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回复鲁杨先生:非暴力仅是策略与智慧,不是信仰/贺伟华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13日 来稿)
    贺伟华更多文章请看贺伟华专栏
    
     作者:伟华 (博讯 boxun.com)

    
    昨天打电话给我者是想再把我关起来。当然,前些天还有信息“邀请“我去北京,对方声称提供免费提供往返机票,一细问才知当局要给我再搞什么独立精神鉴定。被我臭骂一顿收场。这些狗东西,共产共妻时,不说自己是神经病;冲击我家群暴于我时,不反省自己是否神经病。我把我搜集到的技术资料和个人感想放在博客里,它就紧张的要命了。你当初颠覆别人的家庭、强制他人老婆接客、破坏他人的幸福时,就应该想到会有报应的。
    
    说到暴力与非暴力,我认为只是策略方法问题。如果我们否认暴力追求民主的合法性,也就是否认美国大中东民主战略的合法性,也就是否认将来民主国家武力保护台湾的合法性,当然,也是否认将来亚太地区民主战略的合法性,更是否认伊拉克民主战争及将来可能发生的伊朗民主战争的合法性。
    
    我们之所以提倡人权战略的非暴力手段,仅仅是因为在现阶段的可行性思考,没有谁优谁次的差别。当中共暴政风雨飘摇、摇摇欲坠时,全球民主阵容针对中共暴政的民主战略将迅速上升为主要手段,一举摧毁中共暴政的任何残余势力。把中国的“萨达姆”送上绞刑架又有什么可非议的?
    
    说到训虎,我首先要问的是,这只野老虎可能驯化吗?训了近六十年,咬死人几千万,你训成功了吗?难道你认为它今天咬死藏人而不咬汉人,是你训虎的成就?其次我再问,你又凭什么训虎?靠你我坐在铁笼训这只四处闯荡、捣毁庄稼、闯入民宅的野虎?能够由此达到驯化老虎的目的?要知道,只要是老虎,饿了就会吃人。何况是中共这支欲壑难填的贪婪虎。现实利益面前,你能有办法虎口夺食?现实中我看到的是,虎口夺食成功的案例,都是群殴的结果;维权取得成功的案例,都是力量展现的后果。要么人多,如厦门px项目;要么是群体暴力抗争的后果,记得广东某地农民包围兴建市场剪彩场馆、挟持领导,维权成功。你以为中国民主力量的壮大,靠的是几个公共知识分子的训政?你以为你我关在铁笼中,还有如此大的训政作用?
    
    在我看来,公共知识分子的训政,是鲁迅笔下的群体自慰与阿Q。告诉你,中国民主力量的壮大,一靠信息化自由通讯手段,二靠民众的联合集体抗暴勇气的增长,网络民意的表达成了主流。有力量了,老虎怕了,他才会妥协。想想猎人手上有枪之后,这支野老虎就只有老老实实蹲在铁笼里。那情形,就不像现在的你我,被关在铁屋,还互相劝告,不能反抗,不能暴力抗法!
    
    你说打死老虎,还会有豺狼!现在请问?你怎么认为我要打死这支老虎呢?你怎么不想到,我是要拔他的虎毛、抽打它的皮肉?你怎么不想到,我是要动员那些庄稼被捣毁的农民联合起来,一个劲的抽它,让它痛得要命,让它死几个细胞,把老虎逼入笼中?
    
    说到中国人“天不怕、地不怕!”让我想起一个官僚走狗对我说的话:有些人认为自己自能够主宰自己的命运,其实,在你的头上,还有那高高在上的力量,操控着你的生死荣辱,规划着你的命运,这就是中国的“上帝”——无所不能的中国共产党!你看,这些狗官,仅仅因为能够剥夺我的一切,又自认为能够逼我接受一切,他们就把自己看作那无所不能的上帝了,想让我“当天当地“的敬畏、跪拜。借着狂徒的这句话,我要告诉它,我才不怕这中国的宙斯,就是被打入十八层地狱,我又何惧?
    
