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棠湖居:我们为何只能走旁门左道——从飞行员返航说维权方式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16日 转载)
    
     棠湖居日志
     (博讯 boxun.com)

     东航飞行员连续21班返航,这显然是一种比较温和的抗议或者维权方式,已经有很多正义之士表示了谴责,剑客就不随大流了——有点变态的偏执。
    
     恰好,上周末,有朋友从高速路返回成都,因为一帮维权的人用生命安全做赌注堵了高速,致使数千人被堵了好几个小时,其间还有待产孕妇也被迫滞留,几乎让所有被堵的人都起了公愤。
    
     有朋友指责飞行员,说他们拿那么高的工资,居然没有丝毫的大局观念,应该由民航总局出台更严厉的制裁政策,吊销他们的执照,禁飞几年,看他们还敢闹不…… 我说,要说工资高,年薪数千万上亿的多了,他们就没有资格去争取自己的权利了吗?要说飞行员的工资高,国外的同行比他们高十倍,这是他们劳动价值嗦决定的,这个显然扯偏了。
    
     还是麻辣侠女小美同学最犀利,直接质疑他们的职业操守,让人难以辩驳。但是,对小美同学的观点,剑客还有一些下情需要申述。
    
     恰好,剑客认识一些跟飞行有关的朋友,某公司飞高原机场的航班,也曾短时出现数十班返航事件,因为新闻封锁得好,已经基本查不到相关信息。这也是一种无声的抗议——那么,他们是严重的置旅客利益于不顾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因为他们的返航行为合理合法,航空公司才拿他们毫无办法——他们是怎么合理合法的呢?
    
     在我国,对于飞行安全制订有相关安全边界条件的法规,而我国的高原机场也多,情况也复杂,降落必须要同时满足场温场压风向风速等等一系列的气候状况,每一条大气数据参数都记录在飞行数据记录仪上,这些对飞行员来说,就是法律。
    
     而以前的状况是,我们的高原机场气候状况常常在我们设定的安全边界条件的边缘或者已经超出安全边界,飞行员常常是为了公司信誉和旅客利益出发,凭自己的飞行经验和技术,有时也是他们自己懒得返航,在有把握的情况下就把飞机降了下去,这些,旅客并不能知晓,航空公司也认为当然从不过问,只有飞行员承担了违法的风险和自毁安全纪录的风险,安全飞行纪录,就是飞行员的工作目标、荣誉和生命。在大气数据不满足降落条件的情况下,他们安全降落也是违法,不安全降落是砸自己的饭碗——他们常常干的事,就是赌他们自己能够在超出安全边界条件而不超出安全极限的那一段安全裕度中安全降落下来。
    
     东航云南公司,地处云贵高原,省内支线机场,多数是在高原机场的范围内,降落都有一定的难度,一般都在边界条件周围徘徊。在丽江机场,曾有不止一次的冲出跑道事件,就可见一斑。东航的飞行员敢大面积返航,也因为他们其实只要遵守飞行法规,就可以名正言顺的返航,他们的返航,恰好可以看做是他们重视公司荣誉,重视旅客生命安全。这是一个可供飞行员用来和平抗议的为自己维权的狭小地带。
    
     很显然的一个问题是,大规模的返航,却又有数据丢失,这就是一个有预谋的抗议活动。东航一个飞行员因为辞职,被公司索赔并被判赔1257万——卖糕的。公司方的理由是,他们培养了一个飞行员,要花800万以上,再加上什么福利和惩罚性索赔,就成了“老子就是要收拾你”的1257万——我敢肯定,这个飞行员远远没有从航空公司领那么多钱,我还敢肯定,这个飞行员为东航创造的价值早已经远远超过了1257万,东航还同时提出要该飞行员三年内不得从事飞行。
    
     劳资双方严重不平等的话语权,一些大公司的恶霸地主行为和法律的偏袒,会把一些弱民彻底逼到了死角,导致劳动者的集体愤怒。
    
     飞行虽然有技术难度,要高投入,但没有丝毫的商业秘密可言,只要你身体条件和知识条件够好,有钱,就肯定能胜任飞行员这个职业并获得执照,而身体条件和基础知识条件,都是飞行员自己的素质,跟公司无关,只有他们出了资金去培训一个飞行员,仅此而已。
    
