开展活动,同时建立联系网络,分享信息,相互合作。
    
    3、成都“5.12”民间救助服务中心委托成都城市河流研究会负责财务。
    
    联系我们:
    
    1、公共邮箱:[email protected] 密码:****
    
    [备注] 公共邮箱的功能在于分享和提供信息,欢迎各位朋友及时将相关救助服务信息及时发布至公共邮箱。
    
    2、办公电话:028-86263969、86263994
    
    3、办公室地址:成都市金家坝街7号交通大厦303号
    
    成都5.12抗震救灾民间救助服务中心通讯录
    
    5月15日上午,四川及其他各地NGO组织在成都市河流研究会召开了成都抗震救灾工作协调会,会议确定了相关的分工及各负责人和机构的联系方式。各位有意加入抗震救灾志愿者行列的朋友们可以与以下联络方式联系:
    
    (相关抗震救灾专题栏目正在制作当中,请持续关注河流研究会网站www.rivers.org.cn)
    
    单位 姓名 电话
    
    国际小母牛 吕蓓 13880725254
    
    社区伙伴 何德贤 13540196034
    
    曙光社区发展 帕提古丽 13880949353
    
    国际小母牛 肖青 15982062779
    
    曙光社区发展 杜玲 13688177798
    
    曙光社区发展 潘诸峰 13551065221
    
    ci-山水 田犎 13908066850
    
    四川省地矿局区调队 范晓 13980574408
    
    四川车行周刊车友俱乐部 张京辉 13808082311
    
    四川车行周刊车友俱乐部 郑刚 13880218038
    
    四川尚民所 高圭滋 15902887589
    
    四川社科院 郭虹(总协调) 82973699
    
    社区伙伴 薛启婵 13980018440
    
    wwf 凌林(野外救助) 13908034774
    
    贵州志愿者 漆国静 13985526675
    
    贵州志愿者 黄寅 13985492979
    
    四川省农民工法律援助工作站 刘红 13980522677
    
    四川省农民工法律援助工作站 霍子诗 13568885581
    
    贵州志愿者 罗世文 13595097551
    
    ci-山水 张逸君 13980053730
    
    aea助学行动 张雪梅 13688394161
    
    社区伙伴 高雪松 13808206124
    
    西北梁漱溟乡建中心 白亚丽 13466352387
    
    四川车行周刊俱乐部 张林 81681635
    
    乐施会贵阳办公室 李弘 13639002141
    
    乐施会贵阳办公室 刘盛 13888603467
    
    cura 夏路 13438835319
    
    cura 张兴玲 13032878718
    
    成都城市河流研究会 王玲珍 13183824656
    
    成都城市河流研究会 朱轶 15882298094
    
    成都城市河流研究会 田军 13308016036
    
    成都城市河流研究会 李苗裔 13438827205
    
    贵州志愿者 罗世鸿 13608529141
    
    cura 杨帆(信息中心) 13408679453
    
    网站技术支持 超景科技 85228259
    
     沈西南 13880945868
    
    四川省社科院志愿者团队 吴迪 13688067012
    
    网络信息平台 成都城市河流研究会 www.rivers.org.cn
    
    
    爱白成都青年同志活动中心 白刚 028 - 6888 3520
    
    截止5月16日赈灾救助工作进展情况汇总
    
    (5月16日会议记录整理)
    
    物质筹集情况:
    
    贵州和北京的物资:500件水、10份大米、帐篷、睡袋、车队
    
    贵州红十字会希望运送物资去北川和银厂沟 目前物资充足,但非常需要合理分配
    
    外地运送(6小时到成都)今晚到90万元物资:10吨饮料,30吨帐篷,棉被,药品,食品。
    
    物资管理:黄莹,薛启婵
    
    灾区情况及需求:
    
    青城山下的青霞学校目前情况严重,学生生还者较少,急需物资。
    
    5月15日工作进展汇总:
    
    一、市内救助进展:
    
    1.主要是进入问题西郊体育馆青羊区安置点—70平方米 建立组织管理志愿者制度并培训。有序的参与,有效的服务。
    
    2.华西医院志愿者需求:长期看护,心理咨询
    
    3 与政府沟通渠道被军方关闭,公共卫生防疫
    
    4. 陕西+NGO提供心理辅导 志愿者组织灾后重建、救援。
    
    5 16日计划:运送大米去石 (车还未出发)
    
    7.信息平台已经建立,并发挥作用,网络传输昨晚12点开通,
    
    8.培训疾病预防,公共卫生,.宣传预防知识,发布信息:印刷预防宣传册
    
    野外情况进展:
    
    1. 招募进山人员:虽然报名者很多,但只选拔出来10多名要求合格者。一小组今天中午出发,但遇阻,现在打算跟车友会联系。
    
    2. 贵州志愿者 德阳(彭)--移民
    
    3. 目前外界向濛阳转移6000人,濛阳成为暂时安置点,但水和取暖设备,以及其他生活必需品,包括药品缺乏。目前该6000人很可能在濛阳安置3—6个月,其中的很多生活细节是政府无暇顾及的,所以很需要志愿服务。
    
    4.小母牛:都江堰,向峨乡救助点急需消毒药品,以及妇女用品(卫生巾等)和婴儿用品(奶粉、尿布等)
    
    5.CI-山水 彭州 白水河 留守灾民
    
    WWF组织探测者预计今天中午出发
    
    ……………………
    
    黎鸣:突变的灾难与僵化不变的体制
    
    自然的灾难、社会的灾难、国家的灾难,往往都是突然降临的。因此,灾难发生之前能否预见,灾难发生之后能否迅速形成应急机制和提供强有力的措施,就是非常重 要的事情了。在上述的两个"能否"之间,在灾难后果的比较上即可能产生天壤之别的差异。有所预见,并能迅速形成应急机制和提供强有力的措施者,将可使灾难 后果尽可能地降到最低,反之,则后果不堪设想。现在的问题在于,如何才能保证达到上述的两个"能"(能预见、能应急)呢?我的回答,即该社会(国家)必须 顺应自然而具有强烈整体(敏感性)生命活力的社会体制。
    
    两千多年来的历史充分证明,中国人的社会(国家)的体制,始终是个反自然的严重缺乏整体生命活力的封建极权专制、人治的体制。正是因此,中国人的社会(国 家),在面临一切突然降临的灾难之时,基本上都是严重地失败的,即:既不能在灾难发生之前有所预见,又不能在灾难发生之后形成有效的应急机制和提供强有力 的措施。说白了,两千多年来的中国人,基本上都是在靠天吃饭,都是在任凭"命运"的播弄。中国人两千多年来在国家灾难来临时的漫长历史的记录,便非常雄辩 地说明了这一点。
    
    很显然,两千多年来,中国人和中国政府在面对强悍的周边少数民族的暴力武装入侵的灾难发生之时,便基本上处于极其被动和无能应急的状态之中。万里长城(图)的建筑 本身即强有力地说明了中国统治者无能应急的"思维定式"。万里长城,以其说是中国人的"智慧"的产物,不如说更是中国人的社会和国家体制处于非自然的始终 被动挨打状态的明显的历史标志。建筑了万里长城的大汉民族绝对不是什么英雄的民族,而是恰恰相反,是个极其懦弱无能的民族。后来的历史也显然证明,即使在 建立了长城之后,中国的汉人也照样多次成为了周边少数强悍民族铁骑之下的"亡国奴"。到了近代,也依然是如此。中国人在"鸦片战争"、"八国联军攻打北 京"、"甲午战争"等等等等灾难发生之时,也明显是处于极其被动的状态之中的。这样的状态一直延伸到了上个世纪的"抗日战争",如果不是碰到了全世界反法 西斯的大联合,仅仅中国人一国对抗日本,最终后果如何,还真不好设想。
    
    正是因此,常令人感慨:"中国人如一盘散沙。"我今天更认为,中国人实际上长期以来是"一盘僵化的散沙",而中国人的社会(国家)体制,就更是个"一盘僵化 的散沙式的社会(国家)体制",这也正是长期以来中国人的"封建极权专制、人治"体制的最形象的别称。在这个"别称"之中,既是"僵化",又是"散沙", 似乎矛盾。其实不然。"僵化"是指社会(国家)体制的严重地缺乏整体敏感的生命活力,用今天的话来说,即缺乏有效的社会自组织活力;"散沙"则是指其外表 的形象,松松散散,干什么都难以达到真正合作性的成功。
    
    就拿中国人的应对巨大的地震灾难来说,就非常令人感叹。按说,在经历了世界上死亡人数最多的举世震惊的"唐山大地震"(32年)之后的中国,理应在应对近日 发生的"汶川大地震"的过程之中会有上佳的表现,然而事实上却并不尽然,虽然进步还是有一点的,但毕竟在避免巨大损失的方面,还是很不尽人意。
    
    首先拿地震的预报来说。唐山地震之后已经有人(张庆洲)撰写了《唐山警世录:7,28大地震漏报始末》。顺便说一下,该书已被列为禁书。书中严重地指出,当 时因政治上"批邓和反右倾"的需要,使得对唐山大地震的预报遭到了不应有的忽视。说白了,尽管有人已预报了大地震的即将来临,然而"社会的(管理)体制" 却表现出了极不应有的"麻木",正是因为这种"体制的麻木",带来了最巨大的灾难的伤害和损失。
    
    想不到的是,32年后今年5月12日的汶川大地震,在预报的问题上又继续重蹈覆辙,这次的政治问题是全民热烈迎奥运,更加上痛击"藏独"事件。据报道,在地 震发生之前,已经有人(耿庆国)在2008年四月的地球物理年会上明确指出,阿坝地区7级以上地震危险点在5月8日(前后十日)发生。非常遗憾的是,这次 准确的"预报"又同样遭到了"社会(管理)体制"的极不应有的"麻木"。
    
    这种"体制的麻木"现象,更又顺延到了其他一切的方方面面。例如房屋建筑的抗震标准的执行、学校建筑理应优先政府建筑的社会期望,等等等等,这一切均遭到了 不应有的忽视,乃至无视。我今天的文章决不是要来对任何具体的人们进行指责,当然更不是要对当今的几位领导人进行指责。在我看来,他们的表现,比较过去来 说,已经是非常令人感动了。我想说的是,中国人的传统的社会体制,这个体制已经长期贻误了中华民族的历史两千多年了,我希望能够趁此巨大灾难来临之际,引 起更多人们的对该体制"麻木"问题的关注。
    
    话还得再从头说起,究竟什么是中国社会(国家)传统的体制呢,或者还更应该再具体一些,究竟什么是社会的体制呢?
    
    什么是社会(国家)的体制呢?我在这里不想从政治学的任何概念的意义上去谈体制,而是仅从人学的意义上去谈体制,我认为,这才是抛开一切外在政治标签的真正 实在的东西。在我看来,所谓一个社会(国家)的"体制",其实即应是该社会(国家)中的人们的最共同的言、行、思的不易变化的习惯性的方式,而其中,又特 别是该社会(国家)中的上层人们的最共同的言、行、思的不易变化的习惯性的方式。请大家注意,人的所有活动其实全都包含在言、行、思的三个范畴之中,正是 因此,人的群体,包括社会和国家的活动,也同样跳不出这三个范畴之外。
    
    所有的体制,从治理的形式而言共分两类:或人治,或法治。虽然严格地讲,既没有绝对的人治,也没有绝对的法治,但的确有人治之下的法治,或法治之下的人治。 严格地讲,绝对的人治是构造不成社会和国家的。因为任何一个人所能直接管理得了的其他人,就其有限的人数来说,是绝对不可能组成一个社会的,更不要说组成 一个国家。
    
    很显然,人治之下的法治,人是确定的,而其中的"法",却是不确定的,或经常遭到忽视的;相反,法治之下的人治,法是确定的,是不能被忽视的,而其中的"人",却是不确定的,或可以取代的。
    
    毋庸讳言,中国人的社会(国家)体制,两千多年来,甚至从更早以来,就一直都是人治之下的法治,而其中的所谓"法",其实更多都是来自儒家的"礼法",再加 上法家的"刑法",这才是中国人自古以来都只能是"一盘僵化的散沙式的体制"(封建极权专制、人治体制的别称)的最深刻的历史根源。这种体制一直到今天都 未能发生本质上的变化,惟一有所变化的只是"法"的新的政治的(某某主义的)标签,而人治的本质却从来都没有发生任何变化的可能。这才是中华民族的社会 (国家)在面临任何自然的、社会的、国家的巨大的灾变时之所以会变得"麻木"的最深刻的根源。
    
    既然中国人的社会(国家)的"体制",其实即是中国人的言、行、思的最共同的不易变化的习惯性的方式,其中又特别是中国上层人们的言、行、思的最共同的不易变化的习惯性的方式,那么它们的表现的特征又是什么呢?我来告诉我亲爱的同胞。
    
    由于两千多年来儒家意识形态对中国人的垄断,所以中国人的实质上的言,是儒家的言;中国人的实质上的行是儒家的行;中国人的实质上的思是儒家的思。
    
    儒家的"言"的特征是什么呢?是"子为父隐"、"臣为君隐",是"非礼勿言",是"畏大人,畏圣人之言",是"防民之口,如同防川",总之,是对臣民严厉地 禁言,是"以言定罪",甚至"以言杀人"(如同孔子对待少正卯)。正是因此,一直到今天,中国体制依然盛行禁言,用今天的话来说,即是依然盛行禁止言论、 新闻、出版自由权利的传统习惯。
    
    儒家的"行"的特征是什么呢?是严格地"行""礼",行等级制的"礼仪",是"畏天命、畏大人",是"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动",是严格地遵行"三纲 五常",遵行"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正是因此,一直到今天,中国体制依然盛行"情"高于"理","权"大于"法",社会中更盛行"潜规则",甚至"黑规 则",贪赃枉法的事情屡屡发生,无法禁止。
    
    儒家的"思"的特征是什么呢?是毫无真理、毫无逻辑、毫无自我主体可言的完全"述而不作,敏而好古"式的记忆思维和模仿圣人的独断思维。正是因此,一直到今 天,中国体制依然匮乏思辨式的说理,匮乏真理、匮乏逻辑,匮乏自我主体之间的辩论,匮乏一切新的发现、新的发明和新的创造。
    
    正是上述孔子及其儒家的"言"、"行"、"思"的古老的习惯,两千多年来重重复复、不断拷贝地塑造了中国人的言、行、思的最共同、最普遍、最不易变化的传统 的习惯性方式,甚至完全塑化了中国人的语言,从而也就自然而然地、极其牢固地塑造了中国人的社会和国家的"体制",而这种"体制",正就是中国人两千多年 来的永恒不变的封建极权专制、人治的社会(国家)的体制。这种"体制"只有确定性的"人"——君主、大臣、官吏,而绝对没有确定性的"法",正是因此,确 定性的"人"永远高于不确定性的"法",再好听的"法",也绝对只能是非"法",是不必当真的废纸。也正是因此,该"体制"对于除了确定性的"人"之外的 一切,甚至包括"宪法",都很容易地变得麻木不仁,甚至蓄意无视。也正是因为只有上述极少数确定性的"人",所以该社会(国家)中的其他所有的人,都只能 是永远不确定性的"一盘散沙"。
    
    要想通过上述的"体制"来避免和战胜任何自然、社会(国家)突变的灾难,绝对都只能是梦想,而且一切过去曾经发生过的社会灾难痛苦的经验教训,也都会被立即忘得一乾二尽。
    
    说白了,封建极权专制、人治的社会(国家)体制,也即"一盘僵化的散沙式的社会(国家)体制",永远都只能是面对社会(国家)中老百姓灾难痛苦的经验教训而表现出"麻木不仁"的瞎子、聋子、白痴。我说的是"体制",不是有情感的任何人。
    
    突变的灾难固然可怕,但它们毕竟是偶然的、暂时的;然而,对于中国人来说,那个由孔子及其儒家在漫长历史中为中国人所塑造的麻木不仁的传统封建极权专制、人治的社会(国家)体制的可怕,却是必然的、永远的。
    
    趁此巨大灾难来临之际,我斗胆敬告我全体亲爱的同胞。为了未来永远顺利、成功地应对一切突变的灾难,让我们尽快改变我们的社会(国家)的体制吧,愿它能从此永远灵敏地感受一切中国人的痛苦,并还能更敏感地感受一切中国人的希望。
    
    最后,让我们一起,痛悼在大地震中所有的死难者,兼及在过去灾难中所有的异常死亡者,并因此而疾呼,尽快转换两千多年来几乎永远不变的中国社会体制。
    
    (作者广告:请直接进入我个人的网页:www.liming1944.com,谢谢大家。2008,5,16.)
    
    ……………………
    
    孙文广:少年之血映红中国黑夜——汶川地震窥析之二
    
    关注汶川地震,报道死者多为中小学生,现场惨不忍睹,继续观察、思考,我发现,不只是天灾,更是人祸,我面对受灾者的遭遇,死去亲人的哀嚎,禁不住掩面而泣,我要写出真相,我要为死者、为少年之血,母亲之泪呼号,我要寻找灾难的源头。
    
    倒塌的中学后面露出了坚固豪华的办公楼
    
    (一)死者多系中小学学生
    
    汶川地震死亡已经超过两万,从电视上看到,灾区震塌的多是中小学校舍,压死的多是少年学生。
    
    南方日报记者到了灾区的绵竹的洛水中学,一位带队者对他说"这个镇震死的都是这个学校里的娃娃,太多了,大人死也就死了,可……",记者描述,挖出的孩子门都被送到了镇政府,政府打开全部5个仓库摆放他们的遗体。从这里可以看到镇政府和他的车库都没有坍塌,相当的牢固。(注一 见《南方周末》)
    
    英国卫报发表了一篇文章说去汶川的采访者发现一个村里死的几乎全都是学生。
    
    (二)危房校舍是学生死亡的直接原因
    
    在这次灾害中死亡最多的是中小学生,学生死亡主因是校舍危房倒塌。
    
    "根据调查截至2006年,我国农村中小学校舍危房占全国危房的81%,尤其中西部为甚" (注二:南方周末2008年 5月15日29版)
    
    据美联社报道:在地震中聚源镇的聚源中学有将近900名学生被埋在聚源中学的废墟中。地震四天之后,仅有一小部分学生被从废墟中抢救出来。该中学的四层教学楼垮塌并导致数百名学生死亡而附近的楼房却依然站立着。
    
    居民说。"水泥没有按正确比例与水混合。里面的钢筋也不够。沙子不干净。" "教学楼用的都是些伪劣建材,"一名农妇站在废墟旁说。
    
    (三)深层原因是官场腐败和经费问题
    
    为什么中小学的教室多是危房,最容易倒塌?原因是官场腐败、奸商的偷工减料,针对聚源中学的倒塌,聚源镇的农民说:"地方上那些当官的太腐败了。" "地方上官员从上面弄来钱,然后把一部分装进他们自己的腰包,"
    
    "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地方官员中饱私囊。只有中央政府不知道,"
    
    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政府投入的教育经费比重太低,造成农村教育经费的短缺。
    
    1993年中共中央 国务院颁布的《中国改革和发展纲要》明确提出:财政性教育经费(即公共教育支出)占国民生产总值(GDP)的比重,在本世纪末达到4%。但2000年这一指标实际上只达到2.85%,而那年全世界平均水平是4.04%。
    
    "从1982年到2005年,文教 科学 卫生和社会保障支出增长了36倍,而行政管理费则攀升到了76倍。
    
    俗话说,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我们不妨比较一下列国行政管理费(或曰公务支出)在国家财政支出的比重:
    
    德国 2.7% ,
    
    英国4.2%,
    
    韩国5.1%
    
    印度6.3%
    
    中国25.7%"(注三:《炎黄春秋》 2008年第四期第12页)。
    
    从统计数字可以看到,中国的教育经费明显低于外国,不但低于发达国家,也远远低于印度这样的国家。这就是,为什么这次汶川大地震会死掉那么多的中小学生,而且多是死于校舍的坍塌的原因
    
    (四)必须作调查、统计和比较
    
    为了说明这次的灾难,既有天灾更有人祸的因素,包括政府的腐败无能。因此我建议政府调查,请政府公布每年的教育经费是多少,农村教育经费是多少,同比每年增长多少,公共建筑坍塌的数目, 中小学校舍应该是最多,如果当局,不是有意隐瞒数字,封锁消息,我想这个数字一定会远远超过政府公告死亡数字。将来可以做对比,在该地区政府工作人员有多少,本次地震中死亡有多少,中小学生人数是多少,死亡人数是多少,我想中小学生死亡比例远高于政府机关人员死亡比例的结果;
    
    应该做一些比较和统计:在一个县或一个乡镇有多少中小学校舍被震塌,占总数的百分比是多少,有多少办公楼被震塌,占总数的百分比是多少。
    
    在一个县或乡镇中小学生的死亡人数是多少,比例是多少,公务员的死亡人数和比例又是多少,然后可以看一下是否中小学校舍坍塌的比例远高于政府机关办公楼。中小学生死亡比例是否远高于公务员的死亡比例?这个比例应该公布于众。或者调查震后未被震塌的政府办公楼、学校教学楼各有多少及其所占比例,如果政府认为这是丑闻不能调查,不愿意公布数字和真相,也不准其他人去调查和公布,那么人们自然会问,这个政府是否还该叫"人民"政府?是否可以改名叫特权者的政府。
    
    (五)倒塌中学背后的豪华办公楼
    
    南方周末登了一副灾民提供的照片,这幅照片我看了几遍,是在汶川县漩口镇拍的,幅照片中,前面是一所倒塌的老旧灰暗的中学教学楼,一些人在楼前抢救受伤的学生,而在倒塌的教学楼后面却露出了一座光亮,气派的办公楼,不但没有被震倒、震塌,墙上几乎都看不到裂纹。这说明政府办公楼是多么的牢固,而在它前面倒塌的教学楼却是那么的破旧、寒酸。
    
    看着这张照片,我产生了遐想:一位继母,打扮得花枝招展,珠光宝气,逛大街回来,对饿得头昏眼花,冻得浑身发抖的孩子说,你要爱我们的家,要知道,我的荣光,也是你的光荣, 骂我的人都是大坏蛋、卖国贼;清醒者会怎样看待这个"母亲"呢?
    
    听说民国时期的四川军阀刘文辉规定,当地县政府建筑比学校好的,县长立即枪毙。四川的很多县份,学校非常坚固,战争时期甚至可以作为固守的防御工事,而县政府却往往形如牲口棚。不知道对比之下,现在领导人是否会感到惭愧。
    
    (六)什么叫"爱国"
    
    在中国,宣传机器,常把中国少年比作国家花朵、说成祖国的未来,为什么来了地震,受灾的却主要是少年?为什么有权有势的人,多数人多可以安然无恙?为什么,中小学校舍大片的倒塌,而政府办公楼却多岿然不动?明眼人知道,官员们享有特权、经费充足 ,能修建豪华办公室,而中小学校,经费本来就少,落到实处,还要被官员、建筑商层层扒皮,这个事实早已清楚,现在媒体把地震惨祸,小学生之死接连不断地展现到人们面前,这时候人们应该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应该问几个为什么,多提出一些变革意见。
    
    我向当局提出强烈要求:在这次地震中,首先:到底有多少中小学的校舍被震塌?致死、致伤多少小学生?请把数据公开,把丑闻公开,不应该封锁真相。当地政府,官员有否贪污教育经费的行为?有否官商勾结?是谁把中小学生的教学楼建成豆腐渣工程?
    
    有人提出,要把政府的办公楼和中小学的教室换位,让中小学生到政府的办公楼上课,让政府官员到濒危的小学教室办公,如果官员怕死就请赶快修房子。
    
    什么叫"爱国"?我认为爱国者,首先要爱护中国的未来,首先要爱护青少年的生命,青少年是中国的未来,是祖国的花朵。我们要为这次地震中本不该死的青少年讨回公道,这才是爱国的表现。
    
    爱国者应该把自己的眼光转移到国内,不要跟着别人去到海外寻找假想敌人。
    
    汶川地震中,少年的血,映红了夜空,映红了中国的黑夜,让我们看到了黑暗,接触到了极权政治的腐败,现在让我们踏着死者的血迹探索一条走向光明的道路。让少年的血照亮变革之路。
    
    (七)为了不该死去的少年
    
    让我们一起呼吁:公开事实,公开数字,公开真相;
    
    让我们一起呼吁:把现在的危房校舍和政府办公楼对换;
    
    让我们一起呼吁:对因政府失误造成的少年死亡进行赔偿;
    
    让我们一起呼吁:按宪法,全国降半旗,哀悼死难者;
    
    让我们一起呼吁:取消正在进行的形象工程、摆阔气的庆典,减少必要庆典的开支;
    
    让我们一起呼吁:拿出公款吃喝玩乐开销的一半,改善中小学校舍,赔偿无辜死难者的亲人。
    
    中国的政府公务员,可以拿着公款,吃喝玩乐,这些钱拿出来可以建设多少小学生的教室。据统计,中国的政府,每年公车消费4000亿元,公费吃喝3000亿元,出国消费3000亿元,一共是1万亿,(注:见《炎黄春秋》2008年第四期)如果削减这些开销的一半就可以建很多坚固优质的教室,挽救千千万万儿童的生命。
    
    作者对本文不保留版权,因为自忖本文难于在国内发表,所以,欢迎任何人将本文敏感词改写,在国内网上发表,用任何笔名、真名都可以。
    
    注一 见《南方周末》
    
    注二:南方周末2008年 5月15日29版
    
    注三:《炎黄春秋》 2008年第四期第12页)
    
    注四:列国行政管理费(或曰公务支出)在国家财政支出的比重,德国(1998年) 2.7% , 英国(1997年)4.2%,韩国(1997年)5.1%,印度(2000年) 6.3% 俄罗斯(2000年)7.6% 美国(2000年) 9.9%
    
    中国(2000年) 25.7%"(:《炎黄春秋》 2008年第四期第12页)。
    
    (注五:2008年5月17日Peter Harmsen ( 美联社) 翻译:john lee)
    
    2008年5月18日于山东大学0531-88365021,13655317356
    
    在废墟中收集小学生的书包,以待父母认领
    
    ……………………
    
    老康:地震级别调升至8.0所暗藏的玄机
    
    此次汶川大地震最初中国大陆方面公布的级别为7.6级,随后调整为7.8级。而早于中共由美国有关方面公布的级别为7.9。刚刚获知大陆政府又将震级调升为8级。自河北邢台地震后大陆就对地震的研究和预测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唐山地震后投入又有成倍的增加。中共一再宣称其在地震研究和预测上处于世界领先水平,并成功地预报了辽宁海城等地震。中国地震的监测网点据说是全世界密度最大的,而且距离震源越近检测的误差应越小。可此次震级却被连续修正两次。最初和最终居然相差了0.4。这意味着地震能量释放相差了近13倍之多!就算大陆监测的技术手段与美国有些许差距,但近距离监测足以弥补技术方面的差距。我以为大陆最初实际测得的数据应与美国公布的数据相当,不会有0.1以上的出入。但中共的思维方式一贯从政治需要出发。大到军、国大事,小到领导人的身体状况一切的一切,都要有利于政治上的稳定。外界始终质疑为何中国对外公布的时间比美国晚了25分钟,因为当时中国全国都处于工作时段内,而美国则是夜深人静的时候。中国的效率再低,也不至于低到如此地步。其实只要对中共高层的决策过程稍加了解,就会想到,在地震发生到公布消息中间这半个多小时的时间里,中共政治局常委会绝不是在核实震级的准确度,而是在收集了尽可能多的第一手情报后,艰难地进行着政治抉择。最初公布的7.6级正是这一抉择的结果。作出此决定的因素本人估计有如下几条:
    
    1.唐山地震给大陆人民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如公告级别超过唐山势必对国民心理造成重大冲击。这是奥运临近西藏局势依然紧绷,国际压力仍未缓解之时中共绝不愿意见到的。
    
    2.此次震中地区的人口密度大大低于唐山,在征求了专家的意见后,作出了的伤亡人数也会远远低于唐山预估。
    
    3.在征求了多位专家的意见后,认为7.6级是外界所能接受的最低值。
    
    随后中共把震级调高到7.8,和最后定在了8.0也同样是出于的政治上的需要。理由如下:
    
    1.由于最关键72小时内处置不当,死亡人数大大超出预估,提高震级可将"人祸"应负之责推给"天灾"。
    
    2.自唐山地震后大陆实施的建筑标准的出发点是在同样震级下建筑物应保持基本框架不垮,而这次重灾区的建筑大部分没达到要求,特别是教学楼的大面积坍塌已引发了强烈的民愤。提高到超过唐山的8.0级,可以为当局留下解释的余地,化解民怨。
    
    根据众多渠道透漏出的信息可以肯定地说,地震发生前,阿坝地区震情紧张的情况中共是心知肚明的。目前的预测水平虽做不到准确的预报发生的时间、地点和强度,但以月为时间段和省为地区范围的预测国内外都有相当丰富的经验积累。在震情紧张的地区给民众一些警告,宣传一些防震避灾常识,会大大减少大震发生时的伤亡,这是任何负责的政府都应负起的最起码的责任。这样的事情以前中共也做过许多,可这次非但不做,在老百姓主动询问时还扯起了弥天大谎,玩起了"地质灾害"和"地震灾害"的文字游戏。看来怪只能怪灾区百姓的命不好,谁叫你们赶上了"凹运",又住在敏感的藏区旁呢!
    