    你说到中国的问题,你思考的是专制制度的问题,我想到的个体生命困境的问题:被强权驱赶得走投无路的个体,他如何求生?受尽屈辱、痛不欲生者,他如何保持人的尊严?我个人的智力,只是思考这些现实深渊与困境,我没有佛性的超脱、道者的逍遥、诗人的博爱,我只能入世并思考拯救。至于你说到的仁爱,那是强权者的恩赐,“落水狗”只有威胁和逃生这两大生命主题。因此,训政、训虎的工作,由你们公共知识分子来“垄断”。威胁中共暴政:“人人都有生化武器,你再敢棒打‘落水狗’,我叫你也完蛋!”这工作由我承担。
    
    还有昨天你说到“海子”的生与死,我想那都是他自己的事情,不存在感激上帝的“恩赐”,因为对人来说,命运不能自主,生又何幸,死又何辜?至于是选择安静的生还是激烈的死,那仅凭个人的理性,与他者何干?那些认为我早就该死的人,现在就可以下手,我绝不低头。
    
    说到尊重生命,我可以告诉鲁扬,我饲养和平鸽已有三年,在这三年里,我从不舍得吃一支鸽子,鸽子老死了,我和女儿一起找个树的地方,把它好好的安葬。我至今甚至没有吃过一个鸽子蛋,更没有杀过生。因为什么?因为我珍惜生命!当年几十个暴徒闯入我家时,有人提醒我:你可以操刀砍人,在自己家里绝对不犯法。但是,我并没有这么做,为什么?珍惜生命!
    
    但是,当暴徒把你打倒时,在你死我活的关头,我能不能反抗?如果你告诉我甚至告诉所有中国人:不能反抗!那么这个暴徒更加胆大妄为了,他会杀第二个、第三个,甚至更多的人,它们会说:你们这些猪!老实一点,不然我把你们都杀光。因为谁也不敢反抗它,这个它,就是现在的中共政权!这就是我想要对之行威胁之道的暴徒。
    
    2008.4.13
    
    ======================================
    鲁扬:让“非暴力”成为我们的信仰!——再致贺伟华先生
    
    
    我站出来反对贺先生此举,从个人角度讲有两点:一是表明我个人思想的主张;二是希望一些从事思想写作和政治活动的人物尊重生命。
    
    我认为,尊重生命应是一切人从事思想和政治活动的理由。任何不把尊重生命为前提而来搞思想与政治的人——不成为恶魔,也会成为杀人狂。
    
    一些人在谈西方民主时,只是强调他们“拥有武器的权利”,好象不清楚,西方民主政治的成功是与他们宗教文化思想中对人,对生命尊重有很大关系。“除了上帝,没有谁有权利剥夺人的生命”“在上帝面前人人平等”等等一系列宗教文化中天赋人权的思想——这是他们很早认识到,无论什么借口和方式残害生命是不对的,是有罪的。
    
    中国是一个没有宗教,信仰缺失的国家。因为中国人没有精神禁忌,“天不怕,地不怕”——一直认为征服什么,只要灭掉就可以了。这使暴力思想在中国人的头脑中天经地仪地存在着,并认为这是“真理”。而人绝对不是杀掉或灭掉就可以征服的东西——人类史早已证明这一点。所以人类社会政体形式一改再改,终于改到今天的民主政治,不主张杀人,而主张对话、商谈、妥协与和解。
    
    中国人没信仰已是事实,民主政治就不可能实现了吗?相信任何一个有些文化的中国人都会坚定地回答:无论如何中国民主一定要实现的!我们需要在一个尊重人,尊重生命国家里生存。那么,这就要求我们一切从思想写作和政治活动的人补上“信仰”这一课。
    
    我们当然知道,民族宗教信仰的形成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但向中国人传播“人尊重人,人不能杀人”这一尊重生命的信条,还是用不了多长时间的。事实上,对于仰信饥渴的中国人来说,任何一种尊重生命,尊重人的天赋权利的思想,人们都会乐意接收的。佛家讲,既入门必怀仁慈之心。对一个立志从事国家和整个民族思想和政治的人来说,更应把尊重人和尊重生命——这一“非暴力思想”作为一生的信仰,并使之在中国人当中宣传推广。
    
