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版动物农庄:买卖生育指标比卖官鬻爵更恶劣!/许斌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3月12日 转载)
     许斌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所研究员李成贵提交了《实行城乡间人口生育指标自愿有偿调节》的提案,建议以有偿方式来实现城乡人口生育调节,提出“城市居民付费获得二胎生育指标,农村居民放弃二胎生育指标获得补助”,随即在代表委员中引发了激烈的争议。(3月11日《东方早报》) (博讯 boxun.com)

    
    在越来越趋激烈的关于计划生育政策的争论中,李成贵委员的结论还算是相当温和的,没有从根源上质疑政策本身的合理性,也没有在法理层面上质疑其合法性。但无论其结论正确与否,他的建议都是绝对错误,而且是绝对行不通的,因为法律和政策不可以被买卖。
    
    法律与政策,本来是最坚硬的社会规则,它们坚硬而平等地对待每一个社会成员,才形成了公众赖以生存和社会赖以稳定的秩序,如果这规则竟然可以买卖,或者可以因为其他人为因素而任意被伸缩曲张,我们生活的世界马上会混乱成一锅稀粥。应了一句话,“老子用钱砸死你”——一个人能否拥有合法的权利,将主要取决于是否有强势主体使用钱或者其他手段来无端剥夺他的权利。同理,一个人是否需要遵守规则,也取决于他是否拥有能交换践踏规则特权的个人筹码。
    
    现代社会的规则体系层叠繁复,现代人的思想千差万别,不同的人看同一种规则,很可能得出截然相反的结论。如果结论是某种规则完全合理合法,有益于整个社会, 就必须承认,这规则是不容修改和伸缩的,不可能一方面承认说规则完全合理合法,另一方面却要求依据某种主观标准给予部分人群豁免权,鼓励其逾越规则。
    
    也许李成贵委员还没有意识到,其建议思维完全等同于中国古代的卖官鬻爵。不是官员间的那种私下交易,而是古代中央朝廷打着备战备荒名义进行的公开合法的卖官鬻爵行为。历史早已为这种行为的利弊下了断语。有理由相信,买卖生育指标的危害远远超过卖官鬻爵,后者买卖的只是特权,只针对有限的少数人,官是卖了,但至少没有在理论上给予买官者无视国家法度,践踏社会基本规则的权利;而前者买卖的却正是所有人是否可以遵守法律和政策的基本权利,对象是数以亿计的公众家庭,关系到现代社会如何对待规则瑕疵——是积极建立健全合法渠道,合法程序审议之,修正之使得所有人平等受益,还是别出机杼、巧立名目以渔利的大问题,因此会产生漫无边际的灰色交易与腐败空间。
    
    更加荒谬的是,李成贵委员建议除金钱买卖外,还要“对申请生育第二胎的城市家庭进行受教育程度、家庭经济条件、家长参与公益事业情况、家长违法违纪情况以及申请时间早晚等因素应用全国统一的软件管理”,这是在宣扬赤裸裸的法西斯式的种群歧视,是要将整个社会变成一座庞大的“动物农庄”。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