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政府只有遵守法律才能确保北京奥运安全/周德才(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22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周德才
    
    中国政府只有遵守法律才能确保北京奥运安全/周德才
    
    中国政府只有遵守法律才能确保北京奥运安全/周德才


    
    
    奥运圣火在传递中遭到了藏独分子的干扰,他们的目的虽然没有得逞,但却给全世界爱好和平进步的人们心目中蒙上了一层阴影。很多人现在正担心着奥运的安全。西藏分裂势力固然可恨,但凭着他们的力量对奥运还构不成太大的威胁,不足为患。奥运安全的真正隐患而在于中国政府的本身。近年来,各个地方的县、乡(镇)基层政府以多种多样的非法手段强行征占农民的土地,侵害农民的利益,正在引发加剧矛盾和冲突。2008年北京的奥运会能否在祥和的气氛中进行,取决于中国能否稳定。全世界绝大多数的人们正在祈祷北京奥运吉祥,中国的老百姓更是希望奥运顺利平安,而中国政府为什么不从解决自身问题入手呢?
    
    河南省固始县方集镇独山社区的土地案子迄今三年有余了,一定要在2008年——2009年里以法地做个了断。
    
    三年来,独山社区的农民不仅土地被占,利益被侵,而且身心也倍受迫害摧残。农民为什么不能讨回公道?
    
    胡发应、刘西门、沈子明、沈子刚、刘西举、刘西银、潘喜海、桂志强是2008年独山社区农民共同推选的农民代表,负责团结组织全社区农民统一行动,提供证据,协调布署,依法维权。
    
    受八位农民代表的委托,我(周德才,河南省固始县郭陆滩镇玄中村农民)作为公民代理帮助农民代表们处理有关事宜。
    
    受八位农民代表的委托,北京市义派律师事务所王振宇律师作为案件的全权代理律师,负责起诉、辩护等有关事宜
    
     我已经提前写好了委托书交给了王振宇律师,如果我象金荣山一样出事的话,由王振宇担任辩护律师。我为了农民维权,伸张正义,自然无罪。将来不管什么人要强加任何罪名妄图加以陷害,都将是徒劳的。王振宇律师一定要做成无罪辩护。希望国内外的朋友们能支持、帮助、配合王振宇律师。相信王振宇律师能以出色的辩护,粉碎陷害中国农民的图谋。不仅如此,我们还要依法惩处一大批长期以来践踏法律蹂躏人权的渎法者,讨还中国农民的公道,以维护法律的尊严和正义的伸张。王振宇律师联系电话:13911371931。
    
     前不久,温家宝总理主持的记者招待会上,有外国记者问到了奥运期间中国政府对上访农民实行打压的有关问题。在这里我要说的是,如果中国政府认为奥运期间打压农民上访,迫使农民不敢去北京上访,以为这样会有助于北京奥运秩序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
    
     河南省固始县、商城县,2007年的停下来的非法征地项目又开始操作了。这里的县、乡(镇)、村干部们正在借着中国政府奥运期间限制、打压上访农民,镇压“不老实、好闹事”的农民代表的整体布署,才敢蠢蠢欲动的。(全国其它地方也是这样)
    
    正是因为奥运期间中央政府对各个地方势力的放纵,对维权农民的打压,才使得各个地方黑恶势力在奥运期间为所欲为。固始县郭陆滩镇2007年以原镇党委书记曾志强为首的一伙人搞所谓的兴隆花园开发项目,在市民、农民的团结抗争下,已经停止下来。2008年却又要以为了增加财政收入为名,重新的搞起来。3月份,以新的镇党委书记赵树民为首的新一届镇党委、镇政府声称:2008年与2007年不一样,谁要再敢捣蛋,以破坏奥运为名先抓起来再说。商城县上石桥镇农民代表金荣山就是因为奥运快要到来之前组织农民上访,才被关进监狱。
    
    中国农民一直盼望期待着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的到来。
    
    2008年北京的奥运会对于中国农民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是佳庆还是厄运,是机遇还是劫数?
    
    也许有人会问中国农民:奥运期间,你们为什么不能别来北京上访?奥运期间,你们不能别闹事老实一回吗?
    
