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亚宙多星:总理不讲理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23日 首发 -


(博讯 boxun.com)
-------西藏.男人眼泪五线谱
名片是历史的标签

总理,是西方共和制推演出政务内阁的第一行政官。相当于总统、首相。法序上,他只对代表选民的议会负责且受议会聘任。
总理是一张流动的国家最高形象的名片,名片的“左脸”是人民。名片的“右脸”是国格
这样的名片可要干净!万万不得掉进藏污积垢的政治阴沟。
这样的名片可要鲜光!一点儿都不可用造谣的粉墨加点伪劣的泪花儿,去履盖他原有的饰定!
这样的名片可要气节!每每上镜头时,发送时,千万不能象挑担儿叫卖的武大郎和乡间集市贩菜的娘儿那般酸溜溜扯东拉西。
这样的名片可要节奏的旋律!有时可要气贯长虹;有时也会卑躬屈节;有时可会八面玲珑;有时也会十面埋伏…他就是:己逝的周恩来!
这样的名片可要名垂青史!象凤凰浴火;象春蚕吐丝;象苏武的风骨…他就正逝的紫阳。
名片是一片铜镜:能鉴神/魔/人/鬼。名片是一座碑:使用者从政的荣与辱均雕定在上面。

泪.不都是热的

冷酷的时代默定了我的冷漠。
1976.1.8原总理周恩来逝世后的那几天,社会依旧倒退、动荡。
上海。看见有近千万人口的上海,凡成年以上的市民几乎都膊戴上哀悼的黑袖章。个个面写“悲字”如失考妣,如临未日…国民悲情发动机隆隆发动起来,许多人哭了!可我我连一小段毫毛的悲哀燃料都找的不到,何来发动!当年黑暗到底的的中国,资讯手段相当空白,也很封闭。因不知其后发生的唐山大地震真相,也无从产生悲哀的驱动。
又没过多久,1976.9.9.毛泽东去世。举国悲哀,哭声四起。编织花圈的银素白纸、彩纸一时因举国采购,有些地方出现缺货。如同缺少文艺、文化、教育、宗教;缺少食物和日用品一样。但绝不缺少毛泽东死前给人民四大自由“游行示威的自由、贴大字报表达意见的自由、串连鼓动的自由、向内外敌人造反的自由”此时还有:“国哭的自由”!
我没有哭!是因为我的受讯环境让我比大多数不在受讯环境里知道毛泽东历史。特别是49年以后的那本政治无医无药中国病历。
在毛悼日那天,与天安门广场国家大悼场同时同步开始的;我所代课教书的中学,将毛泽东的代理灵堂,设在尼姑庵一侧的小操场上…广播交响哀乐下:由四面八方滚滚而来的;亿万个追随毛泽东的男女同志哭声宛如呼啸劲风,一遍又一遍掠过秋凉大地。
我很想象有他们一个哭式:…擂胸顿足地…前翻后场地…竭斯底里地…尖尖抽泣地…嘶哑干号地…涕泪飞溅地……或哭昏厥样…或泣奄奄一息样…很失败!!我内心评估了自己:“叹!一点戏子天份都没有!”
但看到天下那么多面如菜色,营养之缺的人民。在三忠于的“倾盆大雨”里“凄风起舞”。我忍俊不己地笑了!且大笑。尽管呜呼哀哉的泪声如浪,盖过我的声道。还是被边上的人向上作了举报!
右戴着红袖章,左佩黑袖章的,均是连小学都没毕业的双章同志们;几个毛泽东思想工人宣传队员怒瞪如牛魔王的火眼红瞳,恶狠狠地审我:“XXX!这么严肃的场合,你竞敢笑?…”
我知道,承认“不会哭”认“笑”必祸于己。一顶“反革命分子的现行帽子”会塞进我的个人档案……我不是斗士,我也不想马上去改造地,更不想当文王祥!我只能为安避祸,说:“我哭着哭着中,仿佛透过泪花在蓝天上,看见毛主席他老人家在向我们走来…谁见到伟大领袖都会兴奋呀!”没过几天,从梧桐落叶秋雨横飞的省城街道,隐隐约约知道北京事变,“四人帮被捕”的消息首次在民间流传。又很快地出现在媒体。
急转的形势解了我的困境。我敢公开大笑了!统治老师们且盘踞在中学好几年的文盲老粗红斧头们,在没有任何送别仪式下悄悄回厂。

