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第三只眼看西藏——写给某些中国人/朱瑞
请看博讯热点:西藏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11日 转载)
    
    来源:朱瑞博客
     在不算太遥远的过去,黑龙江左岸的海兰泡,江东六十四屯,是确凿无疑的中国土地,甚至连不平等的《瑷珲条约》,都明确地规定:江东六十四屯,由中国管理,中国人居有永远居住权。然而1900年江东六十四屯惨案发生,黑龙江左岸南北长约一百四十里,东西宽七十里的地方,彻底地归属了俄国阿穆尔洲的一部分。既便如此,中国也只能在近代史的课本里,草草地抱怨几句,算是留住了面子。为什么呢,中国政府没有能力从俄罗斯手里把那块土地夺回来。 (博讯 boxun.com)

    
    成为鲜明对比的是一九五九年以来,中共不惜大量笔墨,在中国和西藏的历史上作文章,甚至把松赞干布和文城公主的婚姻,也说成了西藏是中国领土一部分的“铁的事实”。那么,先于文城公主,松赞干布已娶了泥泊尔的尺尊公主,中国人,你们是否知道这也是一个事实?可是,尼泊尔人从没有说,西藏是尼泊尔的一部分。因为尼泊尔不可能霸占西藏。
    
    恃强凌弱,落井下石,已成了不仅中共政府,也是某些中国人的嗜好。事实上,在历史中,我们看到的是强大的吐蕃几乎占领了长安,中国差不多了成了西藏的一部分;历史,当然还呈现了另外一些风景,比如承德的避暑山庄、山西的五台山、北京的雍和宫,呈现出了中国皇帝们对达赖喇嘛和班禅喇嘛那至高无上的尊敬。话再说回来,就算认可中共的历史杂烩炒作,说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可是,在哪一个朝代、哪一个历史的瞬间,西藏发生过这么强烈地反对中国政府的起义?在哪一个朝代、哪一个历史的瞬间,中国政府派潜过这么多的军人驻扎在西藏?哪一个朝代,哪一个历史的瞬间,中国政府毫无遮拦地砍伐西藏的森林,抢劫西藏的资源?在哪一个朝代、哪一个历史的瞬间,有这么多的西藏人被通缉、抓捕和枪杀?在这里,我奉劝那些愿意把自己束缚在历史里,喜欢就历史卖弄个人学识的人,请放下中共摆在你们面前的被修改得支离破碎的历史课本,读一读西藏人自己写的历史,或者读一读既不是中国人也不是西藏人的写历史,给你自己一个了解喜马拉雅文化的机会,把你自己从奴性中解救出来。
    
    西藏人不会忘记屈辱的《十七条协议》,如同中国人不会忘记《爱辉条约》和《南京条约》。可是,中共连《十七条协议》也觉得太仁慈了,竟然毫无顾及地像抛弃废纸一样地抛弃了《十七条协议》:逮捕贵族、僧侣,拆毁寺庙,没收个人财产,限制西藏人的信仰、言论、风俗、文化……为了得到社会的支持,中共的招牌是:“把水深火热的西藏人民从最黑暗、最落后的农奴制和最残酷的三大领主手里解放出来”。根椐中共在政治课本里总结的社会发展规律,人们毫不费力地得出结论:落后的农奴制被社会主义所取代,不过是历史的必然。同时,中共也一遍又一遍地重复,资本主义是腐朽的,落后的,最终要被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取代!可是,为什么资本主义国家一点也没有走向灭亡的迹象?为什么社会主义国家在一个又一个地走向灭亡或者变相地走灭亡?为什么社会主义国家的人民争先恐后地,不惜花费巨资到资本主义国家生存?难道大家都愿意倒退?
    
    我曾在一位藏人家里,无意识地看到了农奴制的一个侧面。这位藏人的父亲是十三世达赖喇嘛时期的一位嘎伦,无疑地,他属于三大领主阶层,不可避免地被没收一切财产,接受革命改造。尤其文化大革命期间,他这个男人,被硬逼着为无产阶级的女人接屎接尿。可是,他家族的从前的奴隶们,想尽一切办法来看望他,甚至愿意继续留在他的家里。我认识他的时候,是2000年前后,他的家,总是歌声如缕,是“奴隶们”一边织着布一边唱着歌。好朋友唯色,曾陪我在他的家里,度过了我在拉萨的最后一个夜晚。我说,我总听到您的“奴隶们”在唱歌,您也唱一支吧。“告诉你个秘密,”他说,“我的女人唱得可比我好多了,不过可别告诉她是我说的啊。”他的太太进来了,在我和唯色的邀请下,终于答应唱歌了。“不过,”她看着窗外,“我想和她们(“奴隶们”)一起唱。”就这样,主仆合唱起来:
    
