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写在《良知》汉人知识分子眼中的“3—10”西藏抗议事件之前言
请看博讯热点:西藏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0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写在《良知》汉人知识分子眼中的“3—10”西藏抗议事件之前言
     (博讯 boxun.com)

    这次从拉萨开始并逐渐蔓延至整个藏区的抗议事件,不论中国政府还是许多汉人似乎对藏人尤其对达赖喇嘛咬牙切齿,恨不得有一口吞下去之势。在让人大失所望的时候,一些有良知的汉人知识分子出于对一个弱势民族艰难处境的关注,站出来表示同情和理解,同时理性地研究西藏与中国的关系和历史,分析中国统治、管理西藏的政策所积累的错误。他们的理智以及仁善之性,不仅闪现出汉人悠久文明中最为可贵的那部分光芒,同时展现出作为中国主流民族中的现代社会之汉人的文明形象。这确实是难能可贵的,尤其在今天极端民族主义高涨的中国社会,他们的这种行为就更加显得高尚,令人为之敬仰。
    被极端而狭隘的民族主义思想冲昏了头脑的任何一个人,都应该了解他们的这种理智和胸襟,在借鉴的同时若能反省,乃是中国之幸,包括汉族人以及其他少数民族之幸。这就是我编辑这本书的初衷和理由。
    和平的请愿游行本是中国宪法赋予人民的正当权利,但由于中共拉萨当局强横干预、从中作梗,使民愤上升到极点。继而当局有意延伸事态的渎职行为,加上新华社的推波助澜以及让各大宣传咽喉的沆瀣一气,似乎颇具先见性的北京用早已驾轻就熟的伎俩迫不急待地加以定型,指认是一场“暴力”事件,并一口咬定达赖喇嘛是这一事件的“策划者”。与此同时,从来信息封闭而单一并因已被政治化的奥运点燃激昂情绪的大多汉人,这一次似乎很容易地信以为真了。
    当然,暴力毕竟是暴力,暴力没有好坏之分,我一直反对任何形式的暴力。但我也不相信中共一厢情愿地宣传,就这次事件蔓延的区域之广、参与的抗议民众多达几十万的情势来看,以及早在3月10日便已在拉萨有和平请愿游行的事实,显然不是中共官媒——中央电视台以及各咽喉媒体所宣传和报道的那样,是所谓“一小撮”藏人为了阻碍北京举办奥运会而发动“打砸抢烧”的“暴力”事件。我们暂且不必争议这次抗议事件的原委由来,事实是从这次事件中,已有一些被中国军队杀害的和平示威者那血淋淋的现场照片披露于世。
    中共报道这次事件中有多达21位不幸遇难的无辜汉人,虽然我们无从考证,但若属实,的确是不应该的,对此我感到难过,若有可能,我愿意以任何可能的补偿来弥补所有的不幸。将心比心,我相信只要是人,是谁都会有同感的.
