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谁能够代表农民工?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3月19日 转载)
    
    谁能够代表农民工?
     (博讯 boxun.com)

    人大的“农民工代表”不代表农民工。
    
    今年人大出了一个新景观:三个农民工的人大代表。
    
    这三个代表,既不是什么先进文化,先进生产力的代表,也不是农民工的代表。他们只是中共人大的新的装饰品。
    
    不论是中共建国的掏粪工人时传祥,还是后来做到政治局委员的陈永贵,都不过是中共的政治摆饰。头绑个白毛巾坐在政治局,就算是农民掌权了?除了政治局多了一条白毛巾,中国的农民仍然是被束缚于土地的农奴。
    
    今天的人大中的三个农民工,从他们当了人大代表后,是否仍然还是一个农民工?答案很清楚,就是人大散会后,他们想回到原来的工地,老板也不敢用他们。他们的身分已经变化。
    
    其实,作为人大代表,本来也不应该要求他们再回去做农民工,一天十个小时的繁重劳动后,他们的时间和精力都所剩无几。怎么可能为上千万的农民工办事?他们不但不应该回去做农民工,而且应该配备办公室和服务人员;作为一个负责任的人大代表,他们有太多的工作要做,怎么能够要求他们仍然去做基本的体力劳动?
    
    不论是现实,他们不可能回去再做普通的农民工,也不论是道理:一个人大代表应该有时间和有人力,物力的支持;他们都不会再是农民工。
    
    那么,这次人大的所谓新亮点。农民工当了人大代表,只能是说,过去的农民工,当了今天人大代表。
    
    这么看,这个亮点也就不怎么亮了。今天的官僚干部,过去作过什么,并不很重要。
    
    和农民工当老板,当经理不一样;农民工当了人大代表,甚至也不能给普通的农民工激励;人大代表不会是农民工的出路,因为摆饰的需要量是非常有限。
    
    也许,可以说,过去作过农民工的人,会懂得农民工的疾苦,会替农民工说话。
    这个假设同样站不住脚。整人整了一辈子的周杨,到了自己也被整肃后,算是悟到了一点道理;他的话,原话我不记得,我只能记得大概的意思:从农民变成的地主,从工人变成的资本家,从知识分子变成的关知识分子的干部,应该是更狠更毒。
    
    有过当农民工的经历,不是为农民工说话的保障。
    
    关键在于这些农民工怎么当的人大代表。这三个人不是农民工选举,推荐而当的人大代表,同理,如果农民工都不喜欢这些人,也没有办法让他们从人大代表的位置上下来。
    
    既然这些人大代表的升迁和废黜都和农民工群体无关,他们为什么要注意农民工的看法?为什么要在意农民工群体的态度?
    
    他们如果想继续当他们的人大代表【我相信他们一定会非常想继续当下去,我相信这三个人,一定在方方面面得到了很多的好处和实惠。】他们只需要看那些给了他们人大代表头衔的人的眼色就足够了。
    
    他们不是农民工的代表,他们只是穿了农民工服装的道具。
    
    农民工的权利的代表一定要是农民工吗?或更准确一点问。农民工的权利的代表一定要是过去曾经是农民工的人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一个律师可能会是农民工的更好的代表。
    
    下面的问题就牵扯到了精英,草根等现在敏感的话题。道学家们如毛泽东一样的玩弄民粹主义,他们和中共在这个问题上是一模一样的注意一个人的成分或名分;和新左派一样的专注着人大代表的阶级分析。
    
    政治是大家的事情,但政治操作是专家的事情。不是人人都可以做手术,就同样是不是人人都可以进行政治操作,管理。
    
    强调政治的专业性和职业性,并不是排斥草根阶层进入政治操作,但草根阶层想进入政治操作,就不能以自己是草根,以直,粗当作本钱。草根可以掌握知识,转化为精英;也需要转化为精英,才能更好的为社会贡献。
    
    百万的农民工中必然会有佼佼者,不怕教育的欠缺和知识的不足,只要有基本的人文科学的常识,和清楚的逻辑思维。最重要的能够倾听别人意见的能力,和能够团结一些法律,经济,政治方面的人才。这样的农民工的人大代表,才可能真正起作用。
    
    当然,前提是一个真正的人大。
    
    张鹤慈。19。3。8
    墨尔本 _(博讯记者:张鹤慈)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逸明:农民工之歌(黑暗真实版)
  • 刘路:农民工之歌(真实版)
  • 一个农民工离京前最大的遗憾 (图)
  • 设立“农民工日”:滑稽而可耻
  • 农民工是怎样一个群体?/陈光 博士
  • 牟传珩:如何面对血汗月饼-- 中国农民工现状堪忧
  • 农民工兄弟,你为什么拿不到工钱?/马民博
  • 《今年春节不回家》引发社会深思 百名农民工堵厂门讨要工资
  • “人大”代表中应有农民工一席之地
  • 美国总统布什给中国农民工的猪年贺辞
  • “铁老大”从农民工身上榨取最大利益/载厚
  • 彭兴庭:“农民工讨薪”,为何总是讨成悲剧?
  • 彭兴庭:“农民工医疗保障”的救赎之道
  • 由农民工讨薪想到的
  • 农民工“满意”低工资的反向解读
  • 刘宗正:中国农民工的故事
  • 美国总统布什向中国农民工拜年
  • 一个农民工眼中的2005年十大新闻
  • 不喊农民工“棒棒”喊啥?
  • 农民工代表能真正的代表农民工吗?
  • 奥运城的建设者----北京建筑工地农民工权益保护状况调查报告(图)
  • “苦力归来”,北京赴渝请重庆农民工返京务工
  • 广州车站被踩踏致死:一个农民工的短暂人生 (图)
  • 湖北数十农民工山西讨薪遭暴打6人重伤
  • 海内外人士致函“两会”:立即废除城乡户籍二元制,让“农民工”成为历史名词
  • 法国<解放报>:觉醒的中国农民工在工厂起义
  • 透视中国:农民工依然讨薪难/BBC
  • 河北保定热电厂农民工继续讨要工资(图)
  • 一百多农民工封堵保定热电厂大门讨薪过年(图)
  • 农民工讨薪不成被砍断手臂:中建五局被驱逐出南京
  • 奥运期间农民工是否离京?
  • 《农民工之歌》只代表最积极乐观的农民工
  • 深圳一农民工为讨1000元工资自焚
  • 甘肃大唐农民工继续讨薪 多人被打伤/民生观察(图)
  • 甘肃数十位农民工举旗讨要血汗钱/民生观察(图)
  • 农民工空着破旧,被警察当作犯罪嫌疑人抓获
  • 重庆设“农民工日”:暗示考虑户籍改革?
  • 让稳定就业的农民工融入城市
  • 血泪甩卖——农民工653万元贱卖550万元(图)
  • 农民工写真(图)
  • 大陆官员坦承拖欠农民工工资现象严重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