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晓竹:胡锦涛的乱国路线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12日 转载)
    刘晓竹更多文章请看刘晓竹专栏
    目前,中国所面临的最大挑战不是西藏问题,不是奥运,不是经济,也不是环境,甚至不是贪污腐败,而是胡锦涛的路线问题。尽管不能说胡锦涛是一个很坏的人,但是,他的路线则是一条彻头彻尾的乱国路线、亡国路线,若不迅速纠正,我认为将导致中国分崩离析,甚至出现一种军阀割据的局面。天下大势,分久必合,路线错了,胡久必分。
     (博讯 boxun.com)

    首先,胡锦涛路线偏离了改革开放的大方向。改革开放尽管涉及方方面面,过程复杂,但大方向一直是明确的,即一方面强化市场、人权、法制的机制,一方面弱化极左的意识形态及控制机制,此消彼长,以此从斯大林式的专制与贫困的旧体制,逐步向民主与富裕的新体制过渡。邓小平倡导不争论,讲实践检验真理,提出三个“有利于”,用意就在这里。不断弱化封闭的极左体制,为向民主法制新体制过渡而创造条件。然而,在过去六年,胡锦涛偏离了这个大方向:一方面强化极左的意识形态,恨不得比斯大林还要斯大林,比毛泽东还要毛泽东,另一方面,以假大空取代依法治国,开历史倒车,走专制老路,全面破坏了民主与法制建设的即定进程。左祸祸国,焉能不乱?
    
    其次,胡锦涛路线没有价值基础,一来背离了中华文明的核心价值,二来背离了世界文明的主流价值。实在说来,改革开放原本是一个拨乱反正的过程,是共产党改邪归正的机会,而这个“正”起码有两个意思,一是回归中华民族的核心价值,二是融入世界文明的主流价值。换句话说,改革开放就是共产党浪子回头,一要解决古今问题,也就是为传统到现代的传承创造条件,叫做博古通今,二要解决中西问题,也就是为中西方文明和平共处、相互学习创造条件,叫做融会中西。但是,胡锦涛这一套算是什么,新斯大林主义?古不古,今不今,中不中,西不西,不伦不类。既不传统,也不现代,弄个先进性,文理不通,逻辑不通,空话连篇,集假丑恶之大成。如此贼眉左目,国焉不乱?
    
    胡锦涛访问俄国时,记者问他最喜欢俄国哪些著作?显而易见,人家想知道胡主席对俄国文明的总体印象与感受,从托尔斯泰到托斯陀耶夫斯基,你可以随意发挥。但胡锦涛怎么回答呢?他说他最喜欢《卓娅与舒拉的故事》。这就好像外国元首到中国访问,大家很想知道他对孔孟老庄、儒道佛的总体印象与感受,但得到的回答是:他只读过并很喜欢中国的《半夜鸡叫》。这个事情虽然很好笑,但很有象征意义。事实上,胡锦涛就是中国的半夜鸡叫,叫做黎明前的黑暗,先不着村,后不着店。一方面愚蠢无知,一方面嗓门特大。唯其无知,所以嗓门大,唯其嗓门大,更凸显其无知。
    
    然而,这正是胡锦涛左乱祸国的个人根源。邓小平起码在欧洲生活过,见过世面,视野宽阔。江泽民起码在旧社会生活过,接受过一点传统文化的训练,也读过一些中西名著,眼光不是那么狭窄。所以,邓江都不会乱来。比较而言,胡锦涛是假大空温室里培养出来的塑料花朵,除了共青团学习材料,对西方现代文明一窍不通,对中国古典文明不通一窍。这样的媳妇熬成婆,手握无上权力,一要封嘴,二要封网,三要先进,加上无数马屁精吹吹拍拍,能不井底之蛙吗?能不蛙声一片吗?一句话,胡锦涛偏离了大方向,丢了中华文明之本,丢了世界文明的价值支点,浪子不回头,一味假大空,这难道不是乱国路线吗?胡久必分,乱不远矣!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 RFA中国博客)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晓竹:丑陋的中国人拒绝丑陋
  • 刘晓竹:奥运就是直通车
  • 刘晓竹:把愤青运动推向新高潮
  • 刘晓竹:转型要追求短平快
  • 刘晓竹:奥运要砸锅,抢救奥运!
  • 刘晓竹:藏区动乱说明了什么?
  • 刘晓竹:可以贪污,但不要浪费!
  • 刘晓竹:中南海的八大胡同
  • 刘晓竹:打一张胡米诺骨牌
  • 刘晓竹点评:郑风邪,官风邪!
  • 刘晓竹:南方雪灾三问胡锦涛
  • 刘晓竹:猪年养猪,鼠年灭鼠
  • 刘晓竹:从三峡大坝到共产大厦
  • 刘晓竹:北京有个胡电棒
  • 刘晓竹:人权那雄纳尔就一定要实现
  • 刘晓竹:我们为什么要解散共产党?
  • 刘晓竹:胡锦涛办鸟运
  • 刘晓竹:锦涛同志,将军抽车了!
  • 刘晓竹:大刀向胡锦涛的头上砍去
  • 刘晓竹:奥运自由魂与中国心
  • 刘晓竹:如何看中共第五代?
  • 刘晓竹:胡锦涛自我实现的预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