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槟郎:0八年春时事之我见—答乌有之乡网的采访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2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槟郎更多文章请看槟郎专栏
         
     (博讯 boxun.com)

      先罗嗦几句。近几年来,我已经不再像客居韩国期间那样热衷于写时评随笔或杂文了。虽然诗歌写了不少,反响很小,可能由于文体的限制,或诗歌对艺术有更高的要求。尽管如此,我对民间思想界和时事一如既往地关注,不少诗作就是感应时事而写的,对0八年春围绕奥运的社会风云激荡,也以诗歌形式表达了自己的零碎看法。
      我与乌有之乡网的交往历史已经很长了。多少年前,也是在客居韩国时期,先是乌有之乡网转贴我的杂文,特别注明作者为鲁迅左派槟郎,引起我的好感。我发现它可以称为泛左派的网站,但以毛左派为主流,与我这样的被托洛茨基左派红草先生称为鲁迅左派又归类到自由派的人,在关心下层劳苦大众利益、程度不同地继承或吸收世界和历史的左翼文化资源上有共同之处,便注册成为了会员。近几年都是一些诗歌在上面发表,反响并不大,但我感谢范景刚先生和乌有之乡网编辑对我绝大多数文章的审帖放行。我与范兄直接通过信,遗憾我一直没有机会去北京,不能因此而去乌有之乡实体书店拜访面谈和参加那里经常举办的讲座活动。
      这次接到乌有之乡网的采访提纲,又惶恐又高兴。与其他同时接受采访的名人、大学者相比,我是最微不足道的小文人,而我作为"鲁迅左派"的词汇创造人,的确与毛左派和自由派的看法都有点不同,加上我思想深度和阅历的欠缺,我怕我谈不好乌有之乡网的采访问题。下面我就不顾自己的浅陋,随意地发表自己的真实看法吧,不引经据典,完全直说。
    
      1、最近,中国国内民众自发号召抵制法国超市家乐福,遭到中国百家媒体百位名人为代表的中国精英阶层部分人士的反对,您如何看待这些民众的抵制和精英的反对现象?您是支持还是反对民众抵制家乐福的行为?
      答:中国大陆民众抵制法国企业超市家乐福成为当下的浪潮,我在网上看到过它的历史由来,也了解到当下的最新情况。
      为什么抵制家乐福?背景为北京奥运圣火在法国传递的遭遇极大地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原因是它是法国企业;而在法企中它首当其冲,则由于传说它的背后股东支持藏独。现在家乐福高层已经表态没有支持藏独,法国政府和人民对中国做了一定程度的善意的回应。这种情况下,我认为民间自发的抵制家乐福的浪潮的出现仍有它的意义,对方的澄清和释放善意一定程度上正是抵制的积极结果,又该影响到浪潮的后续发展,就是应有针对新情况的新的调整和理由。
      中国的街头社会活动或者说街头政治不是多了,而是少得可怜,使人觉得中国人民在政治上只是婴儿而不是成人。有街头活动总比没有好,前者正是正常公民社会的正常现象。我视此次街头抵制活动为中国人不可缺少的走向自由民主的政治民族过程中的一次锻炼。当然,任何事物在抽象的评价上都以中庸、中道为最理想,抵制家乐福的社会活动一不能过火和失控,造成社会秩序混乱和外交危机,二不能没有现代进步观念对爱国激情的引导。
      由于大陆的历史积淀的影响和现实制度的不足,街头活动合法地进行难以得到法律的批准,民众又有如此的诉求,便成了当下中国社会的街头活动都是非法的,合情合理但不合法,这次抵制家乐福的街头活动也不例外。政府基本上采取机会主义的态度,于自己有利的,不合法也不计较;于自己无利的,正好借其非合法性来打击。这实际上对创建法制国家没有好处。与政府的态度相对应,公民的街头活动常常是匿名的,没有组织和个人负责,容易失序。良好的街头政治需要政府和民间的共同努力,而政府更要更新政治观念和管理方式。
      中国百家媒体百位名人为代表的中国精英阶层部分人士反对抵制家乐福,在具体理由上他们并不是一致的,由于中国街头政治的如此尴尬现状,各种反对都应得到尊重,也是促使其锻炼和发展的重要因素。
    
