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总得有人当蒋经国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08日 转载)
     蒋经国先生去世前19天,1987年12月25日,参加行宪纪念日大会,此时他糖尿病晚期已病入膏肓不能说话,只能坐在轮椅上看着,别人代他宣读“总统致辞”。会场一片混乱,台下的民进党代表头缠布条高举横幅大声喧哗。一向习惯于秩序井然受人致礼的蒋经国面庞浮肿,默默地凝望着台下鼓噪的人群,表情落寞茫然。这是他留给世人的最后一个镜头。
     这个镜头20年后仍让我心情压抑。他可以不进步吗?能统治为什么不继续统治下去?为什么非要改革呢?让后人去改不行吗?
     小人之心猜不透历史轨迹,实际是蒋经国革新了,在民众争取民主自由运动压迫下,蒋经国选择了进步:1986年3月,下令成立“政治革新小组”。9月,表示将解除戒严,并开放党禁,开放报禁。10月10日,发表“双十节”中华民国国庆日和辛亥革命周年日讲话,声称要对历史、对10亿同胞、对全体华侨负责,指示修订“人民团体组织法”、“选举罢免法”、“国家安全法”。1987年7月15日,世界上实施时间最长的戒严令宣布解除。国父孙中山宪政设想在中华民国开始实施。2000年,民进党选战打败国民党,登上了总统宝座一干八年。这中间经过两次选举,立法院始终是国民党蓝军占主导地位。2008年3月,国民党击败民进党,百年老店再返总统位置。 (博讯 boxun.com)

      当初蒋经国矢志创造历史时,马英九等民主国家留学过的海龟国民党欢欣鼓舞,而国民党老一辈要人纷纷质疑,国策顾问沈昌焕就直冲要害:“这样,可能会使我们党失去政权!”
     “世上没有永远的执政党。”蒋经国的回应则是劝告同志们学习民主习惯民主,在民主选票的制约下清廉自己清廉国民党,在选票的制约下更好地为国家为人民服务。他离开人世时见到的,是自己亲手从魔瓶释放出的民主恶魔,但是他肯定心里存着一片灿烂的花:时间是民主的朋友,时间是进步的朋友,那恶魔终会变成天使,这民主天使能让中国走得更好。
    
     蒋经国率领中华民国再次走在很多同类前列,在人类第三次共和浪潮即实质性共和浪潮中敢为人先,台湾1986年变革,菲律宾1986年变革,苏联东欧蒙古 1989年变革,南非1989年变革,1994年给黑人选票,韩国1993年民选总统上台,印尼1998年变革,缅甸今年公投宪法,2010年实行宪政,不丹王国今年变革。
    
     当然,并不都是天使降临。苏联解体,带给俄罗斯人民的是失落,是严重的超级大国逝去的终身恨憾,戈尔巴乔夫断送伟大的苏联之罪名永世洗不清,叛徒叶利钦永远是俄罗斯共产党的最恨,他们都是恶魔。
     可是,戈尔巴乔夫不改革能过得下去?叶利钦到底是叛徒还是共和之父是不是应听听俄罗斯大多数选民的判断?
     经济上苏联必须改革,这在当时也是不争之理。政治上其实也是,不改革民心丧尽,一是缺乏公民选举,二是缺乏自由竞争,三是官员腐败特权无法遏制,使得老头子挑接班人加以委任便终身坐位弊端尽显。当时苏联人的厨房政治理论比官方先进不止一个档次,变革求进趋势早在民间成为潜流。这种状态下,戈尔巴乔夫不改革,不知道还能不能继续下去。要命的是,改革触动了某些领导的利益,1991年八一九政变及失败,成为俄罗斯民选总统叶利钦接手天下的天赐良机,就此苏联开始解体,各加盟国彻底转向民主政体。
     由此看,戈尔巴乔夫断送苏联之说似乎不太有理,叶利钦也被民众选票连续推上总统位子,尽管是共产党叛徒却也成为俄罗斯宪政之父。这俩人都是历史产物,也都是必然的产物。
    
     变革的阵痛是免不了的,总得有人当蒋经国,我们民族总得经历不适。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铁流:历史伟人蒋经国-写在蒋经国逝世二十周年
  • 紀念 蒋经国先生逝世20年(图)
  • 解龙将军:毛泽东与蒋经国是表兄弟
  • 刘晓波:斯大林把蒋经国当作人质
  • 蒋经国模式与邓小平模式的同与异
  • 透视蒋经国神话
  • 民主宪政vs人性与信仰,蒋经国李登辉vs邓小平江泽民
  • 邓小平拍板,蒋经国震怒——“自立晚报”首次“登陆”
  • 杨尚昆曾致信蒋经国 主张谈判谋求统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