    图为5月16日,台北搜救队员在前往震区前列队。REUTERS/Nicky Loh
    
    对中共了解不透澈的善良的人们,看到温家宝第一时间赶到灾区和对外报道的相对开放,都对中共的进步赞誉有加,其实这只能说明中共更精明了些,其本质没有丝毫的变化。从7.6到8.0。对国外救援队从拒绝到接受,无不显露出精明的政治计算。日本、台湾、俄国等多支救援队第一时间就提出了申请,中国拒绝的理由是道路不通,现在大家清楚的知道汶川等地道路不通,可都江堰、绵阳等受灾人数最多的地区交通是通畅的,最初几天这些地方专业救援队伍也同样严重缺乏。如果外国救援队能早几天赶到,必能使成百上千的生命得到拯救!现在看来最初三天虽然温家宝到了第一线,但当时的情报一定非常混乱,以致选错了主攻方向。而中共行事的原则之一是绝不可以让一个自己无法控制的组织进入情况不明的地区。这是中共最初断然拒绝的唯一合理的解释。而后来象征性的接纳了几支外援队,也是中共对灾区情况恢复了全面掌控后,为了缓解国内外舆论压力的无奈之举。为了把"负面"影响降到最低,分派外援队的搜救的地点都是已经搜索过并被放弃了的地区。而同时把那些还有希望的地带留给自己的救援队,在国内救援队创造出的一个又一个生命奇迹的对比下,外援队显得是那样的无能。这不但大长了国人的志气,大灭了洋人的威风,自然也平息了民众对最初不开放外援的怨恨。多么精明的计算!可惜的是在中共的精明计算中,党的威望始终是第一位的,人的性命的大小则要视党的需要而定!
    
    ……………………
    
    RFA采访成都以北重灾区 灾民披露灾情跟官方数据有差距(视频)
    
    自由亚洲电台2008-05-19
    
    本台记者林迪在刚过去的周末到成都以北的德阳、江油以及平武一带的重灾区进行采访,也向北川县东部的灾民了解了情况,而灾民们所披露的灾情、尤其是死亡数字,跟官方人员所说的数据有很大差距。自由亚洲电台林迪从四川北部从平武到江油发出的报道
    
    Photo: RFA
    
    图片:平武县平通镇上一辆车在地震中被掀倒(记者林迪)
    
    视频:江油市903医院将大批地震伤员安置在露天帐篷内,重病号则设法转往重庆。(记者林迪)
    
    视频:平武县平通镇地震后受灾情况一瞥。(记者林迪)
    
    四川大地震到星期一已经是第八天,北京当局采取了与32年前唐山大地震时不同的态度,也顺应了海内外的舆情。从19号 开始,一连三天进行全国哀悼日。记者这些天来在川蜀大地上奔波采访,直接感受到四川各界民众对地震死难者迸发的人性的强烈表达。而几十年来,这在中国大陆 是很少能浮现的,特别是媒体上。上星期五记者采访德阳的什邡城区后,原打算第二天再访受重灾的山区,但由于交通管制难以成行。星期六半夜1点零8分,突然发生6级 的余震,房屋家具明显晃动,人们惊慌中只能再次避难到街头,可以说一夕数惊、夜不成眠。许多人再也不敢回房睡觉。这又一次强烈余震的震中记者在半夜听广播 说是在川北的平武一线,而到凌晨则改成绵阳的江油。那是唐代大诗人李白的故里。记者在星期天中午直奔而去。接近江油市区,只见连片的帐篷,而城区的903医院则把附近大批的地震受伤者安置在马路的帐篷内。重病号则设法转到重庆腹地,江油的一位三轮车夫介绍说:
    
    "都是房屋倒塌砸伤的。(记者:就这两天?)嗨,12号就开始了。(记者:为了安全把病人弄到这里来的?)由重庆搬运,这些都到重庆去的。啊,主要。(记者:重病人送到重庆去?)啊,啊。"
    
    图片:平武县平通镇上一家倒塌的旅店(记者林迪)
    
    帐篷病房从医院的大院一直延伸到院外的两侧人行道。医护人员和穿迷彩服的军事人员以及病人的家属忙成一片。有的正把重病号移往重庆。
    
    众人声音:"慢一点,慢一点!那个摆好,枕头。脚没事吧?可以推了。推车慢一点啊。……"
    
    记者在那里采访了已经截去差不多整个脚掌的平武的一位女士,而她的亲友还对记者描述了当地平武县平通镇的受灾情况,并希望记者马上去那里采访。
    
    男士:"光是在平武,光是那个小学……"
    
    记者:"小学死了多少?"
    
    男士:"死了400多学生。一个学校死了400多。"
    
    记者:"为什么?"
    
    男士:"校舍楼垮塌。"
    
    记者:"那时正上课?"
    
    男士:"还没上课,正要上教室去。"
    
    记者:"除了这个学校还有其他什么学校?"
    
    男士:"还有平武平通的中学,好像也死了7、800人,也是学生。街上人也死了多,基本夷为平地。"
    
    不过记者了解到,官方所报的死亡数字比这位农民所说的要小的多。十几分钟后,我们已上了去平通的班车。不过在目的地前5公 里处,泥石流造成了壅塞,汽车无法前行,所有乘客必须下车。步行半小时后,我们又搭上了货车,在走走停停、跌跌撞撞下终于到了平通。一到镇口,果真房塌树 倒,满目疮痍,空气中还弥漫着浓厚的异臭与消毒水的气味。所有这一切冲击着人们的五官。这样一幅偏远山区的悲情全息图是照片和录像都无法全面传达的,更无 论文字。
    
    这是自由亚洲电台林迪从四川北部平武到江油发出的报道。
    
    ……………………
    
    长平:从父母避难看救灾的遗缺
    
    我的父母住在距离震中汶川约四百公里的一个小县城,那里受到"5.12"地震及其馀震波及,至今未能恢复秩序。经过我的劝说,父母已来广州暂避。我把他们的个人经历和感想写下来,希望大家从中看到救灾的遗缺,从而尽快补正。
    
    图:2008年5月18日,在四川省鎣华地震后,一位营救人员在一座被破坏的办公楼前休息。 REUTERS/Reinhard Krause
    
    首先要说的是,和汶川、北川等灾情惨烈的地方相比,我们那个小县的损失微不足道,几乎被媒体忽略不计。父亲说,他没有听说有任何记者前往。我在网上 搜索了一下,也没见到任何正式的媒体报导。然而,没报导不能说明没灾情。据乡友会转来的官方统计,全县受灾65万人,死亡8人,重伤37人,轻伤668 人,房屋倒塌2907间,危房27888间,直接经济损失32265万元。从普通民众的感受看,当日全城人惊恐万状,四处奔逃,随後连日夜宿街头,慌乱疲 惫,不知所终。那麽,媒体的这种忽略是否正常?追逐热点是媒体的本性,但是各有侧重更能顾及更全面的信息。我知道,我的家乡远远不是被忽略最严重的地方。 就在震中附近一些能够到达的地方,也被媒体和救援大军晾晒了多日。
    
    在出来避难之前,我的父母遇到的具体问题是,他们的住房被震出数道裂缝,不知道还能不能居住。由于余震不断,他们和大多数人一样,选择了外出过夜。 风雨交加,谣言四起,喧嚣嘈杂,往往通宵无眠,这给本来神经衰弱的父亲带来的折磨,恐怕比地震还要难受,所以他最後决定冒死也要回家睡。如今我又听说,有 些城市力劝市民不要露宿街头,甚至出动城管驱赶,但是没有人问他们的房屋是否完好,裂到何种程度尚可安居。虽然在网上见到危房排查的报导,但是我从分布在 灾区各处的亲人那里,没有听到任何消息。夜宿街头到底不是长久之计,多数人在坚持数日之後都已搬回家中,希望政府能够尽快而且随时启动真实有效的危房排查 工作,以尽量减少二次伤害。至于母亲相信政府会给予适当补偿,父亲则认为这次灾情严重,(对于咱们这种小灾情)政府顾不过来,我更是无从回答。
    
    我的父母倒没有夜宿街头,他们和无数聪明人一样,知道最安全的地方是新建的县委大楼,于是每天去那栋大楼的底层大厅抢占一个位置。他们还怀着一种朴 素的期待,以为在这里可以最快得到县领导的慰问和权威消息,但是一直没有任何领导露面。有一家蚊香企业,出于慈善兼商业广告的目的,免费派发蚊香,他们一 度相信是县领导安排的,这家企业只好出面解释是自发行动。由此可见,那些天温家宝总理身先士卒,感动天下,部分基层官员并没有上行下效,形成体制性的责任 系统。而在救灾的过程中,这个系统才是根本的保障。
    
    来广州的头一天夜里,母亲突然从睡梦中惊起,拍打着父亲说:"快跑,又震了!"次日,八岁的侄子在摇晃的公交车上说:"哎呀,会摇出裂缝来的!"我 说了,我们那里并不是重灾区。可以推想,重灾区人的心理问题,恐怕比我们想象的严重许多。社会如何帮助他们,是一个需要十分真诚和细心体察的问题。仅举一 个例子:从我身边的朋友看,年轻人都希望年老的父母外出避难,但父母普遍不情愿,一是怕自己成为累赘,二是不喜欢被暗示为"逃兵",因为媒体一直在强调 "守望相助","坚持到底"。不仅老年人,有些灾区的年轻人也受此困扰。有个朋友打电话给我说,她和身边的人虽然每天都在尽力,但一直被还没有做够的内疚 感深深折磨。她希望媒体能够对那些普通的灾民说,你们已经做得很好了,幸存下来就是最好的救灾。我甚至希望有更多的渠道把更多的灾民疏散到远离灾情的地 方,让他们在平静的阳光下恢复生活的信心。
    
    我相信当事者的个人感受是最重要的。有很多身处灾区的朋友写出了幸存的经历,自是弥足珍贵的记录,但是从救灾的立场看,这还不够,我希望他们能够从 中总结出灾民的实际需求。我也希望媒体更多地报导灾民的声音,让他们说出自己的要求,而不是事先预设要不要反思、要歌颂还是要揭露等报导立场。(完)
    
    作者长平,资深媒体工作者、时评人。/ 原载路透中文专栏
    
    ……………………
    
    【中国终于为遇难的同胞举行全国哀悼】
    
    吕洪来
    
    今天,公元2008年5月19日,这是一个应当为中国人民记住的日子,因为从这一天起,至21日,为全国哀悼日,举国下半旗,停止公共娱乐节目,奥运会火炬停止传递。
    
    5月19日14时28分起,全国人民为四川汶川大地震遇难者默哀3分钟。各地汽车、火车、舰船笛声长鸣,防空警报在各城市上空鸣响。国内各大网站一片肃穆之色。
    
    这是中共执政60年来,全国首次为遇难的同胞举行全国性的哀悼。
    
    回顾中共执政以后,全国有多少平民百姓非正常的死亡,仅所谓的三年自然灾害,饿死了几千万、唐山大地震公布的死亡数字就有20多万、还有全国频发的重特大矿难事故,每次都是上百条以上的无辜生命逝去、更不要说文革中非正常死亡的无辜生命、还有4、5天安门事件、6、4事件中无辜丧生的同胞,中共从来没有为遇难的同胞举行过全国的哀悼!
    
    对于民间一再发出的对遇难同胞举行全国哀悼、珍惜生命的呼声,当局一直置若罔闻,其原因就是当局一直以来,把政治看得高于一切,将人民的生命置于政治需要之下!
    
    今天在大街上,终于听到了汽车、警报的长鸣。今天,中国的国旗终于为遇难的同胞们降了下来!中国终于开始为遇难的同胞进行全国哀悼!虽然这一刻来的迟了些,代价沉重了一些,但是这毕竟是一个让人民欣慰的开始!汶川地震中遇难的同胞们,你们可以安息了!
    
    是你们以惨重的生命为代价,让长期以来将政治看得高于生命的统治者开始清醒,是你们用惨痛的生命为代价,终于换来中国社会的微弱进步!
    
    吕洪来
    
    写于:2008、5、19全国哀悼日
    
    ……………………
    
    牟传珩:奥运圣火中止奔跑
    
    ——国旗终于低下了高贵的头颅
    
    在"5、12"四川大地震全国上下悲怆气氛下,政府在民众纷纷要求设立国难日,向遇难同胞下半旗志哀和停止奥运圣火传递的舆论压力下,昨天做出决定:2008年5月19日至21日为全国哀悼日。今晨4时58分,天安门广场下半旗为惨绝人寰的四川汶川大地震遇难同胞志哀。北京4时许,2600多名各界群众赶到天安门广场。4时56分,国旗升起,4时57分40秒,国旗升到旗杆杆顶,在短暂的定格后开始缓缓下降,新华门、外交部、全国和各驻外机构等地同时下半旗向大地震死难者志哀。至此,中国五星红旗终于向平民百姓低下了高贵的头颅。与此同时,全国停止公共娱乐活动,奥运圣火停止传递三天,外交部和我国驻外使领馆设立吊唁簿。5月19日14时28分起,全国人民默哀3分钟,汽车、火车、舰船鸣笛,防空警报鸣响。全国气氛陷于一片凝重与哀伤。
    
    秘鲁降半旗哀悼文川大地震死难者 (资料图片)
    
    至此,而我的志哀方式就是成就了此文。
    
    回首不久前,正当中国西藏发生"3、14"事件余波,北京奥运圣火举国之力欢腾狂躁,激情演绎海内外民族主义反藏排西方情绪。然而,物极必反,乐极生悲,一场汶川大地震顿时刷新了一个民族的群体表情,令中国大地陷入空前的悲怆与哀默。此据国务院应急办提供的最新数字显示,截至18日14时,汶川地震已造成32477人死亡,220109人受伤。面对如此惨绝人寰的大地震死伤,几日来网民不断在呼吁政府设立全国哀悼日,向死难者下半旗,并停止奥运圣火传递。其中最具影响的就是5月14日茅于轼 王俊秀 张星水 胡星斗 吴祚来 信力建 贺卫方 谢 韬 黎 鸣 国学辣妹等十位网络公民发出的《关于地震灾难的倡议书》。该倡议书第二条就是"全国的各级政府机构统一下半旗致哀,沉痛悼念在这次大地震中的遇难国民,让我们共同为遇难者默哀。"中国大众的这些要求不仅是人道主义的呼唤,也符合中国法律规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法》第十四条第二款规定"发生特别重大伤亡的不幸事件或者严重自然灾害造成重大伤亡时,由国务院决定下半旗的日期和场所"。更何况这也是世界文明国家的通行惯例,如"9.11"恐怖事件后,美国将9月14日定为全国哀悼日,全美国人民为遇难者举行祈祷和悼念活动;北奥塞梯人质事件发生后,俄罗斯总统普京签署命令,宣布9月6日和7日连续两天为全国哀悼日;马其顿为悼念28日牺牲的8名马其顿军警人员,马其顿政府宣布将4月30日定为国家哀悼日。然而,中国政府面对这些国民的上述合理、合法、又是世界通行惯例的要求,却迟迟未有回应。也许在政府看来,用鲜血染成的红旗一向高高飘扬,只向中共首脑去世垂首默哀,历史上仅有1999年5月12日,向驻南斯拉夫大使馆中被北约误伤牺牲的烈士邵云环、许杏虎、朱颖下半旗志哀一例, 而对平民百姓却从来没有低下过高贵的头颅,更何况是在政府有意政治力挺北京奥运会圣火奔腾不息的时刻。
    
    记得 1998年夏天,长江流域暴发生特大洪灾,3000多名同胞在洪灾中遇难。当时就有对政府不下半旗志哀的非议,如中国青年报就发出文章《国旗为谁而降》,该文抨击:"礼不下庶人"一直是西周以来的士大夫礼制。2004年11月18日《南方周末》又发表《再问国旗为谁而降》文章,文章抨击:1999年以来,接连发生了一系列重大的人员伤亡事故,诸如海军潜艇失事、国航和北航的空难事故,频仍的特大矿难和自然灾害------一次又一次,五星红旗仍然没有为遇难者低过头。由此可见,中国百姓从来都是与国旗无缘的。国旗只是一块红布与五颗星,那是党和政府的标示,只有官员们在办公场所与写字台上才会用五星红旗来作装饰。因此,中国市场上才会曾发生五角钱就可以出卖一面纸糊的五星红旗;也才有如今网上流传的愤青们在声援北京奥运会火炬传递过后随手扔弃国旗任人践踏的照片。
    
    然而,令人大跌眼镜的是,今天大地震7天过后,政府却突然宣布了奥运圣火中止奔跑,下半旗向大地震死难者志哀决定。对此公众舆论多有不同的解读:积极一点说,是政府学会了尊重民意;消极一些的看法,是政府迫于舆论压力。但在作者看来,其中更重要的原因恐怕是外国政府的文明一将。据报道,位于南美洲的秘鲁政府16日颁布最高政令,宣布5月19日为"全国哀悼日",以悼念中国在汶川地震中的遇难者。秘鲁最高政令说:"2008年5月12日发生在中国的强烈地震,不仅是这个亚洲国家的灾难,也是全人类的不幸。秘鲁政府对如此惨重的人员伤亡表示哀悼,将宣布5月19日为全国哀悼日。"根据这项政令,在哀悼日,秘鲁高级官员将通过中国驻秘鲁大使馆向中国地震中的死难者志哀,全国所有政府机构、军事设施、警察机关,以及所有秘鲁在国外的外交机构都将降半旗。秘鲁政府做出这一决定事先不可能不知会中国政府。由此以来,如果中国政府让外国政府率先降半旗哀悼,而自己却无动于衷,那将自己置于何地,这岂不成了大大的笑话,也无法向国内舆论交待。可见,政府的这一决定也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然而,不管怎样理解,中国政府毕竟向前迈出了一步,五星红旗终于向普通中国民众低下了高贵的头颅。而如此同时,狂热的民族主义情绪与奥运圣火也一起中止了奔跑,并已经接受了部分外援抢险和暂时停止了妖魔化西方媒体的做法。尽管有些举措已经显得太晚了。
    
    但愿这是今后中国文明化的开端,而我们特别需要记住的是,这个开端是无数条人命换来的。让我们一起向汶川大地震遇难同胞志哀!
    
    ……………………
    
    这恐怕是最发聋振聩的消息了吧。
    
    From: lixige666
    
    Sent: Sunday, May 18, 2008 9:45 PM
    
    To: [email protected] ; [email protected]
    
    Subject: 【China AIDS:2514】 5.12大地震灾难
    
    5.12大地震灾难
    
    HIV感染者李喜阁
    
    一场地震灾难突然来临,
    
    来不急多想, 来不急准备,
    
    老人在哭自己的儿女怎样了?
    
    中年人在哭孩子在学校怎样了?
    
    正在上课的孩子们被突来的地震吓傻了!
    
    
    
    国家神速的成立了救灾指挥部,
    
    国家总理温家宝任指挥部长,
    
    他第一时间飞到灾区
    
    他一直在前线指挥,
    
    寝食俱废,
    
    奔走在灾区的废墟上
    
    他的心在流泪
    
    念着埋在废墟下的灾民,
    
    特别是那些孩子们……
    
    
    
    为了人的生命,
    
    国家总书记胡锦涛说:“不惜一切代价把灾民救出来……”,
    
    调动官兵、医务人员数万人奔赴灾区抢救生命。
    
    飞机来了,
    
    军车来了 ,
    
    轮船来了,
    
    火车来了,
    
    国际救援队来了……
    
    每扒出一个遇难者,在痛苦、流泪中庆幸 ……
    
    
    
    大家最关注的是废墟下的那些孩子们,
    
    学校的房屋出现不同程度倒塌,
    
    有的相当严重,
    
    而政府大楼却无恙!
    
    是何原因?
    
    一切“向钱看”出现的豆腐渣工程建筑而造成的,
    
    不知害了多少人?更不知害了多少孩子?
    
    有多少孩子能救出来?
    
    又有多少孩子频临死亡?
    
    抢救者不惜一切代价救人、救孩子,
    
    我们总理为了抢救工作,嗓子都喊哑了,
    
    他视察了学校、村庄,看望了救出来的孩子!
    
    
    
    救援者手因扒废墟物体手都扒出伤了,
    
    他们为了多救一个生命,
    
    饭不顾吃,
    
    觉不顾睡,
    
    为了一个人得救再苦再累也不怕。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
    
    中华儿女的心连在了一起,
    
    无论在天涯海角,
    
    都是我们同胞,
    
    纷纷捐钱、捐物,支援灾区。
    
    支援者不停的向灾区运送食品,
    
    多处支援的物品不停运向灾区,
    
    救助灾民们的衣食住行。
    
    
    
    我们的心紧紧的连在了一起,
    
    我们流着泪祈祷所有的受灾者都能健康的活下来!
    
    痛苦的悼念死难者,你们一路走好,
    
    我们永远的铭记这一“天灾”为人类造成的伤痕。
    
    ……………………
    
    我经常能够收到这个HIV感染者撰写通过网络群发送来的电子邮件。
    
    吉安还是对地震局不依不饶。
    
    ji an
    
    2008年5月19日 20:08
    
    中国主义思维与实践:一局老鼠屎,搅坏一国粥?
    
    大侠 中国主义思维与实践:一局老鼠屎,搅坏一国粥?
    
    吉安
    
    2008年5月19日
    
    一颗老鼠屎,搅坏一锅粥。中国这么一个大国,一颗老鼠屎是搅不坏的,你看那台独、藏独、疆独、民运份子有多少,如同多少颗老鼠屎,都搅不坏。但是,一局老鼠屎,搅坏一国粥。
    
    哪一局?国家地震局,这一局老鼠屎,正在搅坏中国这锅粥。你看这局老鼠屎在汶川大震前后干了些什么:
    
    一,大震之前,预报为零;
    
    二,大震之时,局长身在国外;
    
    三,大震之后,连放三通马后屁,第一通屁放得是7.8级;第二通屁放得是7.9级;今天放出第三通屁是8级;
    
    四,有人揭露,地震研究员耿庆国事前发过相对准确的预报,但被这一局老鼠屎给淹掉了。
    
    以上四条,可见吉安在汶川大震之后已发的三篇文章,
    
    【抗震救灾的“点睛”之笔?http://bbs.people.com.cn/postDetail.do?view=1&id=86212043&bid=1】
    
    【汶川大震背后有无大隐?http://bbs.people.com.cn/postDetail.do?view=1&id=86283591&bid=2】
    
    【抗震救灾中的冷思考http://bbs1.people.com.cn/postDetail.do?boardId=2&treeView=1&view=2&id=86288122】
    
    篇篇首要问题都是针对这局老鼠屎的。
    
    今天,看到这局发出“8级”的臭屁,实在忍无可忍,专写一篇骂娘。
    
    花了老百姓大把的银子,如果事前的预报你们没有本事发出来,难道连马后炮都放不准吗?哪有放马后炮都还要一改、再改、三改的道理?小学生作作业,错了就是错了,零分,没得改!所谓的鸟科学家就这样容易当啊?想怎么错就怎么错,想怎么改就怎么改?你们拿中国十三亿人的性命当儿戏啊?!中国十三亿人就任由你们这么随心所欲地忽悠啊?!
    
