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方影竹:江东虎夜访江泽民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3月04日 来稿)
    
    
     【引子:人道生子当如孙仲谋,我是仲谋之兄孙策也。我与先父孙坚创业江东,人称江东虎、小霸王。诸葛亮未出茅庐,就预言天下不能与我争锋。只因我杀了于吉头,很快嘴眼歪斜而死。今天两会开幕,不见你的面,听说你也五官移位,恐不久人世矣!】 (博讯 boxun.com)

    
    这几天,江总书记的紧绷心情略有疏缓。紧绷,是因为他没料到他的「三个代表」理论公之于世后,党内老「左」万言批判,皇室遗孀厉声呵斥,宿敌乔石罢宴离京,同僚瑞环愤然请辞;更有日益燎原的工农蠢动,「稳定」二字,几近泡影。幸好,铁杆亲信黄菊,在上海市委常委扩大会议上坚定表态,对任何反对「三个代表」的人,都要采取组织行动,绝不手软。黄说﹕「在这方面,上海市要旗帜鲜明绝不能有半点含糊,要让江泽民总书记放心。」当年毛泽东意欲批倒刘少奇,在北京竟然推不动,便去上海找姚文元,一举突破了「水泼不进、针插不透」的彭真王国,并引发文革,立地成「神」。今天的棋路,同毛何其相似--江总笑了。
    
    江总听说毛用兵大半靠一本《三国演义》,也便从书架上拿出这本书,随意翻阅。眼前出现的回目是﹕「第二十九回﹕小霸王怒斩于吉碧眼儿坐领江东」,开头叙江东孙策对曹操的不满,也还曲折有趣,待看到孙策在城楼会客,诸将陪宴,饮酒之间,忽见诸将互相耳语,纷纷下楼。侍从告诉他﹕「有于神仙者,今从楼下过,大家都去拜见。」江总书记突觉脊骨发凉,似冰蛇钻心,但他好强心胜,不肯让警卫员唤医生,只想早一点睡,也就没事了。
    
    睡梦间,只见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走进房间。他身体健壮,目光刚毅,相貌不凡,着一身汉末服装。江总幽默感顿生,对后生说;「哎呀,我刚在APEC会议上穿了唐装,你小子高攀三代,穿起汉装来了!」来人并不理会这幽默,严肃地说﹕「你身处危境,尚不自知,我今前来,特为救你!」接着,这青年娓娓道出他的身世﹕
    
    你们常常赞颂「生子当如孙仲谋!」我是仲谋之兄孙策也。我与先父孙坚创业江东,人称江东虎、小霸王。诸葛亮未出茅庐,就预言天下不能与我争锋。正当我立足江东,图灭曹操之际,奈何只一件芥粒小事,竟毁我性命!
    
    江抢着说,你不该耽于射猎,为追一小鹿中仇敌暗算,死于箭伤。
    
    小霸王接着说﹕非也!江东名医为我疗伤,并无性命之虞,只悔恨那天见诸将为一老朽于吉纷纷离席,我自尊心受打击,面子上过不去,便决意将此老朽置于死地。中间诸将求情遭我拒绝,那是在我气头上。千不该、万不该,是我拒绝母亲的劝导。其言曰﹕「于先生也曾为我们军队祈福,救护过将士,可见并无同我们作对之意,怎能为一点小事就杀他呢?」另有张昭、吕范等数十名江东忠义之士上书劝我,我以除邪教、破迷信之辞驳斥之。但杀于吉后,自忖实乃唯我独尊之醋意大发,以至疑神疑鬼,心神不宁,时常歇斯底里大发作,终至丢了性命。你叫我青年人,没错,我死时才二十六岁,按你们宪法,我还没有资格当一国之君!
    
    江总听到这里,似有愧意,欲言又止。孙策露出一丝笑意,似看透对方脏腑,又接着说起来。
    
    杀了于吉头,杀不了他的影响力;堵了诸将的口,只是膨胀了他们腹中怨恨;他们表面服从了我的意旨,我的威望也从他们心中连根拔去,因小失大,得不偿失。今君有台湾以外的一统天下,自封核心,胜我多矣!念你我皆江东人,特来一叙。前车之覆,后车之鉴,性命悠关,不可不察也。
    
    孙策言罢,飘然而去。
    
    总书记一身冷汗,奋力睁开两眼,方知孙策之会面,乃南柯一梦焉。又觉左手突突跳动,掌心有汗,俯首去看,原来手掌正按在三国演义上,而中指正好指着的几行字是﹕「策即引镜自照,果见形容十分瘦损,不觉失惊,顾左右曰,吾奈何憔悴至此耶!言未已,忽见于吉立于镜中。策拍镜大叫一声,昏绝于地。」
    
    总书记忙丢开书本,去桌上寻镜子,却见桌上摆了秘书送来的一摞公函﹕瑞典抗议书,美国抗议书,澳大利亚抗议书,加拿大抗议书……他们抗议的是他们国家的公民在天安门广场练功,竟被公安捉走。总书记知道国内死的不少,此次牵扯外国,非同小可。他眉头一皱,恰好在镜中瞥见曾做过拉皮整容手术的脸,嘴眼歪斜,五官移位,正如他母亲白天所言:“吾儿面部脱形矣!”面部脱形,死之征兆。此时,江泽民大叫一声,昏绝于地……好在私人医生赶来,总算把此事遮掩过去。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方影竹:关六如写下“官官相戮”新篇章
  • 方影竹:侠胆柔肠奇言语——祭秋瑾兼谈她的一篇演说
  • 方影竹:女装两套非凡,制度优劣凸显
  • 方影竹:中共败亡条件俱备
  • 方影竹:我赠胡佳一束郁金香
  • 土拨鼠之歌/方影竹
  • 方影竹:打麻雀亲历记
  • 方影竹:请问胡温,今天是星期几?
  • 方影竹:龙海鸿·席方平·毛泽东
  • 方影竹:江泽民胡紫薇让你弹指间洞察大千
  • 方影竹:陈毅、陈光诚点燃孟良崮
  • 方影竹:从薄一波刘格平狱中咬架说开去
  • 方影竹:文革纪实兼发一则比赛杀人的辨正
  • 方影竹:“吴官正型真话”是不合格产品
  • 方影竹:1958黄羊劫 vs. 2008奥运劫
  • 方影竹:奥运鼓未响 破锣已坠地
  • 方影竹:真话在泥泞中趔趄前行
  • 方影竹:中共祭出锁喉新毒招
  • 忆中国大陆的速成中学/方影竹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