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方影竹:话说“俺挣的就是这不要脸的钱!”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3月15日 转载)
    
    《议报》第345期
     (博讯 boxun.com)

    不久前,三位德国电视台记者来到山东临沂,采访维权人士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几个打手拿石块阻止记者登门,致使一名记者倒地。袁伟静奋身保护来访者,记者才得以离去。凶神恶煞的打手在袁伟静质问下,曾抛出一句“良心话”:“俺挣的就是这不要脸的钱。”原来每个打手每天有90元赏钱,比干别的力气活儿,高出许多。
    
    一天拿90元就干不要脸的活儿的山东临沂打手,比别人更了解他们的上司。比如说公安局长吧,不必攥起石头喊“打死你!”,就有人登门进贡,那贡品的价值当以90元的百倍起算,还可被涂上“助人”的光彩!另一方面,多亏山东临沂打手在暴力拆迁、武力截访等方面的驯顺出力,上司的财源才滚滚而来。因此,上下级就这样相互倚重、依赖、鼓劲,循环上升,以至无穷,一县如此,一省如此,一国如此,各个领域,莫不如此,从而在万年人类史上,在当代地球村里,绘出了一道“大国崛起”的风景线!
    
    审视这道风景线,鬼影幢幢,凶光四射。最令人痛心的是,很多打手来自基层,他们原来也属弱势群体。例如,山西黑窑存在十年,全凭打手的暴力维持,而这些打手的来源,正是黑窑苦工。吉林四平驻京办设立了一座专门对付访民的监狱。访民关进去,被打手痛打“杀威”,酷刑折磨。而这些持橡胶警棍对待访民的,正是黑监头子龙海鸿雇佣的外地民工和原访民。在许多场合,打人者和被打者,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这些原来的底层中人,利用中共制造的腐朽环境,不走正路走邪路,摇身一变而走上不要脸的“致富路”,他们的当打手,同她们的卖肉体一样,是中国的大悲剧,比鲁迅为之痛心的麻木中国,更令人痛心百倍。
    
    不饮盗泉水,不食嗟来食,不取不义财,坚持这些道德观的人,都是要脸的。“盗亦有道”,对打家劫舍者来说,就是顾及道德底线;“得为人处且为人”,对“奉命差遣,概不由己”的官衙差役来说,行使职权时,也顾及了人性。“盗亦有道”的例子,可看《水浒传》中宋江劝导王英不要侮辱妇女的那句话:“要贪女色,不是好汉。”差役奉命的例子,则可在《聊斋志异•席方平》故事里找到——阎王命令牛头马面把上访冤民席方平从头顶向下,锯为两半。拉锯的牛头和马面商量说:“此人是孝子,不应损害他的心。”锯到胸部时,走了个月牙状,心未受损。锯完了,还以丝带相赠,把席方平身体的两半缚住,得以行走。这样的牛头马面,虽身为差役,比起中共穿制服的和不穿制服的打手来,不是多出一点人性吗?河北涿州市东城坊镇警察何雪健,利用镇压法轮功之便,强暴了两名法轮功女学员,这两名受辱妇女的年龄,和何雪健的母亲差不多!当局多方庇护罪犯不果,才轻判何雪健八年徒刑,遮人耳目。
    
    这种中国大悲剧的造成,罪魁就是中共。中共在其近60年的统治中,靠了专制制度、谎言政治、思想钳制、恐怖运动,所造成的这种道德堕落现状,才是它的天字第一号罪行。
    --------------------------
    原载《议报》第345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此文系本刊首发,欢迎其它各类刊物转登转发,但是请注明出处和本报网址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方影竹:从上访之跪说开去
  • 方影竹:手表雷锋踢翻袜子雷锋
  • 方影竹:户口,护卫权贵围墙的关口
  • 方影竹:为江泽民哈欠图配文(图)
  • 方影竹:江东虎夜访江泽民
  • 方影竹:关六如写下“官官相戮”新篇章
  • 方影竹:侠胆柔肠奇言语——祭秋瑾兼谈她的一篇演说
  • 方影竹:女装两套非凡,制度优劣凸显
  • 方影竹:中共败亡条件俱备
  • 方影竹:我赠胡佳一束郁金香
  • 土拨鼠之歌/方影竹
  • 方影竹:打麻雀亲历记
  • 方影竹:请问胡温,今天是星期几?
  • 方影竹:龙海鸿·席方平·毛泽东
  • 方影竹:江泽民胡紫薇让你弹指间洞察大千
  • 方影竹:陈毅、陈光诚点燃孟良崮
  • 方影竹:从薄一波刘格平狱中咬架说开去
  • 方影竹:文革纪实兼发一则比赛杀人的辨正
  • 方影竹:“吴官正型真话”是不合格产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