    除了上述三篇中的内容之外,下面再补充大震之前,国内外在汶川地震之前对相关地区的组合分析和预测论文,发表时间为2007年7月17日,中国方面参与此论文的人员有:
    
    1,Yong Li,成都工学院的李永(音)
    
    National Key Laboratory of Oil and Gas Reservoir Geology and Exploitation, Chengdu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Chengdu, Sichuan, China
    
    2,Rongjun Zhou,四川省地震局的周荣军(音)
    
    Seismological Bureau of Sichuan Province, Chengdu, Sichuan, China
    
    余为英国、美国、瑞士的四位专业人士。请决策层明查,其网址附在最后:
    
    TECTONICS, VOL. 26, TC4005, doi:10.1029/2006TC001987, 2007
    
    Active tectonics of the Beichuan and Pengguan faults at the eastern margin of the Tibetan Plateau
    
    Alexander L. Densmore
    
    Institute of Hazard and Risk Research and Department of Geography, Durham University, Durham, UK
    
    Michael A. Ellis
    
    Center for Earthquake Research and Information, University of Memphis, Memphis, Tennessee, USA
    
    Yong Li
    
    National Key Laboratory of Oil and Gas Reservoir Geology and Exploitation, Chengdu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Chengdu, Sichuan, China
    
    Rongjun Zhou
    
    Seismological Bureau of Sichuan Province, Chengdu, Sichuan, China
    
    Gregory S. Hancock
    
    Department of Geology, College of William and Mary, Williamsburg, Virginia, USA
    
    Nicholas Richardson
    
    Department of Earth Sciences, Swiss Federal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Zurich, Switzerland
    
    Abstract
    
    The steep, high-relief eastern margin of the Tibetan Plateau has undergone rapid Cenozoic cooling and denudation yet shows little evidence for large-magnitude shortening or accommodation generation in the foreland basin. We address this paradox by using a variety of geomorphic observations to place constraints on the kinematics and slip rates of several large faults that parallel the plateau margin. The Beichuan and Pengguan faults are active, dominantly dextral-slip structures that can be traced continuously for up to 200 km along the plateau margin. Both faults offset fluvial fill terraces that yield inheritance-corrected, cosmogenic 10Be exposure ages of <15 kyr, indicating latest Pleistocene activity.. The Pengguan fault appears to have been active in the Holocene at two sites along strike. Latest Quaternary apparent throw rates on both faults are variable along strike but are typically <1 mm yr−1. Rates of strike-slip displacement are likely to be several times higher, probably ∼1–10 mm yr−1 but remain poorly constrained. Late Quaternary folding and dextral strike-slip has also occurred along the western margin of the Sichuan Basin, particularly associated with the present-day mountain front. These observations support models for the formation and maintenance of the eastern plateau margin that do not involve major upper crustal shortening. They also suggest that activity on the margin-parallel faults in eastern Tibet may represent a significant seismic hazard to the densely populated Sichuan Basin.
    
    Received 28 April 2006; accepted 2 April 2007; published 17 July 2007..
    
    Keywords: Tibetan Plateau; geomorphology.
    
    Index Terms: 8107 Tectonophysics: Continental neotectonics (8002); 8111 Tectonophysics: Continental tectonics: strike-slip and transform; 7221 Seismology: Paleoseismology (8036); 1824 Hydrology: Geomorphology: general (1625).
    
    http://www.agu.org/pubs/crossref/2007/2006TC001987.shtml
    
    吉安以为,上述论文之真假绝不难查核,耿庆国震前所发预报的密件也应该尽快查核。
    
    地震之后,上文作者之一,田纳西的孟菲斯大学的地震研究和信息中心的Micheal Ellis,在接受国家地理新闻的采访时说, “根本上说,地震的原因是印度和亚洲地壳板块持续且不可阻挡的碰撞,其速率约为一年20-22毫米”;“我们已经明确标示出了这些活跃断层的潜力”;“(地震前)我曾经去过这些小型村镇”, “大多数房屋都没有使用加固材料,而且那些地区几乎没有制砖厂。”随着西藏高原北移,“西藏的中部地区正在塌陷,就像奶酪刚从烤箱中拿出来放到冷空气中一样。” Ellis指出,西藏的南部边缘在断层一侧,其面对的地震威胁和四川一样大。 “喜马拉雅地区相关的财产和生命损失的风险非常之大,因为有大量的人口居住在哪里或者马上迁移过去。”而且,随着印度板块持续撞向西藏,“它正在制造新的断层”,同时也意味着新的危险。
    
    详细可见英文原文:
    
    Study Warned of China Quake Risk Nearly a Year Ago
    
    Kevin Holden Platt in Beijing
    
    for National Geographic News
    
    May 16, 2008
    
    http://news.nationalgeographic.com/news/2008/05/080516-earthquake-predicted.html
    
    对于地震及其预报,吉安以为正确的思维逻辑是,预报与真实地震的状况肯定是有出入的,想做到100%的精确是永远永远无法办到的,如同无法预报一棵大树明年会长出多少树叶子一样地永远永远无法办到。但是,预报一棵大树明年大约在几月份开始生长新的树叶,是完全有可能的。而地震预报应该只需要有关专业人员预报大约的可能性,即地震将会发生的大约区域范围,大约的时间范围,大约的烈度范围,这,是完全可以办到的。历史上并不是没有先例,而上述论文、耿庆国震前所发预报的密件,便也都是明证。
    
    而这样大约的、相对准确的地震预报,足可以促使一个国家,一个地区事前做好相应的准备,比起汶川大震这样事前毫无准备、猝不及防导致人员伤亡、财产损失惨重的状况,就要好得多。若以地震预报不可能准确,而对可能发生的地震不作任何的预报,便是致极地荒唐!
    
    事前有无大致的预报,对于能否避免或最大限度地减轻地震造成的巨大灾害是有天壤之别的。
    
    当然,大致预报的准确性,对于事前防范工作及其成本的效率有着正比的关系,预报的准确性越高,所做的防范工作及其成本可获得的实际效率则越高;预报的准确性越低,所做的防范工作及其成本可获得的实际效率则越低;而预报的准确性低到为零,即预报为完全错误,所做的防范工作及其成本可获得的实际效率则为零,换言之,所做的防范工作及其成本完全地浪费。
    
    但是,对于这个所谓的零,即完全错误的预报,导致所做的防范工作及其成本可获得的实际效率成为零,用阴阳论的二分法来看一个事情的两方面,即使是完全错误的预报也并非一无是处。
    
    例如军队,即使没有真实的战争发生,也需要搞假想的战争进行军事演习。而军队演习是要花大量军费的,任何人都不能说,军队没有进行有效的战争就开销大量的军费搞军演不合理。所以,即便是在一个完全错误的地震预报之下,进行一次实际效率将为零的防范工作,以此作为一次接近实震的演习,所花费的成本,与军演一样也是合理的,谁也不能否定一次相当于实震的演习所花的费用不合理,因此,即使是完全错误的预报也是具有相当的积极意义的,当然也就是可以允许、可以原谅的。而看看5月12日汶川地震时,身处地震之中的百姓居然多不知地震大灾已经降临,即可清楚一场或多场接近实震的演习对于中国人是多么地必要。客观事实证明,中国太需要接近实震的演习,而中国从来没有进行过任何接近实震的演习。吉安不得不说,国人实在是太节约了,节约到要钱不要命的地步了。
    
    有上述的逻辑推导和结论,加上唐山地震的教训,以及政府历来对地震研究、预报的大致要求,国家地震局不应该不明白上述的道理,不应不知道该怎么做。
    
    那么,回头看看国家地震局的所作所为,吉安实在无法想通,一,为什么汶川这样的大地震,在近年、甚至最近,国内外都有人作了相关的分析、预测的情况下,居然事前胆敢隐瞒、胆敢置之不理、胆敢不发任何预报?二,地震后的测定又为什么胆敢一改、二改,乃至三改?
    
    不得不联想那个鸟奥运会,不得不怀疑是否为了确保奥运会,以致决策层掉以轻心、本末倒置地重奥运会这个面子,轻地震灾害这个里子,而置地震预报于不顾?吉安一向尊重胡、温,非常看重胡、温之治,有多篇文章为证,当然希望这个怀疑并非事实。
    
    上述分析显见二个可能性,可能性一,汶川地震之前无任何预报的问题,只局限于国家地震局这一局老鼠屎。果真如此,就汶川地震灾难之大,损失之大,而事前中外又并非没有一个人不知此震,决策层就应该立刻调查国家地震局在此震之前后的所作所为,向国家地震局问责,该撤掉的饭桶坚决撤掉,该关的渎职者坚决关起来,该杀头的就坚决杀掉,以慰汶川千万亡灵;可能性二,如果决策层对国家地震局手软,在汶川地震造成的人员、财产如此巨大损失面前,在震前中外皆有人对此震有分析、预测的情况下,国家地震局却对地震毫不预报的所作所为听之任之,不了了之,那么就有充足的理由,可以怀疑决策层在汶川地震上的干系是否完全的干净。
    
    黑的就是黑的,白的就是白的,亟望“汶川地震有无预报之迷案”早见天日,这,对中国现在和将来国运之盛衰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
    
    今天是举国哀悼的日子,吉安以此文祭奠汶川大震中丧生的千万亡灵!
    
    ……………………
    
    三峡大坝诱发地震是预期中的事
    
    —— 5.12.四川省汶川大地震探微(一)
    
    黄肖路 摘编
    
    摘自--巍巍大坝,安乎危乎(范晓 《中国国家地理2004年11期》(河流专辑)
    
    http://www.chinarivers.ngo.cn/Views/document.2004-11-08.4079529868/view)
    
    [黄肖路注:(1){ 三峡大坝诱发地震是预期中的事 }是我加的小标题,凡是我加的小标题,都在其前后都标上 * 号; (2)凡是范晓原文中只在上述的电子版中有,而在刊物版中没有的段落,我全部用{ }标明。]
    
    新世纪配图:三峡地质变迁的新滩链子崖
    
    {2003年6月11日,世人瞩目的三峡水库在蓄水到135米后,也出现了微震。事实上,愈是高坝、大库,愈易诱发地震,三峡大坝诱发地震是预期中的事。未来值得关注的是,三峡水库诱发的地震会有多大?它对三峡工程会产生何种影响?}
    
    [黄肖路注:(1)上段是上述的电子版的倒数第八段;又是上述的电子版被我编辑后的倒数第九段;(2)下面三段摘自--巍巍大坝,安乎危乎(范晓 《中国国家地理2004年11期>(河流专辑]刊物版第152页。]
    
    水库诱发地震主要是因为巨大体积的蓄水增加的水压,以及在这种水压下岩石裂隙和断裂面产生润滑,使岩层和地壳内原有的地应力平衡状态被改变。值得注意的是,水库蓄水可以在天然地震较少和较弱的地区,诱发较强烈的地震。
    
    世界上最著名的水库诱发地震是在意大利阿尔卑斯山的韦奥特水库,韦奥特水库坝高261米,1960年开始蓄水,随蓄水增加,引发的地震也开始直线上升, 1963年9月上旬就记录地震60次,地震最终导致水库旁的托克峰大山崩,3.5亿方岩石崩入水库中,形成高出坝顶110米的巨浪并致溃坝,下游村镇被水 夷平,2600人死亡。
    
    我国已经报道的有15个水库诱发地震的震例。最严重的当属广东东江上的新丰江水库。1959年,新丰江水库在蓄水一个月后,就开始发现该区有地震活动。在 1960年5至7月,当地连续发生3.1级和4.3级地震。1962年3月19日,发生6.1级强震,突破当地历史纪录。震中距大坝仅1.1公里,大坝出 现82米长的横贯裂缝并渗水,电站受损停运。并致6人死亡,80人受伤,1800间房屋倒塌。这是世界上4次6级以上的水库地震之一。此后,一个月之内便 发生了3.0级以上地震58次,后又花费高昂代价按Ⅹ度的抗震烈度对大坝进行第二次加固。1962年6.1级强震之后二十余年,在水库水位变化不大的条件 下仍有中强地震发生。
    
    {青海黄河上的龙羊峡库区蓄水前地震活动较弱,蓄水后随着库水位的升高,库区地震活动明显增强。在围堰拦洪期间,大坝周围就发生近70余次小震。1986年 11月水库完成蓄水,坝前水深达到148.5米,淹没面积380平方公里。三年半后的1990年4月26日,水库附近的共和发生7级地震,极震区房屋全部 倒塌,死伤2000余人,经济损失上亿元。其后至1994年10月又多次发生5级左右的地震,而且震中有逐渐靠近水库的趋势。}
    
    {1985年6月12日,在三峡坝址以上约25公里的新滩发生大崩滑,约3千万方崩滑的土石在几分钟内就摧毁了新滩镇,崩滑体入江形成巨大的涌浪,涌浪冲上南岸猴子岭的高度达到49米,受涌浪严重影响的河段长度近30公里,并导致上下游几公里内的十多艘船只沉没。据史书记载,历史上该滑坡曾多次活动,并造成堵江毁船事件。在这样的地区,由于地质环境极其脆弱,边坡稳定性很差,所以大规模的大坝施工活动,不可避免地会诱发地质灾害,这种灾害事件在西部的大坝建设中层出不穷.}
    
    ──《观察》 / 作者来稿
    
    Monday, May 19, 2008
    
    ……………………
    
    中国农民学习动态
    
    2008年5月20日 9:35
    
    深切哀悼四川汶川大地震遇难同胞!
    
    什么叫"全面胜利"?!难道这次灾难还有胜利?!能把那么多遇难者"夺取"成活?!
    
    一,
    
    歌管楼台靡靡音,
    
    铜喉铁嘴唱法新。
    
    我劝诸君且降嗓,
    
    莫惊地下四川人!
    
    二,
    
    矫揉造作颂歌残,
    
    天已入夏唇舌寒。
    
    逝者难望瑶台月,
    
    再也不听浪调喧!
    
    三,
    
    浓妆艳抹遮丑姿,
    
    浅绿深红竟几时?
    
    不见九霄纷雨落,
    
    滴滴沾得冤魂湿。
    
    ……………………
    
    吴稼祥:给政府塌了,学校没塌的地方官授勋
    
    5月19日下午14时28分,我在威海和我的同事们起立垂首默哀,眼睑击退了泪浪,但心扉关不住悲伤。7天来,我一直不敢想一个问题:在汶川地震波及的所有灾区,到底有多少座政府办公楼倒塌,又有多少所中小学校舍倒塌?在遇难者里,多少是公职人员,多少是中小学学生和老师?比例是多少?这个比例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衡量出当地政府的人民成色。
    
    在四川灾区,肯定有一所学校没倒塌,或者说没有全部倒塌,100多个学生活了下来,70多个学生被老师们连夜带出灾区,而当时,老师们自己的亲友还生死未卜。我觉得,应该给这些老师和当地政府官员授勋,那所没有倒塌或没有完全倒塌的学校,是他们的一座纪念碑。
    
    把 孩子的生命看得比自己的生命重要,把孩子读书的地方看得比官邸重要,这是中华民族的一个优良传统,正是这个传统使得我们民族历尽磨难而存之久远,险遭毁灭 仍繁衍兴盛。即使历史上名声比较差的近现代军阀,也不是个个都是吃孩子的狼外婆,有的甚至还像母鸡一样把学生当小鸡护着。
    
    四川的军阀母鸡刘文辉在上世纪30年 代任四川省政府主席,当年有个叫孙明经的摄影家到四川考察,发现许多地方的学校校舍很漂亮,一些县政府的办公室反而破破烂烂。他有点好奇,问一个县长: "为什么县政府的房子还不如学校?"县长回答说:"刘主席说了,如果县政府的房子比学校好,县长就地正法!"如果这位军阀今天还执政四川,不知道这场地震 后有多少县长保不住自己的脑壳子。
    
    山东也曾经出了个有点夫子气的军阀。上世纪80年代初,我到山东调查,发现青岛人还在怀念当年韩复蕖的部下盛鸿烈,他做青岛市长时,兴建的最好建筑都是乡村小学,此外就是大体育场,和海中栈桥。
    
    如果说我们能从一筐军阀烂桃子里挑出几颗仙桃的话,我们也能从一筐人民政府的好鸡蛋里拣出几只臭鸡蛋。在臭鸡蛋散发臭气的地方,建小学靠募集善款(这样的学校,对孩子们而言是"希望小学",对纳税人而言可是"失望小学");建政府官邸靠杀鸡取卵。
    
    并非富裕地区的郑州市惠济区政府被称为"小中南海","世界第一区政府",占地500亩,超过美国白宫的109亩。
    
    图1:郑州市惠济区政府办公区,人称"小中南海"
    
    尽出怪事的安徽阜阳市,其中一怪是两种"大头症":一种是婴儿"大头症",因为婴儿吃了不含蛋白质的劣质奶粉;另一种是政府"大头症",因为政府吃多了本来属于百姓的养分。该市颖泉区赶走小学,花掉1/3的区财政,仿照美国白宫样式建区政府办公大楼,村民开玩笑说,"要不是挂着红旗,真不知道是在美国还是中国"。而孩子们呢,在不能蔽风的破烂教室里挨冻。这样的学校,不要说8级地震,3级地震就会变成孩子们的坟墓。
    
    图2:阜阳颖泉区政府,人称"小白宫"
    
    图3:被"小白宫"赶走的颖泉某乡村小学
    
    建议获得汶川抗震救灾的伟大胜利后,乘胜检查全国所有中小学校舍,凡不能抵抗8级地震的校舍应统统推倒重建,还建议把惠济的"小中南海"和颖泉的"小白宫"让给当地最困难的小学,不如此不足以向汶川地震中死难的孩子们谢罪。
    
    2008年5月20日
    
    ……………………
    
    朱健国:中国地球物理学会顾问陈一文再斥中国地震局说谎
    
    -专家曾明确预报汶川地震但遭到压制
    
    央视帮助陈一文批评中国地震局
    
    "汶川5、12大地震"到底事前有没有人预报?中国地震局负责人近日对媒体的说法是,既不可能,也从来没有收到任何预报。但中国地球物理学会天灾预测专业 委员会顾问陈一文(见图)则怒斥中国地震局此言为谎言,在中央电视台的节目中明确说:"中国地震局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2008年5月18日15时许,陈一 文在通过电话向笔者说明有关背景后,又传来了一段简明的备忘录。
    
    5月14日,中央电视台CCTV9频道英语节目有一个讨论"汶川5、12大地震"的嘉宾访谈节目,在有关专家涉及到汶川地震造成如此巨大伤亡是否有个责任 问题时,主持人杨瑞说,我们现在联线一位权威人物就此发表意见,他是中国地球物理学会天灾预测专业委员会顾问陈一文先生。于是陈一文通过电话用英语回答: 中国地震局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从2006年三年来,天灾预测专业委员会就汶川地区可能发生强震,曾经向中国地震局提出过三次中期预测,特别是2008年 5月3日,陈一文亲手又向中国地震局发了一份汶川地区可能发生强震的预报。据陈一文所知,还有其他人也向中国地震局提出过汶川地区可能发生强震预测。但 是,这些严肃科学的预报一再泥牛入海无回音,中国地震局的领导与中国地震预测研究所的所长们从来没有就预报访问过天灾预测专业委员会的专家,从来没有深入 了解过他们地震预测的工作。因此,中国地震局的领导们现在称也从来没有收到任何预报,完全是胡说八道的谎言。
    
    尽管当天晚上央视重播这个节目时,因压力将陈一文上述意见删除,但是由于当时的节目是实播,陈一文关于"中国地震局对汶川5、12大地震负有不可推卸的责 任"的信息已通过央视揭露于全世界!陈一文至今坚持自己的观点有理有据,符合"科学发展观"。陈一文补充说,与"汶川5、12大地震"的实际震中相比,他 们的预报在经度上只相差一度,基本准确。陈一文欢迎各媒体和网站转载他的观点——《陈一文顾问网站》(http: //cheniwan.sea3000.net)上的《地震预测》专栏与《科学共同体及其规则》专栏中,有他对中国地震局的所作所为有大量评论与附录。
    
    据悉,中国地球物理学会天灾预测专业委员会拥有曾准确预报了唐山大地震的一批着名专家,如郭增建教授、汪成民教授、耿庆国教授、黄相宁副研究员、徐道一研 究员、徐好民研究员、张网厚研究员、强祖基教授、曾小苹研究员、钱复业研究员、赵玉林研究员和地震预测专家孙威等。
    
    陈一文是孙中山的秘书陈友仁之孙
    
    陈一文困惑的是,他不仅是个有一定知名度的专家,而且出身名门,乃孙中山的秘书陈友仁之孙,周恩来、宋庆龄、康克清当年或给他亲笔写信,或当面鼓励他积极 为建设新中国建言献策,为什么今日竟然不能将事关千万人民生命的地震预报上达主管部门? 陈一文虽然属于英籍犹太人(母亲为犹太人,亦可称英籍犹太人,犹太人以母亲血缘为准),但对新中国感情深厚——祖父陈友仁既是孙中山先生亲密的外事秘书、 顾问,也是杰出的爱国外交家,曾于1926-1927年担任广州国民政府与武汉国民政府外交部长,1927年曾与毛泽东、宋庆龄等人在汉口举行国民党中央 委员会会议时合影;他虽然1942年出生于英国,1950年因父亲陈依范(英籍新闻工作者、1938年与1946年访问过延安,1947年协助新华社创办 伦敦分社)应邀来新中国帮助新华社开展对外宣传工作,随父从英国伦敦定居北京;1968年毕业于北京机械学院后,在原一机部抚顺挖掘机厂从事生产劳动、技 术革新工作、技术情报研究工作;1979调回北京安排在中国机械设备进出口总公司工作;1980年代初担任全国青联一机部系统特邀委员;1981年至 2000年,担任〔美国〕嘉利华公司驻北京联络处首席代表,后为北京市凯利华信息咨询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自1990年以来开始跟踪调查研究中国地震预测 实践研究者自主创新科技成果的发展及其遭遇的困难与阻力,2002年被聘为中国地球物理学会天灾预测专业委员会顾问、2004年又被聘为中国灾害防御协会 灾害史研究专业委员会顾问,现为义务扶持中国被压制的科学新技术发明者的社会活动家和科技先锋思想探索家。
    
    熟悉陈一文的科技界人士说,陈一文先生近二十年来致力于地震预报研究,发表多篇关于中国科技创新发展、能源与环境、大气污染、强子力学等问题的重要论文, 在海内外产生积极反响,特别是其2004年以来多次被权威报刊文库转载的《中国科学技术、经济和社会的高速健康发展呼唤向传统科学技术基本理论提出挑战的 科技创新成果》、《中国必须走世界任何国家从未走过的新型能源环境发展道路!》等论文的核心观点,深受科技界关注。
    
    民间业余地震预报研究者孙威被压制
    
    陈一文指出,民间业余地震研究专家孙威,数次准确预测地震,遭专业的人士和机构压制。
    
    1、向地震部门预报四川的松潘—平武7.2级地震被压制。1976年8月16日22点06分,在四川的松潘——平武地区发生了7.2级地震。孙威在在8月14日就断定两三天之内会发生7级左右的地震,用电话向包头市地震办和包钢地震办预报了,结果未被采纳。
    
    2、向地震部门预报宁夏的巴音木仁地区6.2级地震被压制。1976年的9月22日8时,孙威和观测点同事一起乘火车从包头赶到呼和浩特市向内蒙自治区地 震办汪丹主任预报: 1976年的9月23日,包头东部偏南200-500公里范围内,可能发生5.5-6.0级地震,震中列度约为8度。此预报从1976年的9月3日就向包 头有关部门预报了,但一直不被采纳。结果,1976年的9月23日04时07分3.8秒,在宁夏的巴音木仁地区,真的发生了6.2级地震,震中列度约为8 度。
    
    3、在地震局会议上预报天津宁河发生6.9级地震被压制。1976年10月21日,孙威在赴京向国家地震局预报新震情报受阻后,给国务院写了一封预报地震 的信:党中央、国务院、华国锋主席,从我们包头钢铁设计院地震观测点得到的观测资料表明,在11月上中旬,华北地区还有可能发生破坏性强震,望能予以重 视。六天后的10月27日,孙威又在冶金部科技大会上代表和在京直属单位地震观测点负责人的汇报会上,准确预报:在11月7日到17日的10天内,中国可 能发生两次7级左右的地震,一次可能在京津唐地震老区,天津钢厂要做好防震准备。
    
    1976年10月30日,国家地震局刘英勇、卫一清等局级领导在木犀地河边木板棚召开"京津唐地区震情分析会商会",孙威在会上再次预报上述震情。但是会 议结束时,国家地震局分析预报室负责人否定了孙威的再次预报,宣布上报国务院的"会议记要"是:京津唐地区今冬明春没有大于6级地震,京东南天津、宝坻一 带没有大于5级地震。然而事实恰恰相反:1976年11月7日02点04分,四川盐源泉西北川滇藏交界一带发生了6.9级地震;11月15日21点53 分,天津宁河发生6.9级地震,天津市第二毛纺厂正在交接班的工人全部遇难!老百姓气愤地喊着,明明知道有地震还对老百姓保密,一气之下砸了天津市地震局 的牌子,还把砸坏的牌子倒挂在原地示众。
    
    更可愤的是,一如唐山大地震后,国家地震局没有在任何文字材料上留下有多人曾预报过这次地震的痕迹,此次,国家地震局再次向上级和公众隐藏了许多地震预测实践研究者曾准确预报过这次地震的资料。
    
    据陈一文了解,地震局某些漏报地震致灾后,或者地震系统内部坚持"地震当代能够预测"的地震预测专家或民间地震预测专家提出了正确的预测而且被发生的地震所证实后,地震局至少数次向公众隐瞒真实的情况,目的是使国家地震局"地震当代无法预测"的谬论能够维持下去。
    
    4、国家地震局曾肯定孙威研制发明的地震前兆监测仪器的先进性,后却因私利而拒绝推广应用。1977年2月16日,国家地震局下达005号文件称∶"今年 一月我局在山东省济宁市召开土地电、土地应力测报地震经验交流会,在这次会上包钢设计院地震组介绍了地应力测报地震的经验,引起了大家的注意。会议建议建 议在重点地震监视区扩大试验,引起了大家的注意。为此组建试验小组,并邀你单位孙威同志参加此项工作……。"
    
    1977年3月28日,国家地震局下达052号文件进一步称∶"今年一月我局在山东省济宁市召开土地电、土地应力测报地震经验交流会。会议认为包钢设计院 研制的简易地应力仪通过前阶段实践有预报大震临震的苗头,有必要选择一些重点地区〔京津唐渤张、苏鲁皖、冀蒙晋交界地区〕进行观测试验。……试验费 用……,由局群测群防经费中开支。"并明确规定,筹建29个试验点,以国家地震局文件的形式,正式立项。
    
    在书稿中,孙威强调指出∶"这是对我发明的'包头应力'的肯定,是对我们1976年多次成功预报地震的肯定。"
    
    然而,不久,国家地震局在人事变动后,突然将周恩来主持制定的"群测群防"地震防范方针视为"文革遗产",内幕却因一些主流权威认为鼓励 "群测群防"会给漏报震情的国家地震局带来问责之灾甚至有致命威胁,于是制造由头将多年辛辛苦苦建立的全国地震群测点全部砍杀和"清理",致使被实践证明 确实"有预报大震临震的苗头"的孙威地震预测仪器"英雄无用武之地"。而因包头钢铁设计院地震观测点属于"群测点"被砍掉,海内外尊重的中国最杰出的民间 地震预测专家孙威"下岗"待业,失去地震前兆监测试验点17年。 直到1995年,辽宁省地震局两位尊重孙威的地震预测专家升任有关职务,有权请孙威到辽宁合作继续"孙氏地震预测法"试验,"孙氏地震预测法"才重获为民 为国分忧的机遇。后来孙威得以在北京电业中学再建群测点,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又聘请孙威作为"客座教授"与长期合作共同实验研究探索孙威仪器神奇性能的 物理机制。
    
    孙威还将"群测点"建到美国,在加州建了多个地震前兆监测点。
    
    近年来新的科学实践证明,孙威的仪器能够在不同大陆〔亚洲与美洲〕、不同地质条件下的不同地区不断重复对多次新的地震再次抓住他的仪器1975-1978 年期间已经多次抓住过的"确定性地震前兆"〔即"地震不可预测"专家们承认他们始终未能抓住的可以用来预测地震的地震前兆〕:如1999年11月29日 12时10分辽宁省岫岩5.6级地震;2000年1月12日7时辽宁省岫岩(偏岭)5.1级地震;2003年5月28日19时09分21.6秒美国5.0 级地震;2003年8月16日18时56分43.2秒内蒙古巴林5.9级地震;2004年3月24日09时53分45.0秒内蒙古东乌珠穆沁旗5.9级地 震;2004年12月26日08时58分55.2秒印尼苏门答腊西北近海6.7级地震等。
    
    三十年来,国家地震局一直对国内坚持"当代能够实现地震预测"的所有地震预测实践研究者进行排斥与压制。陈一文先生举出20多个采用不同仪器、技术、方法 实践检验证明成就卓着的非主流地震预测专家。他们中的代表队人物张铁铮、沈宗丕、李均之教授、郑联达教授、吕大炯研究员〔旅美华人〕、寿仲浩〔旅美中国 人〕、韩延本研究员、任振球研究员、孙威客座教授、王文祥研究员、杨武洋博士研究生、徐秀登教授、陶守正教授、宋松、刘承昌、李阶法、高发金、郭宝昌,王 斌、马未宇等。不仅如此,国家地震局系统内所有坚持"当代能够实现地震预测"具有创新精神的专家也都一再受到打击与冷遇。地震局系统坚持"当代能够实现地 震预测"的代表人物包括:郭增建教授、汪成民教授、耿庆国教授、黄相宁副研究员、徐道一研究员、徐好民研究员、张网厚研究员、强祖基教授、曾小苹研究员、 钱复业研究员、赵玉林研究员等。
    
    为何孙威等许多民间业余地震预测一再胜过了国家地震局专业地震预测?
    