      2、围绕着揭露西方媒体歪曲报道西藏事件、抵制西方干扰奥运圣火传递、反对西方支持藏独势力、抗议西方媒体侮辱中国人的行为,中国海内外华人从民间自发地掀起了一场爱国主义运动,从整体上来说,您如何评价这场运动?您怎样看待这场运动的前景走向?您希望这场运动承载怎样的历史使命?
      答:西方部分媒体歪曲报道西藏暴力事件,已经是铁的事实,他们的采访自由被限制,不能接触到真实信息是一个原因,他们的外国意识形态偏见更是一个原因。而西方媒体在对中国境外的奥运火炬传递、藏独势力作为上的报道,应该可以真实而没有做到,意识形态偏见更是昭著。这极大地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中国海内外华人从民间自发地掀起了一场爱国主义运动,从整体上来说,我支持和肯定,的确是爱国主义运动,表达了中华民族的追求真理的态度和爱国的热情,保证了奥运火炬的更好传递,有力地支持了北京奥运。它有利于澄清事实真相,有利于世界了解中国,有利于中国人在国际上的积极形象,也有利于这些外国媒体反省和改变他们的意识形态偏见。
      这场运动有它特定的背景和原因,它也就有特定的历史使命,使命完成了,运动当然就将会结束。但作为对上段的补充和总结,我可以将它的使命简要概括为:爱国挺奥运,辩诬求真理,中华谋自强。这场运动还在继续,在国外都是理性合法的;在国内,则更需要政府和民间各方面力量的良性互动来保证它的健康发展。这场运动所培养出来的团结、自强、进步精神对于中国自由民主的发展,对于中国的自强于世界民族之林将会产生积极的意义,在以后的其他背景下发生的社会运动会从中得到有力的营养。
    
      3、西藏发生打砸抢烧事件后,西方主流媒体进行了歪曲报道,遭到海内外华人的揭露和批驳,与此同时,国内自由派知识分子发表了《关于处理西藏局势的十二点意见》,《南方都市报》发表了《西藏真相与民族主义情绪》一文,最近《商务周刊》发表了社论《致西方人的一封信》,对于这些情况您有何评论?关于西藏事件发生的国际背景已经有媒体披露,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势力蓄意策划和支持了此事,您如何看待其行为及其意图?另外,这次事件发生的国内因素您认为该做怎样的分析?中国应当从这次事件中汲取哪些教训?
      答:中国西藏发生民间部分藏人制造的暴力事件,是很令人痛心的事。对受害者深表同情和悲悯,政府和民间应该关心他们。对违法分子,应该根据法律惩罚,应该公开公正,社会也应给以关注和监督。西方部分媒体歪曲报道西藏暴力事件,已经是铁的事实,他们的采访自由被限制,不能接触到真实信息是一个原因,他们的外国意识形态偏见更是一个原因。
      自由派的《关于处理西藏局势的十二点意见》,大部分不能赞同,但也提出了值得思考的地方。《商务周刊》社论《致西方人的一封信》则多数都赞同,也有一些地方需要再思考。它们体现了两种相对立的观点,都有存在的合法性,是否合理则要经过社会的广泛交流。一个健康的社会允许各种意见表达和争论,各种观点都是社会发展和思想资源的财富,在交流中得到共识或求同存异,国家的民主和进步应是他们共同的目标。
      西藏自古以来是中国的领土,近代西方国家对中国的侵略和殖民破坏着中央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的关系,破坏着中国多民族大家庭的团结。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西藏地方的部分原农奴制社会的贵族追求独立,并不能代表藏民族全体。1949年后,新中国的政权有这样那样的不足,但它代表的近代民主主义思想和政策,对还处于野蛮的中世纪农奴制的西藏的改造是具有完全的进步意义的,使西藏地区,特别是广大藏族劳动人民获得了新生,他们支持中华一统,拥护中央政府,反对民族分裂。
      藏族少数人的藏独追求不能代表大多数藏人;大西藏完全自治也缺少历史的依据,目前只能是空幻的肥皂泡。至于西藏也存在一些现实性问题,与中国其他地区没有实质性区别,就是中国的自由民主和现代化程度还不够高,这需要中华民族全中国人民共同努力。我想,在中国自由民主社会确立以后,民族问题的处理会有更好的方式,但西藏能否独立仍要取决于藏人内部的主流意见和与中国其他民族特别是主体民族汉族的互动的结果。
      曹常青的鼓吹西藏现在独立的主张完全不能赞同。而茉莉对萨兰达拉的描写,使我产生了好奇;对她与达赖喇嘛见面的叙写,赢得了我对他的一定的好感,但我还是不能接受茉莉的基本倾向。达赖喇嘛的悲剧是他个人的悲剧,是一部分原农奴主贵族的悲剧,他们自己的悲剧性选择既有他们自己的阶级原因,也有外国帝国主义反华的原因。而今,这是一个因误入歧途而晚年颓唐无奈的老人,我希望他放弃不切实际的大西藏实质性自治的念头,接受中央政府的条件,回归故里,安度晚年,落叶归根。顺便说一下,我关于西藏少女尼娜的两首民歌体新诗,都是在读了茉莉的那篇文章受到触动而创作的。
      目前西方还没有哪个国家否认西藏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他们的民间组织和个人通过各种方式,包括利用国家机器的方式支持西藏独立,歪曲西藏历史,歪曲报道这次暴力事件,都是不得人心,应被反对的。他们的动机,主要是出于西方人的自我中心和以此对中国根深蒂固的偏见,深层的根源是他们自身的利益至上原则,也因此产生了意识形态上的偏见。特别在"人权"问题上,西方比我们的社会基础更好,观念更进步,值得我们学习和努力,但不能脱离中国社会基础的实际情况,不能以实际地伤害中国人来求得不切实际的指标。只能促进中国人权状况一步步好转,而这主要工作由中国自己来从实际出发地做。
      从国内来说,我们的现代文明的程度发展得还不够,给西方以偏见的土壤,使少数人盲目地推崇西方。中国政府在对待西藏地方少数人的不满上应对不周,没有成功地防患于未然,应该被批评。总之,一是提高政治文明程度,扩大民主与自由,使政府能得到治下人民的拥护,也在国际形象上占有道义高点;二是政府提高在少数民族地区的管理水平。
    
