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潘一丁:青年人的正确思想从哪里来(五四随想)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12日 来稿)
    潘一丁更多文章请看潘一丁专栏
    
     一年一度的“青年节”又过去了。按理说,这是一个按年龄段来针对庆祝的节日,就像“儿童节”一样,有长、幼之序而无平等(如国庆、中秋、圣诞、感恩、劳动、妇女等节日)之意,体现出真正人类社会(不是动物世界)的一种特别的人文关怀,是人性在动物母爱的天性基础上的理性提升,目的在于既要提请整个社会对处于这两个年龄段的青少年,作为“未来继承者”的特别关怀和重视,同时提醒处在这个年龄段的人自己,也要作好心理准备,主动接受德、智、体方面的全面教育和锻炼,以便真正具备“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地、去迎接社会下一论“新陈代谢”的条件,而不至让自己将来要负责主导的社会,会根据“天性堕落、不进则退”的客观科学(自由落体般)规律的必然,沦为“黄鼠狼下耗子(老鼠)”--一代不如一代。不幸的是,中国的近代史总是按朝代呈现出阶段性“每况愈下”的年龄规律,从上(皇帝)到下(社会基层)皆如是。直到通过革命之类的暴力手段,来改朝换代为止,一切再从头来过。让一个明明是由博大精深的文化加工出来、理应相对聪明的民族,偏偏屡犯蠢人才会犯的“N”次同样错误,而始终跳不出历史循环的怪圈。怎么会这样子的呢? (博讯 boxun.com)

    
    如果从科学《认识论》的知其所以然层次来看,道理其实并不复杂。完全是因为中国人将文化加工后获得的聪明和才智后的绝对值能量,从负面加以充分发挥的结果。这是只要有一点基本数学或物理常识的人就不难理解的。或者就像一把削铁如泥的宝剑,用来行侠仗义,可以让恶人闻风丧胆、销声匿迹。但是要是落在采花大盗手上,就会让更多的良家妇女受害遭殃一样,宝剑的本身只有优、劣之分,而并不需要区分善恶或承担道义责任的。中国文化就是这样一把可以斩钉截铁、所向无敌的宝剑,可惜落在只知道练点花拳绣腿的读书人手上,反而不慎削掉了自己的手指头或脚指头。结果被更无知的西方“高等动物”当成了“文明残废”来嘲笑、指责,更开始自惭形秽起来。实在是一种良知的悲哀!
    
    中国的朝代更迭史上,有一个值得注意和总结的年龄规律,那就是每一个朝代的晚期,总是要由年轻人来充当着摧枯拉朽的先锋角色。说得好听点,是因为年轻人最有激情和活力,永远对可能出现的哪怕“新瓶装旧酒”似的“新事物”敏感而不保守。所以很容易接受一切打着变革旗号的宣传,并不加思考地付诸行动。但是说得难听点,就是是少不更事,易冲动又缺乏责任心。更没有社会经验而容易上当受骗,可以“初生牛犊不怕虎”地,去自愿充当政治阴谋、野心家的打手或炮灰,特别适合于担当“砸烂旧世界”,替他人作嫁衣裳的任务。从五四运动、文化大革命、六四天安门事件、到八九民运,都是典型的事例,而且都有一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共同特征。
    
    这是有其客观道理的,因为从生理角度而言,人和动物一样,对环境(社会)的认识,除了父母、家庭的言传身教外,还要有一个亲身实践的经验(或教训)积累过程。才有可能具备正确认识环境和作出恰当反应的能力。否则就可能犯错误而导致遭遇各种危险。这也是古代的陶渊明历经生活坎坷,到晚年才有“觉今是而昨非”的感叹;以及英国的大文豪肖伯纳曾说过『凡杰出的人物,在年轻时都曾相信过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但到老来还相信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一定是傻瓜』。也就是他们都从表象上只知其然地认识到,人的正确思想和年龄之间存在着一种成“反比”的普遍规律,而且就算这种表象上正确的认识,也不是他们年轻时就作得出的。甚至可以说,年轻人对社会认识所下的结论,在多数情况下一般而言,往往是错误的。因为他们不具备用来作比较、鉴别的足够经验。除作为开国元勋的那一代,连年轻的领袖也不例外。
    