    陈一文认为,从1966年邢台地震中总结出了"小震闹,大震到"经验对震前有前震的许多地震的预测来讲是成功的经验。但是,辽宁省地震局以此成功地预报了 1975年2月14日辽宁海城至营口7.3级地震后,国家地震局某些权威人士误认为它是预测一切地震的经典模式。但地震的发生模式是多元化的,1976年 唐山大地震前以及1978年再次发生的海城地震前就没有前震。1976年唐山地震前,虽然唐山地区许多群测点利用自己研制开发的"土仪器"监测记录到清楚 的地震前兆、其它地方张铁铮、孙威等不少民间地震预测实践研究者根据自己抓住的地震前兆分析也报告自己的预测意见,皆因为不符合"小震闹,大震到"模式, 也不符合国家地震局地震分析预报负责人梅世荣等人当时坚持认为华北不再有强震的判断以及因而受到否定。唐山大地震悲剧发生之后,国家地震局梅世荣等权威一 方面上骗中央,谎称唐山大地震前毫无前兆,因而无法预测,拒不检查自己背离"预防为主、专群结合、土洋结合、群测群防"地震工作方针的严重错误所造成的不 可原谅的后果,几十年来却一再搬出"地震不可预测是近几代人也无法克服的世界性难题"陈词,蒙哄公众。
    
    其实,1976-1978年期间,孙威等民间业余地震专家的预测一再胜过国家地震局专业权威的地震预测,首先是因为他们研究开发的"土仪器"优于国家地震 局专业队伍的"洋仪器":"洋仪器"在1975年海城地震前、在1976年唐山地震前、在1978年再次海城地震前未能够监测到可以作为地震预测可靠依据 的地震前兆信号,因而声称"没有前兆",而孙威等许多群测点开发的高灵敏度仪器却能够监测记录到专业"洋仪器"根本监测不到的确定性的地震前兆,并且非常 清楚,可作为地震预测的可靠依据。
    
    此外,孙威等民间业余地震专家的监测方法先进——国家地震局专业地震预测当时对许多地球物理信号采取的是"一天定时记录几个数据"的时点观察法,而孙威等 某些群测点的监测记录方法更为先进——采用每天24小时不间断连续记录。远远胜过专业"洋仪器"的中国特色自主创新"土仪器",以及不会遗漏任何地震前兆 信息的新方法,缘于孙威等敢于怀疑和挑战传统地震成因理论——现行的、传统的构造地震理论,是以板块学说为基础,以观测断裂带活动为目标,认为断裂活动是 地震的成因;方法是以监测地震活动性为重点,用前震序列及统计规律"以震报震"(小震闹,大震到);指导思想是长期观测地形变,认为地下能量需要很长时间 的聚积,应力需要很长时间的积累,使地壳发生形变直到被压坏,能量突然释放。有了这种片面的指导思想,就会认为一天只要定时记录几个数据就足够了,用不着 连续可视的自动记录。殊不知这种长时间守株待兔的办法,丢掉了对地震预测非常重要的许多前兆信息。
    
    近十多年来,国家地震局尽管把卫星遥感、数字化遥测台网……等最先进的常规技术都用上,还是事倍功半,因为他们沿用的地震孕育触发基本理论存在着严重的片 面性、局限性和错误……。而且,采用更先进的数字化时,如果方法不得当,就会像国家地震局已经造成的恶果那样,投资了数千万元的数字化设备,某些重要的地 震前兆信息却已经严重失真,成为"垃圾信息"。国家地震局如果继续迷信这些错误理论或过时观念,即使再多引进现代化技术设备,也只会南辕北辙,事与愿违。 美国、日本、俄罗斯等地震监测先进的国家,半个世纪的研究结果证明了这一点。
    
    孙威等民间业余地震预测专家采用的地震前兆监测仪器,大多是根据自己探索的新地震预测理论——追踪前兆信息,循序渐进地逼近"龙头"——自行新研制的,而 国家地震局专业地震预测权威们则采用的是进口的或者仿制的传统地震活动监测仪器。理论的保守,方法的因循守旧,形式虽洋但是实际上相对落后的仪器,国家地 震局专业地震学权威们一再败阵于孙威等民间业余地震预测专家。
    
    从1976年到2008年,整整三十二年过去了,孙威等民间业余地震预测专家继续遭到国家地震局专业地震预测权威们的排斥与压制的状态,竟然毫无改善!当 年的壮年小伙孙威而今已成为白发苍苍的古稀老人!孙威的《为唐山的悲剧不再重演》书稿,从2005年开始寻求有胆识的出版社,但至今因国家地震局无形压力 而被重重关口压制难以问世!
    
    掀起一个重新反思唐山大地震的热潮
    
    鉴于国家地震局今日对公众监督的打压,已从早期的只压制不同意见者扩大到所有支持创新地震预测理论和实践的网络媒体,鉴于近期新地震不断出现,不断漏报, "汶川5、12大地震"后国家地震局仍然拒绝反思,陈一文对国家地震局的严厉批评和对建立科学民主的中国地震预测监督和问责机制的深切呼唤,更显得切中时 弊,极其可贵,得到了国内外众多地震预测实践研究者的支持与尊敬。据悉,已经有人认真考虑,要依法状告国家地震局,提出不作为渎职行政诉讼,追究其长期压 制地震局系统内以及民间业余地震专家、逃避公众合法监督的法律责任。
    
    对于陈一文的工作,唐山大地震悲剧的研究者、知名作家张庆洲先生(着有畅销书《唐山警示录——七、二八大地震漏报始末》)高度评价道:陈一文对中国地震预测实践研究者跟踪调查研究与社会活动工作的意义不亚于中国地震预测实践研究者群体的地震预测研究工作本身!
    
    可以说,只有在科学民主的中国地震预测监督和问责机制建立健全之日,"汶川5、12大地震"悲剧才可能终结。唐山大地震的真正悲剧在于三十年拒绝反思地震 预报中的思想专制——2006年纪念唐山大地震三十周年时,只知歌颂重建唐山的丰功伟绩,而毫不反思追究当年对科学预报的残酷压制——如果"汶川5、12 大地震"仍然坚持唐山大地震预报中的思想专制,那么中国人民只有永远在唐山大地震悲剧之中彻底控制地震之灾之时。
    
    能否通过"汶川5、12大地震"的惊醒,迅速掀起一个重新反思唐山大地震的热潮,将地震预测中的专制者一并追究责任,由此追究"汶川5、12大地震"的压制科学预报的专制者?如是 ,中国人民可能会少受一点天灾人祸!
    
    2008年 5 月 18日于旅途
    
    --------------------------
    
    《议报》第355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首发
    
    ……………………
    
    李宪源
    
    2008年5月20日 1:49
    
    温家宝讲话只字未提共产党和马列主义意识形态
    
    温家宝讲话只字未提共产党和马列主义意识形态
    
    DWNEWS.COM-- 2008年5月18日20:17:6(京港台时间) --多维新闻网
    
    张鹤慈来稿/对有人认为,温家宝在地震中的表现不如四人帮,看看温下面的讲话,可以找到当年唐山地震后的人民日报比较一下。
    
    温的讲话没有一个字提到共产党和马列主义意识形态,难道不应该注意和肯定中国变化?
    
    没有强调共产党的领导,没有号召和强调共产党,青年团在抗震救灾的作用。没有谈什么马列主义,毛泽东,邓小平和三个代表等意识形态。没有号召团结在党中央。
    
    军队大量介入抗震救灾,但讲话没有一个字提到解放军。
    
    这虽然不太公平。但从温的讲话看,是有意的区别过去的宣传,虽然也许有一点矫枉过正。但信息是明确的。
    
    报告是一个务实的工作报告。难道不应该注意这个变化?
    
    不管是策略还是真的改变,都应该肯定务实的工作而尽量的摆脱意识形态。
    
    17。05。08 墨尔本
    
    On 5/18/08:
    
    温家宝和胡锦涛都是学理工科出身,他们都清楚地知道地震灾区的危险.不管怎么样,他们能及时赶到地震灾区本身,就说明了他们对待人民的一个基本态度.他们都到了地震灾区,他们的下级:军队和地方干部敢不去吗?这是中国能迅速救灾的一个重要因素.
    
    ……………………
    
    RFA来自川北重灾区从江油到平武的报道(视频)
    
    原题:来自四川北部重灾区从江油到平武的报道(视频)
    
    (2008-05-20)本台记者林迪继续对四川北部灾区平武县平通镇、特别是其中的两个学校做了采访和拍摄,而临近的重灾区北川县的村民也谈到,他们除了性命其他的一切都失去了。自由亚洲电台林迪从四川北部灾区从江油到平武所做的报道
    
    图片:青山依旧,镇貌全非(RFA记者林迪)
    
    视频: 通往川北平武县平通镇的公路边,大面积泥石流淹没了村庄(记者林迪)
    
    视频:平通镇明德小学垮塌的校舍和校门口的墙报(记者林迪)
    
    视频:平通中学学生公寓垮塌了一层楼,其它校舍已成废墟,师生遗物散落一地(记者林迪)
    
    视频:平武女村民介绍当地学校伤亡的情况(记者林迪)
    
    在进入重灾区平武县平通镇的途中,其实已经灾情叠现,狭窄公路两侧的群山峻岭多处出现因地震而滑落的大面积泥石流。一位当地青年指着河谷对面的一大 堆山石泥沙说,这下面深埋了大半个村庄。因为根本没有存活的可能,至今还没有去开挖。一路上,大型机械不断地在抢修公路。在一个三岔路口,记者搭的货车选 择了一条与九寨沟相邻的岔路,直驱平通镇。在这里,军人和军车忙成一片。在大约两里路长的公路两边的断壁残桓下,不知埋葬了多少冤魂,而死人最集中的还是 平通中学和民德小学。小学崭新的主楼门窗破损,并没有倒塌,但已成了危楼。所有其他的建筑都已成了废墟,已经看不出原来是几层楼。歪倒的校门口还残存着一 段墙报上幼嫩的字体和图画。几百米外高坡的平通中学操场两侧的建筑已经成了瓦砾堆,散落着教学仪器、被击穿荧光屏的电视机、书包、课本和作业簿,有的还沾 着血迹。正对校门的建筑还算是竖着的,但是一楼已经不见,二楼直接插落在地。通过扭曲的窗口,可以看到里面翻倒的双层铁架床和散落的衣物。建筑的上方写着 "学生公寓",左侧还写有六个大字:付出总有回报。不难想见,这里寄托过多少理想和梦幻,而灾难来临时又回荡过怎样的呼救和呻吟。记者发现,一个当地人在 一个断墙上面呆坐良久,后来一个妇女对记者说:她看到了摆放在操场上的一排排尸体。在救灾指挥部旁边,一位工作人员说,地震后交通中断,因为缺医少药,一 些已经挖出的人最后是痛死的:
    
    图片:平通民德小学校门口的学生墙报,字画犹在,人去何方?(记者林迪)
    
    记 者:"挖出来的有没有活的?"
    
    工作人员:"到我们赶到这的时候,头天下午抢救出来有活的,当天下午抢救出来有活的。但是,由于缺医少药,有的活着的就痛死了。但是,下山路断了,上山路断了,医院被埋了,被埋了。"
    
    记者:"医院被埋了?没有任何条件?"
    
    工作人员:"对,没有任何条件。上下路都断了,全部断了,通讯断了,没药啊。有一部分前面抢救出来的,可能啊,我估计有一些。但是,到我们赶到过后,再没有一个抢救出来因为伤势过重而死掉的。没有。"
    
    记者:"没及时抢救?"
    
    工作人员:"唉,唉。没有。"
    
    图片:平通镇垮塌的一片房屋(记者林迪)
    
    记者:"那么你们放在什么地方?手术室?处理怎么处理法呢?"
    
    工作人员:"都是简易的包扎,重伤都转走啊,担架抬啊,往江油里面转。"
    
    他还提到除了平通镇以外,平武县的另一个重灾区是南坝,那里的伤亡更大。
    
    记者:"现在看是南坝严重还是平通严重?"
    
    工作人员:"地震的伤害程度基本上差不多。但是,由于平通的建筑面积小、人口少,所以
    
    从建筑面积来讲,平通要小,南坝要大一些,因为南坝镇大、人口大、建筑面积大。"
    
    图片:断垣残壁前,警察还需巡逻(记者林迪)
    
    离开平通时,记者搭上了一辆装有电缆的小货车。已经屈腿坐在电缆木架上的是一位老家在另一个重灾区北川的中年人。他说,他们家除了还有几条命,什么都丢了,而这已经是最幸运的了。
    
    中年人:"房子全部。"
    
    记者:"你是出生在北川?"
    
    中年人:"就是北川贵溪乡,就这两年出去打工嘛。看到电视台报道我们北川嘛,马上就赶回来,昨天到家。昨天一看,真是什么东西都没了。"
    
    记者:"你家里还有其他人吗?"
    
    中年人:"家里现在没什么人了。"
    
    图片:房塌车毁,民众生计堪忧(记者林迪)
    
    记者:"你们这个地方正好是在地震的这条线上。"
    
    中年人:"对啊,就在这条线上。"
    
    记者:"北川损失特别大,你们村死人了吗?"
    
    中年人:"村里死伤也很大。"
    
    记者:"大概会有多少?"
    
    中年人:"我们村可能有10多人。当时砸死的就有几个人,现在房子倒塌的很多。"
    
    记者:"那住现在怎么办?"
    
    中年人:"就没地方住啊。"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林迪从四川北部灾区江油到平武所做的报道。
    
    ……………………
    
    孙文广:强烈抗议封锁地震新闻——汶川地震窥析之三
    
    前天,海外媒体记者来电话采访汶川地震,他告诉我:中国政府应向国内媒体发出了指示,要求再不要报道中小学在这次汶川地震中的死亡情况,听到他的说法开始我半信半疑,但近几天,电视、报纸上确实很难看到中小学生伤亡的情况。
    
    最近海外媒体报道,中国当局有关方面,为了保持奥运前的安定,而隐瞒地震预测、预报;封锁了消息和新闻,现在中国的网站上,看不到这方面的新闻,网站设置了大量禁忌词加以过滤。
    
    1976年唐山地震死亡24万人,当局隐瞒预报,是造成大伤亡的重要原因之一。
    
    1976年五月云南发生7.4级地震,七月发生唐山大地震。
    
    今年的五月四川发生8.0级地震,未来几个月,是否会在其他地方发生地震?如果因为隐瞒预测,预报,造成巨大伤害,谁来担负历史责任???
    
    1976年的唐山大地震死亡24万多人,事后隐瞒真相29年。
    
    《唐山大地震》作者钱钢,2003年发表演讲说:在1976年的那个历史条件下,是根本不可能出一本书的,他还介绍:在唐山大地震时,地震的消息和人员的伤亡数字都是秘密,地震的现场,如果有人带一部照相机,立刻会被警察抓起来,相机也会被没收。
    
    难道今天还要重复唐山大地震的错误吗??
    
    对当局封锁地震消息和新闻的行为,我表示强烈的抗议;
    
    我强烈要求:停止对海外媒体的干扰,封锁;!!
    
    我强烈要求:停止对国内网站的钳制和禁忌词过滤;!!!
    
    我强烈要求:公布汶川地震真相;!!!!
    
    我强烈要求;……
    
    2008年5月21日星期三于山东大学0531883665021,13655317356
    
    ……………………
    
    吴祚来:把台湾放在心口上
    
    马英九在五二零就职演说中说,两岸同属一个中华民族,两岸应该休兵!
    
    我真想大喊一声,马英九,我们的好兄弟!
    
    在大陆遭受灾难重创的时候,马英九在第一时间捐出善款,马夫人做义工,接电话劝捐灾区,一个民族血浓于血深情感人。
    
    新世纪配图:马英九(左)与夫人周美青(右)在当义工接听赈灾捐款电话
    
    我郑重呼吁,大陆中国人要从此以后要将台湾放在心口上,而不要将台湾放在枪口上!
    
    我还建议,通过世界卫生组织,使台湾获得中国世卫特别观察员身份,因为卫生事关人民安康,在两岸暂时没有统一的现状下,台湾应该与世卫有一个特别的联络渠道。大陆应该主动释放善意。
    
    两岸不要再做外交策动,维持外交现状,不要动用两岸人民民脂民膏去拉拢一些落后国家,劳民伤财,渔翁获利。
    
    地震是地下大陆板撕裂造成的震动,它给生民造成无数死难,我们不能人为撕裂两岸族群关系,只有博爱与善意才能使两岸慢慢走到一起。
    
    一些僵滞的观念与理念还是阻碍两岸向和平方向发展,这种观念认为强大与前进使逼使台湾就范,这种观念是完全错误的,它只会使台湾愈走愈远。
    
    大陆应该在政治文明建设方面使台湾看到希望,没有政治文明的实质性进步,台湾就会观望,就会失望,政治文明的本质是,权力向人民回归,党派竞争获得执政地位,选票决定民心所向,我们期待着一个伟大的、拥有政治文明的祖国强大起来,不要让把创造历史的机会留给后人。2008-5-20
    
    (作者博客)
    
    ……………………
    
    这个作者现如今也大红大紫,成为公共人物了。
    
    友人发来电子邮件。
    
    2008年5月19日 13:29
    
    Fw: 天下父母心
    
    Subject: 天下父母心
    
    本報訊 一首於地震災後在互聯網傳播的詩作《孩子來生我們一起走》,引起大批網民強烈共鳴,詩作表達了一對母女在地震降臨之後那種至深的愛,由網友「文燭」創作的詩歌已被深圳一名填詞家改寫為同名歌詞,並由另一作曲家譜曲,預計兩、三日內製作完成,隨後全國播出,以歌聲慰藉災區受災群眾心靈,陪伴他們共渡難關。右為《孩子來生我們一起走》原文: 孩子,快
    
    抓緊媽媽的手
    
    去天堂的路
    
    太黑了
    
    媽怕你
    
    碰了頭
    
    快
    
    抓緊媽媽的手
    
    讓媽媽陪你走
    
    
    
    媽媽
    
    怕
    
    天堂的路
    
    太黑
    
    我看不見你的手
    
    自從
    
    倒塌的牆
    
    把陽光奪走
    
    我再也看不見
    
    妳柔情的眸
    
    
    
    孩子
    
    你走吧
    
    前面的路
    
    再也沒有憂愁
    
    沒有讀不完的課本
    
    和爸爸的拳頭
    
    妳要記住
    
    我和爸爸的模樣
    
    來生還要一起走
    
    
    
    媽媽
    
    別擔憂
    
    天堂的路有些擠
    
    有很多的同學朋友
    
    我們說
    
    不哭
    
    哪一個人的媽媽都
    
     是我們的媽媽
    
    媽媽
    
    哪一個孩子都是
    
     媽媽的孩子
    
    沒有我的日子
    
    妳把愛給活的孩子吧
    
    
    
    媽媽
    
    媽媽
    
    妳別哭
    
    淚光照亮不了
    
    我們的路
    
    讓我們自己
    
    慢慢地走
    
    
    
    媽媽
    
    我會記住妳和爸爸的模樣
    
    記住我們的約定
    
    來生一起走!
    
    ……………………
    
    2008年5月19日 23:14
    
    Fw: 温宝宝可爱时刻全纪录
    
    ……………………
    
    崔之元还是发送大量相关信息。他总是能够在事情发生当口找到很多可以供参考的材料。
    
    Cui Zhiyuan
    
    2008年5月15日 2:57
    
    Fw: 【中国】“汶川大地震孤儿救助专项基金”设立
    
    【中国】"汶川大地震孤儿救助专项基金"设立
    
    新闻动态   [ 05-15 01:27 ] 共有 0 条点评
    
    据新华社5月15日消息,为了帮助在四川汶川地震中失去双亲的孩子,全国政协委员杨澜倡议开展"关爱孤儿行动",在全国妇联的支持下,决定在全国妇联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设立"汶川大地震孤儿救助专项基金",以协助相关部门安排灾区孤儿现阶段的基本生活、灾后的心理辅导和长期抚养教育工作。
    
    全国妇联副主席、书记处书记莫文秀介绍,此次设立的"汶川大地震孤儿救助专项基金",将由全国妇联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进行专项管理和运作,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是民政部评选出的全国6家5A级基金会之一。这笔专项基金将利用全国妇联在基层的系统和渠道优势、特别是落实到乡村一级的妇代会,收集孤儿的信息资料,把关爱送到他们身边,充分发挥该基金的最大效用。
    
    "灾区的孩子们已经失去了母亲,但是不能失去母爱,'汶川大地震孤儿救助专项基金'设立后,首先会迅速投入目前最为紧急的抢险救灾之中,更会着眼于这些孤儿在灾后重建中长时间的生活、教育、心理辅导等层面,帮助他们健康成长。"杨澜表示,特别希望这个行动得到更多女性朋友的参与,给失去母亲的孩子们送去母爱,这是成立该专项基金的初衷。
    
    据了解,这次"关爱孤儿行动"的特约专家之一中科院心理所博士、副研究员、儿童心理健康重点实验室党支部书记王文忠,将和其他5名专家一起组成6人领导小组于5月15日前往成都,再经当地安排后直接进入灾区进行危机干预救助。
    
    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捐款账号信息为:开户单位: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开户银行:中国北京中国工商银行华润大厦分理处;银行账号:0200214519200002640;捐向:汶川大地震孤儿救助专项基金。
    
    ……………………
    
    Cui Zhiyuan
    
    2008年5月19日 12:01
    
    Fw: 北川邓家“汉龙小学”无一死亡奇迹背后的真相
    
    ----------------------------------------------------
    
    发件人: 贾涛
    
    发送时间: 2008-05-18 19:54:58
    
    收件人: Cui Zhiyuan
    
    抄送:
    
    主题: 北川邓家“汉龙小学”无一死亡奇迹背后的真相
    
    北川邓家“汉龙小学”无一死亡奇迹背后的真相(转载)
    
    作者:okfz2007 提交日期:2008-5-19 8:48:00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6e7ba41010091pk.html#contentIframeLink
    
    我已经很难复原5月12日14时28分北川邓家小学的完全细节,但从邓丽君的叙述中仍然知道:由于从小患上小儿麻痹症,左腿行动不便的邓丽君一直是被允许在课前十分钟整理活动中下楼上厕所的,那天她独自地缓缓下楼,从三层楼高的教室里刚刚走到空地,刚看到太阳影子,地就开始吼,开始动。
    
    她拼命开始跑,虽然效率不高,仍然连滚带爬到达旁边的竹林,又听到体育老师在叫“快到操场”,就和另几个女生跑到操场,三分钟后,这里就聚齐了全校483名学生。
    
    后来我们设想,小儿麻痹的邓丽君真幸运,要是那天她课前没因身体原因去上厕所,也许会被挤倒,也许情急之下会跳楼,也许会有什么不测,如果这样,一个奇迹就不会出现了,奇迹是——在单位地域死伤最严重的北川大地震中,虽然北川一中教学楼迅速淹没二千多名学生,但邓家小学483名都学生一个都没有少。
    
    而且,以肖晓川带队的9名老师携无家长认领的71名学生历经两天一夜,在无水无粮无工具的情况下,先是困守一处山坡,后来翻越水洞子、景家山、杨柳坪三座(之前媒体报道成两座)海拨最高达2000多米的大山,其中还有一名4岁多的学前班孩子,最后到达绵阳。
    
    关于那个71名学生翻山逃生的奇迹一直被流传,这两天,我一直在绵阳至北川转悠,我只想告诉更多的细节,少一些形式化的英雄色彩,多一点真实的人性色彩。
    
    那天同一时间,肖晓川正在办公室看书,发现书动得厉害,另一侧的吴少先正在教学楼巡视,学校负责人的他俩很害怕,但拼命开始吼“快到操场”……我不知道他们怎么能那么科学的组织学生逃生,后来向逃生专家询问过,包括蹲下、靠两侧下楼,进入操场以及后来制作简易帐篷,都符合逃生标准手册,但他们从来没学过,现在也不知道这就是标准逃生手册。
    
    我觉得这个长途迁徒的故事很像《黄石的孩子》,韩寒说很像他曾经看到过的一个抗战时把动物园动物们转移到大后方的电影,在交谈中我发现中间并不像记者们写的那么大无畏,是种革命的浪漫主义情节,他们有怀疑、恐惧、绝望、麻木,但最后他们坚持下来了,没有伟大胜利,但修成无量功德。
    
    借住在绵阳中学英才学校一处过道里,这样更安全,也利用心理有创伤的孩子们从灾难环境中恢复。据说昨天又有余震,孩子们逃跑的速度和秩序比上一次好多了,他们已很有避难经验了,想想都心痛
    
