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轶东: 韬光养晦决战百日后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09日 转载)
    
    世界近现代历史上有一个有趣的现象:一个强大的政权在它毁灭前约一百天时,曾经有过一段短时期的疯狂。在这疯狂的能量发泄尽净后一百天,这个政权就最后崩溃了。如:
     1.1813年拿破仑征俄失败之后,又在莱比锡败于欧洲联军。同年欧洲联军进入巴黎,拿破仑被废并放逐到地中海上的科西嘉岛。但1815年初,拿破仑突然丛科西嘉岛逃回法国。包括内伊元帅在内的拥拿派欣喜若狂,重整旗鼓。但100天之后,在滑铁庐之战中,拿破仑彻底战败,被放逐于大西洋中的圣海伦纳岛上,并于1821年死于该岛上。拿破仑帝国覆灭。 (博讯 boxun.com)

     2.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自盟军在法国登陆开辟第二战场之后,纳粹德国已处于被东西夹击之势,彻底战败指日可待。但是在1945年初,希特勒突然集中他最后的精锐部队,在西线发动了猛烈反攻的“阿登战役”。盟军似乎要招架不住了。但东线苏军却在这时乘机发起了进攻。归根结底还是德军招架不住,“阿登战役”终于失败。大约100天之后的五月,苏军和盟军先后进入柏林,希特勒自杀,法西斯德国彻底灭亡了。
     3.1991年前苏联经过戈尔巴乔夫主持的改革,解体之势已成。但保守派不甘心灭亡,发动了八一九政变,组成以副总统亚纳耶夫为首的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调军队进入莫斯科。但是前苏联人民和军队都不买这个账。叶利钦站在坦克上振臂一呼,政变就瓦解了。大约100天以后的12月,俄罗斯,白俄罗斯和乌克兰三国首脑在别洛韦日森林签署协议,成立独联体。1991年前夕,戈尔巴乔夫发表电视讲话,超级大国的苏联不复存在了。
     这是不是一条历史规律呢?至少它反映了西谚说的:“上帝要谁灭亡,必先让他疯狂”。而100天则可能是这一规律的具体化了。
     有没有第四个例子呢?有的!这就是中共了:
     2008年4月,由于西藏事件,在中国大陆和全世界,突然发生愤青反西方的大规模的“爱国运动”。其气势和手段既像义和团,又像文革时期的红卫兵。一时翻云覆雨,黑云压城城欲摧。但到五一节时,这个运动毕竟成为强弩之末了。这时正好是奥运倒计时100天!
     不论中共政权是否操纵了这个“爱国主义运动”,可以肯定一点:在中共人心丧失殆尽的今天,愤青是中共除军警之外唯一可以依靠的社会力量。不到万不得已时,它是不会动用这个力量的。而100天(加上奥运16天)之后,中国大陆将是什麽局面呢?这就是中国大陆社会和政治矛盾的总爆发。
     无需逐条列举当前中国大陆的各种矛盾了。它们已经积累的太多,时间太长了。但这些矛盾归根结底是中共一党专政制度和人民要求民主之间的矛盾。只要不结束中共的一党专政制度,这些矛盾中的任何一个也解决不了。当岩浆快溢出火山口,你还想火山不爆发吗?奥运的压力只不过是最后的引爆器而已。于是,紧接着奥运之后,民主与专政之间的决战态势就形成了。这将是二者之间的一场“滑铁庐”。如果民主战胜,中国历史将前进一大步。
     然而,民主的胜利是不会自然到来的。从来都是:胜利=天意+人谋。在今后的100天里民主一方是责任重大的。万一运筹不当,决战失败,那将不简单的是中共一党专政制度的延续,而且可能是中国人民将经历十多年的法西斯血腥统治。民主一方也将因谋划不当招致失败而承担历史罪责。
     那么,丛现在起到奥运结束的100天里,国内外民运人士应该怎么渡过呢?韬光养晦!如何韬光养晦呢?一少一多:少渗乎国际争吵,多致力于唤起民众!
     为什麽要少渗乎国际争吵呢?
    1. 中国的事还得中国人自己来解决。尤其是中共政权是一个流氓政权,国际影响对它是不大的。不论外国的政府和人士怎么敦促,批评或制裁它,它都不会在乎的。可以断言:即使全世界所有的国家政府和人士都抵制奥运,中共也不会搞政治改革的,那怕只一项平反六四也不可能。在这方面,中共是“王八吃秤铊,铁了心”的,因为一党专政是中共的“核心利益”。民主一方何必对国际上多寄希望呢?
    2. 有一句俗话叫“贼咬一口,入骨三分”。你能和疯子说理吗?王千源同学只因为关于西藏问题说了几句公道话,就被扣上“汉奸”和“卖国贼”的帽子。虽然王千源同学是真金不怕火炼,但这种情况还是不再发生的好。谁不懂得狂犬病的厉害呢?回避还是应该的。再说,中共正想通过几个“王千源事件”捞几根稻草(当然这些稻草最后还的压在中共这匹大骆驼的背上),民主一方凭什麽要让中共占这个便宜呢?