我不是一个太过头的铁血心肠人。第一次让我感动到哭的是:198964前夜,那个闷热、不祥、焦虑、困倦的天安门广场,己经获知腥风血雨极权预报的紫阳总书记,在温家室陪同下,以浓重豫音,用手提扩音器向绝食多日的学生们喊话…
第二次感动是好几年前的一天,《纪念林昭》.纪录片制作兼拍摄人胡杰,把他刚刚搞好的这部纪录片《应该是作品第一次完成后考贝的母盘》装在一个银色圆形的金属CD盒,悄悄地送给…用力地再握手说:“XX:这是火种!留着!”
众所周知的原因使然:中共的情治系统无所不达。当胡杰艰辛地奔波在“寻找林昭的灵魂”路途上时,上面,其实早己知道。他的ABC;甲、乙、丙!!!
内部历史资讯一直通达的公安部、司法部、高院、中央政法委、中宣部、新华社其实都知道这起绝不能曝光的林昭烈女“惊世”冤案,是一柄埋在中共专制历史上的长剑,不可能溶解。
上启于北京中宣部…下到省传部己盯上了!
我很感动的是。一位XX省级的某厅官员电话告诉我:“近代以来,我省一直是政治变革和经济革命的策源地。…可以在一个很小礼堂范围里;以学者为主;并以学术交流方式播放一次。别张扬,规定是禁止公开播映。”
我们播映了…那一次我倒是真正大哭了!许多人哭了!是我生平第一次为与政治相关的人和事大哭。
好汉子胡杰呀!这那是你说的“火种”?这可是轰顶的“雷球”!高浓缩凝固燃油!可惜的是:此片如不被中共专制钢网阻隔,能上央视公演的话!让人民看后再投票的话!人民的斗牛士,胡杰:你一定会摘下当年中国的最佳纪录片奖。
第三次把我的眼泪挤出来的是:前一年国际关怀爱滋病节前夕,温家室专程看望爱滋孤儿的场景…(应该说:总理他先淌下的泪水,后才引出天下慈悲人士的眼泪。)
一直以来,尽管体制内外有许多有识之士批评他的家族和他为掩饰心虚而作出的各种机械老调表演。南部一个民工…华北的一户贫困人家…河南上蔡一个爱滋孤儿…水灾过后的一个湖堤上……过去十年里,我们,你们,人民习以为常地见到,并且也能预见到这位爱流老泪的总理又会浊泪纵横于镁光灯下…
3.14事件后,温总理又不讲理的表现
让我深度自责。
自责为什么会轻信他的眼泪。,为什么将大众对他的预见、批评、蔑视甩在一边!是天安门.尊重紫阳情结的联带吗?
当温家宝第一时间获悉西藏地区发生那么多撕心裂肺的死人伤人事件,他流泪了没有?
人民注意到,3.14近一个月以来,他在公共媒体画面里的泛现出李莲英式的冷漠、奸滑、虚伪镜像,将昔往那种秀出人民涕泪的表演绩效一扫而空!。