    肖晓川在四川卫视和中央台里已说了很多,但他私下向我承认一句从未对记者说过的话,“那时我很害怕,很害怕,我说是世界末日来了,我想活不过今天了”,旁边的吴少先说他也很害怕,“那架势,完全让人莫得法镇定,真的就是快死了,我以为自己活不过今天了”,这是一个真实的人性,而不是这两天记者们简单讴歌的英雄形象,但是前者更有说服力。因为他们最后带着孩子们逃出来了。
    
    蹲在操场里仍很危险,看山下县城已夷为平地,山上还有泥石流,地面还有余震,“要活命就必须向高处转移”,这是一个简单的逻辑,经过观察发现远处有一个缓缓的山坡暂时不会被淹没,他们动员学生一起上去了。虽然肖晓川从没有砍过竹子,但那天他去砍了很多竹子,吴少先跑到废墟里捡了几块农民常用的编织口袋布,靠着山丫子以三角原理做了一个帐篷,他们从未做过帐篷,帐篷面积太小,483名学生只能背靠背坐了一夜,一动都不能动。
    
    如果另外有人看见黑暗中的那个光景,一定会震憾——483名孩子躲在一个狭小的简易帐篷下一动不动,沉默不语,四周山石滚动发出巨大的响声,雨哗哗地下着,大地在颤动,孩子们很像躲避风暴的的羊羔,而老师就是牧羊人。
    
    “山上一点光亮都没有,完全黑了,很恐怖”,再后来,居然有一些孩子却开始叽叽喳喳“摆条”(摆龙门阵),邓丽君对我叙述时一直在微笑,她说她们当晚在回忆谁怎么跑下楼的,谁还摔一跤,打趣谁还哭了喊妈妈……她还告诉我她很喜欢自己的名字。
    
    见证过无数灾难的优秀记者唐建光说,其实“灾难”永远不会是想像中那种情景,这次我明白了,特别是人类的情绪,人总会在极度灾难下缓和自己的情绪。
    
    李主任为我们提供的英才中学为受灾学生准备的课程表,他说,里面有很多开导心理的课程
    
    我曾经很不理解9名老师要带着71名学生翻山越岭,而不是就地等待,后来知道,“我们理解县领导啊,他们还得救埋在下面的人,一时顾不到我们了,我们只能自己救自己”。关于徒步翻山逃生的决定没有任何争论,虽然很危险,但留下来更危险,只有赌了。
    
    他们的逃生路线是:水洞子——景家山——杨柳坪,是依次上升的三座大山,,除了余震和山体裂缝、泥石流、暴雨外,因海拨高会出现高山反应,而且有一大片原始森林。
    
    中途有一个女老师因挂念婆婆退出了,人们理解她,有一个叫吴明艳的老师有严重气喘,在山上脸发青快死的样子,人们问她“行不行”,她说“一定要走下去,不能死在这里”。他们继续走着。
    
    震后的异象出现了,“第二天白天时,天突然完全暗下来了,就像黑夜一样,一点光都看不到,就是伸手不见五指”,他们突然发现黑森林里一大片怪异的挥之不去的浓雾扑来,两米之外根本看不见同伴,昨天他们请我理解他们的迷信,因为那阵势太可怕了,完全就像一个巨大的鬼魂扑来,“阴冷,冷到骨头里去了,农村里有这样的传说,所以我们很怕这个巨大的东西把人的魂勾走了,勾走了魂就没命了,所以我们就让学生们互相大声喊叫着名字,然后大声地答应着,这不仅是壮胆,是让互相知道还活着,还有人气,让那东西拿我们莫得办法,不把魂把我们勾走了”。   我没有忍心去问孩子们关于父母和那场灾难的细节,怕引起心理刺激,拍照时,我告诉女孩们:你们那两天真勇敢,你们是英雄,现在太阳出来了,一起说茄子,让我看看你们雪白的牙齿好吗,她们很可爱,纷纷露出洁白的牙齿,连一直很自闭的邓青也第一次露齿大笑起来
    
    他们就这样大声的在林子里叫着,他们的魂果然没被勾走,很久之后,他们走出那片巨黑色的浓雾。
    
    剩下的山路更难,当地有句话是“养女莫嫁景家山”,是说这段路太难走把女儿嫁过去连路都走不得,还有一句话是“男人要穿脚马子”,就是说男人走这段路都得穿着一种用篾条编的东西才不会掉下悬崖。
    
    山体已经出现裂缝,旁边有泥石流在下流,更要命的是,原来依稀还记得的山和路,这时却和以往不一样了,他们很奇怪,“山形变了,本来记得是往上走的路,发现却变成往下走了,本来是左转的,却变成了往上走,要是按原来的方向走就会掉到悬崖下”,当天晚上,我们才知道这是因为印度洋板块对喜马拉雅山的山体冲击,造成了类似造山运动的变化。
    
    昨天听说一个有真实意味的笑话,地震那天,有两个北川老太太正站在靠得很近的山丫子上摆龙门阵,正讲着东家长西家短时,就觉得必须说得很大声说对方才听得见,一看,原本十几米的山丫子距离变成了近一百米远,这就是山体变化;有营救者在震后在灾区看见一座山,问农民为什么对面这座山一棵树都不长,那么新,农民想了想,说:“新吗?很新,我也是第一天看见它”。
    
    中间睡着的红衣女孩叫邓青,她父母在地震中双亡,这几天她很自闭,睡觉时也总是双手紧紧环抱,心理医生说这证明她没有安全感
    
    因为泥泞,这段路上鞋越走越少,每过一会都有人喊鞋丢了,但人却一个都没有减少,最小的只有不到5岁,大的就拉着小的跑,老师们还帮着找鞋,偷农家的鞋。
    
    两天一夜他们71名学生加8名老师的食物是两袋夹心饼干,和几瓶水,“怎么吃?我们老师用手指给每个人掐一小块,让学生只能喝一小口,这叫吊命,留着元气就可以活命,前头的人在吃时,排在队列后面的学生吞口水的声音都能听得见,那时候,我们老师眼泪一下就流下来了”,肖晓川说。
    
    我问他们一路上怎么鼓励学生,“除了坚持就是胜利,就是哄他们骗他们,大部份学生都没去过山下的绵阳,我们一路上就喊,加油啊,绵阳有好多糖等着你们,还有冰激凌,还有面包,可乐,那些娃娃小,就流着口水跟着跑,我们还说下面有警察叔叔在等着你们,山里的孩子平时看电视都知道警察叔叔是专门救人的,崇拜他们,就拼命往山下跑”。
    
    令人悲凉的是,中途碰到过两家有能力收留学生的地方,但主人拒绝了,由于种种原因,我没有得到这两家店的名字。
    
    到了营救地点后,其实第一时间也根本没有传说中的糖,冰激凌……人们确实太忙了。
    
    经过两天一夜,翻山越岭的孩子们在老师带领下终于看见任家坪收费站,看见正在那里搜救的指挥部,当时北川县金大中县长问“你们有多少人活着”,肖晓川说“一个都没有少”,金县长惊呆了,说“我们都以为你们全部都不在了”。
    
    那天晚上孩子很困,坐在大巴上睡死过去,摇都摇不醒,但是车到绵阳时,体力已到极度虚脱的孩子们却兴奋异常,没有一个愿意去睡觉——对于这群山里长大的孩子们而言,这是他们出生之后看到的第一个大都市,虽然绵阳也被地震遭到破坏,但孩子们仍惊讶这个城市的漂亮,就像天堂。从地狱来的孩子,看到什么地方都像天堂。
    
    左为吴少先,右为肖晓川,感谢他们。对了,他们及学生们穿得很新,这因为汉龙集团在绵阳为所有人买了整套新衣,肖晓川说,他从来没穿过这么高档的衣服
    
    昨天我在绵阳中学看到这些孩子,他们大多很快乐,我问过学校老师为什么这样,宣传部李主任介绍了这几天他们制订的心理课,包括“注意力转移”“渲泄”“武术”“看猫和老鼠”……但一个老师说,这也是因为孩子们到现在为止没有看到过死人,换成北川中学的幸存者,肯定不会这么快乐,这么容易恢复情绪。为邓家小学的孩子们没看到过死人感到幸福。
    
    故事到这里还没有进入真正的核心,因为,如果那天邓家小学像北川一中那样在几秒钟内就被震垮,后来的成为传说的长途翻越也就不存在,那天一个学生都没有死,甚至没有什么重伤,我了解到,那座十年来正式名字叫“汉龙希望小学”的教学楼不仅楼没有垮,奇迹是,连教学楼正面那块长十几米、高三层楼的玻璃幕墙一小块都没有碎,与在这场大地震学校教学楼动辄压死几百名学生相比,这是一个奇迹,我很好奇,这是谁修的房子?
    
    于是我知道一个叫“汉龙集团”的公司,它是在十年前出资捐赠邓家小学的企业,老板叫“刘汉”,总经理叫“孙晓东”,经办监理学校修建工程的人是当时的集团办公室主任,学校里很多人在谈及这场幸运的逃生时,都在感谢这位监工的“办工室主任”,昨晚我找到这位办公室主任,他讲了一些故事,但坚决不让我透露他的姓名,也不要表扬他,因为他不想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因此下面我只能用X先生来代指为什么“汉龙希望小学”在这次大地震中成为唯一没有压死学生的学校?或者说奇迹最开始的一步是什么,我得知以下内情:
    
    一、十年前,刘汉和孙晓东对下属X先生说,“亏什么不能亏教育,这次你一定要把好质量关,要是楼修不好出事了,你就从公司里走人吧”。
    
    二、十年前一天,监理工程的X发现施工公司的水泥有问题,含泥土太多,因为X曾经是生产水泥的一家公司的副老总,经他手灌注的水泥至少有五十万吨,是绝对的行家,所以他要求施工公司老总必须把沙子里的泥冲干净,也不能用扁平的石子,从建筑专业而言,扁平石子混在水泥灌注过程中是灾难,水泥结实度大打折扣,他对施工队大发雷霆,愣让他们把沙子里的泥冲干净,把扁平石头全部拣走。
    
    三、一次会议中,他在追问工期拖延时,发现施工公司负责人眼神不对,才得知原来是有关方面的款项没有及时到位。按捐赠原则,企业捐款必须先到当地有关部门,再由有关部门把企业的钱下发到具体施工公司中去,但施工公司并没有从有关部门及时拿到钱(具体人们想必都能猜到,这可是中国式惯例),于是X先生又发火了,穷追不舍,终于让款项到位。
    
    四、在奠基仪式上,由于某个原因工期又得拖延,X又发火了,他找到有关部门,据理力争,9月19日,学校终于平出一块崭新漂亮的操场,他说看到那块操场铺平后很开心,而那块操场,就是十年后483名学生逃生的地方。
    
    那段时间人们总能听到X在吵架,在发火,在追款项,当我对他核对这个事实时,他要求我一定要在“吵架”上加上引号,否则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我想我已没必要说得太多,一个深知捐赠中国希望小学潜规则的人士说,虽然学生们全部逃生是个奇迹,但汉龙集团的X先生能够通过“吵架”把钱“吵”到正规用途上更是个奇迹,在往常,吵架根本没用,钱还是不能够及时到位……(这里恕我暂时不能直言)
    
    由于X先生反复叮嘱我不能写他的名字,所以我们在邓家“汉龙希望小学全部成功逃生”的故事后,就只能记住以下名字:刘汉、孙晓东、肖晓川、吴少先、陈世荣,罗中会,母贤莹,沈长树,赵义辉,母广兰,吴明艳。
    
    刚才,X先生给我发来一则短信,未经他同意,我就刊发在我博上,目的是让有的人有的部门看看,也提醒以后有人想修希望小学的人看看:
    
    “打扰您了,可以负责的告诉你,绵阳五所希望小学建设均由我经办,而此次大地震未能撼动一幢,巍然屹立!师生未损毫发!请你来绵阳做客!”
    
    这次邓家汉龙小学无一人死亡成为一个奇迹,让我明白一个道理:所谓奇迹——就是你修房子时能在十年前,想到十年后的事情。
    
    ……………………
    
    Cui Zhiyuan
    
    2008年5月19日 12:12
    
    在地震中守护“国宝”大熊猫(图)
    
    在地震中守护“国宝”大熊猫(图)
    
    2008-05-19 03:12:07  中国新闻网 
    
    【 浏览字号: 大 中 小 】
    
    点击发表评论
    
    搜索更多 地震 的资讯 >>>
    
    四川发生大地震后,卧龙保护区管理局的职工于第一时间将大熊猫转移到安全地带。在此次地震中,卧龙保护区管理局的房舍严重受损,其中32套大熊猫圈舍中有14套全部损毁,其余严重受损。据悉,工作人员目前正在寻找二到三只下落不明的大熊猫,其余所有熊猫被集中饲养在简单修复的圈舍中,但圈舍比较拥挤。国家林业局和四川省林业厅已紧急调拨熊猫食品、药品,以及保护区内职工急需的帐篷等救援物资,现已绕道送至卧龙自然保护区。中新社发卧龙摄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
    
    Cui Zhiyuan
    
    2008年5月20日 3:05
    
    Fw: 西方人永不明白:共军怎么不携带武器就进入灾区
    
    西方人永不明白:共军怎么不携带武器就进入灾区
    
    信源:新华网|编辑:2008-05-19| 网址:http://www.popyard.org
    
     抄送朋友|打印保留
    
    八阕 http://www.popyard.org
    
    【八阕】如果还有人怀疑中国政府和解放军的能力,那么就用数据说话吧!
    
    2008年05月12日
    
    14:28:地震发生
    
    14:46:国家网站--新华网发布消息
    
    15:50:总参谋部应急预案启动
    
    16:00:因通讯中断,两架直升飞机派往灾区了解受灾情况
    
    17:00:国家总理温家宝紧急赶赴灾区
    
    18:28:派出武警四川总队和驻川武警某师的2900名官兵
    
    18:44:成都军区、武警四川总队和驻川某师5000余官兵紧急赶赴汶川地震灾区参加救灾
    
    19:20:军区先遣指挥组已经进驻灾区
    
    地方政府没有动用军队的权利,必须上报中央,地震发生后,从分析收集受灾情况到上报中央并启动应急预案,我们看到只用了短短的一个多小时 ,而从下达命令部署到部队出动,仅仅2小时多! 这几乎已经达到了启动国家应急预案和部队快速部署的极限!在世界上也是绝无仅有的!
    
    而一天之内调集2万部队,中国政府所组织的救援行动是超常规模的,这不仅是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和最为迅速的救援行动。山地空降,单日空运万人入川,全实况的新闻输送,通讯恢复的速度与能力,医疗措施的跟进,甚至不惜动用十五军精锐,从美国的标准看,这是核子战规模的国家级救援!
    
    再看看2005年美国新奥尔良市的那场飓风吧
    
    2005年8月29日
    
    清晨6点10分袭击了新奥尔良。在48小时前,国家飓风中心就已经提前预警,布什警告说飓风可能摧毁新奥尔良的大堤(新奥尔良的很多地方在海平面以下或是平行)。
    
    5小时后,联邦紧急救援局局长迈克尔-布朗才要求派遣1000名救援人员"在两天内"赶赴灾区。
    
    当时美国总统布什正在得克萨斯州的农场度假。接到飓风袭击的消息后,他继续度假到星期三,然后决定中止度假。在从得克萨斯飞回华盛顿的路上,空军一号在新奥尔良上空盘旋"视察"了灾区。
    
    30 号和31号,他两次打电话给南方松树电网公司(Southern Pines Electric Power Association ),要求他们转为抢修密西西比州科林斯附近的电站。为什么呢?因为这个电站是为 Colonial Pipeline输油管服务的。这条输油管负责从得克萨斯向美国东北部运送油品。
    
    白宫的救援指挥部在飓风袭击的36小时后成立,并且决定"在第二天开展工作"。
    
    8 月30号,新奥尔良开始发生大范围的武装抢劫和放火行为。当一名游客向警方求助的时候,得到的答复是"你去死吧!现在都是各顾各了。"(Go to hell, it''s every man for himself)。8月31号,1500名警察接到命令,放弃搜索幸存者,改为执行维护治安的任务。同时全程宣布宵禁。同日,女州长凯瑟琳-布兰科声称武装部队已经进入新奥尔良,并在电视上威胁说"他们对开枪和杀人很在行的。。。如果需要的话他们会的。。。"。至9月1号,已有6500名国民警卫队奉命赶到新奥尔良。9月2号,州长要求增派4万名国民警卫队参与救援和维护治安。最不可思议的是有人向救援的直升飞机和车队开枪射击。
    
    另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在格雷特纳。格雷特纳在密西西比河西岸,与新奥尔良隔河相望,有一座桥联通。当接受了约6000名从新奥尔良逃出的难民之后,格雷特纳决定设置路障关闭该桥。格雷特纳的警察用枪指着持续到来的新奥尔良难民要求他们从原路回去,不准进入格雷特纳。据目击者介绍,几名警察曾威胁向逃出的难民和游客开枪。
    
    截至2006年,官方公布的死亡数字是1464人。
    
    一个提前一个多星期就被跟踪,提前48小时预警的飓风,袭击了一个在提前两天就进入紧急状态的世界上最强大国家的大型城市,竟然造成一千多人丧生。大家自己去对比吧。
    
    西方人永远不明白,解放军为什么不携带武器就进入灾区!
    
    西方人永远不明白,解放军为什么可以徒步强行军21小时,在大雨和余震中前进了90多公里,两个多马拉松的距离,到达后又立即投入救灾工作!
    
    西方人永远不明白,解放军为什么可以把自己的口粮全部留给灾区的百姓,宁愿自己不吃不喝!
    
    西方人永远不明白,为什么当地的百姓在看到解放军后都知道自己有救了!
    
    ……………………
    
    Cui Zhiyuan
    
    2008年5月20日 3:07
    
    Fw:香港痛斥“天谴论”
    
    Subject: 香港痛斥“天谴论”
    
    梁振英斥李怡地震天譴論
    
    「以政治代替良知」
    
    2008年5月19日
    
    【明報專訊】行政會議召集人梁振英昨日在其網誌上,批評李怡在《蘋果日報》社評兩篇有關「四川地震是天譴」的文章,指他的言論惹起公憤。他認為,李怡的說法為西方的媒體開了頭,是「以政治代替良知」。
    
    梁振英在網誌發表不滿李怡的文章。他說﹕「如果你和某個國家、某個政府不共戴天,當地發生天災,傷亡以萬計,你會在人人忙於救災賑災的時候,在報紙連寫兩篇文章,說這是天譴嗎?」他說﹕「李怡以政治代替良知……在現今的國際政治氣候中,『天譴中國論』在外國會很有市場。」
    
    李怡於四川地震發生後翌日(13日)及上周四,在《蘋果日報》的社評中寫道﹕「所謂『天譴』,就是指在專權政治之下,老百姓的疾苦,帝王可以不理;賢臣的規勸,帝王可以不聽甚至將進諫之臣治罪,但老天爺的警告,你不可以不聽了吧!地震就是老天爺的警告。」李怡續說﹕「多行不義必自斃,面對災難不要只顧喊口號,作點自我檢討,特赦所有的政治犯,算是積德消災吧。」
    
    梁振英指李怡不應在人人忙於救災賑災時,發表這些言論﹕「世上任何地方發生天災,都不會有人,更不會有本國人寫這樣的文章。」他又說﹕「如果四川地震是天譴,那香港人出錢出力賑災,香港救援隊冒險在瓦礫中搶救生還者,算是逆天道而行了……李怡有一天是會覺悟的。」
    
    ……………………
    
    Cui Zhiyuan
    
    2008年5月20日 3:44
    
    Fw: 什邡的灾情
    
    这个帖子可能是真的,因为作者最后说: 
    
    "我可以留下我的真实身份:吴斌,1973年10月12日出生,家住什邡市方亭镇中心大街西段67号,电话因为涉及到我的家人,不好留下,见谅!QQ:196065008"
    
    Subject: 什邡的灾情
    
    作者:c1111 回复日期:2008-5-19 22:09:21 
    
    1、温总理到什邡的时候,你们怎么告诉温总理的?
    
    2、灾难之后第几天,你们才到蓥华镇?更不用说红白!
    
    3、救灾物资你们是怎么分发到灾民和部队的手中的?
    
    4、为什么还要检查灾区出来人员的照相设备?
    
    5、当灾民没地方住的时候,为什么ZF官员都在最安全的体育场里的救灾帐篷里?当温总理还在棚布搭建的窝棚里指挥的时候,为什么连完全没受灾的国税局的亲戚们都住进了救灾帐篷?
    
    6、为什么当受灾惨烈的蓥峰公司、金河磷矿报请市政府救援的时候,还要求他们自救?
    
    7、瞒报什邡灾情,延误外部帮助,对你们究竟有什么好处?
    
    8、什邡冤死的老百姓,究竟有多少是因为你们的慌报、瞒报、不作为,而饿死、痛死在废墟中的!
    
    这么多年来,你们把什邡作为你们升迁的镀金地,把什邡? 魑忝侨≈痪。弥唤叩南陆鸬暗睦夏讣Γ颜庵焕夏讣ψ魑忝钦ǖ牡娼攀颐鞘糙巳塘藒但是,现在,这只老母鸡就要死了,你们怎么还如此冷血?
    
    感谢胡总,终于胡总来了,我们什邡终于成了重灾区!!但是那些本有机会生存的乡亲,却永远没能等到生的希望!
    
    何明俊,李成金,用你们的有生之年拷问自己,你们对得起什邡的冤魂们吗?
    
    在其他任何灾区,有没有出现两山合二为一的情况?两山之间的巴蜀电站,被永远埋在60米的地下,你们还能告诉温总理,我们什邡受灾不严重????难道你们还要求他们自己打60米的隧道自救???
    
    洛水中学教学楼垮塌,仅仅是一个快班,就是56人全部遇难,难道还不严重??
    
    红白、蓥华、洛水三镇我们不用提,建筑不是全毁就是基本全毁,为什么湔底镇就倒了教学楼?反正家长们已经对教学楼的钢筋取证? 忝蔷偷茸徘锖笏阏拾桑?
    
    ?≡谳龇骞?0吨液氨泄露、宏达公司硫磺车间燃烧的时候,是哪些领导在带头逃命?是哪些人用生命扑灭了毒气?
    
    温总理都自己打扇,你们在这种时候出巡还要人打伞,你们的官威比总理还大?
    
    强烈希望到什邡的记者们独立采访!不要宣传部陪同!
    
    部队是好样的,把自己的口粮分给灾民,自己到地里挖土豆吃!
    
    温总理到什邡的时候,灾民们哭着给温总理说饿,旁边的父母官们,你们作何感想???不要说交通不倡,总理是坐车到的,那是龙居!你们刻意带总理去的并不算严重的龙居!!!
    
    胡总昨天到什邡,灾民们齐齐在路边给主席跪下请求支援,你们在旁边作何感想??
    
    还记得你们在雍城中学操场给亲戚搭建偷来的民政救灾帐篷的时候,人们是怎么骂你们的! 吗?这是救灾帐篷!当时八角的灾区一个生产队都分不到一顶!你们就有那本事给没遭灾的亲戚都搞来!!不管你们的钱从哪里来的,只要是你们自己掏钱买的,就算你们在这里搭个金銮殿,我们都没话说,但是,这救灾帐篷,用钱买的来吗?不要说看不见,上面有刺眼的“民政”两字!!!
    
    我可以留下我的真实身份:吴斌,1973年10月12日出生,家住什邡市方亭镇中心大街西段67号,电话因为涉及到我的家人,不好留下,见谅!QQ:196065008
    
    ……………………
    
    Cui Zhiyuan
    
    2008年5月20日 4:11
    
    顾颉刚对羌族的详细考证
    
    我几天前发了顾颉刚"西北日记"中提到羌族和姜姓,附件是顾颉刚对羌族起源的详细考证
    
    --------------------------------------------------------------------------------
    
    Cui Zhiyuan
    
    2008-05-19
    
    GuJieGang羌族.pdf
    
    ……………………
    
    
    
    Cui Zhiyuan
    
    2008年5月20日 5:24
    
    Fw:其实你们都不懂涛哥的心
    
    作者:铁血铮铮反分裂 提交日期:2008-5-19 19:43:00
    
    今天无意看到有的帖子在说我们的主席涛哥在救灾前线打官腔,这几天听好多人说什么还是总理好啊怎么怎么的,还有的人在说,主席过来换总理,可能是因为总理病了,或者说心痛老爷子老爷子辛苦了。看到这么多把涛哥边缘化的言论,忍了几天。我实在忍不下去了,我在这里想说上几句,当然这些只是代表我的个人观点,抛开这几年国家建设不说,就说这次抗震救灾吧:
    
    首先我想想说下为什么会让涛哥来换老爷子,涛哥来的那天,虽然电视没这样说,但是我们大家都知道,现实是,被埋的群众,生的少,死的多。这个是我们大家都不愿意看到但是又真实存在的事实。那么就是说,其实首要的任务变成了两个,救活人和挖遗体两手抓,一个都不能少,天那么热,很多重灾区都必须带几层口罩。(不想写的太明白,麻烦自己动下脑。)这么多废墟,下面压了那么多人,不管是死是活,清理现场是一个艰巨而且繁重的长期任务。很多人只看到生的希望,没有想到在大震的背后,还有很多潜在的危险,等待最妥善而且要最快的处理。希望大家都换位思考一下,换成你是救援人员,你愿意在地震前期去救活人,还是愿意在救援后期去挖掘死! 难者的遗体,而且不是一具,是几万。我相信90%的人都愿意前期去救活人,而不愿意顶着巨大的味道去挖遗体。我们最可爱的军人也是血肉之躯,我想他们的想法肯定是一样的。悲伤,艰难,危险,疲惫,环境恶劣。。。。这个时候,涛哥的及时出现,更能起到稳定军心和稳定民心的双重效果。我们更需要国家主席和军委主席双重身份的涛哥的“硬”来领导我们的军队和我们的政府去善后,而这恰又和我们的温老爷子在救灾前期所表现“柔”相辅相承。
    
    第二,对于ZF ,涛哥能起到100%的命令作用,不是已经有3领导因为救灾不力被撤职了吗?不要怪CC某台播官腔,也不要说涛哥没有老爷子好,你们要想明白,现在涛哥是顶着余震,山体滑坡,和有可能发生的疫情到前线指导工作,鼓动军心。
    
    所以,请大家换个角度思考,不要说那些比来比去的话。不同时期,应该有不同的方式。所以,大家不是该100%的相信ZF吗???还质疑那些什么什么做什么???
    
    最后我想说,有这样的主席,有这样的总理,我们的中国能不强大吗??
    
