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奎德:假如是你,被埋在废墟下……?
请看博讯热点:四川地震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16日 转载)
    陈奎德更多文章请看陈奎德专栏
    
     2008年5月12日,一场32年来所仅见的大地震,在中国四川汶川爆发。山崩地裂,尸横遍野……。 (博讯 boxun.com)

    
    目前,救灾活动正在崇山峻岭,断墙残垣间展开。两万多鲜活的生命转眼已经化作尘土。更多的灾民掩埋于钢筋水泥山下面命悬一线,生命正一点一点地枯萎、流失。救人的黄金时间72小时已经过去,生还的希望越来越暗淡渺茫……。仰望上苍,夫复何言?
    
    综合各种渠道的消息,这次北京当局采取的救灾措施,比较32年前的唐山大地震时,比较几个月前的大雪灾时,有了一些进步:临时解除了一些严苛的新闻管制,国民获得了一定的知情权。当局在反复犹豫之后,终于同意了日本等国外的拥有丰富救灾经验的专业救灾队伍前往救人,虽然为时稍晚,仍勉强可收亡羊补牢之功(但据闻台湾的同样经验丰富的救灾专业人员仍被婉拒于国门)。这些进展,公众是看见并记住了的。
    
    但是,体制的顽固惯性,特别是中共宣传系统的六十年一贯制的“把丧事办成喜事”的“光荣传统”,已经浸透其血液。一位灾民李虹对此的厌恶与无助的感受,已愤愤然溢于言表:
    
    “死了一万五千人,他们亲人的声音,完全没有在媒体上看到;还有几万人埋在地下,他们声音发不出,但不等于没有。可是,你看看中国今天各大报纸和互联网的新闻,他们大肆炒作一个武警跪在地下要求再救一个人的感人画面,全国13亿人民….一感动,就忘记了灾民。你们是不是要让我那些死去和正在死去的亲戚朋友跪在地下对党对人民解放军表示感谢?….人命在以每小时上百的速度消失。现在绝大部分灾民根本没有得到任何帮助。……”
    
    设身处地想想,此时此刻,倘若你是一位灾民,正奄奄一息被掩埋于重重废墟之下,你的第一需要是什么?是电视上的动人画面?是中央首长的抗震动员报告?是奥运传递照常进行,奥运救灾两不误?是“中华民族在灾难中焕发青春”?……
    
    NO! 你的需要很简单:一双伸向你的手,一架搬开你身上重物的起重机或挖土机,几位动作娴熟的专业救助人员,几位合格的急救医护人员。如此而已!
    
    命悬一线的灾民才是主体。歌颂立功英雄,歌颂恩情亲情,歌颂总理眼泪,以后有的是时间。
    
    因此,当务之急,不是高歌英雄,而是挖掘灾民!不是流泪相看,而是抢救伤员。面对千万亡灵,面对废墟下嗷嗷待救的乡亲妇孺,把面子放一边,把“主权至上”放一边,人无分国籍,地无论东西,谁有办法谁上,谁有技能谁上,人命关天,救人至上。
    
    日前,各方人士,纷纷援手,各种建议,纷至沓来。综合起来,有几点大体是各方的重叠性共识。它们合情合理,由历史的血泪凝成,获得海内外普遍共鸣。这些共识,举其荦荦大者,计有:
    
    1)立即开门接纳来自世界各国特别是那些地震频仍的国家地区的专业救援队伍,医疗队伍,解民于倒悬。
    2)准许灾区民众以及其他地区公民自我组织,建立自救自保团体,像台湾的慈济那样,在身体、物质和精神上,至情呵护,相互牵联,守望相助。
    3)严格各种资金和物品捐助的财务管理和监督,务使它们到达灾民和罹难家属手中。
    4)在受灾地区停止劳民伤财踵事增华的奥运火炬传递活动。
    5)国家降半旗向地震灾害下的万千亡灵致哀。
    
    这些建议,集思广益,出自悲天悯人的同胞情怀,出自鲜血凝成的历史经验,特此向北京当局郑重建议。务请善纳雅言,见诸实践。倘能如此,善莫大焉。
    
    谨以此沉痛哀悼汶川大地震中罹难的万千同胞!
    
    ──《观察》首发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奎德:何以为师?何以为戒?—中日关系一瞥
  • 陈奎德:北京vs.达赖喇嘛:「西藏文化代表权」争夺战
  • 陈奎德:2008,“文化冷战”滥觞?
  • 陈奎德:自强运动与改革开放
  • 陈奎德:怯懦的审判
  • 陈奎德:响应达赖喇嘛呼吁
  • 陈奎德:恭贺台湾 恭贺民主
  • 陈奎德:三场大选与中国“两会”
  • 陈奎德:三十年,什么“东”“西”?
  • 陈奎德:雪域诗韵《觅雪魂》序——盛雪诗集
  • 故国归来谈宪政-杨建利陈奎德在亚洲电台对谈(一)
  • 陈奎德:风向转换:民主国际的对华外交
  • 陈奎德:包遵信 vs. 秘密警察国家
  • 陈奎德:王储 选帝侯 黑厅政治-中共十七大观察
  • 陈奎德:「党天下」的奠基礼—论中共建政初期的三大运动
  • 陈奎德:中国罗生门
  • 陈奎德:中国自由主义在文革中的萌芽
  • 陈奎德:五七道德后遗症
  • 陈奎德:“奥运拐点”,八面来风:汉城奥运与北京奥运
  • 陈奎德:“毛纲解钮”:耕者有其田 居者有其地—中国土地私有化暗潮
  • 陈奎德:多事之秋,战乱之始?
  • 陈奎德: 杨小凯:经济学家的宪政理念—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8-61)
  • 陈奎德:精神病、偏执狂,精神先知?—从林昭所想到的
  • 陈奎德:陈寅恪:学术独立的中国典范—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2、43)(上)
  • 陈奎德:梁实秋:旷达雅致自由的文学家—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0、41)(图)
  • 陈奎德:中国维权律师与美丽岛案—从高智晟律师案谈起
  • 陈奎德:中国维权律师与美丽岛案—从高智晟律师案谈起
  • 陈奎德 :张佛泉:自由的卓越阐释者—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38、39)
  • 陈奎德:山雨欲来的中国金融
  • 陈奎德:萧公权:中国宪政理论的先驱
  • 陈奎德:筚路蓝缕 以启山林—刘晓波《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序
  • 陈奎德:雅虎:双手沾血
  • 陈奎德:脱“毛”变人——点评时闻以观国运
  • 丁子霖给陈奎德的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