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悲哀:奴工渐去 童工又来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04日 来稿)
    
     从南方都市报上获悉,四川凉山童工被拐骗到东莞,再象商品一样被零售到珠三角各地的工厂,我的心象被针扎一般,感到难言的疼痛。去年山西黑窑奴工的影子还在我脑海里晃悠,记忆里还残留着那一张张无助无望木然的悲惨眼神。因为其惨绝人寰的恶行令人发指,遭到海内外舆论一致强烈谴责。尽管该事件的最后结局以及后来的一些情况不能让人完全满意,但毕竟世人知道了这一真实情况,世人对这样的利益链条表示出了应有的愤怒,官方也做了些表示,想来我们的社会生活从此可以杜绝类似事件的发生,想来我的社会生活从此可以更多一些明媚的阳光与和煦的春风。但是四川凉山童工被拐骗的消息却给我当头泼下一盆冰凉的冷水,纵然是春夏之交的暖暖气息也没有让我感到内心温暖,反倒是冰冷透凉。
     (博讯 boxun.com)

    与山西黑窑奴工略有不同的是,四川凉山童工只是被拐骗,只是被拐去做童工,尚未沦落到奴工的地步,尚未跌落到奴隶社会,但是,该上学读书却不能、该在父母的依偎下而不能、该在政府的保护下而不能,与之相比,又有何异?据报道,这些尚未成年的男女儿童大多未满16周岁,一旦落入人贩子之手并被再度贩卖到三角洲的各地工厂,“他们常被打骂,几天才能吃一顿饱饭,一些小女孩甚至惨遭强奸。他们日复一日从事繁重的工作,一些孩子想要逃跑,但前路已被封死,工头们用死亡进行威胁,告诫他们逃跑就要付出代价。”然而这些儿童到了东莞后,在向各地工厂继续中转时与奴隶市场的买卖倒也没有什么两样:“近百名小孩,带着脸盆、被子等行李,聚集在小超市门前,他们像超市里摆放的商品,按照横排的顺序列队,他们在等待着别人的挑选”,“像白菜般在东莞买卖”。
    
    身居四川西南的大凉山的儿童们,为何会心甘情愿被骗到千里之外的东莞?他们的父母为什么没有警惕性?当地政府是否察觉?东莞被誉为广东经济的排头兵,为何没有有关部门来制止此类事情?那些对童工需求很大的工厂难道不知道用童工是违法的?而那些对工厂实行管理监督的有关部门怎么就没有发现并给予处罚?……面对这一系列的疑问,我不知道该去哪里寻求答案。我只能愚钝的一厢情愿的作种种主观臆测般的如下猜想:因为贫穷、因为希望改变生活现状,因为人贩子的花言巧语,儿童的父母们经不起利益的诱惑,轻而易举的把应该读书的孩子交给了人贩子,还以为从此家里拮据的生活就会有所改观;因为儿童的父母们对孩子读书已经丧失信心,读了书又怎样?在目前的社会,多数贫穷地区的民众又怎能供得起孩子高中、大学一路读下去?与其如此,还不如早早挣钱去;至于当地政府为什么对有些学校“有的班级,甚至只剩下不到10名学生”这样的情况不了解,是政府的错吗?政府怎么能管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政府只管GDP吧?只管政绩与个人升迁吧?说到东莞,同样的道理,经济的排头兵当然是在经济领域突飞猛进,只要结果,不要过程的。为什么有这么多的童工聚集在东莞?为什么有这么多的工厂胃口大开需要童工?这些事怎么会归当地政府管呢?一个地级中等城市的年JDP可以和国内省会大城市叫板,这就是东莞政府最骄傲的资本,这就是东莞政府最得意之所在。童工与经济发展有什么相关?为什么要花那些精力去管?当然,作为那些需要童工,以非常低贱的劳动力来换取血汗利润的厂主,倒是对童工的到来热情的张开欢迎的双臂笑呵呵的表态:多多益善啊。再看那些对工厂监管部门,他们也履行了职责,奈何“小孩的户口本复印件很容易造假,把年龄改成18岁以上,绝对能应付检查。”既然轻松搞定应付检查,我们还能对检查挑剔什么吗?套用一句俗语:不是检查组不聪明,实在是工厂老板太狡猾了嘛。虽然“这些小孩,面孔稚嫩,身高大多不过1.4米,其中的十来个,看上去甚至还不到10岁的模样。” 明眼人一眼可以看出,但是检查组能凭肉眼去胡乱判断吗?
    