    请大家一同努力,为我们的主席和总理说100000祝福,为我们的最可爱的人说声谢谢,为我们的祖国而骄傲,为我们的大国的崛起而加油吧!!!!? 。。。。。?BR>  
    
    作者:荷乡雨 回复日期:2008-5-19 23:43:39 
    
     胡是真正有上位者气质与特质的领导者,用“身段极软,性格极硬”来形容是非常恰当的。
    
      温在汶川三天,眼泪无数,可救援大军还有57个乡镇未进入。不要说汶川、北川,就是什坊、都江堰市也不能说每个村都有救援力量。而胡甫至,就下令一定的尽快到达每个村,了解情况,扶助灾民,至此,救援才得以深入。
    
      胡在语言上、行动上,没有温之感性,不够生动,但胡看问题深远,能抓住要害,心思细密,而且敢于下决心。
    
      动用15军这样的战略威慑力量,动用除沈阳军区以外的所有精兵强将,既支援了救灾,又展示了中国军队的实力,在军事上震慑了对手,这样的布局,岂是一般人能想到的。
    
      想想19年前XZ岁月,胡总当年的英明决策犹令人赞叹,现在的西藏领导能有他的一半,何惧ZD乎?
    
    作者:holier1986 回复日期:2008-5-19 20:33:53 
    
      这个三日哀悼与三分钟默哀深得人心,也满足了广大百姓想为广大死难同胞做点什么的愿望。
    
    作者:tcybl 回复日期:2008-5-19 20:33:54 
    
      MMD,我是80后的,一直说邓爷爷走了,我们这代难以遇到好的领导人了.但是现在我不这样认为了.我们也遇到了流芳百世的好领导!!
    
      涛哥,宝宝,我顶你们!!!!
    
      中国加油!!!!!中国万岁!!!!!!!中华民族万岁!!!!!!!!!!!!!!
    
    作者:铁血铮铮反分裂 回复日期:2008-5-19 20:54:59 
    
      没有涛哥在北京运筹帷幄,就不会有后面波澜壮阔的大部队救援!
    
        温在前面受了不少腌臜气,发了火
    
    看他们交班时握手的照片吧,背后有大故事!1
    
      -----------------------------------------------------------
    
      严重排这个,小道消息有听说了一点,听说老爷子想去某地不让去还发了火,
    
    作者:厨艺不佳刀功好 回复日期:2008-5-19 21:00:02 
    
      这主要是CCTV的责任,谁让它们居然那么脑残,宣传涛公出场,弄得那么让人烦。
    
      很多人都有同感。真的。
    
      希望CCTV反省它们的失误。
    
      也希望,领导们应该配个形象顾问,不要让CCTV去瞎糟蹋。
    
    作者:天下苍生 回复日期:2008-5-19 21:04:08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留意到救灾时温家宝对军队说的一句话:平时是人民养着你们,现在你们看着办吧!这句话意味着什么?大家可以好好体会一下,就会知道胡锦涛留在灾区指挥的必要性了。
    
    作者:哲学家阿Q 回复日期:2008-5-19 21:26:17 
    
      涛哥前些天一直在后方坐镇指挥阿,要不那十几万军队怎么会飞到灾区?宝宝虽贵为总理,又是总指挥,可权利再大没涛哥的命令他也调不动一兵一卒阿。
    
    作者:zhr11 回复日期:2008-5-19 21:33:51
    
    LZ说的非常好!值得顶.
    
      我还要说一句:胡主席是什么人物?照旧年代来说就是皇帝啊,皇帝打官腔怎么了?人家是皇帝啊,请各位好好想想.总理其实跟皇帝的距离很远的.总理就只是总理.皇帝不一样.
    
      我觉得这届领导人是很不错的,大家不应该在这里说主席的不是.
    
      主席和总理都是好样的!
    
    作者:黄勐勐 回复日期:2008-5-19 21:43:50 
    
      错不再主席,错在央视那没有分寸的报道,这未见的是领导想要的。第二天主席振臂高呼的那段就处理的好多了。我是很为主席和总理感动的,特别是主席,他承受的压力更大,受的委屈更多(从近几日网上舆论几乎一边倒可看出)。我同情他,更支持他。
    
    作者:sabcfghu 回复日期:2008-5-19 21:46:54 
    
      支持,不同岗位的领导人,应该有不同的风格。一个团体如果都是同类的人,会只关注同类的事务,甚至会忽略同类的事情和会犯同样的错误,毕竟ZF关注的应该是全局,涛哥和宝哥互补了。
    
       不过,我相信,当初持反对意见的人都是因为太急灾区人民才这样的,大家回头想想,一个能为同胞捐献达十亿,能因为同心协力救灾而导致道路拥塞,血站存量过剩的民族,有什么困难是不可战胜的?我们的国家会越来越强大的!
    
    作者:olinasun 回复日期:2008-5-19 21:46:57 
    
      大家注意,以下别有用心的网民是煽动群众,企图达到社会动乱,分裂中国的目的:
    
      一,最开始第一就是攻击ZF.把唐山大地震拿出来说事
    
      二,攻击CCTV.湖南卫视.妄图通过挑拨大型媒体,让群众迷惑.对媒体失去信任混淆视听.
    
      三,散布学校死亡集中问题,教学楼宽畅避震性能差被拿出来责难ZF.
    
      四,对各社会影响力人事进行攻击,很多有影响力的人士都受到中伤诋毁.李宇春,姚明,刘德华,周杰伦,刘翔等等首当其冲.
    
      五,挑拨国际关系,制造国际混乱,挑拨国内省份关系,妄图瓦解我们的团结
    
      六,攻击各大企业机关.妄图在捐款问题上给企业造成经济压力,破坏企业经济构成
    
      在救灾上.全国人民都是一致的.地域不要说现在,中国人历来就只知道我们是一体.都是中国人,这些日子我们都是汶川人!那里都是我们的兄弟姐妹!
    
      大家警惕!这些人是有目地的. 他们想制造混乱,混淆视听
    
      他们是别有用心的,务必不要相信他们的煽动言论。 请支持团结的爱国人士转!!!
    
    作者:Aisa的马甲 回复日期:2008-5-19 21:47:20 
    
       上有这样的领导人带领国家民族,下有大灾面前团结一心奋勇面对艰难的百姓,谁敢说我中国无人!
    
       虽然这一周来落泪无数,这但一刻对民族命运,有无比的信心和强大人信念.
    
    作者:一只猪头的诞生 回复日期:2008-5-19 22:05:45 
    
      主席开始那几天忙得很,国际国内想趁火打劫的人可不少.主席是等稳定了大局才去将宝宝换回来的.涛宝组合,天下无敌.
    
    作者:3501279 回复日期:2008-5-19 22:06:29 
    
      宝开头,涛收尾。
    
        宝以温情开头。涛以雷霆收尾
    
        绝对黄金搭档
    
    作者:游自由泳的大青蛙 回复日期:2008-5-19 22:06:42 
    
      主席访日,五天参加五十五个活动,大家想想对于这个年纪的老人是什么概念!这次日本人的友好态度也有他的功劳在里面。
    
      楼主说的也很有道理,胡温都是好样的!
    
    作者:用硝酸做饮料 回复日期:2008-5-19 21:50:50 
    
      我觉得主席的讲话都非常能稳定人心啊,为什么有人还说三道四?难道这个时候你认为他该和朱军一样作妇人状?
    
      我听他讲话就觉得很坚定一种大无畏,是一种力量的依靠!一把手就要这种感染力啊
    
    作者:大叶绿 回复日期:2008-5-19 22:21:24 
    
      我想说,虽然温总理很好很亲民,是个很好的总理,但我更喜欢更敬佩我们的胡总,中国历任领导班子中的领导们,我第一个喜欢的是周总理,第二个就是胡总,中国有温总理让民众觉得温暖,但是因为有胡总,才能让国人觉得中国安全.
    
    作者:黄勐勐 回复日期:2008-5-19 22:48:06 
    
      他是拍板的人,这个位置难做,例如台湾救援队(那可是挂着中华民国牌子的)能否进灾区,都要他决定。板拍的好,是集体智慧,拍的不好,就是千古罪人。据说在台湾问题上胡总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包括党内的
    
    作者:wlinliu 回复日期:2008-5-19 23:39:10 
    
      有口皆碑。
    
      主席要在灾区现场更完整地表明国家的态度,又要表达温情,很难拿捏。如果主席在北京先发表一篇全国电视讲话,然后在灾区说“同胞们,我来看你们来了”就可以了。但是,灾区群众和救援子弟兵看不到电视讲话,还得来现场向大家鼓劲呀。难!
    
      我支持这届政府 
    
    作者:湖山郡 回复日期:2008-5-19 23:47:42 
    
      大家都忘了胡温上任第一件事是什么了吧?非典,江sir留下的烂摊子。
    
      从两个人联手漂亮的处理了那次疫情就知道这届政府是实干的。大家真正该感觉不舒服的是央视,思维也该改改了,胡去了好几天,讲话才占几分钟?随便每个地方视察的过程给些镜头就够了,非得弄个“官腔”出来败坏形象。央视没脑子,最可气的是看得人也没脑子,也不想想,要不是出这么大的事,你能听到几次这样的“官腔”。
    
      人家都是实干的,这点有人怀疑吗?再说,有什么样的NO1.才有什么样的N02.,想想前面的江李吧。
    
    作者:maggie0861 回复日期:2008-5-20 0:04:06 
    
      前两天在网上看到很多脑残的帖子,很是郁闷,感慨天涯上弱智之多。今天看到这个帖子,心情大快,终于知道了原来和我一样志同道合、深明大义之人大有人在。快哉!
    
      胡温二位老总,我更喜欢胡,或可称之为崇拜,和楼上各位一样,地道的什锦八宝饭。不过对于温总,我觉得老爷子似乎更贴切;对于胡总,更愿意称之为“一哥"、"大boss"、“涛哥”、“老大”,这么叫觉得很窝心,在我心目中他还非常年轻,呵呵。
    
      另外,对于CCTV的宣传报道,确实非常有问题,一哥去了那么多地方,见了那么多人,讲了那么多话,电视上却老是重复简单的画面,配以令人作呕的画外音,其实不是老总打官腔,是CCTV在打官腔啊。这些报道严重损毁了一哥的形象,歪曲了一哥的好意。CCTV要好好检讨自己,以后再不许出现这么严重的问题了!
    
    作者:为祖国祝福 回复日期:2008-5-20 0:05:43 
    
      作者:黄勐勐 回复日期:2008-5-19 22:25:20 
    
           自从胡总亲临灾区后,网上似乎有一种觉得他不如温总真切自然等舆论倾向。说实话,我在听他现场讲话时也挺着急,但我从未怀疑他的真心诚意,我一样能体会他心中的责任及焦虑。他与温总表现给人感觉上的不同一方面是性格不同(他性格更内敛)更重要的是他此行的意义和温总是不同的。温总到灾区时是地震发生的头五天,全国人民包括总理猛然直面惨不忍睹的惨景,悲伤,落泪是我们作为中国人共同的反应,你怎么能知道胡总就没有心痛就没有落泪呢?我想他那是在中南海也是寝食难安。就像家长知道自己的远方的孩子遇到困难或生病了,恨不得马上到他身边去,在远方的日子更难熬。我现在离开孩子在外地,这种心情我能体会。另外胡总来灾区是灾后第六天,他和我们一样对损失有了一定心理承受能力,而且作为国家的最高领导他必须拿出他的勇气和决心,不是哭哭啼啼。就像家里出了事父亲往往是坚强的。至于他对部队和群众的讲话多以鼓励为主,似乎缺少温情,但对于已经奋战了一周体力已到极限的部队官兵来说,在精神上是极? 蟮墓奈瑁栽智嗣褚彩且谎绻悄闶芰嗽质芰丝啵憧吹搅斯易罡吡斓迹阈睦锒嗌僖彩且恢职参浚院芏嘣置窨吹剿笫纯嗍强衫斫獾摹W魑易罡吡斓迹衷诘难沽χ蟪械5脑鹑沃兀峙虏皇悄阄夷芟胂蠛吞寤岬摹K彩侨瞬皇巧瘢豢赡苊婷婢愕健K募嵋愫臀伦艿奈虑槎际俏颐撬枰摹O胂牖挂绦木仍郑痪靡陌略耍吹脑趾蟠咏ǎ囊桓霾皇蔷薮蟮目佳椤6嗬斫庖幌滤桑喔坏阒С职伞:埽ψ N抑С帜恪?BR>    ----------------------------------------------
    
      支持楼主,狠排以上发言!胡主席和温总的职责、位置不同,自然有不同的责任和态度,但我坚信爱国爱民的心情这两位是没有分别的。请大家相信,胡主席绝对不是拿腔拿调的人,绝对是亲民爱民的。以我从老师那里知道的两件小事来说明:
    
      在胡主席还是贵州省委书记的时候,去看他的一个老同学,同学不在家,他就和同学的老母亲聊了大半天,吃了碗面条离开了;等他同学回来后,老人家说来了同学找他,老人家描述了情况后,儿子跟她说那是省委书记,老人家才恍然大悟。
    
      胡主席每年农历新年都会带夫人(也是他的大学同学)回学校给老师拜年,? 毖≌尉殖N笠惨恢闭庋觯罄匆蛭隽斯抑飨鋈诵卸挥幸郧澳敲 捶奖懔瞬挪磺鬃怨吹摹?BR>
    
    作者:小兔子快快跑 回复日期:2008-5-20 0:14:17 
    
      作者:荷乡雨 回复日期:2008-5-19 23:43:39 
    
        胡是真正有上位者气质与特质的领导者,用“身段极软,性格极硬”来形容是非常恰当的。
    
        温在汶川三天,眼泪无数,可救援大军还有57个乡镇未进入。不要说汶川、北川,就是什坊、都江堰市也不能说每个村都有救援力量。而胡甫至,就下令一定的尽快到达每个村,了解情况,扶助灾民,至此,救援才得以深入。
    
        胡在语言上、行动上,没有温之感性,不够生动,但胡看问题深远,能抓住要害,心思细密,而且敢于下决心。
    
        动用15军这样的战略威慑力量,动用除沈阳军区以外的所有精兵强将,既支援了救灾,又展示了中国军队的实力,在军事上震慑了对手,这样的布局,岂是一般人能想到的。
    
        想想19年前XZ岁月,胡总当年的英明决策犹令人赞叹,现在的西藏领导能有他的一半,何惧ZD乎?
    
      --------------------------
    
      这个说的不错。
    
      国家的救灾机制分等级的,一级的是主席出马,二级的是总理出马。? 瓿醯难┰趾孟蟠锊坏蕉叮悄谴慰赡苁且蛭媳钡牟煌鹞蠼獾贾虏患笆绷恕?BR>  
    
      这次地震,一开始划的是二级,所以总理去是对的,但是总理是没有权力调动军队的,必须得胡发话。所以温在前方视察抚慰(大家别忘了温是地质出身,他去是非常合适的。)胡在后方运筹帷幄,强力支援。
    
      而且后方必得有人坐镇!!!
    
      其实胡去时,我看到那个镜头后,第一反应是难道温身体出问题了?后来想想,觉得可能是到攻坚阶段了,必得胡去鼓舞士气啊。
    
      说实话,今天电视里面说,现在救灾全面深入到村了,这话是胡提出来的啊,要求大家必须要跟地方结合组成小分队哪怕用两条腿也要深入到村啊。
    
      今天我一个同事就在说她妹妹说今天才真正有人去他们那里救灾了。
    
      这也凸显胡看问题确实深入,有魄力。
    
      胡去的那几天有两个镜头让我很震憾。
    
      第一个就是讲话时发生余震,他后面的人包括士兵们的注意力都被余震吸引住了,后面还有个小声说余震余震,他却仅抬头看了一眼,思路不断,也没有停止讲话。港台播出时特别说“不过他没有停止讲话。”
    
      第二个镜头是前天TVB的赈? 忠逖萆戏诺囊桓鼍低罚ê罄次疑贤纤蚜耍巡坏健#┮彩且淮笕喝宋ё潘 嗾鸷芾Γ颊静蛔×耍∫』位蔚模敲嫔衔蘧讨袂椴槐洌照疚人痛盏剑裕郑碌幕巴睬八怠案行幌愀廴嗣瘛鄙羧绯#欢恫徊4蠼绶栋。∶娌桓纳徊。?BR>  昨天他往什方去,我当时就想,他该回北京了吧,好象这些天蛮多人密集的来访的。
    
      现在应该是李在那边指挥了。还有习(习总是象在笑一样,感觉不太好,会让人误会的。)
    
    作者:人生之惑何其多 回复日期:2008-5-20 0:20:21 
    
      看了这么多弱智的贴子,无语,老胡5.12一样到了四川,只不过先去研究核武库的安全保障问题罢了,国防重于救灾,明白么
    
    作者:小兔子快快跑 回复日期:2008-5-20 0:24:41 
    
      个人觉得胡从来不是作秀的人,非到出镜才出来的。
    
      最大的证据,大家可以调看一下每次的选举投票。
    
      胡是唯一一个不作秀的人。
    
      不信可以看最近的年初的那个,他第一个投票,但他每次都是把票投进去就走,而其他人投票,都会在过程中对着前方的镜头展露笑容把票慢慢投进去好让记者拍照。
    
      他是个内敛的实干家。
    
      台湾,日本,包括这次的应急快速反应,以及这几天的全国悼念,没有他的发话和作决定哪一样能成?而且肯定是顶住重重压力的。
    
      他和温是黄金组合,互相扶持,互相支持,互相勉励,互为臂膀!!!
    
    作者:木水青 回复日期:2008-5-20 0:25:48 
    
      作者:kkyx 回复日期:2008-5-19 22:07:23 
    
        楼主说的在理,确实体现了一个领导人应有的素质,值得称赞,我觉得许多人只是不喜欢讲话的语气,觉得有点虚,我想这只是我们党长期工作中养成的习惯,体谅一下嘛!
    
      ---------
    
      我想这几天大家可能不喜欢主席的讲话
    
      我看电视也很着急
    
      实际上BOSS去四川
    
      我很激动
    
      很想看看BOSS在那做了什么
    
      但是CCTV的节目
    
      让我很失望
    
      BOSS在那里做了很多事
    
      你在做节目的时候要安排好
    
      不要重复地播重复的事
    
      比如有两个慰问灾民的事
    
      BOSS说的是相同的话
    
      我觉得
    
      安慰人就是那些话
    
      对不同的人说相同的话也没有什么
    
      BOSS就觉得这么说好吧
    
      但是CCTV你不要放在一起播阿
    
      而且还把BOSS的两次讲话全部播出
    
      被观众听出“连停顿都是一样的。。。”
    
      难道BOSS没有做其他事么
    
      还有CCTV的解说词
    
      听了令人起鸡皮疙瘩
    
      更多的就不说了
    
      这次大家对BOSS有! 这个印象
    
      主要是CCTV的问题
    
      另外一个
    
      就是BOSS本身的风格
    
      有看过一个外交官(好像是法国的)
    
      写的 说咱们BOSS说话的时候
    
      微笑着 好像在背台词 非常谨慎
    
      因此 没有破绽 因此 抓不住把柄
    
      我想这是BOSS的风格吧
    
      他上任这么久
    
      可有什么话让人记住?
    
      没有
    
      除了昨天的“任何困难都难不倒英雄的中国人民”之外
    
      说起来都是套话
    
      有什么话说得不对?
    
      没有
    
      都是符合大道理的
    
      但是BOSS本人
    
      确实赢得了国内外的赞誉
    
      我们BOSS上任这么多年了
    
      连最挑剔中共的外媒
    
      我也没有看到有记者对BOSS个人的讲话有微词
    
      有BOSS如此
    
      幸甚
    
      温总当然也是好样的
    
      他和BOSS风格不同
    
    作者:木水青 回复日期:2008-5-20 0:34:54 
    
      作者:人生之惑何其多 回复日期:2008-5-20 0:20:21 
    
        看了这么多弱智的贴子,无语,老胡5.12一样到了四川,只不过先去研究核武库的安全保障问题罢了,国防重于救灾,明白么
    
      ----------------
    
      什么样的帖子弱智,具体说说
    
      BOSS统领党政军一身,那个角色不重要?
    
      我的想法
    
      BOSS去四川是督战的
    
      温总安排好了
    
      但是有些事BOSS更有魄力一些
    
      温总不能协调的事情他可以拍板
    
      BOSS去慰问灾民
    
      慰问军队
    
      带来的巨大鼓舞
    
      可有人能替代?
    
      至于你说得核
    
      也是BOSS的一项工作
    
      但是决不止于此
    
      按照你的思路
    
      国防重于救灾
    
      BOSS不会把最精锐的部队拿来救灾
    
      你要加强学习
    
      不要自己不懂还说别人弱智
    
      BOSS说的以人为本
    
      希望你能体会到
    
    作者:紫玉摩羯 回复日期:2008-5-20 0:44:54 
    
      作者:幸福的麦子 回复日期:2008-5-19 20:19:45 
    
        这个帖子活不到明天。
    
        胡在机场的那个眼神非常耐人寻味,两个人之间的沉默也异乎寻常的久。
    
        胡那几天神秘的失踪很可疑,怀疑在军wei。j的实力大的可怕。估计那几天几大junqu的头好一番较量,支持谁关乎自己的zhengzhi生命。
    
        胡最后应该是妥协了,j利用jundui的势力肯定讹诈成功,胡被迫让步。
    
        地震过去,应该有一番生死较量,清洗与反清洗,诸位看好。
    
    作者:friend168 回复日期:2008-5-20 0:54:58 
    
      总理、主席,中国两大“巨头”的办事能力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单凭一方力量可以完全指挥“战斗”,这种情况还需要两个人同时出现在灾区嘛?如果同时出现的话对世人的感觉是不是两者之间没有建立完全信任关系或者为了出风头而做作呢?此其一。
    
      其二,作为国家主席,一定得以全局为主,收藏独份子、反华势力、邪恶势力影响,目前中国并不平静,而且这些畜生们随时都在蓄势待发,给中国添乱,如果国家主席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四川灾区的话,那全局安全如何把控?
    
      其三,可能有些大人已经注意到了,在整个抗震救灾过程中很少听到兰州军区的消息,为什么呢?小猫觉得兰州军区全力以赴投入在维护祖国和平,防止那些反面势力乘机谋反上面,从而更加说明目前我国整个局势。
    
      所以主席和总理都在全力以赴为人民服务着,都在全力以赴尽一个人民好公仆的职责义务。
    
      祝福总理主席身体安康,带领中国人民走出困境,走上繁荣富强之路,让中国人民在全世界扬眉吐气……
    
    作者:wuzhuona 回复日期:2008-5-20 1:32:32 
    
      其实当我听总理说到:“是人民在养你们,你们自己看着办。”时的感觉不太好,感觉好像有人不太卖总理的账,不听调动,或者在那讲价钱,总理被迫无耐才说出这样的话来。
    
      唉,一个人的能力再强也是有限啊,中国应该多点像胡哥和温总那样的官才有希望啊。
    
    作者:吸吸更健康 回复日期:2008-5-20 2:30:06 
    
      胡哥的魄力和手腕非同一般。我反正是从来没有怀疑过。
    
      他行事看得极深极远,而且内敛实干。和温总理配合的极好。
    
      抑此扬彼得,不是网T 就是傻了吧唧的娃儿,看事情只看表面和镜头前。看待政治家要看他们治国的思路和执行的力度。
    
      胡哥颇有古风,沉着大气,铁腕真情。XI藏时代的他就已经将这种特质彰显,经历这么多年,当然更见功力了。希望胡哥能在下一个五年把一些事情理顺,给下一个领导班子留下好的制度和思路。同时也继续坐阵,这样我们才能放心啊。虽然说好的制度要大于好的领导,但中国目前特殊的情况,还是需要胡哥这样的好领导人的。国之幸。
    
    ……………………
    
    (需要说明的是,上面文字中的乱码,是邮件里带的。)
    
    Cui Zhiyuan
    
    2008年5月20日 11:39
    
    “北斗一号”卫星导航系统救灾建奇功
    
    “北斗一号”卫星导航系统救灾建奇功
    
    信源:香港文汇报|编辑:2008-05-19| 网址:http://www.popyard.org 抄送朋友|打印保留
    
    八阕 http://www.popyard.org 【八阕】刘越山、李雪颖/由中国自主研制的“北斗一号”卫星导航系统在此次汶川抗震救灾中发挥重要作用。据总参通信部相关人士介绍,当前在赴川救援部队中已配备1,000余台“北斗一号”终端机,不断从前线发回各类灾情报告,为指挥部指挥抗震救灾提供了重要信息支持。据悉,最早从汶川传出来的受灾情况就是利用卫星移动电话传递出来的。
    
    据悉,这些终端机除实现了震区前线各点位之间的信息沟通,且还实现了震区点位至北京间的直线联络,确保了信息的及时传送。在灾区通信没有完全修复、信息传送不畅的情况下,各救援部队利用“北斗一号”及时准确地将各种信息发回。
    
    “中国制造”力助救援
    
    据专家介绍,“北斗一号”卫星导航定位系统为中国自主研制,总重量约2,200公斤。它具有不受通讯信号和空间距离影响的特点,一台主指挥机进行卫星定位后,可连接多部类似手机的“北斗一号”终端机,终端机每次可编写40多字的短信发送到指定手机上,非常有利于震区的救援信息传递。
    
    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奚国华表示,今后通信网络部署上要进一步提高通信设备的抗震能力,另外从传输手段上要应用“天地合一”的多手段通信方式。
    
    通信网络抗震能力待提高
    
    奚国华表示,通信线路恢复起来非常艰难,运营商员工都是通过徒步肩背的方式,一点点将光缆接通。同时,这些恢复的线路由于受到灾区余震和山体滑坡的影响,需要不断进行再修复。一位中移动员工就是在光缆再修复的时候殉职。
    
    奚国华还表示,卫星移动电话在救灾开始时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最早从汶川传出来的受灾情况就是利用卫星移动电话传递出来的。但是,救灾行动深入后,就需要大容量通信传输设备,各运营商都在抢通光缆,但光缆抗震能力较差,所以以后通信建设上需要建立多元化通信手段,实现通信保障工作。
    
    7国无偿提供卫星数据
    
    另据中新社19日电:中国民政部发布消息说,截至当前,已有美国、日本、英国、尼日利亚、法国、德国、加拿大7个国家空间机构无偿向中国地震灾区提供卫星遥感图象技术支持。
    
    ……………………
    
    Cui Zhiyuan
    
    2008年5月20日 12:01
    
    Fw: 一个基层党组织的五天五夜
    
    一个基层党组织的五天五夜
    
    作者:茆琛、崔峰、肖林 来源:新华网 更新时间:2008-5-19
    
    旗帜网转载
    
    按:毛泽东同志当年定下的“支部建在连上”是极其重要的建军原则,也是重要的建政原则。这就是国外一直不明白中国平时没有那么多这个专业NGO那个专业什么会,但关键时刻却总是能高效有序的动员起来的原因!
    