    中国农民只能反问:奥运期间,你们为什么还不能停止对我们的侵害?奥运期间,你们为什么还要变本加厉地对我们侵害呢?破坏奥运的是政府,请你们不要倒打一把,贼喊捉贼了!
    
    中国政府要把2008年的北京奥运操办成什么样的奥运?
    
    中国政府这样做,可能会导致中国在奥运前后发生动荡和混乱,甚至是严重的动荡和混乱。中国的动荡和混乱正是分裂势力所期盼的,他们正中下怀。
    
    中国的国家安全、和平稳定、发展繁荣正面临着严重的挑战,中国的未来正潜伏着严重的危机和隐患。
    
    一个负责任的政府,要想解决中国的问题,必须首先追寻中国问题的制度根源。
    
    河南省固始县方集镇的土地案子和商城县上石桥镇农民金荣山的案子一定要在北京奥运前后依法成功地解决。只有依法沉重地打击象固始县、商城县这样的地方政府群体渎法势力,才能形成威慑和震撼,让全国各地方的正在趁奥运之机非法剥夺农民权力、非法强占农民的土地、非法侵害农民的利益的黑恶势力闻风丧胆,望风披糜,迫使他们停止奥运期间的侵农、害农的非法行为,维护中国的稳定,捍卫奥运的安全。
    
    2006年我在广州参加“农民合作组织与新农村建设”研讨会之后,写出了《中国农民展现未来》的文章,详细地陈述了玄中村几个村干部长期以来无视法律、胡作非为的行为。并向全社会承诺2008年至2009年把他们依法全盘端掉。文章网上发表后,引起了社会的关注(可以从点击率和跟帖看出)。2007年方集镇土地案子发生后,录象光盘在“乡村发现”网站登载的同时,我又写出了“玄中村问题、郭陆滩镇问题、固始县问题引起的思考”的文章,在“乡村发现”网站同时发表,再一次引起社会的关注(可以从点击率和跟帖看出)。这些都为兑现承诺做好铺垫准备。我们的承诺并不是说说而已。在成功解决方集镇土地案子、上石桥金荣山案子之后,我们就会很快地依法端掉郭陆滩镇的胡作非为的镇干部(还有陈集乡的乡干部),依法端掉胡作非为的玄中村村干部。连续过程会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奥运会之前,固始县、商城县的农民如果能够成功地依法沉重打击中国的渎法势力,会推动中国的法制建设。这是对奥运会最大、最好的献礼!
    
    怎样才能够以法制手段解决方集镇土地案子?首先必须要进入司法程序,北京好几个律师事务所都愿意给予法律援助。难题就是地方法院不予受理不立案。怎么办?我和十位农民代表商量了一下,能不能先让国内的媒体详细地报道这个案子,形成社会舆论和压力,迫使地方法院受理。我们找到了很多记者,请求帮助,他们的回答都是:政府已经下达命令,在奥运前后不许报道这类事情。显然,中国政府就是要采取高压手段,一手遮天,媒体炒作的路子很难走通。
    
    我们想到,能否组织全社区的农民到政府的门前集会示威,要求法院受理。但马上就意识到,这路子更不能再走了。因为这样以来,他们仍然会派出武警部队强行镇压老百姓,肯定会诬蔑农民聚众闹事;并以破坏奥运的罪名进行羁押。他们既然能够在深夜派出大批的警察,突然袭击整个社区,抓捕殴打维权的农民;如果农民再送上门去的话,他们就更不会客气的。这样一来农民的抗争意识倍受打击,维权积极性进一步受到挫伤,所以不能这么做。
    
    怎么办?
    
