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江棋生:黄金72小时中的痛上加痛
请看博讯热点:四川地震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15日 转载)
    江棋生更多文章请看江棋生专栏
    
     在我动笔写下本文标题的时候,时钟正指向14点28分。整整三天前的这一时刻,我在北京家中被微微震晕;很快得知,震撼半个亚洲的汶川大地震,将灾区民众的家园瞬间夷为平地,并惨烈地吞噬了数以千计的鲜活生命(死难者人数现已达近两万人)。与此同时,这一不期而至的天灾所造成的刻骨铭心之痛,也瞬间超越了灾区、超越了国界而达于全球。 (博讯 boxun.com)

    
     32年未遇的惊天大震之后,惊魂甫定的国人面临的第一要务是什么呢?那就是:在72小时之内,尽可能把埋在废墟之中的幸存者抢救出来。因为过了这一黄金时段,地震幸存者生还的希望就变得十分渺茫了。从我锁定的四川卫视传来的直播镜头告诉我,事实上人们也是这么做的。三天来,武警、消防战士和各兵种军人尽了力了,医护人员尽了力了,奔赴都江堰救人的出租车司机尽了力了,连夜排队无偿献血的成都市民尽了力了,废墟中的自救者尽了力了,不少政府官员也尽了力了;灾区之外捐钱捐物的国人也尽了力了。然而,为什么在刚刚过去的72小时之中,我除了揪心之外,还分明不断地痛上加痛呢?
    
     原因是:中国政府一再婉拒国际社会派遣专业救援人员到场救人的吁求,甚至拒绝毫无沟通困难的台湾同胞到场实施人道搜救的热切希求,直至黄金72小时已然耗尽的今天。
    
     恕我直言,在这场与死神竞赛、拯救生命的拼搏中,中国缺少的其实并不是金钱和人力,而是具有抗灾经验和搜救特长的专业救援人员。为了争分夺秒地使更多的人摆脱死神的威胁,除了利用一切可用的其它手段之外,实在没有任何理由将本该在第一时间就应接受的国际专业救援人员拒之门外。在我看来,那是一支温家宝不用摔电话就能召之即来的志愿者队伍,是特别对口特别有用特别高效的救援生力军,即便不奢望他们能多救出百拾来号人,那么,多救出10人也是功德无量,多救出1人也是大善事一桩。
    
     我琢磨,官方的婉拒是出于下述担心:外国人和台湾人进来干会给他们带来“损害”和“负面影响”。说实话,我愿意同情地体谅这一点。但是,既然认同救人高于一切,又公开发出了“救人不惜一切代价”的誓言,那还有什么可多虑的?又岂能因种种政治考量而食言?当然,让外国人或台湾人入境救灾的确还没有先例。不过,有无先例有那么重要吗?32年前唐山大地震时,不还连外国人的钱物都拒之门外吗?这次对钱物来者不拒了,如果再创造出让人来实施救援的先例,不正好是一个以行动昭示“祖宗不足法”、在大灾面前思想来一个大解放的可贵之举吗?
    
     让人家的热面孔一再贴冷屁股,中国官方给出的理由是什么呢?汶川巨震之后,日本政府很快组织了60人组成的日本国际紧急救援队,并在成田国际机场待命,以便接到中国政府的请求时立即赶赴受灾地区。但是,中方通知日本:“由于灾区道路受损严重,目前难以接纳。”这听进来像是在对旅游观光团,而不是对整装待发的日本专业救援队说话。专业救援队的天职是什么?他们的天职就是抢险救灾,就是从死神手中夺人,道路通要救,道路不通也要救。道路不通,车进不去,他们不能步行?不能搭直升机进去?等你把路修通了,黄金时段也就差不多耗尽了,幸存者的生还希望变得微乎其微了,还要他们来干什么?
    
     经历过9·21大地震的台湾同胞对汶川大灾感同身受,为此,台湾海基会两次致函大陆海协会,希望在黄金抢救72小时内派遣专业搜救队到四川协助救灾;不料海协会回函表示,感谢这个好意,有需要的时候会通知。在幸存者命悬一线、十万火急之际,大陆官方的这种答复实在令人哭笑不得,也让善良的人们百思不得其解。
    
     黄金72小时在“目前难以接纳”中无情地逝去了,脆弱的生命在“感谢这个好意”中绝望地夭折了。而在汶川震区,竟还有许多地震废墟至今人迹未至、“毫发未损”。这一惨悲事实,将让人痛楚不已,长叹长恨。
    
    
    
    
     2008年5月15日 于
    
     北京家中
    
    
    (自由亚洲电台2008年5月15日播出)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江棋生:简评温家宝答记者问
  • 江棋生:写在“两会”前夕
  • 江棋生:庸医马克思
  • 江棋生:一吐为快迎新年
  • 江棋生:周钰樵先生的这段话与事实不符
  • 江棋生:老包,一路走好
  • 江棋生:评点历史唯物主义
  • 江棋生:与“左派”过招,和谢老商榷
  • 江棋生: 一国良制 人间正道
  • 一国良制 人间正道/江棋生
  • 一国良制 人间正道/江棋生
  • 江棋生:关注六四抗暴者—在6月2日华盛顿纪念六四18周年烛光晚会上的书面发言
  • 江棋生 :回首,为了重新出发
  • 江棋生:我与六四抗暴者的二三事
  • 胡平:读江棋生《看守所杂记》
  • 江棋生:法国记者并没有误解温家宝
  • 江棋生:再评温家宝的《同文学艺术家谈心》
  • RFA:为邬书林一辩(江棋生)(图)
  • 此事清楚表明:《博讯》内部有江棋生的人在做手脚
  • 江棋生:左得出奇的青岛二中校方
  • 江棋生等参加包遵信追悼会受阻 俞梅荪被抓派出所
  • 林老与三份历史性文件—自由亚台张敏女士采访江棋生先生
  • 林牧先生病逝唁电 / 许良英 、丁子霖 、江棋生等
  • 江棋生: 我将公开挑战所谓“宇称不守恒”
  • 江棋生: 汲取文革教训 不容践踏人权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