    5月12日下午2点28分汶川地震发生后,四川理县瞬间通讯、水、电中断,与外界失去联系。房屋倒塌,人员伤亡,群众情绪,医疗救治,学校安全……都成为揪动人心的主题。位于理县大山沟谷里的杂谷脑镇更是成为信息孤岛,救援盲点。杂谷脑镇有2000多户、11000余人,大多是藏族、羌族群众,其中农村居民5000多人,多居住在无通讯设施,离县城三四公里的山沟里。此次地震造成杂谷脑镇1000多户居民受灾,12人死亡。
    
    地震发生后,杂谷脑镇党委从容镇定地组织指挥抗震救灾,243位党员坚守岗位,经过五天五夜艰苦奋战,不仅通过自救将本镇损失降到最低限度,还救助了一批外地人。
    
    震后半小时,党员自动集结到镇政府;两小时,党员赶到最偏远的村组
    
    杂谷脑镇位于云谷山山脚,地震发生时,泥石流从山顶沿排洪沟汹涌倾泻,巨石轰鸣滚落,山顶腾起的烟雾直冲而上,仿佛世界末日即将到来。虽然没有通讯设备通知党员,但镇上的党员不约而同向镇政府集中。“你也许不相信,地震发生后半小时,镇上所有干部全部自发集合在镇政府院内”,杂谷脑镇人大主席杨慧告诉记者。
    
    下午3点30分,杂谷脑镇启动本镇突发事件应急预案,民兵应急分队同时集合待命。杂谷脑镇党委书记夏朝俊一声令下,全镇243名党员全部按照“包村包户”的责任表,迅速分头向沟内的藏羌组村社突进。
    
    此时,余震不断,进入山沟内,两侧山坡不时跌落碗口大的石头,泥石流几乎要漫出排洪沟,眼睁睁看着群众的房子从中间裂开,如面条瘫倒。“我们连个安全帽都没有啊!”女干部刘萍哭着告诉记者,“山路在余震里一闪一闪,三四公里的路,一辈子都好像走不完。”虽然害怕,刘萍并没有退缩,“无论他们好不好,我一定要亲眼看到。”
    
    下午4时许,所有党员赶到各自负责的村、组。
    
    4小时,党员组织群众救出26人
    
    下午4点多,率先赶到玛瑙村永古山寨的几名党员得知地震发生时,村民向云海家办丧事吃饭,30位村民被埋,立刻派一人返回报信,其余人员投入到抢救中。夏朝俊得知灾情,立即组织更多党员前去增援。镇党政办公室主任王刚说:“看到干部来了,四散奔逃的藏族群众渐渐聚拢,由于抢救及时,当时救出26人!”
    
    几乎同一时间,在距离县城较近社区统计灾情的张慧从汽车广播中听到温家宝总理即将赶赴灾区的消息,她听到总理在飞机上的讲话:“灾难来临,我们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镇定!”杨慧迅速将总理的话记录下来,开始安排身边自愿帮忙的群众到各个社区、村户宣传,“大家一听总理要来,焦虑的情绪慢慢好转,绝望中看到了曙光。”她说。
    
    12小时,受灾群众得到安置,全镇所有人找到暂时住所
    
    地震发生后,理县县委、县政府陷入指挥系统瘫痪中,无法将灾情向州委汇报,更难及时联系到各乡镇,传达县里的救灾指令。对于杂谷脑镇而言,此时,群众的需要,就是命令。
    
    杂谷脑镇营盘村三组到汶川的距离只有十公里,受灾严重,全村90户藏族群众的房子全部被毁。石碉房一塌到底,粮食、被褥全部被埋。村里最小的孩子只有几个月大,年纪大的老人已近90岁。12日下午六时,天降大雨,全村几百名群众不但无处食宿,更面临泥石流和山体滑坡的危险。村里身强力壮的小伙子冒险到镇里求援。
    
    听到这一消息,在夏朝俊的指挥下,张良、王刚等党员干部立刻组织民兵携带竹竿等物品和能收集到的食品,冒雨上山。由于出发匆忙,他们几乎都没带雨具。5月16日记者沿他们当晚走过的山路进入营盘村,发现这里每隔5、6米就有一处山体滑坡,村民杨淑珍说,干部几乎是四肢并用,爬上山的。
    
    安顿好群众,已是凌晨1时,浑身泥水的王刚返回镇里,妻子抱着一岁的儿子,无助地站在广场。因为身单力薄,她没有抢购到水和食品,镇上所有的副食品和搭帐篷的材料都卖光了。王刚撑着伞,遮挡着妻子和哭累睡着的儿子,在大雨中干坐了一夜。
    
    由于安置及时,在随后的余震中,营盘村三组再没有人员伤亡。记者从杂谷脑镇了解到,地震后六小时内,杂谷脑镇受灾群众已在当地民兵帮助下,在广场搭建起简易帐篷。12小时内,全镇所有群众找到暂时住所,镇幼儿园和小学的孩子们陆续被家长接走。
    
    24小时,全力救助路过的外地客人
    
    地震造成的山坡塌方,使理县通往汶川的唯一通道中断。很多去往汶川的工作人员和乘客滞留理县。没有接到上级通知,没有更多的粮食帐篷,面对近百名前来寻求帮助的外地客人,接收还是拒绝?
    
    杨慧介绍,从13日凌晨起,陆续有13名旅客,30多位加州工业公司工人,试图返回汶川、茂县探望亲人的50多位藏、羌、汉族群众到镇党委的临时办公点寻求帮助。当时镇里不少村社即将断粮,正在积极争取空投物资。接待近百名外乡人,就意味着镇里的救灾工作更艰难。
    
    夏朝俊紧急召开三个支部党员会议,除了在村里蹲点救灾没能参会的党员外,所有党员一致赞同表态,宁愿自己饿着,也不能委屈因灾受阻的群众。同时,镇里派党员将这一决定通知到各个村支部,当天,一些村就接待了理县米亚罗镇前来求助的50多位村民。此后,杂谷脑镇成了附近乡镇和汶川等邻县受灾群众避灾的又一选择。
    
    5月14日晚,镇党委的临时办公室终于搬进了帐篷,但为了接待来自马尔康的五名群众,连续30多个小时没合眼的5名镇机关工作人员又将床铺让给他们,在群众的帐篷外轮守,直到天亮。
    
    在杂谷脑镇机关党员的带领下,各村镇党员也自发参与救灾工作,该镇兴隆村村民吴启志、郭平无偿为理县中学师生送去馒头和调味品,稳定学生的情绪,兴隆村村委会主任肖贵利组织民兵昼夜值班巡逻,确保村民安全。
    
    五天五夜,一些党员一直没有躺着睡觉
    
    从5月15日开始,空投物资陆续运送到杂谷脑镇。将食品、饮用水和帐篷尽快送到受灾藏、羌、汉族群众手中,成了杂谷脑镇党员的首要任务。“小到火腿肠,大到帐篷,每一样在空投点找到的物资都要登记,分发。”王刚说,“这是解放军冒生命危险空投的物资,每一样都传递着党的温暖。”杂谷脑镇下辖的8个村道路几乎全部隔断,只能靠党员干部步行背着物资从投放点徒步下来,再走几小时分发到群众手中。到5月17日下午,已将帐篷送到各个村子或社区。
    
    28岁的年轻党员王蕊告诉记者,从5月16日13时30分左右,理县发生5.9级余震开始,杂谷脑镇的党员又开始新一轮的灾情统计和救灾工作。直到5月17日下午,已确定将帐篷送进各个村子或社区,被阻断的道路也正在解放军的帮助下,积极抢修。
    
    到5月17日下午,距离发生地震五天五夜过去了,杂谷脑镇党委书记和许多党员一直没有躺着睡觉,此刻,他正组织人在玛瑙村永古山寨掩埋遇难的群众。
    
    ……………………
    
    Cui Zhiyuan
    
    2008年5月20日 12:05
    
    Fw: 再看外来救援队
    
    面对事实:理性看待国际救援队
    
    信源:中华网|编辑:2008-05-19| 网址:http://www.popyard.org 抄送朋友|打印保留
    
    八阕 http://www.popyard.org
    
    【八阕】事实已经越来越明确,这次救灾的中流砥柱,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决不可能是什么国际救援队。中国政府早先谢绝国际救援队进入的决定,不但是正确的,而且是十分必须的。刚看台湾tvbs新闻台采访台湾的一个救援队长,他也明确表示台湾921大地震时许多国际救援组织素质很差,给救援不仅没帮助,还带来了许多麻烦。
    
    专业的国际救援队一般拥有少量相对精致的装备和某些专业经验,但这些装备和经验并不一定适合每一个地区。所谓的外国救援队,最专业的也就是每周训练一次,装备好些,但真正的实战能力不见得有多厉害。绝大部分的救援队更是些业余的乌合之众,比现在国内各省市抽掉的支援力量素质低很多。另外,国际救援队往往将其救援看作一种工作甚至施舍(某些时候还是设备商的活广告),他们的抢救意志是无法与自己人相比的。这里最好的一个例子就是台湾 921大地震,当时日本救援队通过高科技尖端仪器判断某坍塌点已无生命迹象,于是放弃了挖掘,然而没过多久家属从废墟下挖出个活人,日本队只得集体鞠躬道歉。
    
    事实上,在整个台湾921大地震中,包括英法美日各国在内的17个国家在第一时间派出共六百多人的救援队到达现场,最后也只救出了四人。而在2003年的阿尔及利亚大地震中,到达现场的38支国际救援队也不过救出两个活人(其中一个还是中国国际救援队救出的)。
    
    从以上数字我们可以看出,国际救援队在多数时候仅仅是作为国际支援的一种表态,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所谓国际救援队可以对救灾大局产生重要影响的舆论,只是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故意捣乱救灾活动,攻击中国政府和人民的借口而已。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在中国这种可以独立自救的大国面前,国际救援队相对来说还不得不显得中立一些,而在一些无法自救的小国那里,国际救援队往往是大国进行政治讹诈的工具。某些西方国家惯于利用国际救援做文章,附带政治条件。如果你答应了这些条件,就会丧权辱国,如果不答应,西方媒体就会铺天盖地地宣传你漠视生命、违法人权诸如此类,这点,相信经过了2008年上半年的中国人,都能有所领会。
    
    从成都统筹安排物流的部门了解到,外国的救援队进去已经添不少麻烦,但成效未知。台湾921大地震的数据也说明,即使最出色的几支外国救援队,救出来的总人数居然是个位数,和解放军救出来的成千上万个相比完全是零头。用于配合外国救援队的那些人力物力,我们自己安排的话效率更大。现在接受这几支救援队,更多的是外交考虑,而非办实事。但现在不是配合外国人和精英们做道德秀的时候,为了更有效地救灾,没有必要让更多的外国救援者进入。
    
    真相大白之下,在目前救灾的紧要关头依然鼓吹国际救援队、妖言惑众的一些人,真正目的在于抹杀诬蔑中国军民为救灾作出的伟大努力和牺牲,破坏救灾工作。这些洋奴汉奸关心救灾是假,企图蒙蔽误导不明真相的民众,令国家和人民离心离德是真。对此等败类,理应人人得而共诛之!循中华古例,如此非常时期,此类贼子可以立刻袅首,以正乾坤。昨天纽约法拉盛图书馆门口,就有一伙平时经常鼓吹国际救援队的轮子被过路华人包围声讨。
    
    让人感觉甚为滑稽——再看日本救援队
    
    信源:国际先驱导报|编辑:2008-05-19| 网址:http://www.popyard.org 抄送朋友|打印保留
    
    八阕 http://www.popyard.org 【八阕】由于中国四川大地震的救援活动而进入北川的日本国际救援队以安全确保无法保证为由,停止了救助活动,事实上已决定撤退。
    
    日本救援队在19日预定在北川的街道上实行救助活动。但是因为2次灾害的危险性增高,于是停止工作,在地震发生一周后的日本时间下午3点28分在北川默哀活动后,预计返回成都,事实上可以被认为是撤出救助活动。
    
     点击图片看原图
    
    [email protected]
    
    日本国际紧急救援队的六十一人到昨天为止,总共挖出十四具遗体。今天原本计划在距离震央较近的四川省北川县曲山镇的中心地带展开搜救,但因当地河川上游可能发生溃决,加上今天凌晨又发生余震,因此救援队将先到成都。
    
    首先感谢日本救援队的救援活动。
    
    其次这个结果再次给那些把外国救援队当成神去顶礼膜拜,甚至不惜去打压PLA的人一记响亮的耳光。
    
    从历史情况看,日本救援队的救援成绩并不理想,921台湾地震,日本救援队第一个赶到现场,145人,19只警犬,结果总共救出2个人。其中还发生了一个故事,日本队通过高科技仪器判断某坍塌点已无生命迹象,于是放弃,没过多久家属刨出来个活人,日本队集体鞠躬道歉。。。
    
    从此次施救情况看,主要特点就是一个慢字,但是有人出来辩解,这叫专业,看看如何专业。
    
    最开始日救援队在清川的一个地方探测,用探测设备没探测不到活着的人,就到了另一个镇,在记者的现场解说下,看到他们对着一幢废墟第一步先使用了先进的探测设备探测活人,发现没有活着的人,第二步用市民co2探测设备探测有没有死人,结果发现也没有!于是第三步就是使用吊车将上层障碍移开,依靠搜救犬,还是没发现任何状况。然后他们说天黑了,不利于搜救,等到天亮再说。。。
    
    16 日早上7点多他们在里面找到了一对母女的遗体,遗体的亲属一直在旁边等着,很悲伤,小孩才1个多月!日本队员将遗体放在地上,所有队员站成两排,鞠躬,周围闪光灯闪的非常厉害,接着一堆人抬着遗体走了,画面结束!有网友发出感叹--太晕了,感觉他们动作慢,有点作秀,虽然他们号称专业、先进、经验丰富,但是压着的生命等不得啊,快一秒钟就多一丝希望!!还没看到其他国家的搜救队工作场景,会不会都这样呢?
    
    此后次画面被多家媒体传播,网民好评如潮。诸如专业化,人性化之词比比皆是。突然想起第一个向遗体鞠躬的是温总理吧,PLA对遗体进行照相,编号,留存 DNA样本,整齐的摆放遇难者遗物,未见有些人的有如此的大的反应。如果PLA做出同样的举动,可以想象一定会被狠批。
    
    日本媒体报道救援队未被充分调动,总之有点中方照顾不周的意思。而同为国际救援队俄罗斯救援队并未任何指责,而且救出一名生还者。
    
    领队町村说:“当初是希望在都市地区救出遭活埋在建筑物底下的灾民,以人命第一为优先才派遣具有丰富救援经验的队员前往,但目前的情况,这些救援技术能发挥的领域相当有限。”
    
    事实上证明此日本救援队的技术和范围并不适合此次的救援环境。
    
    最后因灾害的危险性增高的而撤出救援队伍,并不让人觉得惊讶。
    
    中国的救援队伍才真正是全天候,全地形,具有牺牲精神的队伍。希望他们得到更多的掌声。
    
    有些东西老外做出来就是专业,中国人自己做出来就被批为业余,有些人的选择性失明真的让人感觉甚为滑稽。
    
    ……………………
    
    Cui Zhiyuan
    
    2008年5月20日 12:07
    
    FW: 达赖,赈灾你行动了...
    
    Subject: 达赖,赈灾你行动了...
    
    达赖喇嘛2008-05-14对"中国大地震的罹难者表示哀悼,并赞扬北京救灾行动快速。"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达赖喇嘛,大海般的上师,忽然我不明白了?这就是灾后您所做的事情么?
    
    你不知道么?
    
    汶川、理县、茂县、松潘...这些灾区都在青藏高原,其所在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藏族占52.3%,是第二大藏族聚居区。您仅仅去哀悼就完了么?
    
    你没看到么?
    
    你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的大厅正中,悬挂的大幅“西藏版图”所标识的“西藏”中,包括现在的西藏自治区和青海省全部地区,新疆的五分之一地区,甘肃的三分之二地区,四川的三分之二地区,云南的一半,面积达240万平方公里,约占目前中国总面积的四分之一。而这次四川的地震就在您的"领土"之内啊!为什么说是中国大地震?又为什么去赞扬北京?
    
    你不记得了么?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一个月前,这里曾有一群你的追随者组织的"人民起义"曾在这里向政府大楼冲击.为你"揭杆而起".
    
    你不心痛么?
    
    这里都你是子民,在你外国政客的支持者的眼里,他们都热盼你回归!你怎么都容忍中共政府在这里投下十万部队来"镇压"灾民么?
    
    做为西方政客眼中的"大西藏的元首",你不应该做点什么么?
    
    你应该第一时间赶到,安抚你的子民;你应该组织你的"起义者"投入救灾之中,救人民于水火;你应该命您的政府拿出那怕是一小部分的财政去救济灾民;可你哪?连一点点藏民的对您的贡奉都不舍得拿出.而这一切都由"非法占领"你们的中国政府在做;而"镇压"你们的军队在在把你的子民一个人从废墟中救出;甚至连您那些欧美的所谓支持者也在力所能及帮助着它们....
    
    而你哪,躲在哪里?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对了,你在德国,15号,灾后的第三天,你第一时间赶到了德国,不辞辛劳的周转于四个城市,为了你的"大西藏"而奔波,为了你的子民的自由而呼吁,而在你的背后是成千上万您"国土"内的民众,在废墟里的声嘶力竭的呼救.在他们面前你是多么的眇小!在一个个普通的解放军与志愿者面前你是多少的猥琐!
    
    达赖喇嘛,大海般的上师,您在做什么?
    
    ……………………
    
    Cui Zhiyuan
    
    2008年5月20日 12:19
    
    Fw: 西方媒体的报道还是不公正
    
    --------------------------------------------------------------------------------
    
    发件人: 贾涛
    
    发送时间: 2008-05-20 00:10:20
    
    收件人: cui-zy
    
    抄送:
    
    主题: 西方媒体的报道还是不太公正
    
    华尔街日报下面的报道,明显还是有意图,而且有挑拨离间和恶意营造不满情绪的动机。见下文《地震伤亡凸现中国城乡差距》。 农村和小城镇确实没有大城市规范,但正如文章中自己采访所得,农村居民建房根本就不会考虑地震因素,也不会接受有关部门的监督的。小城镇也是如此。可这跟城乡差距有多大关系?也太牵强附会了吧。我就不信,美国华盛顿的建筑会和德州农场主的小木屋没有差别??? 而且地震对周边的破坏,不是完全由距离震中远近决定,也跟地震的方向和地质环境有关,因此说成都距离震中90公里损害不大,而北川距离160公里损失严重进而判断城乡差距大并不公平。一是地震板块运动方向导致地震波对周边破坏并不是同心圆似的扩散;二是,建在一片平地上的房子,和建在崎岖不平山上、地质条件更复杂山上的房子,在地震时哪个更容易跨,我想还是山上的房子吧。 只说救援部队至今未进入震中,却对道路的艰难轻描淡写;只渲染灾民现在无家可归,但却对全力救援基本不提。这就是公正的态度? 中国现在不想听也不需要听抱怨,现在需要鼓舞和希望。这么大的灾难,我相信一定会有很多不如意的地方,但只要尽力了,尽全力了,就无可指责。而所谓民主典范、世界头号强国的美国,在飓风面前的表现,比比中国,我相信有眼睛和略有公正心的人都可以看到,中国政府比美国政府强得太多了!!!
    
    ……………………
    
    而老周发来的内容则更是有趣。与崔之元的内容部分地形成了对照。
    
    zhoujd
    
    2008年5月20日 10:10
    
    供参考
    
    汶川地震有初步结论.doc
    
    汶川地震有初步结论
    
    (香港) (2008-05-19)
    
    (联合早报网讯)据香港大公报道,中国地质调查局初步监测和评价认定,汶川地震是印度板块向亚洲板块俯冲,造成青藏高原快速隆升导致的,震源深度为10千米-20千米,持续时间较长,因此破坏性巨大。专家对灾情进行「会诊」初步形成三个结论。
    
    一、印度板块向亚洲板块俯冲,造成青藏高原快速隆升。高原物质向东缓慢流动,在高原东缘沿龙门山构造带向东挤压,遇到四川盆地之下刚性地块的顽强阻挡,造成构造应力能量的长期积累,最终在龙门山北川──映秀地区突然释放。
    
    二、逆冲、右旋、挤压型断层地震。发震构造是龙门山构造带中央断裂带,在挤压应力作用下,由南西向北东逆冲运动;今次地震属单向破裂地震,由南西向北东迁移,致使余震向北东方向扩张;挤压型逆冲断层地震在主震后,应力传播和释放过程比较缓慢,可能导致余震强度较大,持续时间较长。
    
    三、浅源地震。汶川地震不属于深板块边界的效应,发生在地壳脆─韧性转换带,因此破坏性巨大。
    
    汶川地震破坏性强于唐山
    
    汶川地震的强度、烈度都超过了唐山大地震。中国地震研究及地质灾害研究专家分析了汶川地震破坏性强于唐山地震的主要原因。
    
    中国地质科学院地质力学所基础地质研究室专家冯梅分析指出,汶川地震破坏性强于唐山地震,首先,从震级上可以看出,汶川地震稍强。唐山地震国际上公认的是七点六级,汶川地震是八级。其次,从地缘机制断层错动上看,唐山地震是拉张性的,是上盘往下掉。汶川地震是上盘往上升,要比唐山地震影响大。
    
    第三,唐山地震的断层错动时间是十二点九秒,汶川地震是二十二点二秒,错动时间越长,也就是说汶川地震建筑物的摆幅持续时间比唐山地震要强。
    
    第四,从地震张量的指数上看,唐山地震是二点七级,汶川地震是九点四级,差别很大。
    
    第五,汶川地震波及的面积、造成的受灾面积比唐山地震大。冯梅说,这主要是由于断层错动的原因,汶川地震是挤压断裂,错动方向是北东方向,也就是说汶川的北东方向受影响比较大,但是它的西部情况就会好一些。
    
    第六,汶川地震诱发的地质灾害、次生灾害比唐山地震大得多。国土资源部高级谘询研究中心教授岑嘉法分析说,因为唐山地震主要发生在平原地区,汶川地震主要发生在山区,次生灾害、地质灾害的种类都不太一样,汶川地震引发的破坏性比较大的崩塌、滚石加上滑坡等,比唐山地震的次生地质灾害要严重得多。
    
    ……………………
    
    zhoujd
    
    2008年5月20日 10:10
    
    供参考
    
    汶川大地震的几点教训.doc
    
    汶川大地震的几点教训
    
    [4254] (2008-05-19)
    
    地震是一种对人类伤害极大的自然灾害,不仅难以预报,而且一旦发生就是破坏极大伤亡极大。2008年5月12日发生在四川汶川的7.8级的地震,虽然全国上下同心抗争,但总还是觉得力不从心。我觉得有四个问题还是值得我们认真思考的。
    
    第一、交通问题。这次地震不同以往,我们救灾的组织、人力、物力、财力都是不成问题的,但救灾的人员、设备、物资都上不去,根本就到达不了灾害地点。原因就是交通受阻。这使得我们最现代化的部队只能丢弃装备徒步前进,不仅延缓了救助时间,救助效率也大打折扣。“要想富,先修路”,一直是我们几十年来造桥修路的宗旨,我们的公路铁路桥梁都是按照最方便最省力最有经济效益的原则修建的。只要能通过,只要能发展经济就行。急功近利,根本就没考虑到一定的安全保障系数,有一点自然灾害就立刻瘫痪,根本就没有备战备荒观念。地震尚且如此,万一战争来了,又该怎么办?
    
    第二、通讯问题。现代化的通讯手段使我们哪怕是远距离的联络都变得十分便利,电话、手机、宽带网成了我们通讯的全部依赖,并且轻易就彻底丢掉了我们原来的通讯手段。可这次地震却暴露出我们所依赖的东西十分脆弱,在关键时刻是靠不住的。地震一来,线断电停,使我们一个乡镇甚至一个县城和外界完全失去了联系。更令人惊讶的是这样的事情也发生在我们的救援部队。有报道说在都江堰前往汶川的路上,一支部队行进受阻时,竟用公用电话向上级报告!好像在年初雪灾时也发生过这样的事。我猜想这大概是我们的军队平时手机使用惯了,一旦手机不通就束手无策。我不是通讯专家,但我知道,当年朱毛在陕北那么恶劣的条件下能指挥千军万马,靠的就是电台。其实每个县乡都是可以有无线电台的,手摇发电就能使用。部队每个连队都有步兵电台,这些传统的东西至少作为应急手段也要保留,还是不能轻易丢掉啊!
    
    第三、建筑质量问题。地震不会死人,房倒屋塌才是伤亡的主因!这次地震,大量民居倒塌,特别是医院、学校这样人员集中的场所的垮塌,造成大批人员特别是中小学生的伤亡,令观者无不眼中流泪,心中滴血!唐山地震后,巨大的伤亡使我们开始注意房屋的抗震性能。但因为经济原因和急功近利的心态,我们在建筑标准的制定特别是在这种标准的监督实施上显得漫不经心,甚至马马虎虎。建造者使用者无不都是满怀侥幸心理,搞得豆腐渣工程比比皆是,全国人民怨声载道。每当我们看到欧美、日本发生地震却伤亡无几时,就不由得不赞叹人家的建筑质量,人家的工作态度。这次汶川大地震的血的教训我们不能再不记取了!
    