    这些报道都是在没有任何自由媒体独立调查的情形下,由中共单方面发布的。即使如此,达赖喇嘛代表所有藏人在国际上公开地对遇难者的家人以及所有汉人表示了歉意,并在达兰萨拉亲自和无数藏人僧俗民众就这次事件中遭难的所有无辜藏人和无辜汉人举行了夜以继日的祈祷法会,并以西藏人的方式对亡灵做了超度。
    3月14日所发生的事件究竟详情如何,对于中共的一面之词,许许多多的人难以相信,因为共产党一向太善于伪装,太善于嫁祸别人,按其一贯做法,让人不由不联想到它以往所策划、导演的种种丑恶昭著的血腥事件,以及铺天盖地误导国内外舆论的那些行径。
    从往事来论,毛泽东为了满足自己的权力欲望和帝王之梦,把人民和国家玩弄于股掌,制造各种政治运动并一手策划灾难深重的文化大革命,使多少无辜中国人丧生,也使国家几乎崩溃。当时的国家主席刘少奇以及和毛出生入死打天下的各大元帅沦为死囚,无辜百姓成了权力斗争的工具。但这不是毛个人的问题,而是中共政权的问题,可是后来却搬出所谓的“四人帮”,转移民愤,找人替罪。这倒好,把共产党和毛泽东的一切罪责嫁祸给别人。再后来因为确实无法向中国人民交待,就假惺惺地评价毛泽东的功过是什么“三七开”,却不从根本上去检讨共产党的罪恶体制。
    1976年发生“天安门事件”,北京市民对周恩来的去世表达哀悼,本是一场人民对国家总理的拥戴,却被毛泽东以及同僚定性为“反革命”,认定邓小平为幕后策划人,并对许多无辜的人加以整治,进行秋后算账。
    1989年以北京为主爆发全国性的大学生爱国示威游行,被共产党定性为国际大气候和国内小气候联合发动的“反党反社会主义”事件,6月4日直接把坦克开向天安门广场上,对抗议的学生和市民进行残酷的血腥镇压。当时的中共总书记赵紫阳因为对学生的爱国情怀表示了一点同情,就被邓小平罢免,终身软禁至死。而参与“六·四”的人们后来遭到怎样的处置,除了遇难的和失踪的人以外,绝大多数人还健在,也可以看到部分人撰写的回忆录,世人有目共睹,其真相无需我在这里赘述。
    还有一个悲剧就是对法轮功信徒的残酷迫害。好好的一个有利于民众身心健康的法轮功,不知怎么得罪了江泽民,被其定性为“邪教”,在全国范围内大张旗鼓地迫害,不择手段地捏造各种伪证。后经好多资料证实,残酷镇压法轮功据说没有正当理由,只因法轮功信徒的数量超过了共产党员的数目,这是多么地荒谬。
    这就是共产党的嫁祸之术,一向就是这种颠倒是非、非友即敌的黑白二分式的强盗理论,霸道哲学。真可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但更加可怖的不是共产党的残忍与暴力,而是它在意识形态方面的污染力度。几十年的政治运动尤其是文化大革命把中国人民坑害得也许还嫌不够。文革时期的那种乱批乱斗乱扣“帽子“的流氓习气,在21世纪的今天,居然还能从中国极端民族主义者身上再次显现出来,而且还理直气壮,真让世人大开眼界。再加上共产党的故意放任并煽风点火,把极端民族主义情绪给引发得淋漓尽致。据悉许多汉人还将那种狭义的民族主义情绪和爱国主义相提并论,沾沾自喜,似乎已达到狂妄的地步。
    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有些极端民族主义者居然错误地认为中国这个国家就是汉人的国家,而其它55个民族只是一些靠汉人“养家糊口“的异族人,除了只应该对汉人的统治者俯首称臣,没有资格与汉人竞争国家公民的权利。在那些极端民族主义者眼里,汉人的文化就是整个国家的文化,汉人的节日就是整个国家的节日。这是多么蛮横而霸道、变态而狂妄的极端心理。既然有这样的想法,何必称中国为共和国,干脆把中国的宪法彻底改写算了,又何必假惺惺地弄个什么民族区域自治法来蛊惑人心?反正人多势众,谁又能奈何他?!事实上,多少年来,对于少数民族尤其是有着完整的历史、文化和地理的少数民族,从军事到经济、文化和宗教一概实行帝国殖民主义政策,连日常生活都被干预,连思想信仰都被蹂躏,若有任何反对在以前是“反革命”罪,而现在则是以“分裂国家”罪处置,严惩不贷。那么,中共宣称要建设“以人为本,和谐社会”,基础何在?
