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环保升部: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平原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3月3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平原
     (博讯 boxun.com)

    大陆两会通过大部制改革,据新华网报道,环境保护部也于3月27日风光挂牌,这似乎是对十六大以来,环保总局以潘岳为代表的一干人等屡掀环保风暴、力推环境经济新政策的嘉许--环保得以入阁,正儿八经地在政府的决策会议中有了一席之地。但根据两会前后的信息判断,入阁后潘岳反常的低调,说明潘岳以仕途受伤为代价换来的环保升格,仍然不会根本性地解决中国环境的困境--因为不像其他大部改革那样,撤并划调一字儿排开,责权利都得以规范,环保总局基本上只是改了个名头,分隔于各部门的权利没有统一,“九龙治污”的体制依旧;民间社会所呼吁的通过垂直管理来解除地方政府对于环保的掣肘也没有实现,象征性意义远大于实际意义。
    
    升部之前,环保受挫就已屡见报端。其中具代表性的事件,一是绿色GDP的受阻,二是绿色信贷的受阻。绿色GDP夭折似乎天生注定,按著名作家郑义的看法,绿色GDP是大陆经济增长秘密的“风月宝鉴”,谁都不敢真拿来照一照,夭折是迟早的事,或者说,就因为它更具真实性,反而更加衬托出30年经济增长某些体制方面的巩固性--环保缺位是经济增长的基础,而环保缺位正是民生缺位的典型写照。
    
    如果宏观层面的绿色GDP还不具有现实推广的可能,那么比它低一级的政策层面的绿色信贷受阻,则更说明环保缺位的根深蒂固。2007年7月,国家环保总局联合了人民银行、银监会发布《关于落实环保政策法规防范信贷风险的意见》。然而半年多后并未收到应有的效果。环保总局副局长潘岳在两会前承认“主要原因是还有一些省份和金融机构,并没有实行实质性的绿色信贷政策;即使实行了,也只停留在表面阶段”。潘岳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称“绿色信贷在一些地区遭遇冷遇,主要是因为目前部分高污染、高能耗的企业还有利可图,有些短期暴利行业得到地方政策保护,很难被银行大幅度削减信贷规模。”(2008年2月14《中国青年报》)似乎证实了媒体的判断,即绿色信贷的推行确实遭到了来自地方的强力阻力。自环保总局掀起了一系列“环保风暴”以来,环保成为中央与地方博弈的一个重要战场,而绿色信贷则成为博弈双方成败得失的风向标。
    
    在农历春节前夕,潘岳失去了国家环保总局新闻发言人的职务。当时就有舆论认为,这是环保强硬派退怯的象征。现在看来,这样的评论不无道理。包括绿色信贷在内一系列环境政策的推出,使得中央与地方在环保领域的博弈成为一场复杂的“乱局”,按照大陆政治一贯的作风,身处乱局之中,往往要丢卒保车,简化局面。当年面临“七国之乱”的汉文帝为向地方藩王表示妥协,不惜诛杀削藩的干将名臣晁错。潘岳率言无忌的性格和大胆泼辣的作风使得其在地方上政敌林立,处于“另类”的尴尬位置,舍弃这样双方都不讨好的角色,以妥协的代价换取局面的稳定,再以升格抚慰环保,是政治平衡之必然作法。
    
    然而,妥协换来的并非稳定,晁错之死换来的是七国撕破面皮的猖狂。世易时移,潘岳自然不会重复悲惨结局,但其仕途的黯淡则大局已定。只不过,面对日益恶化的环境,对地方利益集团的妥协,什么时候才是尽头?妥协的代价,能否换来环境经济政策的继续推行?
    
    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绿色GDP今年没有被两会重提,正说明封疆大吏们对于环保的强硬态度,也说明在环境保护与经济增长博奕中,潘岳之伤,是环保强硬派必然的结果,是媒体所戏称的“乌鸦嘴”仗义执言的必然结果。如果大陆环保没有管理体制的根本改革,环保新势力被打回原型,回归到颂歌地位,恐怕是注定的结局。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环境保护部正式挂牌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