    在一个新的政权(朝代)形成初期,领袖或开国元勋们,除了个人可能有的天才、异质和时代机遇外,都是提着脑袋从“你死我活”的残酷战争淘汰中锻炼出来的。他们不仅自己本身有过硬的才干和能力,更对前朝失败和灭亡的教训,有切身体会和深刻认识。所以自己掌权后不敢掉以轻心,只有兢兢业业地避免重蹈覆辙。再针对前车之鉴并扬长避短的结果,总能让国家有一段欣欣向荣的变化(哪怕是被赶到台湾落脚的蒋介石、蒋经国般的“小朝廷”也不例外)。只是由于“年龄不饶人”的自然规律,政权总是要转移到一代又一代的继承者或接班人身上。而只要延续时间一长(超过两、三代以上),后来的继承者就不再具备“开国”那一代所能够拥有直接经验的条件,反而在“权力(利)继承”理所当然的封建传统影响下,一种自以为是的主观教条和经验主义,成了他们的 “特色”。这种“特色”一旦跟贪婪的天性以及特权结合,就导致必然的腐败,又为下一轮未必有进步意义的变革(改朝换代)需求,创造了条件。以至于各种为这种需求作舆论准备的形形色色“复辟思潮”,周而复始地,从“复兴国学”到“重振五四精神”,都有自己的市场。不断写就了一部“翻葱油饼”似的中国历史。自己绝对优秀的文化,反而被会读书而不会用的“激进帮”读书人等,在西方出于无知或有意的忽悠、误导下,文过饰非地说成是美女般“红颜祸水”,自己民族反而成了要去“削足适履”的”跟屁虫”。因为我们已经失去正确思想的能力,甚至不知道正确的思想从哪里来?
    
    这个问题,中国的伟人毛泽东已经给出了明确的答案。1963年他就在自己的文章中写道『人的正确思想是从哪里来的?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不是。是自己头脑里固有的吗?不是。人的正确思想,只能从社会实践中来,只能从生产斗争、阶级斗争和科学实验这三项实践中来。』虽然笔者的《新理论》对他(可能还包括马克思)的阶级划分和阶级斗争说法不以为然,认为是不科学的,且有挑动不和谐的“窝里斗”之嫌。但是绝对赞成“人的正确思想,只能从社会实践中来”的结论,认为对人类社会具有普遍真理般的价值。更从理论上支持了上述“青年人对社会缺乏正确思想”的结论。
    
    遗憾的是,当前包括中国在内的全人类社会,由于被当成圭臬的西方错误社会理论的误导,本末倒置地,舍集体分工合作的社会主流,而强调提倡按丛林法则去进行不择手段的竞争。于是一些政客或野心家以及商业利益团体,为了自己和小集团的眼前利益,不惜利用青少年还没有形成正确思想的特点,不仅不能履行太傅教育“(民主)小皇帝”的责任,反而像太监或佞臣般处处投其所好、阿庾奉承,极尽教唆之能事,在一味嚷嚷着“(小)皇上圣明”的同时,从天性必然堕落的方向上推波助澜,将他们“培养”成未来可以从他们那里予取予求的潜在“大众昏君”。今天社会中呈现出的种种令人担忧的不安、不堪乱像,而且日益严重的趋势,就是证明!
    
    其实,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早就考虑到这一点,作了相应的理论安排。比如建立了“孝”的概念,以提倡孝顺(顺从)、孝敬(尊敬)父母(代表长一辈的人),来保证知识和经验的传承、延续。只是因为对其没有科学而正确的“解压缩”,而被代表“少数精英统治集团利益”的孔子之类读书人,有意无意地作了矫枉过正的解释,在提出有一定道理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以前者为动词,后者为名词来理解)的同时,更立下诸如“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之类、跟现代法制绝对背道而驰的极端混账规矩,使自己得以不断享受着 “猪头肉供奉”的待遇,却让中国的文化背上“落后”的黑锅,并因此矫枉过正地,形成不断滋生“激进帮”的土壤。
    
    所以在任何社会中,青年人的正确思想,除了同样要从实践中来外,还多了一条。那就是从吸取老一辈实践中积累的经验或教训中来,以便将来能够让自己主导的国家或社会,不犯“第二次同样(包括毛泽东在内)的错误”。
    
    有人把年轻作为骄傲的理由,因此而意气风发、不可一世起来。在笔者看来,其实除非从事自然科学领域里的工作,他们的确有特别的优势外,否则最不值得骄傲的,就是“年龄”了。道理很简单:
    
    首先,这是一个人人都要经过的生理阶段,正如“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的形容,意味着前面等着的,就只有最后“日薄西山”的必然。所以除了抓住时机,争取尽量充实自己外,在将来可以证明自己没有“闲白了少年头”、不会“老大徒悲伤”之前,实在没有可以骄傲的地方(除非是准备“待价而估”的妙龄处女或壮男):
    
