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民主政治造就恭谦的政治家/刘军宁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29日 转载)
    刘军宁更多文章请看刘军宁专栏
    
     来源:南方人物周刊 (博讯 boxun.com)

     刘军宁/牵动两岸的台湾大选终于落下了帷幕。许多目光都投到了大选之后的台湾内务和两岸关系的政策走向上。而我更多地把这次选举看成是,以两岸三地民众为听众的一堂真实而难得的公民教育课。其中,最值得关注的是竞选双方的政治家在选举落幕时表达的对这次选举的心情与态度。
    
    这种心情与态度,就是政治家应该从感恩出发,从谦卑做起。
    
    马英九在选举中取得大胜,按照中国的传统政治文化,他应该是最牛的政治家,他的心情应该是终于君临天下,不可一世。然而,他在发表胜选感言时偏偏表示:他要从感恩出发,从谦卑做起。
    
    他还正面承认他的对手党民进党对台湾民主的贡献,赞扬他的对手谢长廷拥有“政治人物应有的风范”,并表示执政后准备将民进党的部分政见纳入考量,而不是像王朝循环中新朝对前朝那样要全面干净彻底地消灭其残余势力,消除其残余影响。
    
    国民党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并且长期一党独大的老牌政党,是现代威权体制在中国的始作俑者。然而国民党党主席吴伯雄在胜选后的记者招待会上保证,国民党绝对不会再“一党独大”,并愿意接受台湾人最严格的监督。胜利之后是庆功的时候,吴先生却在第一时间表示,国民党会谦虚面对民众,要检讨自己,感恩于选民的嘱托与期待。传统上,取得政权意味独占江山,这是在分赃争夺战中取得莫大的胜利。
    
    而吴先生更把选举结果看成选民更换了嘱托,看成要挑起重担。理应,胜选者就是未来的领导者,然而吴先生表示,“我们向上苍祈祷,保佑台湾与民众,希望上苍领导我们,越过越好。”作为信奉天道自由主义的人,我格外欣赏吴先生的话。这也说明,在中国的政治传统中仍然可以找到超验价值的涓涓细流。
    
    落选的民进党候选人谢长廷先生,不是像传统的政权争夺战中那样负隅顽抗、诋毁对手,而是坦然承认选举结果并恭喜获胜的马英九和萧万长,并号召民进党的支持者接受选举结果不要抗争。这种争夺双方互相称赞对方的情形,是中国的历史上未曾有过的,有的只是言词上往死里骂,在行动上往绝里杀。
    
    为什么这对立的双方,当事的三位政治家都不约而同地表达出恭谦的态度,没有傲慢,没有怨恨?是什么把政治家们都改造成这样?答曰:是民主政治。从人类的文明上看,宪政民主的最大功劳就是完成了对政治家的驯化,把桀骜不逊、不可一世的政治强人改造成谦卑、感恩的政治家。不允许对手存在的政治,不是文明的政治;不愿夸奖对手的政治家不是体面的政治家。所以,他们都是文明、体面的政治家。
    
    民主政治下,政治家必须谦卑,因为对权力有约束;必须感恩,因为选票有力量。正像一位网友写到的,为了选民手中的这一张选票,“政治家们不得不走到民众中间,阐明政纲见解。为了这一张选票,政治家们不得不直面一个接一个质疑和问题,力求民众满意。为了这一张选票,政治家们不得不四处扫街拜票。昔日高高在上,威仪四方的官老爷们,原来跟街头的商贩们并无二异。只不过,他们兜售的是政治,如果民众不喜欢,他们就失去了市场,甚至得去喝西北风。”
    
    所以,权力不受约束、选票没有价值的地方,就没有谦卑感恩的政治家,只有高高在上的霸主。
    
    马英九等新型政治家在大中华的出现是台湾民主政治的逻辑产物。在民主政治下,做政治家是他们自愿的选择。既然选择了政治家作为自己的志业,就应该忍民众的辱,负公务的重,只能要求自己,不能要求别人,限制自己,而不是限制老百姓。政治家对老百姓,最大的美德就是委曲求全。只有弯曲自己,才能成全万民。
    
    在民主政治下,理想的政治家应该在政治上不与民争高低;在道德上不与民争是非;经济上不与民争货利。政治家越是感恩谦卑、忍辱负重,给无辜民众造成的伤害就越少。政治家和官员的腰杆是弯的,民众的腰杆才能直起来。
    
    所以,在民主政治下,感恩的执政者有福了,因为他们顺应了道;谦卑的执政者有福了,因为他们光大了德!
    
    (原载南方人物周刊。本刊转载自作者博客)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军宁:为什么大一统是乱世之源?
  • 刘军宁:天上的归天上,农民的归农民
  • 刘军宁:自由主义如是说
  • 普京之惊:鞠躬尽瘁,还是功成身退?/刘军宁
  • “天道”要回还/刘军宁
  • 刘军宁:民主是妥协的制度
  • 刘军宁:谁是地之主?土地财产权与村镇共和
  • 刘军宁:没有复活,就没有兴盛
  • 刘军宁:多税多难 为什么再穷不能穷百姓?
  • 刘军宁: 以公民置换人民
  • 刘军宁:财产权:宪政的基石
  • 刘军宁:利息税劫贫济贪
  • 刘军宁:不与民争 为什么执政者必须委曲求全?
  • 刘军宁:凭什么不缴税?-“税”的宪政解读
  • 刘军宁:为什么不能秋后算账?
  • 刘军宁:春节是祝愿的季节
  • 刘军宁:博客共和催生文艺复兴
  • 刘军宁:毋忘“我”
  • 废话一筐:答小国寡民 《考问刘军宁:当今中国何来“文艺复兴”?》
  • 中国教育“病”在哪里?——刘军宁访谈录
  •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刘军宁发起“文艺复兴”,中国知识界议论纷纷
  • 刘军宁: 电动车与代议士:一个宪政事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