    可能一些人认为我罗嗦,三岁孩子都知道,老虎打死了,就不吃人。不是白痴就会认为,把中共灭掉,中国就实现民主了。事实上,有这么简单吗?我相信不是傻瓜,都知道这不是简单的事。
    
    现在我们要把中国目前存在的专制现象,当成问题来思考,来解决——而不能当成一场战争,毕竟不是民族存亡之时。老虎是吃人的,我们知道,但马戏团的老虎却在给人跳舞。那是人知其习性而训之。训政如训虎,我们必须请楚地认识到专制吃人的本性,不能激起它们吃人欲望——而是寻求其它的解决方法。纵观历史我们会知道,民主政治最终实现,和现代国家的建立,实际上就是以双方在尊重人和人的生命——在尊重人最基本的权利的共识上,进行对话、协商解决的。
    
    现在我们要做的事,不是向人们传播“武器制造方法”,而向更多的人传授“训虎手段”。当更多的人掌握这种方法后,相信把中国专制集团这只老虎,关在笼上戏耍的日子不会太远了。
    
    现在贺先生总算意识到写作那些文章的麻烦了,见贺先生回复:
    
    “鲁扬先生的反对很及时。从昨天开始,我这里威胁电话多了,外出购物时跟着我的警察、警车、便衣多了。前些天把文章放入博讯搏客时,操作几度受阻,差点没有成功。现在我知道当局最惧怕什么了!”
    
    其实不说用那种“先进”的方式发动和号召开人们去打老虎,就是我今天在网上宣布,发给每位上访者和维权者发一把菜刀——怕是同样会把狼招来。
    
    贺先生错在“师出有名”——如果不那样,就是你把核武知识传上去也没关系的。比如我现在下网,拉上一车菜刀放家里——大部分邻居会想到,这小子不当老师,改卖菜刀啦?
    
    
    鲁扬
    2008.4.12
     _(博讯记者:反抗者)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鲁扬:让“非暴力”成为我们的信仰!——再致贺伟华先生
  • 鲁扬:搞民主政治,不需要“恐怖手段”——再致贺伟华先生
  • 鲁扬致贺伟华先生:反对您传播生物武器知识!
  • 藏民启示录:中国未来的方向(1)/贺伟华
  • 我命中注定自由、孤独的走过!/贺伟华
  • 中国人权运动的困境与希望/贺伟华
  • “就是被打死在监狱,也不进精神病院”/贺伟华
  • 从文章篡改,看中共与民运如何争夺维权主导权/贺伟华
  • 对中国爆发农民土地产权革命的原因分析与结果预测/贺伟华
  • 诗魂力虹——监狱又如何囚禁你的灵魂?/ 贺伟华
  • 郭泉事件,呼唤着中国的民主企业家/贺伟华
  • 2007年11月中国民间群体维权事件分析与回顾/贺伟华
  • “盛世”危言:危机正在逼近(上)/贺伟华
  • 贺伟华:自由在挣扎中冷凝(1)
  • 贺伟华,愿上帝保佑你/王万星
  • 李国涛:谁是疯子?-谴责迫害,声援贺伟华
  • 鲁扬抗议对贺伟华先生的监控!并致国安的几句话
  • 电脑被查抄.文章被复印.写作被禁止/贺伟华
  • 贺伟华:胡温暴政的奴隶制本质与中国人奴的革命权利
  • 网络作家贺伟华再被强送精神病院
  • 湖南异议人士贺伟华被送精神病院/民生观察
  • 快讯:因报道肉价涨到15元真相,收到衡阳国安大队传讯通知/贺伟华
  • 贺伟华:2007年6月份中国民权、人权相关群体事件回顾
  • 医疗减肥致局长夫人死亡(续):整容中心赔98万!/贺伟华
  • 医疗减肥致人死命,医院门前人潮涌动、炮竹连天!/贺伟华(图)
  • 2006年12月群体突发事件回顾/贺伟华
  • 2006年11月群体突发事件回顾与分析/贺伟华
  • 吕耿松、朱虞夫安全回家/贺伟华
  • 南昌300余名城管大规模拆违遭遇暴力抗法/贺伟华(图)
  • 贺伟华被撞,摩托车司机逃逸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