    众所周知,世界上早就禁止使用童工,因为童工尚属未成年人,尚处于被保护的年龄。但是,为什么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土地上却又死灰复燃?而且是继去年世人病垢唾骂的山西黑窑奴工之后的今天?看起来,这样的问题很费解,稍微细想却又简单明了。因为童工作为劳动力价格低贱,更容易榨取血汗钱,也更容易被人贩子和厂主控制。在其买卖过程中,他们的协议如此显示:“甲方(人贩子)需保障乙方员工上班300小时/月” (即每天工作10小时),“在协议中,没有任何关于员工放假、社保、医保等福利条款”,“员工你可以随便用,每天用多少个小时干多重的活都行”----如此廉价,如此好用的童工,厂主怎能不欢迎?怎能不把一切法律法规抛诸脑后?只是我们的政府此时此刻跑哪里乘凉去了?我们的政府一贯热衷于大包大揽,比如圈地、比如与开发商合流、比如重复征税,比如…….但是唯独在保护公民权益上,应该做而且能够做的事情上,却仿佛进入甜蜜的梦乡,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清楚,什么都放任自流。
    
    山西奴工事件其实远没有结束,只是我们欲言又止,有诸多难言之隐。但是到此为止也就罢了。可是四川凉山的童工又不留情面的进入了我们的视线,我们还能够承受多少此类消息?我们的心理底线还能够容忍多少这样的事件?可怜天下父母心,那些还被蒙在鼓里的父亲母亲们,如果你们知道你们的孩子被虐待,被欺凌,你们还能心安吗?所有的中国人,知道这一切,会有什么样的感想?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人的悲哀/夏一凡
  • 盛雪:红色的海洋 黑色的悲哀 (图)
  • 从当前滞涨看市场经济的悲哀
  • 不为官员悲哀/傅一河
  • 仇和,中国法制的悲哀
  • 李银河:“艳照门”事件是网友集体意淫的悲哀(图)(图)
  • 令人悲哀的“巾帼不让须眉”/西风独自凉
  • 拿什么来悲哀?/Dandelion Green
  • “最牛公章”:中国及中国人的悲哀/文刀
  • 中國是有悲哀傳統的/章诒和
  • 自由之厄运 民主的悲哀——关于大中至正牌匾的答问录/伍老
  • 自由之厄运 民主的悲哀——关于大中至正牌匾的答问录/伍老
  • 悲哀:传胡锦涛十七大获全票
  • 悲哀的中国,疯狂的极权—律师法修订带来的震撼/李国涛
  • 中国大学现今十大最悲哀学科排行榜 道德学居第一
  • 无奈与悲哀——研究生复试纪实
  • 笑蜀:“互联网执政”反衬媒体悲哀
  • 林泉:普金滥权的悲哀
  • 【世纪新论】放歌香港的美丽与悲哀/巩胜利
  • 悲哀:北大对拆除“三角地”民主墙反应冷漠
  • 施为鉴:《时代》的悲哀 悲哀的时代(图)
  • BBC记者Bessie:看到警察按两位老科学家的头在地上,打他们,我非常悲哀
  • 母亲河渭河备忘录之一:污染的悲哀
  • 悲哀的工资比较优势 非国企工人工资纹丝不动
  • 悲哀的工资比较优势
  • 中国新闻界悲哀的一幕:置消息来源安危于不顾?
  • 置消息来源安危于不顾?中国新闻界悲哀的一幕!(图)
  • 逸风(河南):体制内生存的中国教师的悲哀
  • 港媒:赵紫阳后事处理显中国官场悲哀
  • 熊德明温州维权遇挫 法律落实困难成为社会悲哀
  • 耕夫:中国农民维权的悲哀
  • 一个民族的悲哀:国产乙肝败给进口艾滋病
  • 家产被夺,一个女大学生的悲哀呐喊!!!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