面具脱落的说理

三周前,寮国.万象
各国记者对中国总理,重炮提出:如何解释又一次在西藏开枪事件…?(完全知道杀戮真相的温家宝,此刻迟疑了一下,才背诵文革社论用语)
这位在过去十年任内,在各国媒体,尤其在国内喉舌队伍面前,擅长于用滚烫眼泪浇灌镜头的专制舞台大戏子、这位惺惺惯戴羊面具狼性的温家室。猛一个急转弯,一甩被天下人看透、嘲笑“中国党政第一超级悲剧分裂型性格演员”的伪面具。还原地换上一幅政治土狼般真正真实凶奸的脸,用当年同样戴着金丝眼镜的前苏联内务首长贝利亚雷同的冷酷表情,挥挥拳答记者群:“中国人民是吓下倒的!”
吓不倒?如果是真的吓不倒的话!总理你不必用政治局制定的欺诈主旋律,以一个领袖、一个党、一个声音、一个纪律…去颠倒黑白欺骗天下?
首先你自己己被吓倒!你不敢穿越政治局铜墙铁壁,讲真话,你知道你一旦争取一次“吓不倒”!OK!你的下场一定会比赵紫阳更惨!你知道,你的前老板的人格也好!一家人的清洁清廉也好!是你温总理无法比拟的。
我绝对相信,你同你的党今日如果在海那边用枪当麦克风,台湾人才是吓不倒的!在你所领导的国防部用1400枚导弹吓唬彼岸!有人倒下了吗?似乎没有。
如果你的本届政府象12年前的台湾一样,放弃“花生米蒋介石时代的枪思维”。在大陆也用麦克风和选票说话,允许各族人民可以说话,西藏今春会有事吗?
一群被利益力量入侵者圈管太久的自由牛儿们,当他们的奶头被挤肿了,奶被挤瘪了…干活干累了…本能地一起发泄地叫一叫…就该杀吗?藏民族也是中国人民的一部分,即然你强调“中国人民是吓下倒的!”那么总理的内阁更不应该去吓唬西藏人民。而不应无理地将批评“吓唬他族”的犯罪一方良知声讯反过当作“吓唬”的另一方!
总理不能以位羞辱天下人。总理总不能不讲理。你也有一个天天相互守望人丁兴旺的温氏家族。当匪帮无理侵占你家族的生命空间,这理你当然分的明道的清。
一个守望生存在不二本土的原住民族,在被红汉极权大军看管下的自己家园土地上,集聚一起说说话;携手并肩七溜达一下;找个空地玩个达卡跳跳蹦蹦…非本土原住民族的你中共,就怕的非要开枪吗?
你在别人家园里为非作歹,反客为主,拉屎拉尿…你将别人的世俗精神领袖及失去家园的十多万人驱赶到国外,四处流浪…接下,又象16世界葡萄牙和西班牙人在美洲,踏门侵户随意把土著人当猎物一样射杀那样射杀藏胞。我一大国总理,温家室,你的“顿飞如泪之井”干枯不至于让你不至于把21世纪思维当成美洲殖民地的16世纪了吧!
你们下令射杀藏胞受到天谴!这是你本党的罪恶!怎么把“中国人民也强拉进来!”这真是荒唐到透顶!
再问总理大人:马六海峡的一批海盗杀人事发后,被马来西亚海事单位抓获、被媒体监督,罪犯集团出庭受审时,被告大叫:“我们是代表XX国人民!我们是吓不倒的!”。你信吗?肯定不信,如你在四十多年前在西北大山里探矿时,精准的职业绝不会令你把泥巴当成铜矿。
今天,你己不在帐篷;不在地质的矿野而在极权力的中心。你竞拿出一块泥吧球对世人讲:那是金矿石!信我呀!人民有理人民的总理总是有理呀?
总理,你造谣说:“那是藏独!”“不是屠杀!”“是秩序和法律问题”!
人民问你:你一再强调的要依法办事,依法治国!请提供你们用枪毙方式处决西藏人的法程序。
毋须回避:当政府己在渐进的依法行政,在推行尽量减少死刑,用药物处决经地院一审、省院二审、高院复核三道法序罪大恶极的犯人。西藏的军警超越三道法律公器,直接把街头当成刑场。这不是在制造一国二制吗?什么二制?大陆内地一个三环相制的法程序环境;西藏又是一个有法程序不用的环境。这是1950年的非常时期吗?
总理:“这是什么理”?这是歪理?还是妄语?
我想纠正的是,总理:“中国人民如遇外敌侵略,国歌己代尽释义。”但“中国人民如遇你主持的政府力量恐吓,“人民是吓不倒的吗?”

灵魂/命本的你真的站起来了吗?