    现在必须要依靠全世界人民的力量来解决这个问题了。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联合国安理会应该出面向中国政府提出严正的交涉,让中国政府遵守法律,依法办事。迫使中国的法院受理方集镇的案子,并且应该派出观察员跟踪和监督,相关的国际媒体也要进行跟踪和报道,确保审理、判决过程公开、公正。这是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联合国安理会的职责和义务。如果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联合国安理会不这样做,就是严重失职。因为:
    
    一、在方集镇事件的全部过程中,固始县地方政府,公安局、信阳市武警部队、检察院、法院都严重地践踏了法律、蹂躏了人权,其行为之恶劣远远超过了美英士兵虐待伊拉克战俘。国际人权组织向美、英施加压力,迫使美、英负责,也应该让中国政府对其亵渎人权的行为负责。这样才能体现公平、公正。
    
    二、2008北京奥运之前中国发生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中国的内政和主权问题了,而是中国政府的一些人严重地践踏法制文明,肆意蹂躏人权,非法剥夺民主,挑战公理正义的群体行为。中国是一个13亿人口的大国,这样的问题得不到纠正,就会严重的影响全人类的文明与进步。全世界将如何弘扬奥林匹克精神。
    
    在这里,我还要呼吁国际社会保护我们的两个儿子周剑、周伟(还有其它农民代表的子弟),采取有效措施保障他们的人身安全和受教育的权力不受剥夺。
    
    上个世纪80年代(1986年),方励之先生在科大闹学潮,我在固始石佛高中读高三,因为组织声援活动,被取消了参加预考资格(那时参加高考必须通过预考)。受教育的权力被剥夺。88年因给方励之先生写信,被固始县公安局羁押一个月。上个世纪90年代,农民负担过重,我一直在组织发动农民抗争,不止一次的与公安机关交锋,他们公然要挟:如果继续搞下去,不仅对你个人不利,你的两个儿子将来上学也会受到影响。就算他们有好的成绩,我们也不会让你两个儿子上好的大学,必要时甚至可以不准他们上大学。凡是与共产党作对的,政府是不择手段地进行报复,这是我们党一贯的政策。
    
    2005年,我们老家的镇、村干部搞所谓的土地“归集托管”,要收回全村农民土地的30%的面积,我发动全村农民抢回了土地,县公安局的人去玄中村调查我的所作所为。他们对镇、村干部放言:上面会想办法不让周德才的两个儿子上大学的。村支书张本祥、村长熊大友在全村威胁农民:公安局的人说了,上面不让周德才的两个儿子上大学,你们要是再敢和他一起闹,你们的子孙后代将来也别想上大学了。
    
    2007年,我大儿子周剑高考结束后,自己估分是620分左右,至少不会低于610分。结果出来才是558分,周剑的班主任席孝华老师根据周剑的平时成绩和估分的情况感到很不正常。是不是有人做了手脚?没有证据不敢妄下结论。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通过做手脚降低我儿子的高考分数,这种卑劣的行为中国政府的一些人完全能做出来的。
    
    这里先拜托国内外的朋友们及国际人权组织,当我们的事情在国内外公开之后,大家共同努力,再向中国政府进行交涉,把我们的两个儿子(周剑、周伟在固始慈济高中读高三)安排到外面读书,就是要让那些剥夺中国人权的邪恶势力看到:他们不但剥夺不了我的两个儿子受教育的权力,而且农民代表的子弟还进入世界一流的高等学府深造。不仅要粉碎剥夺中国人权的那些人们的卑劣图谋,还要向全世界彰显国际正义。我个人是准备豁出去了!如果我出了事,请帮助我的老婆和儿子。联系电话:周剑15937688577 周伟15978516436
    
    《中国农民展现未来》,《玄中村问题、郭陆滩镇问题、固始县问题引起的思考》,曾经在国内网站发表,刚刚引起关注就被删掉了,希望国际网站重新登载(包括这篇文章),请朋友们一定要把我们固始、商城的所有事情公开炒作,这些不仅仅是学术文章,更是我们长期以来做出来的事情,已经做出来的、正在做、将来还要做的。安全有两种方式。一种是隐蔽方式,一种是公开方式。隐蔽方式就是不让那些剥夺中国人权的人们发现,暗中鼓动操作广大农民自觉的维权。公开的方式就是让方方面面一齐关注(国内外),迫使那些剥夺中国人权的人们不敢造次(至少要让他们有所顾忌)。我们已经做出了很多事情,无法隐蔽了,倒不如公开(越公开越好);同时,现在时机已经成熟了,与剥夺中国人权的势力公开正面交锋的时刻到了,不能畏缩。狭路相逢勇者胜——我们是中国的未来和希望,胜利一定属于我们! _(博讯记者:杨逸)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