     2008 年北京举行奥林匹克运动会,许多中国人为之兴高采烈,热情期盼。不要说中国,这对世界来说也是一大盛事,谁都希望北京能将奥运办得出色。当然作为中国人,大多都有借这次办奥运之际扬眉吐气的心理,这种情怀谁都可以理解,也很正常。
    达赖喇嘛从最初中国政府申奥时,就向国际社会呼吁支持北京举办奥运,这是发自内心的真诚呼吁。但他更加希望通过举办举世瞩目的奥运会,使北京变得更加民主和自由;在国家富强的同时,把人权普及到每一个普通中国公民身上,让广大的中国公民不但物质生活得到改善,精神生活也变得更加充实。我想这不仅仅是达赖喇嘛的愿望,也会是世界人民的希望。全世界都希望看到一个真正法制、真正和谐的民主中国。而达赖喇嘛在国际上的巨大声誉和威望,并非中共所说那样,是所谓的“反华势力”所给予或吹捧起来的。在东西方社会的许多国家,达赖喇嘛走到哪里,就会受到热烈的欢迎和支持。若按照中共的思维逻辑,把欢迎和支持达赖喇嘛的国家、团体和个人都列为“反华势力”的名单中,实在荒谬。达赖喇嘛的影响力可以和任何一位国际上最知名的人士媲美。就像世人普遍所赞誉和肯定的,今天的达赖喇嘛是一种和平的象征。而他尽毕生之力所遵循和倡导的非暴力精神,已如阳光照耀着每一个热爱和平的人们。这样一位被世界所公认的世纪伟人,怎么可能指使藏人去使用暴力,去杀害汉族同胞?中共声称达赖喇嘛阻碍北京奥运,完全是一派胡言。而所谓"达赖喇嘛想复辟西藏奴隶制社会"之误导,我想谁也不会相信的.二十一世纪的今天,西藏的文化已传遍世界,西藏人也早已经步向世界各地,作为西藏年轻的一代,在外的都是在一些自由而民主的社会体制下生活以及接受现代教育长大成人,在境内的更加是在"社会主义"的体制下接受教育,处世立人.比较境内外西藏人,还有谁会去复辟什么所谓的"奴隶制社会"?事实上,在印度的西藏流亡社区从二十世纪70年代开始在达赖喇嘛的倡导下已经很成功地施行了自由而民主的社会体制.这些成就全世界是有目共睹的.
    对于“西藏问题”,达赖喇嘛一如既往地向中国领导人传递善意,并且在国际社会坚持宣布不追求西藏的独立,而希望通过与中国政府的和谈来实现藏人的高度自治。这实际上也是民族自治法赋予每个少数民族的基本权利。但中国政府硬将这种诉求和愿望称之为“分裂国家”,强迫藏人们对达赖喇嘛进行文革式的批判,难道非得将藏人逼到绝境、赶尽杀绝方可罢休吗?
    据悉现阶段以拉萨为主,中共在整个藏区对藏人以军事手段加以严厉清算,惨不忍睹。采用严刑逼供的手段,致伤致残者不计其数,其中有些人因为医院不接受治疗而死亡。还听说有些人不堪忍受日甚一日的折磨而绝望自杀。至于死者,除了看到遍体鳞伤、血肉模糊的尸身以外,不让家人检查尸体,不让拍照,只能在警察的监督下处理丧事,甚至恐吓家人不能向外界透露。更令人发指的是,甚至派军警抢走尸体,毁尸灭迹。真不敢想象现在的藏人处在一个什么样的恐怖之中。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中共才能免除对达赖喇嘛以及藏人所怀有的敌对态度,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中共才能停止对境内藏人的残酷迫害。从1950年代起,共产党对藏人进行地严酷镇压并将事态扩大化加以清算和整治的结果,导致了深深的伤痕直到今天也难以愈合。但我想多数经历过文化大革命和“89学潮”的汉族人,以及受中共迫害的法轮功信徒、家庭基督教会和众多维权人士,对藏人的处境一定会深有体会并加以同情的。
    其实,让达赖喇嘛回家,让几十万流浪在外的藏人回家,怎么就成了“分裂国家”?难道中国只能任由几个极端者骑在国法之上为所欲为,而不能让其他人过正常人一样有尊严的生活吗?藏人信仰自己的宗教领袖,给达赖喇嘛的画像敬香磕头,怎么就成了“分裂国家”?中国宪法上说“每个国家公民都有宗教信仰的自由”,而藏人信仰达赖喇嘛,这本是符合国法的并且属于宗教份内事,怎么就成了“分裂国家”?一直以来,藏人坚持理性的态度,把共产党视为父母官,不止一次地请求共产党与达赖喇嘛对话,让境内外西藏民族得以团聚;知识分子上书,广大群众请愿,怎么就成了“分裂国家”?