    其次,从生理阶段时间划分的轴线上,科学而逻辑地看,理论上年轻人经过的,年长者也一定经过过。但是年长者经过过的,年轻人却肯定没有经过过(除非得了“早衰症”)。而且这个(中、老年)时段对社会的影响是特别重要的。这就是为什么年长的领袖们,一旦政权牢固掌握後,往往表现出对社会流行价值观的“否定之否定”。比如伟人毛泽东在年轻时,曾经公开激烈鼓吹过“分裂中国”(当年的杂志“湘江评论”上,有黑底白字的文字为证),成为国家领袖后,却成为中国统一的坚决维护者,后来(文革前)甚至说过,如果现在还活着的鲁迅不跟政府合作,也可能要被关进监狱的话。他只有当再次发现自己的权威受到挑战,才会不计后果地、重新利用青年学生的无知和冲动,发动比“五四运动”还要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文化大革命”,大伤了中华民族的元气。其继承人被迫矫枉过正的后果,至今还在影响着中国社会。而当年积极参加五四运动的学生,后来一旦当上各级领导人之后,又有哪一个敢公开表态、号召学生或民众,在自己或自己效忠的政府犯类似错误时,要他们继续发挥“五四精神”,用类似当年的行为,来对待自己的呢?这是因为每个人随着年龄和经历的增加,心智才会逐步成熟,最后在自己所处的高位(不是客观的立场上)上“换位思考”,终于认识到“今是而昨非”。可惜的是,由于错误社会理论和胡乱解压缩中国文化的影响,又进一步造成许多“今未必是、昨不见得非”的、令人无所适从的乱象,而让不少没有吃过苦头的年青人或“好了疮疤忘了痛”的人,又再次学费翔唱起了“(毛泽东)回来吧”之歌!
    
    也有人会认为,社会永远是在“进步”着的。所以作为社会的年青人而言,似乎当然要比自己的上一辈聪明、能干,主观上就先入为主地对上一辈人产生“落伍”的错觉。可惜不然,因为这是一种以偏概全、似是而非的说法。
    
    其实这种说法很不科学,缺乏必要的数学、物理基本常识。因为这些人还不懂矢量和标量概念,更分不清两者之间的原则区别。把可以积累、叠加的物质文明标量,和以动物行为为参考原点、绝对有方向性概念的精神文明矢量混为一谈。甚至以自然科学创造出来的物质文明矢量,作为衡量文明的总代表,在逻辑上已经根本不堪一击,居然就敢大谈什么“文明进步”。终于导致今天的人类社会,会出现许多“不是畜生(高等动物)、胜似畜生”的荒唐现状(比如鼓吹“性开放”和“艳照门事件”就是典型),全然不顾可能从行为上回到“动物世界“的趋势和危险!
    
    记得毛泽东在莫斯科访问时,曾经对青年人说过:『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你们青年人朝气蓬勃,正在兴旺时期,好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笔者认为这有刻意讨好拉拢(以便必要时作为可利用的工具),口是心非之嫌。在今天这种弄清“民主”的本质之前、就莫名其妙地大谈“民主”的年代(全世界都一样),反而助长了政治上还不够成熟的青年人“天下者我们的天下,我们不干、谁干?”的、那种恣意妄为的暴君心态。正是这种心态,在历次重大的社会行动中(特别是“文化大革命”中,整死国家主席刘少奇,整趴包括邓小平在内的、其他国家领导人的行动),造成“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后果。其流毒至今尚存(只要看看许多网络论坛上的表现就知道了)。所以认为对此条语录应稍加修改为『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现在是我们的,将来是你们的。但是归根结蒂是属于全人类的』。以便理直气壮地,和青年人一起共勉之!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潘一丁:五四和文化
  • 潘一丁:“毒饺子事件”背后的的醉翁之意
  • 潘一丁: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 潘一丁:好样的,博讯网!
  • 潘一丁:以强者的身份替强国论坛和博讯新闻网打抱不平
  • 潘一丁:是社会精英、还是政治饭桶?
  • 潘一丁:人类的出路和中国的机遇-2008新年献辞
  • 潘一丁:伟人为民族提供肩膀而不是脚-纪念毛泽东诞辰114周年
  • 潘一丁:错误社会理论导致贪污腐败产生的必然
  • 潘一丁:自由的最高境界--七十感悟
  • 潘一丁:大白兔奶糖之殇
  • 潘一丁:警惕,台湾将成为可以反复敲诈中国的“人质”!
  • 潘一丁:事实胜于雄辩
  • 潘一丁:屏蔽真正的言论让国人至今还不知道中国的“特色”是什么
  • 潘一丁:屏蔽真正的言论是重蹈毛时代的覆辙
  • 潘一丁:屏蔽真正的言论使中国人由龙变虫
  • 潘一丁:屏蔽真正的言论就是在忽悠民主
  • 潘一丁:敦请胡主席、温总理过问、解除对《新里程碑》网站的屏蔽
  • 潘一丁:三月烟花凤凰游有感(图)
  • 潘一丁:中国人需要良知而不是激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