    不到你的家乡以为是荒山野岭
    
    一到你的家乡才知道遍地花香。
    
    不接触你,以为你是野人
    
    一接触你,才知道你是如此高尚。
    
    和中国人民在共产党的统治下比,“奴隶们”在这位领主的身边生活,真不知要幸福多少倍!从这里展望一九五九年以前的农奴制社会,我看到的是一片歌乐升平的景象,就像今日不丹王国的某些侧影。当然,没有一个社会形态是完美的,我知道过去的西藏也有问题,但问题是我们应该看到的不仅仅是别人的瑕疵。
    
    中国人还说,没有中国的经济援助,西藏就得垮掉,西藏人应该做的不是抗议,而是感恩。这让我想起我的一位藏人朋友的经历,他出生于后藏一个普通的家庭,一九五九年九岁那年,被送到北京接受汉人教育。那时,他有两块手表和几套绸缎衣服。一次,在北京,他想买一只烤地瓜,然而,这个只知道藏币的人不知该怎样使用中国钱币,就找出一块大洋,给了那个烤地瓜老人,接下来的是,他不得不背着一大袋子烤地瓜回到住所,他得到了那天所有的烤地瓜。另外一个例子,是一位曾在噶厦任职的金融总管(后投靠中共,成为副省级官员),对一九五九年以前的西藏的回忆。那时,我居住在拉萨,差不多有一两个月的时间,每个午后,我都要到这位官员家里,记录他的回忆,为他撰写传记。从他的描述中,我看见了没有中国经济援助之前,西藏除了军事不发达以外,其它方面都不比中国差,甚至超过中国,比如帕廓街的商业贸易。从这里,我们也许可以总结出,有些时候,挨打,并不是因为落后。
    
    中国人和西藏人,截然不同,不仅在服装上,语言上,建筑上,风俗习惯上,尤其表现在价值观上。一个以利益和自私为本的人,怎么会懂得和理解一个把忠诚、虔敬和给予做为全部生存目的民族呢?一个经过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千锤百炼,以打仗为乐的军队怎么能一下子停止下来,不去瞄准以佛和善为圣,没有任何军事防御措施的国度呢?
    
    中国人,当狭窄的民族主义,或者大汉族沙文主义还羁绊着你们的时候,当你们还没有全方位地了解西藏的历史、文化的时候,请不要急于暴露无知和那个在二十一世纪早已过时了的野心。尤其请不要在西藏人面前摆出救世主的面孔,该拯救的是你们自己的那个被中共愚昧了多年的可悲而又可怜的灵魂。
    
    二战之前,当奥地利作家茨维格在欧洲旅行时看到德国人激动于希特勒的讲话,热衷于“国家”和“民族”的时候,他感到深深地忧虑,说:人啊是多么容易被纵容!瞧吧,人们并没有在一战中吸取教训,另一场可悲的人类战争,就要爆发了。这使我在今天想到,我们这些中国人,是不是也在可悲地被纵容着,是不是正在西藏高原可耻地制造灾难?
    
    西藏的文化博大精深,独一无二,有这样一位邻居或者说有这样的家庭成员,做为中国人,我们应该感到幸运和骄傲,而不是污辱、践踏和毁灭。否则,终有一天,会像十六世纪的西班牙人无知地烧毁了印第安文明一样,永远地钉在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并被世世代代的人们所唾弃。
    
    向那些对西藏历史感兴趣的中国人,推荐书目:
    
    夏格巴《西藏政治史》
    
    廓诺•迅鲁伯《青史》
    
    蔡巴•贡噶多吉《红史》
    
    达赖喇嘛《流亡中的自在》
    
    达赖喇嘛《我的土地,我的人民》
    
    根墩群培《根墩群培文集》
    
    王力雄《天葬-西藏的命运》
    
    查尔斯•贝尔《十三世达赖喇传》
    
    约翰•布洛菲尔德《西藏佛教密宗》
    
    海因里希•哈勒《西藏七年与少年达赖喇嘛》
    
    约翰•F•艾夫唐《雪域境外流亡记》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