    在人类社会已迈入21世纪的今天,北京至今还放任张庆黎之流在拉萨高呼“文革”口号,采用“文革”式的高压手段对付藏人。难道用血来清洗一个民族的和平请愿,就符合国家宪法、符合共产党的党章吗?那是极不人道的法西斯行为。而且是要付出代价的。勇敢的雪域藏人不会为共产党的武力和监狱所屈服的,从1950年代开始,共产党已经不止一次地在藏人身上施加腥风血雨的所谓“平叛”,而藏人从来没有被共产党的那种极端殖民主义的武力所吓倒。相反,今天的藏人比以往显得更加团结,更加有信心,虽然在政治觉悟、政治斗争的方式上还不够成熟,但雪域民族已经在觉醒。“愿意站着去死亡,而不愿跪着求生存”,这已成为新时代雪域藏人的座右铭。而这也是今天雪域藏人的普遍诉求。真切地希望共产党能够认真地对待这个问题。西藏问题在达赖喇嘛健在的时候解决,不仅对西藏更对中国助益良多,既满足了藏人长久以来最为迫切的夙愿,也获得国际社会的赞誉和信任。让西藏问题不留下后遗症,让几代人久经未决的事情一劳永逸地得以解决,从历史的角度而论,又何尝不是共产党对中国的一个巨大的贡献呢?
    我深信,共产党留给几代藏人内心难以愈合的伤痕,只有达赖喇嘛才有能力去抚平。六百万藏人心目中的达赖喇嘛不仅维系着雪域藏人的今生和来世,还能够指引雪域藏人的生生世世。这种永不动摇而刻骨铭心的信仰,只有藏人自己知道得最为清楚,也只有藏人自己理解得最为深刻。当然,这对于没有宗教信仰的人是无法理解的,也很难解释得清楚的。我希望这不是危言耸听,也希望共产党正视藏人的愿望,请正视并善待达赖喇嘛的今生,而不要将希望寄托在达赖喇嘛的来世。请敞开国门,以一个大国的胸襟和风度,伸出兄弟般的友情,请达赖喇嘛参加北京的奥运会开幕式,让奥运成为中国人最为永久的骄傲和奥运史上前所未有的创举。而不要将奥运精神连带雪域藏人的生命和鲜血成为人类历史上永久的耻辱。果真能如此,世界将一定会赞叹不已,西藏人也会拥抱中国。而对西藏对中国也对世界,一切也将会是一个崭新的开始。
    非常感谢这些仁义理智的汉族知识分子,也感谢帮助我编排书稿以及提供建议的境内外作家和学者。感谢博讯、大纪元、多维新闻网、唯色女士的博客等中文网站,给中文读者提供了便于交流和了解事实的平台,并感谢 Tibet Relief Fund 和该组织负责人:Philippa Carriok 女士的慷慨资助。如果没有这么多的援助,仅凭我一个人的力量远不足以这么快就完成这本书的编选工作。
    若这本书或有可能对汉族人以及其他民族的中国公民有所助益,使相互间能够实现理解和尊重,并能够以同等的公民身份处世立身、和睦相处,那么,我想这不仅是我个人的愿望,同样也是这些具有良知的汉族知识分子的愿望。那且让这些汉族知识分子的《良知》来唤起更多人的良知吧!
    更特东珠于2008年4月17日深夜
    如果您想阅读本人编选的这本书稿,请在以下信址与我联系,您会得到一本免费的电子版。[email protected]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