(请允许我离题插言:“五十九年中共统治史页页证明:恐吓是中共牢固执政的法宝,而不是基督教文明与社会、自然科学文明互惠的欧美的杰作。如允许现在的大历史手术刀能无悔割去我汉民族灵魂枢纽上顽固自恋、自欺、自私、自辱、自大的五副肿瘤。我可以史为据斩钉截铁地讲:自元明近一千年以来,中国人民的主流人口-汉族就是被境内绵延专制奴役到底,且又被吓怕了的软弱缺钙的族群。”)
在唐时的西域人面前;在元代蒙古人面前;在明未满族人面前…在清未八国洋军面前…我们都曾经有过被奴役;被驯化;被收买;被吓倒的过程。当然也有伟丈起义的过程!
我们的人民也被同族人残害;被同族的暴君政权吓倒的过程。由汉人为王的商、秦、汉、明、民国尤其是共产党中国时期,那一天不被封建极权的恐怖所吓倒!何时进入过世界民主的大花园?这用问?用得上无理狡辩吗?
“中国人民是吓不到的!”这句(从1949以来尤其是文革浩劫年代就是中共语库里使用率很高的)阿Q式的口号惯用语,对21世纪的洋记者思维有点“话疗”作用,对经历过20世纪后半叶的国人而言:“由温家宝重提文革语录一斑,可窥其心理深处专制癌症的晚期反应,他倒是该用人类基础政治文明这贴去瘟除疫的嘉宝良药进行‘化疗’”。
如果中国人民是吓不到的!此言是一种故意绕避胡锦涛恶政的语境,曲线表达对藏胞的声援的智慧。
是的,人民是吓不倒的!中国人民果真是吓不倒的吗?中华民族十四亿人只要有十分之一的汉人,果真有一半罗马自由人的血性/亦或一半斯巴达奴隶人的血性?/或有一半圣雄甘地时代的印度人血性?9891-6-4邓指挥的北京屠城会成功吗?更不用讲:2008-3-14的西藏镇压!
真正的事实是:中国最容易被吓倒的不仅是劳苦大众,而是由大多数中国血汗人民营养着的宝贝知识精英。(敢呛的勇者要么逃亡欧美…要么被囚于牢房…或沉默在思想的长夜)为一张饭卡,对上,他们以惶恐的心,一级复一级效劳于专制权力下金字塔。对下,以恐怖手段驾驭并压榨所辖奴民。
如果没有比中世纪还要恐怖的国家骷髅机器上恐吓这个烙印,我们又如何解读过往的历史。
其实一经比较,我们得以看到:比一直被吓倒的人民更为害怕恐吓的是:是从不经民选的中国政府。是这个唯靠恐吓执政的共产党…他们知道共产主义运动的路早己尽头…他们最惊恐的不是恐怖二字。而是恐怕到不知道已烽烟四起的火种,在那一个时空环节上会重演出东欧的多米诺链动…,让全球宗教、雪域众神视为红色撒旦的元首他是否有一天也会像齐奥赛斯库那样无地匿藏…他们是否会像前苏共土崩瓦解…是神?魔鬼?还是宇宙的神秘经文???只差一记跺脚声引爆山呼海啸来…

总理的名片不是任欲提取真理的信用卡

从欧洲的巨变到亚洲的进步;从中国的历史到世界文明史,我们看到:人类己不是一个相互吓唬的生命群。只有阳光物群同不能见阳光的疫群才可能发生吓倒和吓不倒的语境。
西藏人民不可怕!达赖不可怕!非暴力的和平主义也不可怕!
我还是奉劝温先生:你无德也无法效仿你的前首长赵紫阳先生前同事鲍彤先生人品风骨。你当该把“中国人民是吓不到的”这一句中的“中国人民”删除改成“中共政权”为:“中共政权是吓不倒的!”别再厚颜无耻地任意绑架民意强奸民意。
物理上的各式武器、酷刑、监墙、处决、牢役己不在唯一制服人的式素。今天,只有一种力量,能对倒下昏昏欲睡的民族和将觉悟的人民;能对任何个社会组织包括现政权起到潮流推领脱胎换骨的是:精神和资讯合一的力量。
你是的个老九,你缺的是一个文人的胆和心!
你万象一句黑心话,让你失尽民望名片伪劣不象话。
为乌纱而“有理”?为极权而无理?为丧胆失德而争理?为蔑视民望民心而歪理?总理总不应永远不讲道理!
真正能赦免你及你腐败家族的不会是你的体制你的党元首。而是人民!
不信?四年任期下野后,你敢不敢象25年前的王力雄,只身一人闯西藏?
去用心旅行!尽管你今春羞辱了这个苦难的民族!
或在任期内,象你趿着一双破球鞋,穿越在湘贵崎岖山路上访贫问苦那样…勇敢地如你所说的“是永远也吓不倒的”那样!径印度,上达兰萨拉山腰藏胞流亡地看看!
慈悲的僧侣不会让你“吓倒”!会献上一条洁白哈达!诵一段经文…
那时那境里再淌下的?可能才是真正的:“老泪”!
宝石般蓝天幕上飞扬的五彩经幡,在和你叙说真正的道理:向善毋再从恶!仁慈才能有理!让失去家园的达赖.万千藏胞回迁原居地才是征服人间的金光大理。

------本文完
-----亚宙多星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Modified on 2008/4/23)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