    3. 这是最重要的:国际争吵容易导致转移对于中国当前主体问题的注意。中国当前的主体问题是什麽呢?就是民主和中共一党专政之间的矛盾,就是13亿人民和垄断了全体人民的权利和财富的500家(5000人)之间的矛盾。这个矛盾早已到临界点了,厉史已经把解决这个矛盾提到日程上了。中共需要的正是把一些枝节问题或事件放大起来吵嚷,以之转移,掩盖和模糊人们对于当前中国主体矛盾的认识。就拿西藏问题来说吧!藏族只占全国13亿人口的0。5%,藏族地区虽大,但生活在那里的人(包括汉人)在全国人民中所占比例也很小。吵嚷这个问题正好转移了人们对于中国主体问题的注意。这正是中共需要的。海内外民运人士和学者们评论西藏问题,或中西争论问题,虽然你是说出了一些道理,但正好无意中帮助了中共转移人们对于当前中国主体问题的注意。这至少不是今后100天内应该使劲的方向吧。
     中共政权现在在国内外极端孤立是人所共知的。它即使不是“千夫所指,无疾而终”,也是“失道寡助”的。因此例如奥运,管他哪个国家或国际人士抵制不抵制呢?顺其自然得了。中共办奥运是不算经济账的,但是现在看来,奥运结束时,它结政治账也将是负数。到那时人民起来收拾它不就更省劲了吗?
     那末,为什麽要多致力于唤起民众呢?
     这个道理太简单了。不妨引用那个既善于搞群众运动,又善于运动群众的毛泽东的一一句话:“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
     “民不畏死,耐何以死惧之!”单是辽宁省蚁力神事件的受害者就是好几百万。这是海内外一切愤青加在一起的十倍左右。蚁力神的受害者们是怎样说的呢?他们说:“我们手中如果有武器早就反了!”再加上失地农民,被强拆迁户,农民工,小商贩,复员军人等,这就是中共一党专政制度的第一批掘墓人,为全民反抗运动首先冲锋陷阵的人。把他们发动起来了,13亿人民中的绝大多数也跟着站出来了。起来反抗中共暴政的人越多,中共用暴力镇压的可能性就越小,人民作出的牺牲越小。反之,民主胜利的希望就会打折扣。即使胜利,可能付出的代价也较大。因此唤起民众就是今后100天中海内外民运人士应该主要作的事了。
     海内外民运人士应该怎样唤起民众呢?很简单(切忌繁琐):1。向一切受苦难的人说明,他们的一切苦难(例如山东铁路事件和安徽省阜阳市肠病毒事件)的根源在于政府腐败,而政府腐败的根源则在于中共的一党专政制度。只有结束中共的一党专政制度,改善他们境遇的大门才会打开。2。希望出现好皇帝和清官是徒劳的。不要打无准备之仗,例如去北京上访等。应在家休养生息,准备奥运后全民反抗大爆发时同时行动。
     知识分子当然也是人民的一部分。但他们在13亿人民中所占比例小(可能不到10%)。历来知识分子对于政治变动都是观望的。他们也不会像文革时期“誓死保卫毛主席”那样“誓死保卫中国共产党”了。现在的大学生已不是六四时的大学生了,广大的教师,科研人员和公务员虽然对中共不满,但不等到形势明朗,他们是不会站出来的。只有一部分受害较深的民办教师是反中共比较坚定的,还可以通过他们向广大的农民和弱势群体作唤醒工作。在这100天里,民运人士最好少和御用文人和中间派知识分子搞学究式的讨论或论战,对他们只强调我们不相信什麽党内民主或“渐进”。只要不取逍中共的一党专政,就不是政治改革,就不会给中国带来民主。
     海内外民运至今在对广大民众,尤其是农民和弱势群体的唤醒工作是作得很不够的。而且在这方面既缺乏人材,又缺乏手段。但是时间紧迫,必需想尽一切办法,在这方面作出最大的努力。
     一百天--这个数字是可爱的。行文至此,作者不禁想起李清照那首著名的词: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销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橱,半夜凉初透。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赢袖。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廋!”
     西风者,秋风也!西风何时卷帘?李清照说是:佳节又重阳时。
     2008年的“佳节又重阳”是10月7日。那时奥运会开完了,100天也过去了。帘卷西风,民主与专制“人比黄花廋”了!谁是人?谁是黄花?不清楚!但有一点不同的是:这已经不是民主于专制之间“比廋”,而是一决雌雄了。
    
     2008年五月于美国宾州 _(博讯记者:邵江)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