     比如恶霸奸商,招了一个漂亮的服务生,但是因为这个服务生不懂服务礼仪,所以出资让他去培训,懂得了怎么做一个服务生,也给奸商赚了不少的钱,现在这个服务生不干了,要跳槽找一个更好的东家,奸商不干了,他以为他培养的服务员就该一辈子给他做长工,没有其它任何选择的权利,不但毫无道理的要求高额赔偿,还要求这个服务生不得从事服务行业——潜台词就是,不给老子做奴隶,老子就弄死你。恰好,我们的法律好像特别喜欢强势的一方却忘了起码的公正。
    
     飞行员们想抗议,但又不敢公然招惹强势的大公司,所以,从他们职业的灰色地带,找一条狭窄的合法途径,如此而已。至于有没有人本来可以降落而没有降落,我估计有但为数肯定极少,那些航班乘客才是真正冤枉的。
    
     至于堵住了公路而导致千万人无法通行,为何没有人帮助他们一起呼吁,而是愤怒他们挡了自己的路,浪费了自己的时间呢?我想,如果弱民真的被逼入了绝路,或者太难以承受的利益被损而无法诉求,拿刀砍人的心都有,哪还管影响了谁——也许在丧失理智的情况下,那个被砍的人,会是无关的路人,会是你的亲人或者你自己。不是曾经发生过有人绑炸弹冲入政府办公室自爆的事吗?相对于我们的几个小时的时间,他们的痛苦是否更值得我们同情呢?如果大家都有共同呼吁,互相理解的话,肯定不会出现待产孕妇也不敢放行的事——这在鄙国现有的公民素质来讲,我的假设是太天真了,鄙国人在近几十年,都讲究不管闲事。
    
     我一直在强调,任何的抗议应合理合情合法,但更应该有效。显然,如果合情合理合法但是无效,那就是无用功。在叉叉门前静坐显然是无效行为或已经干过了,否则他们早就解决了问题,堵路是一种迫不得已的扩大影响的有效行为——在鄙国,含冤受屈了利益伤害了,只有把事情搞得很大,大到需要解决问题的这一级官僚的上级部门知道了,生气了,恼火了,才会有效。官僚的纠错多数时候不会来自于群众的愤怒,只会来自于上司的生气,这算是中国特色。
    
     这两个事件让我和最好的朋友产生了分歧,感到很郁闷,觉得有必要把它分析透彻。
    
     飞行员返航事件,如果大的国企有一个为员工利益抗争的有效工会,飞行员肯定不会用此种不伦不类的方式来抗议,你可以指责他们没有职业操守,但,细查下来,他们的行为也许是最合法最能自圆其说的,因为他们要合理的逃避惩罚,他们还没有足够的胆量,没有足够的组织势力保护让他们罢工,这就是返航的根本原因。
    
     在鄙国,工会其实多数是个欺骗性的幌子,工会头头跟企业领导一样的待遇,一样的党派,一样的想法,穿一条内裤,这是弱势员工利益得不到保障的根本缘由。去年有人大代表呼吁将工会还于劳工方,结果不了了之。
    
     在鄙国,公民之温顺,之通情达理,之宽容无度,之麻木不仁,那是世界上都赫赫有名的,罗素就曾说:中国人是一个温文尔雅的民族。鲁迅曾写:那些看杀人的,脸上带着笑意,还抢着去蘸人血馒头。这么温顺的公民,除非被逼无奈,不会发展到要去堵公路的,更不会飞机能降下去却不降,毕竟鄙国像剑客这样的刁民还不够多。
    
     刚多赛有句名言说:做好事是不够的,必须用好的方式去做(it is not enough to do good ,one must do it in a good way),如果我们的社会允许我们用好的方式去做——好的方式必然应该是大家都认可支持的,且有效的方式,那是很幸福的事了。
    
     可惜,我们到目前为止,有效的途径都只能走旁门左道,这是一种望不见头的悲哀。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