      4、中国学者一谈维护国家利益就被某些自由派知识精英扣以狭隘民族主义或极端民族主义,一谈维护人民利益特别是弱势群体的利益问题就被某些自由派知识精英扣以民粹主义?您如何看待这种现象?
      答:美国人也非常认真地谈论他们的美国民族利益,中华民族的共同利益当然是存在的。作为中国人,发展和维护本民族的共同利益天经地义。至于民族主义这个词,歧义很多,需要辨析以后使用,不能一棍打死。
      促进中华民族富强文明,就是好的民族主义。当然,维护民族既有的缺点和不足、阻碍本民族进步的,如也被当作民族主义的话,就应该反对。民族利益,归根结蒂是本民族绝大多数人的利益,广大人民的利益是民族国家利益的实质代表。而一个民族对弱势群体(应为少数人,否则不正常)关怀的程度也是它的文明程度的一个重要指标,也是它的知识分子人文关怀程度和精神境界的重要指标。
      相比于民族主义,民粹主义更能得到我的好感,以人民为国粹,有何错误?我想,反对者对这个词按照自己所理解的加以反对,无非就是把人民当作一群愚昧之众,不能自立,只会做害己害人的事。这种理解的背景是贵族与人民利益分野,实质是贵族知识分子代表他们的阶层对人民反对他们的不公正和既得利益感到恐惧和敌视。
    
      5、中国政府花费巨力举办奥运会,您如何看待这个决策?西方反华势力趁机干扰圣火传递、抵制北京奥运、丑化中国形象、侮辱中华民族,您如何看待这些举动?海内外华人自发起来护卫圣火、支持奥运、祝福中国,您又如何看待这些举动?在今天这样复杂的背景下,您如何看待今年的奥运会?
      答:我支持中国申办奥运会。海内外华人自发起来护卫圣火、支持奥运、祝福中国,是值得肯定的。在今天这样复杂的背景下,今年的奥运会要继续办下去,争取办好。
      对于政府为成功举办奥运会付出的努力给以一定程度的支持,对它为此伤害民族内部一部分人的利益则加以反对。对北京奥运会有关的问题应两面看,一是它只是体育的会,不要看得过重,自己先把它政治化,压倒一切,本有的其他社会问题矛盾不但不能解决反而更激化。二是藏独与人权是两个层面上的问题,捆绑在一起,不利于人权,容易造成反感。西方借奥运会的政治化,批评中国国内人权状况,中国自己应该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诚心诚意与他们交朋友,增加理解和互信。我相信西方人的偏见是有的,但将他们大多数人当作敌人则是错误的,彻底的一心要害中国的只是极少数。与他们的斗争应该有理有利有节。
      2008-4-26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槟郎:中年记兴
  • 槟郎:油菜花的故乡
  • 槟郎:我是棵笨拙的野草——致蔡楚
  • 槟郎:春雨里牵挂圣火
  • 槟郎:小诗二首
  • 槟郎:一袋奶粉
  • 槟郎:叹胡佳
  • 槟郎:我的奥运梦
  • 槟郎:达兰萨拉的尼娜
  • 槟郎:藏女尼娜
  • 槟郎:奥运羽衣曲
  • 槟郎:贺马英九当选
  • 槟郎:赞孔子学府
  • 槟郎:我的知青哥哥
  • 槟郎:三个姐姐三朵花
  • 槟郎:上访村情书
  • 槟郎:上访村情歌
  • 槟郎:截访绝恋
  • 槟郎:卖淫女之恋
  • 槟郎:易村吏
  • 槟郎:我们死在路上—纪念鲁迅冥诞70周年
  • 槟郎:我被枪击伤多少年了
  • 槟郎:为兰州的学生呼求
  • 槟郎:情人哪,我们只能忍受
  • 槟郎:致导斌兄
  • 槟郎:致刘路兄
  • 槟郎:祖国需补一根筋
  • 槟郎:朋友,你去了何方
  • 槟郎:致蔡楚君
  • 槟郎:越活越不要脸了
  • 槟郎:这个冬天实在冷
  • 槟郎:悼杨春光
  • 槟郎:我接受法国费加罗报关于中日关系采访记略
  • 槟郎致香港资本家王盛华先生的公开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