    第四、城市化问题。大地震发生好几天了,尽管我们进去了十几万大军,也只是开到了乡镇一级,还有大量的村寨我们根本就没有人去,也不知道那里的情况。那里的人们得不到援救,只有自求多福了。城市化我们说了多年,在东南沿海经济发达地区也有了些进展。但在阿坝自治州这样边远落后的地区,却都还保持着原始的小而散的居住群落。交通、求学、工作、就医都十分不便,限制了当地人生活水准的提高。恶劣的自然环境,使那里既没有发达的工业也没有发达的农业,再加上人口稀少,我们完全可以将他们适度向城市集中。这不仅是救灾问题,也是提高这部分人群的生活水平的必由之路。建议政府在灾后重建时认真考虑这个问题,不要再被不合理的户籍制度束缚手脚,把不宜人居的地方的居民集中到城市来,让他们也过上幸福的生活,让那里成为自然保护区,让原本就十分脆弱的生态环境得到喘息和恢复。
    
    江苏扬州 闲庭信步
    
    《联合早报网》
    
    ……………………
    
    zhoujd
    
    2008年5月20日 10:10
    
    供参考
    
    四川大地震的文明省思.doc
    
    四川大地震的文明省思
    
    (2008-05-19)
    
    ● 杨际开(杭州)
    
     5月12日的四川大地震,波及十万平方公里,相当于一个浙江省,规模之大令人惊愕。日本也是一个地震国家,我在日本留学十年,先是住在日本人家里,房东把防震用品放在一个包里,经常更换过期的水与干粮,每天没有发生地震就值得感谢上苍的恩宠。
    
    这种心理预设是以经验中不断感受到的自然灾害为前提的,和平的渡过每一天就是幸福,就值得感谢,人们互相问候的话多是关于气候与地震的,为发生地震的地方而担心,为灾害没有发生在自己身边而庆幸。人们对变化无常的自然的关心胜过对社会中的等级权力关系的关心。这是日本社会比较和谐,崇尚平和,“以人为本”的一个外在原因。
    
    前几年中国社会突然遭遇“非典”(沙斯),上下一心共同对抗突发灾难,那段时间,现实中的人与人之间的利害关系退让到第二位,无关紧要的会没有了,我感到有点像日本的社会氛围了。学生的关心也集中到自己的生存安危上,关心社会整体的利益,写出来的东西有自己的生命感受,容易打动人心。
    
    “非典”过后,一切照旧,官僚体制又开始出来垄断生活的一切细部。自从秦始皇统一中国,争夺文明主权成了政治生活的最高目标,但仍然是一治一乱,无法进入恒久的政治安定。
    
    日本在中国大陆东边,旁观中国的皇朝更替,意识到了政治安定是福,这是中国给日本带来的最大的历史教训。日本的政治文化是地震多发地带与中国大陆的政治生态孕育出来的。
    
    对自然的敬畏与保护之心
    
    我在给学生上有关中国近代史的课,有位女生说,日本成功地地方就是中国失败的地方。
    
    一点也不错,最近我读了萧功秦的《儒家文化的困境——近代士大夫与中西文化碰撞》,这部在20多年前出版的处女作今天读来仍然有感到新鲜的地方。
    
    萧氏就是把日本作为中国的参照对象的,但是今天看来,中国作为东亚文明的主要载体不能像日本那样“全面西化”也是理之当然。我们可以向日本学习的是把我们的关心的焦点从政治利害的竞逐转向对自然敬畏与保护的心态。从东亚文明整体来看,日本经验也是我们文明的一部分。
    
    30年来我们向城市周边的山区开采石料来建设城市,向农民征购土地来发展城市,虽然四川大震灾不是这样一种发展模式直接造成的,但是对自然、对农村的榨取本身已经造成了对环境的人为灾害,这种灾害遍及全国所有地方,其长远的副作用是带来一个文明的慢性死亡,胜过四川大震灾千百倍。
    
    中国在这次震灾中接受了邻近国家的救助说明,中共政府对生命的关怀超出了对国权的执著,在突发的大震灾面前,我们面临重新思考发展的目的究竟是什么的问题。
    
    •作者是日本东京大学国际关系论
    
    博士,现任教于杭州师范大学
    
    联合早报
    
    ……………………
    
    zhoujd
    
    2008年5月20日 10:10
    
    供参考
    
    日本改派20人医疗队赴四川.doc
    
    [四川地震] 日本改派20人医疗队赴四川
    
    (2008-05-20)
    
    ● 符祝慧(东京特派员)
    
    鉴于中国四川地震灾区余震连连,多个地点又可能发生土崩,日本昨天决定调回60人救援队伍,今天另外派出一个20人医疗团到四川。
    
    内阁秘书长町村信孝昨天在记者会上说:“四川大地震发生已经一周,要找回生还者的可能性不大,目前正与中方商量,撤出日本救援队。另外,也接到中方通知,希望我们派出为伤者进行治疗的医疗队伍,因此决定明天送出一支20人医疗队。”
    
    日本一些媒体报道说,救援队上周四抵达四川后,花了将近一天时间才抵达指定灾区北川、青川等地。救援队虽然带了受过训练的警犬及先进的探视器材,但却出现了“英雄无用武之地”的状况。几天来,救援队天天都在废墟里搜寻,但“时间”却不留人,往往被他们抬出来的是尸体。
    
    随队进入灾区的一个日本记者描述:“北川、青川等灾区有如饱受战火的战场,要在里面找出一条活口,宛如海底捞针。”
    
    准备撤退的日本救援队队员也无奈地说:“我们应当在地震发生后的第一时间赶到灾区才是……。”
    
    队员虽感到“力不从心”
    
    但救援受到中国网民赞赏
    
    有些报道认为,虽然队员们多感到“力不从心”,但已在中国国民心中留下好印象。比如,日本队员在抬出尸体时,总会列好队伍鞠躬和默祷,这一行为受到中国网民的赞赏;他们在网上说,这是一种尊重生命的体现,显示日本救援队与二战时的日军大不相同。
    
    《产经新闻》则挖出日本救援队与中国解放军的“矛盾”,它在题为“解放军心情复杂,喊日本队快回家去吧!”的报道中指出,中国故意让日本队前往解放军已搜寻过的地区,分明就是不让日本队有机会救人。
    
    四川大地震灾情惨烈,对“地震大国”日本也一样是惊心动魄,他们也要从中吸取经验。
    
    日本地震专家近期指出,在接下来的三十年内,日本可能也会发生一次“惊天动地”的大地震。在这次四川大地震中,6000多所中小学倒塌,这是日本要注意的“反面教材”。
    
    日本媒体揭露,日本现有的中小学中,也有近一半不耐震。
    
    日本防灾科学研究所研究员藤原广行昨天说,“世界上有20%的地震发生在日本。在日本会引发地震的断层中,与四川地震区同等层次的有好几个。日本会发生比神户更严重的地震,是目前人们必须接受的事实。”
    
    日本教育部也开始研究四川地震,该机构属下设施管理部门的一官员昨天告诉媒体:“神户大地震发生时,没发生在大白天,要不然就会像四川那样,出现许多学童被活埋在倒塌校舍底下的情况。”
    
    报道指出,1995年的“神户大地震”后,日本虽然推出一些防震措施,但是有关工程的进度却缓慢。目前,日本全国的公立中小学,有41%还未达到防震标准;让人更为焦心的是,最可能发生地震的近畿、中部地区的一些县城,如德岛、高知等地的学校建筑物,它们的防震安全度都待改善。
    
    日本专家指出,若日本遇到像四川一样的大地震,学校将会是一个“致命”环节。
    
    2004年新泻大地震,有12万所私人房屋倒塌,但死亡人数只有68人,主要是因为那地带的学校在神户大地震后展开了适当的防震修建。
    
    日本报章、电视媒体连日来都借“四川”强化日民众的防震意识。一些防灾专员更把四川灾难当“活教材”,开始行动上门辅导日本的一些独居老人如何在地震时避难。
    
    ……………………
    
    zhoujd
    
    2008年5月20日 10:10
    
    供参考
    
    巨灾面前的观察和反思.doc
    
    巨灾面前的观察和反思
    
    (2008-05-20)
    
    ● 韩方明(香港)
    
    这几天,我因为一个重要的奥运推广活动在欧洲各城市间穿梭,但没有一刻不牵挂着汶川震区的灾情,牵挂着灾难中的同胞。我所接触的各国朋友,对此巨灾也是感同身受。
    
    天灾令人悲痛,但这次有两个现象令人欣慰:其一是不论是中国还是外国媒体都保持空前透明开放、实事求是态度,详尽报道灾难的各种消息,让身在异国的人们能及时了解到所有情况;其二是,灾难当前,世界各国均对中国表示了慰问并积极支援,有几个国家派遣了救援队,用运输机送来了救援物资,各国民众均自发地募款。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汶川大地震震倒了房屋,却没有震倒中华民族的顽强精神;震碎了砖瓦和玻璃,却震不碎团结奋进的力量,反而空前地凝聚了两岸三地和全世界华人、华侨的心。
    
    抗震救灾显示政府的进步
    
    32年前,地震把唐山夷为平地,左倾保守的执政者既不能迅速动员救援,还掩盖灾难的严重程度,拒绝国际社会援助。汶川大地震带来前所未有的破坏,但中国政府全新的表现有目共睹。在震发当天,政府就展示了透明度和效率,国家媒体详尽客观地报道了地震破坏的程度,及时更新伤亡人数,不断提供新消息和图像。政府对待事件的态度积极、公开、透明,媒体报道充分详尽,并且对境外媒体的入境采访活动一视同仁,凸显了近年来中国在国家治理方面所取得的进步,向世界表明了政府的坚强和自信。这与邻国缅甸形成鲜明对比,让世界都为中国人民感到欣慰。
    
    灾难当前,以人为本就是以人命为本,生命的尊严和代价高于一切。地震发生后,温家宝总理第一时间赶往灾区指挥,反复强调工作中心就是救人,把人民的生命看得高于一切。在政府领导人民抗震救灾、重建家园时,国家和政府的形象也渐渐升华。政府处理危机得法,不再大搞奥运火炬传递,对灾难信息的报道持开放态度,这都说明政府在朝着国际社会认同的大方向进步。
    
    远隔万里,我还是透过网络及时了解到灾区人民得到了来自国内国际的救助,各地的捐助款项正源源不断地汇往灾区。但是,幸存的人们还是因为缺水、缺粮而面临生存威胁。许多人因为没有帐篷而露宿野地,许多人因为缺食少水而患病,还有许多人因为缺少组织和工具而不知如何救助他人。此时此刻,地方政府应积极组织灾区人民互相救助,需要尽快大量运输各种生活物资,将危险地带的人们暂时移居到安全地方。
    
    由灾难发生的第一天,我们就看到民间组织和社会新阶层人士也积极行动起来,对灾区给予帮扶和救助,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期间涌现的很多故事,感人至深。特别令人高兴的是,我们发现一些大型国有公司扮演的重要角色。比如中国水电集团在地震当天就成立了抗震救灾指挥部,总经理从北京赶往第一线亲自指挥在四川企业的抗震救灾工作。在灾害面前,这些企业表现出的以救灾为第一的决心,是值得大众欣慰的。
    
    捐赠自愿,爱心无价。各地的人们心系灾区,积极捐款、献血。然而我也注意到,平时在各大媒体上风光露面的一些“福布斯富豪”们,在此重大灾难时刻却偃旗息鼓。平日声称“有钱花不完再也找不到对手”的地产大亨,捐款200万后能藏则藏;而数年来动辄登山飞天、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地产大亨,非常不合时宜地振振有辞“不要让慈善成为负担”。这类通过爆炒楼价盈利的企业,一年利润70多亿元,200万元人民币不过是一套中等住房的市价而已,拿出来救助灾民又怎么会成为负担?
    
    我们失望地看到,在过去三十年,一批积累了巨额财富的暴发户商人,平时自认为代表着一个阶层的生意和生活的老板们,在大难面前的所作所为令人感到遗憾,与人们的期待和需求相去太远!
    
    幸好,还有很多大银行、企业和许多民营企业都纷纷出钱出力,一些原定庆典活动的企业将活动从简,节省下来的资金都用来支援灾区,这些公司才是真正值得人们尊敬的。
    
    警惕潜在的新危险
    
    大地震的余威仍在肆虐,抗震救灾的形势依然严峻。地震引发的地层塌陷、水库崩溃、瘟疫发作等各种潜在危险,需要慎重对待,保持足够的警惕。
    
    这场天灾也让我们看到,中国还需要从灾难中真正吸取教训,尤其是灾难应急机制还有大量的改进和完善之处。
    
    国际上不少国家和地区都建立了相关的应急部门和应急机制,成熟的经验和做法可以借鉴。美国在九一一事件以前,救灾工作已有专职机构负责统筹安排;此后,美国成立了国土安全部,负责国内的防恐反恐和应急机制。台湾在九二一大地震中成立了灾害救难应变指挥中心和救援物资管控中心,既保障了灾区通信畅通,又能统一归拢和调配各种救援物资。他们向国际社会呼吁同情和援助,获得了拥有先进搜救技术的特种救难组织的帮助。
    
    中国自2007年起,有了《突发事件应对法》,但尚无专职机构去实施和执行,在此要强烈建议政府借鉴美国国土安全部的做法,尽快组建国家紧急事务委员会,专司各种灾难的预防、预警、救援及善后,充分授权,增强其动员协调能力。同时,也可以责成有关部门彻底清查死伤人数最多、楼房倒塌最严重的学校建筑是否有贪腐问题,绝不能坐视天灾背后潜藏的人祸蒙混过关。
    
    因为承平日久,面临剧变,很多都市人未必能够有心理准备。可见之未来,必然会有灾民涌入周边城镇,给周边城镇造成压力。希望各地同胞能够对这些城镇和居民以包容和同情的心态对待,血浓于水,尽可能地施以援手,并且防止那些借机哄抬物价的无良商人趁乱大发国难财,使灾民生活雪上加霜。
    
    灾区物资紧缺状况急需改善、震后重建问题预早规划、居民外迁问题急需协调,民众信心需要重建,这一切都考验着中国政府和人民的智慧和力量。全世界都在关注着崛起的中国如何应对灾难、如何爱护自己的人民、关爱生命尊严和价值。加拿大政府在这次捐助之中已经向国民承诺,民间捐款多少,政府就捐赠同样款项,此种表态,务实和积极,而且明晰。
    
    窃以为,中国中央政府年财政收入过万亿,应有能力加大财政转移支付对灾区的倾斜力度。政府应该更加积极地推动善后及重建工作,牵头扶助资金为主,以民间捐助和海外慈善资金为辅,共同抗震救灾,把受灾地区建设得更好。
    
    •作者是中国全国政协外委会副主任,以上属个人观点
    
    联合早报
    
    ……………………
    
    zhoujd
    
    2008年5月20日 10:10
    
    供参考
    
    从四川大地震看信心.doc
    
    从四川大地震看信心、信息、信任与信誉
    
    (2008-05-19)
    
    ● 吴伟
    
    一场突如其来的四川大地震,让中国政府经受了新中国建国以来空前的一场危机。但也可以说是中国政府建国以来最成功的一次危机管理。与以往唐山大地震、沙斯大爆发等重大危机管理相比,在展现政府抗击危机方面的信心,占领信息主导权,争取百姓的信任,以及赢得国际信誉方面,中国政府此次的表现可说是令人“耳目一新”。
    
    一个政府掌权的信心是其治国的重要前提条件。民信乃立国之本。民不信则不立,广大老百姓对政府的信任是政府执政的基础。一个开放的社会,信息必须公开透明。政府必须有效掌握信息的主导权和话语权,尊重老百姓的知情权。
    
    同时,在国际化社会中,一个国家的国际形象和声誉对国家的发展至关重要。
    
    信心、信息、信任和信誉这四个“信”字是个连环套。四者相互联系,相互扶持。破一环,则全毁。
    
    要成功应对危机,政府领导首先要对自己有信心,对其百姓有信心。有了信心则可临危不乱,及时透明地公开信息,从容应对危机,进而争取百姓对政府的信任,最终也必将赢得国际信誉。而良好的国际声誉也将回过头增强政府的领导信心,从而进入良性循环。
    
    领导人首先要有自信
    
    面对危机,政府领导人首先要有高度的自信心。只有相信自己,才能赢得他人的信任。中国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在沙斯后期临危受命,掌管沙斯重灾区北京市。他铿锵有力地说出了八个字:我不自信,谁人信之?!一句话展现了政府领导人对自己控制局面能力的自信心。这种自信心及时地稳定住了当时惶恐局面,进而稳住了民心,最终赢得抗沙斯的胜利。
    
    其次,正如毛泽东所说的,要相信群众。一个政府面临危机应该对自己的百姓有信心,相信他们得知事实真相后,更能够团结在政府周围,同舟共济,共渡难关。
    
    有了控制局面的自信心,有了对老百姓的信心,才有勇气做到信息的公开与透明。唐山大地震和沙斯爆发初期,中国政府一些官员对信息的封锁凸现了其在这些方面的信心的不足。
    
    担心自己控制不了局面,担心老百姓知道事实真相后会出现恐慌。而恐慌的真正根源来自信息的不确定和不平衡不对称。信息的不公开和不透明更会造成恐慌,即进而导致百姓失去对政府的信任,直至破坏国家的国际信誉。
    
    这次四川大地震,中国政府展现了高度的自信心。国家总理第一时间赶赴灾难第一线,现场指挥救灾工作。国外的反危机策略专家将领导亲临第一线指挥的任务归纳为3C策略,即命令(Command)、 控制(Control)和 沟通(Communication)。
    
    信息处理“令人赞叹”
    
    智者不乱,仁者不惧。温家宝总理身临灾难第一现场,指挥部队将领和政府官员,调动千军万马,运筹帷幄、统一调度,组织救灾。胡锦涛主席随之奔赴灾区督战。国家领导人充满自信的表现,沟通渠道的畅通,及时稳定了民心,赢得百姓信任,为救灾工作创造了有利条件。
    
    正是有了高度信心,中国政府面对这场特大危机,便能够保证信息的高度公开和透明化。政府于是敢于允许国际媒体进入灾区第一线采访报道;敢于让国际救援人员入境救助;敢于放下“面子”主动向美国政府求援,要求提供卫星图像协助救灾;敢于坦诚校舍建筑可能存在的腐败现象;官方电视台也终于敢于播出“原汁原味”新闻,及时报道伤亡损失情况。
    
    谣言止于真相。知情才能理解,理解才能万众一心、共渡难关。此次大地震虽然波及面甚广,损失极为惨重,但引人注目的是社会上基本没有多少谣言传播,民心相对稳定,社会秩序安定。没出现连超级大国美国当年新奥尔良暴风袭击期间也曾有过的抢劫商店等社会动乱现象。与沙斯爆发期间,中国民间谣言四飞,百姓惊慌恐乱的局面更是形成鲜明对比。
    
    政府领导人的信心,信息的公开透明,不仅大大加强了老百姓对政府的信任,也为中国政府赢得了良好国际声誉。中国政府的表现让其在今年年初大雪灾和西藏事件的阴影里走了出来。新加坡外长杨荣文认为中国政府地震信息处理手法,“令人赞叹”。连习惯于对中国政府挑刺的西方媒体,也不得不佩服中国政府此次的突出表现,作出了一些正面的报道。这些前所未有的现象,都体现了中国政府执政能力的进步,有利于中国政府树立国际形象。
    
    15年内克服成长矛盾
    
    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月初在日本早稻田大学的演讲中坦言中国人口多、底子薄、发展很不平衡,在发展中遇到的矛盾和问题,无论是规模还是复杂性,都是世所罕见的。中国目前多灾多难,其实也是个社会发展过程中的一个自然现象。
    
    当一个国家人均GDP达到1000美元至3000美元之间,由于经济开始起步,基于社会资源、体制等方面的制约,会进入一个矛盾凸现的事故频发阶段。这正如一个发育中的少年,由于身体发育过快,身体养分一时跟不上,会出现“成长痛”一样。
    
    在这个阶段往往对应着人口、资源、环境、效率、公平等社会矛盾的瓶颈约束最严重的时期,也是极易出现社会经济容易失调、社会容易失序、国民心理容易失衡、社会伦理容易失范等社会“成长痛”现象的关键时期。
    
    中国目前人均GDP不及2000美元,正处于这个矛盾凸现阶段。所以各类危机事件的发生几率日渐增大。而面对这些危机事件时,是手足无措还是镇定自若,最能考验中国政府的执政能力和信心。
    
    英国当年大致用了70年度过这个事故频发阶段,美国用了60年,日本用了26年。而根据前任中国国家安全监督局局长李毅中的预测,中国政府将用10年到15年走过这个阶段。
    
    李局长的预测再次展现中国领导人的自信心。从中国政府此次抗击特大地震的表现中,我们有理由给与中国政府投下一张信任票。相信中国能够实现这个目标。
    
    •作者是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
    
    文学院副院长兼中国项目办主任
    
    联合早报
    
    ……………………
    
    看看,五花八门不是?
    
    国际救援队,到底是一群窝囊废,还是被中国故意设置障碍?对地震成因究竟应该如何看待?如此救援是不是作为争权夺利的一部分?那么多遇难者是不是牺牲品?……太多的疑问,恐怕都是要在等待当中破解,或者就是化为乌有。
    
    倒是老周发来的另外一则消息,让人看了很可以浮想联翩。
    
    zhoujd
    
    2008年5月20日 10:10
    
    供参考
    
    支持国民党“认养四川灾区”.doc
    
    支持国民党“认养四川灾区”
    
    [10404] (2008-05-19)
    
    一、国民党要“认养四川灾区”
    
    据2008年05月15日 08:58环球网消息:针对四川省汶川县12日发生规模7.9级强震,造成重大伤亡。国民党中常会14日下午为四川死伤人民默哀一分钟。国民党发言人陈淑容会后转述,马英九曾与国民党主席吴伯雄提出“认养四川灾区”协助重建的构想。
    
    另据台湾东森新闻14日报道,陈淑容表示,由于马英九担任台北市长期间台湾发生“九二一地震”,较清楚地震后重建的方法,因此,马英九建议国民党“认养四川灾区”协助四川重建。
    
    二、马英九和国民党曝露中国心
    
    据台湾中时报15日报道,国民党主席吴伯雄昨天(14日)在中常会表示,他和总统当选人马英九讨论后,认为现在真正要协助的是灾区重建工作,有监于九二一地震灾后重建经验,马英九上任后会请相关单位讨论如何认养灾区,国民党将以党名义率先认养。
    
    除了国民党未来以党名义认养协助复健。据了解,可能倾向城市对城市的方式。党政高层表示,就像彰化和青岛已缔结姐妹市,未来可循此方式认养,避开敏感政治议题。
    
    此外,马英九十三日前往台湾红十字总会,以个人身份捐赠新台币二十万元赈灾,他表示,参与赈灾,一方面是人道,一方面也基于是中华民族一份子。
    
    至此,马英九和国民党的中国心曝露无疑。
    
    大陆那些鹦鹉学舌、不假思索就给马英九和国民党贴上“台独”标签的人们被狠狠地打了一个耳光。
    
    三、马英九和国民党的算盘
    
    马英九提出“认养四川灾区”,虽然曝露了中国心,但耐人寻味的是,马英九日前接受美联社专访时又指出,由于台湾反对中国大陆的独裁统治,两岸统一在“我们这一生”不太可能发生。马英九说:“连我们这一生要看到统一的谈判都很难。台湾人民想要跟大陆进行经济方面的互动,但他们显然不认为他们的政治制度适合台湾。”
    
    在这里,马英九对“是什么阻碍了祖国统一”,给出了他的答案,一个并不让人意外的答案。
    
    很多人批评马英九上述言论对国家统一太过消极,以为他准备无所作为,其实不然。
    
    他的“认养四川灾区”设想,就是一个积极的作为,与他的两岸一贯的思想是一脉相承的。
    
    马英九在3.22当选后接受台湾中央社专访时曾表示,他并不主张直接对中国大陆“输出民主”,他认为透过传媒力量与学生交流,就能产生潜移默化的效果,台湾的民主等各项制度优点,在跟对岸互动时,很自然就会结合起来,经由“软实力”达到与增加“国防经费”相同或更大效果。
    
    其实,“认养四川灾区”就是一次国民党直接与大陆普通群众交流的过程,国民党民主、现代、清廉的形象就能对大陆人民产生潜移默化的效果,促使大陆执政党和人民反思、反省,并且强而有力,也许短时间内看不到效果,但影响却会慢慢累积,这是很大的民主促进作用,有利于消除祖国的统一的障碍。
    
    四、支持国民党“认养四川灾区”
    
    支持国民党“认养四川灾区”,是因为两岸同胞本是同根生,不要相煎,要相连。血浓于水的感情,是无法割舍的。过去的历史证明,最不希望两岸交流的,是台独分子;最快意两岸人民仇恨的,是台独分子。
    
    支持国民党“认养四川灾区”,是希望能起到弥补大陆溃烂的监督机制的作用,公开透明,建设一个清廉的地震重建示范区。无数事实证明,依靠体制内的监督,重建的依然是“蓄势待塌”的豆腐渣工程。
    
    支持国民党“认养四川灾区”,是希望大陆给国民党一个机会:让普通的大陆人民看到,站在大陆人民面前的,不再是60年前腐败糜烂的国民党,而是浴火重生的、民主的、现代的国民党。浪子回头金不换,普通的大陆人民一定会谅解国民党的过去。
    
    支持国民党“认养四川灾区”,更因为如马英九所希望的那样有利于促进大陆的民主和国家的统一。
    
    wengcm2006
    
    《联合早报网》
    
    ……………………
    
    地震给了台湾的国民党机会。马英九借此狠狠地将了大陆一军,看看大陆方面如何接招。不是说什么都可以谈吗,那好,四川由台湾国民党来治理,这可真是一国两制了,而且是在大陆上的一国两制。显而易见的是,如果四川由国民党治理,那么什么委府人大政协统统靠边站,形成了独立的经济区域。而实质上,这与达赖谋求的藏族区域自治殊途同归。
    
    如此,四川将成为一个比深圳要封闭得多的特区。
    
    那就说不定是谁统一谁了。
    
    或者,就是地地道道的分裂的开始。
    
    咱们也不用设想让四川人就是否接受马英九的治理来一次全民公决,那是委府注定不会答应的。
    
    同时,北京也注定不会接受马英九们认养四川的建议。在大陆内部如果真是出现了这种情况,对北京当局来说可是个生死存亡之事。这将直接挑战大陆执政党的地位与权威,让专制及其所附带的愚民政策形同虚设。
    
    这当然是贪官污吏们死也不可能容忍的。
    
    这个马英九,刚刚上台就给北京出了个天大的难题。
    
    看来,马英九这小子比起阿扁来更不是个省油的灯。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西藏问题将会绵延不绝/何必
  • 咱们与CNN叫板当中的一波三折/何必
  • 中日关系再一次甜蜜蜜啦/何必
  • 何必:新一轮的解放思想让人疑窦丛生
  • 中小银行流动性紧缺折射出来的琳琅满目/何必
  • 给出一个达赖现象的相关路线图/何必
  • 中国出口日本饺子染毒事件的千奇百怪/何必
  • 美联储降息把中国拖入更难堪境地/何必
  • 残害童工比黑砖窑更恶劣/何必
  • 是不是抵制家乐福还是个问题/何必
  • 了解拉萨发生真实情况是痴人说梦/何必
  • 没有了城管中国就注定国将不国/何必
  • 土地公有或私有与咱们无关/何必
  • 东航劳资纠纷属无解态势/何必
  • 奥运圣火活动太缺乏幽默感/何必
  • 南方雪灾太值得咱们反思/何必
  • 大部制满月带给咱们的乐不可支/何必
  • 何必:建设国家是爱国最好方式不过陈词滥调罢了
  • 陈词滥调的爱国方式/何必
  • 救灾募捐管理缺失折射中国慈善困境/何必
  • 可能的水患严重威胁抗震救灾及重建/何必
  • 愈演愈烈的通货膨胀抑制得了么?/何必
  • 何必:望京事件将使新体制面临严峻挑战
  • 九江大桥事件的善后与乌七八糟的去年/何必
  • 咱不用带血的煤炭?/何必
  • 何必:对郎咸平 819合肥演讲内容的十大疑问
  • 市长峰会何必强迫“天不降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