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反迫害、要人权、要民主--堪培拉之行记述(三)/陈用林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2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总算安全抵达和平示威区,大家松了一口气。西藏社团、维吾尔社团、华人抗议团体、大赦国际等都在,沿栅栏各据一地。其中西藏团体人最多,应该有500多,很多是非藏人;他们手持雪山狮子旗,也最显眼;另有约1000多西藏人权支持者则在国会大厦前的草坪上等候火炬到来。维吾尔社团也有200来人。我们加入张小刚等人一早据守的阵地。
     (博讯 boxun.com)

    回头看那些失常的“爱国”者,面对我们这边,时而高喊“一个中国”、“中国,加油!”,时而高唱国歌,疯疯颠颠。我的脑袋立刻浮现出《冰河世纪》中dodo鸟的样子。据专家考证,这种鸟因脑子被病毒侵入而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
    
    警察站成一排,阻止红潮冲击和平示威区。但仍然有不少持小红旗的留学生闯进示威区。到8时许,广播里警告,支持中国者勿进入示威区,否则将取消火炬传递活动。虽然学生并没有听从劝告退出示威区,但冲击的劲头似消停许多。
    
    ABC的记者想采访我,但要找个合适的背景。于是,一起来到西段高地。看到舞龙表演,锣鼓敲得震天响,我就对记者说:“这锣鼓好象就捶在我的心头,我的心在滴血!中国上百万的冤民无处申诉,而中共则在海外狂欢,粉饰太平,欺骗国际社会。”
    
    我拿着手铐五环的碎块,随记者来到一片红旗的边沿。有一个“爱国”华人认出了我,马上带了十多人逼上来。他称自己是马来西亚华人(注:想必已入澳籍),说我“数典忘祖”。我回复道:“历史上东南亚国家排华事件都与中共企图帮助印尼共产党发动政变有关,中共没有给海外华人带来什么好处……”说话间,不远处的人群仿佛发现猎物般地冲过来,纷纷指着我齐骂“卖国贼”。
    
    这时,我的声音被怒骂声淹没。我干脆闭嘴,定定地站着。数面红旗故意垂下来,开始把我与记者摄像头隔开。我把红旗轻轻拨开,料记者在场,他们不敢造次。记者怕我吃亏,上来一把拉我出来。在我写这篇短文之前,维吾尔社团的尤索夫女士告诉我,在一块没有警察的地方,红旗队冲上来抢夺蓝底星月旗,双方扭成一团,蓝方一人鼻子被打伤。一位从堪培拉归来的女留学生在打工时向同事(其中有一位是我的朋友)滔滔不绝地讲她的见闻:“我们的人用红旗围住几个反华分子。用旗杆戮他们的后背。我看到其中一个反华分子脑袋都流血了。真的好好玩噢!”此女在4月13日悉尼“反分裂爱国大游行”中冲在最前面,网上有她的照片。她在1个多月前向澳大利亚移民局提交了永居申请。
    
    回到示威区,我与墨尔本的朋友商量如何安排火烧党旗事。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合适的举旗人选。墨尔本推荐的一位朋友显然不合适。此前,他曾举着中国国民党党旗误入红旗阵,引发抢夺,结果被警察警告过一次。其他人都不再提烧旗的事。原来说好的,也都躲得远远的。我很清楚大家的心理压力。
    
    我打定主意,党旗和奥运火炬第一棒要同时点燃。
    
    我立即通知了几家媒体。其实,我们的位置就在澳洲九号电视台的直播车前。本来想请一些愿意露面的人先讲讲话,但苦于没人会操作带来的小型音响设备,会用的刚巧又不在。
    
    早上8时半,也就是奥运火炬传递在澳大利亚境内第一棒点燃仪式开始的时候。我们拉起“反迫害、要人权、要民主”横幅作主背景。然后,大家一起围出一块空地。
    
    我慢慢地展开血红的党旗,眼角扫了一圈围观的人。看到有只拿小红旗的手放了下来,正静静地看着。刹那间,我心中漾起一种异样的感觉,好象时间在这里凝固了。随后,我不自觉地加快了展旗的速度。
    
    在钟伟点燃后,我试图挥几下以吸引媒体注意。因动作太大,火灭了,“斧头帮”的标志还完好无损。但下半部已经被烧得卷曲,边缘呈焦黑色,看上去丑陋且龌龊。
    
    有人在催促我们。再点燃时,我就半举着旗,一动不动地,听由燃烧着的灰烬不断地滴到草地上,黑烟越来越浓。陈弘莘不知何时已经调好音响设备,开始试着用英语宣讲中国侵犯人权之类的话。会场方向飘来土著远古蛮荒的音乐,由远而近,激越而鼓舞。我不由自主地用尽全力喊道:“打倒共产党!推翻共产党!”所有的人都跟着高呼。
    
    我猛然觉得自己的样子很傻。1989年6月3日天安门大屠杀的当夜大约11时,前门地铁站上冒出一个排的解放军战士。我和学生们一起手挽着手,唱着中共教会我们的“国际歌”,大无畏地去阻挡解放军。今天就有一股同样热血上涌,却不知如何表达。
    
    快烧完时,一个小伙子从我的后侧冒出来,上来就抢。旗杆连着残片一下子就磕到地上。站在旁边的郝凤军身手不凡,一下就捉住来人的手臂,只一拧,此人就立刻撒了手,被推到一边去。
    
    此时,两个警察过来把我带到警车上。因为有思想准备,所以我很从容。在车上,我向他们解释:已事先通报过警方联络员;烧旗过程非常和平,未造成任何人身伤害。警察登记了我的身份证,也无二话,只让我坐了约一刻多钟,就让我走。临走,我对他们说,这一片红色的海洋幕后是中共,它不代表着当地华人,大多数华人是因恐惧而沉默。除了一位警员板着脸,其余三位都微笑地目送我走下警车。
    
    就在这一刻钟内,我目睹两个留学生被带进来到放走的全过程。其中一个留学生带着哭腔,语无伦次地说:“他们分裂我们的国家!我爱我们的国家……我不想违反法律,我还要读书……”接着又抹鼻子,又流眼泪,可怜巴巴地:“求求你们!我再也不敢了!我不会再犯了!求求你们放了我!”这个时候,“爱国主义精神”早抛到九宵云外了!
    
    自由的信息很快就传播开来。当天,澳洲的主要电视台九号台和七号台都播放了我们火烧中共党旗的画面。香港的某电视台新闻中播放后,中国广东省的居民也看到了。澳洲最大华文报纸《澳洲新报》登了一张醒目的焚旗照片。悉尼支持中国民主化工作平台还把录相上载到网上传播。
    
    就这样,我们完成了堪培拉之行最重要的行动。我们用行动昭告世界:中华民族精神不灭,灵魂不死!
    
    (未完待续)
    
    注:如有疑问,请与作者本人联系[email protected]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反迫害、要人权、要民主--堪培拉之行记述(二)/陈用林
  • 反迫害、要人权、要民主--堪培拉之行记述(一)/陈用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