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雅科夫:南街村,一个神话的倒掉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3月01日 转载)
     我从来就不相信,一个真正以毛主义为指导思想的组织,会给人民带来什么真正的福祉。近到中国的大跃进、文革,远到柬埔寨的红色高棉,秘鲁的光辉道路,这些以毛主义为指导思想的时代或组织,无不给人类带来一场又一场的血腥和浩劫。这就跟狗嘴里吐不出象牙,鸡屁眼里拉不出驴屎一样,千颠不破,万扑不灭。
    
     在我们这个经历了全民族的浩劫国家里,多数人们痛定思痛,选择了实际上摒弃毛主义、顺应人类发展正常航向。这个航向不能说一帆风顺,也的确走了不少弯路,也付出了很多代价。不过,这不是因为走向“正常国家”而付出代价,恰恰是因为顽固的守旧势力阻挠、歪曲世界潮流的结果。 (博讯 boxun.com)

    
     南街村或许是个例外。在南街村名声鹊起的那些年里,传言中的南街村的成就让人有些大跌眼镜。尽管这个中原村落在毛活着的时候跟全国其他地方一样一贫如洗,但在毛死后,确切的说是在改革开放以后,却因为高举着毛主义旗帜而富了起来,创造了“16年产值增加2100多倍的”现代神话。
    
    一,神话的发源
    
     如果仔细观察,南街村的神话始于1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在此之前,中国正处于改革开放初期全民分享“改革红利”的阶段,随便干个什么生意都能挣钱。南街村的发展与其他地方的发展相比,除了坚持集体经济这一条之外,并不令人感到有什么值得惊讶之处。然而,到了1989年是个分水岭,当时“改革红利”已经分享完毕,社会的发展与思想上的桎梏再次形成了尖锐矛盾,并且直接导致了1989年的政治动荡。在平息了动荡之后,一些已经蛰伏了很久的守旧势力再次活跃起来,南街村因而得到了某些“中央要员”的“肯定和重视”。也就是那一年,南街村找到了“毛泽东思想”这一“信仰”。接下来一切都水到渠成了,以 8000亿巨额坏帐闻名于世、换个国家早该倒闭100次的中国农业银行与南街村结成了露水夫妻,大笔储户的资金源源不断地投入到了这个获得“领导肯定”的地方……于是短短几年内,亿元村建成了,居民楼建成了,毛的雕像树立了,“南街村经验”出笼了。
    
     阿基米德说:“给我一个支点,我可以撬动地球!”但是阿基米德没有这个支点,所以他无法撬动地球。而对于经营者来说,资本就是撬动地球的支点,没有资本,无论你多有本事,也只能一块一块地去挣钱。所以人们常说:“钱生钱易,人生钱难。”而在中国这个“特色”环境下,除了真金实银,“领导肯定”与“政策扶持”也是极具竞争力的资本。而南街村不费吹灰之力就获得了双料资本,也就获得了“支点”,真的就能干一番撬动地球的大事业了。
    
     解放以后,河南向来是个“出经验”的地方。大跃进时代中国第一颗粮食亩产卫星就是从距离南街村不远的河南省遂平县卫星农业社放出来的;而全国第一个人民公社,也是距离南街村不远的驻马店嵖岈山人民公社。所以,河南再出一个南街村,就和河南以大搞“血浆经济”闻名于世一样,实在是不足为怪。
    
    二,毛泽东思想赛过神?
    
     林肯有句名言:“你可以欺骗全体人民于一时,也可以欺骗部分人民于永远,但你无法欺骗全体人民于永远。”这句话在20世纪获得了多到数不清的印证。多少看上去庄严神圣、令人顶礼膜拜的东西,事后再看却全是荒淫与无耻。神话就是神话,神话肯定是假的,假的就是假的,伪装必须剥去。
    
     南街村多年来不但以神话般的“南街村经验”闻名,还以“神秘”闻名。这让我有些不解,一个急着推销“南街经验”、被一些宣传部门描绘成“共产主义天堂”的地方,搞那么神秘兮兮的干什么?既然想让全国人民、乃至世界人民拥抱你的“王道乐土”,你该敞开心扉,把自己的一切都告诉世人嘛,能有什么东西见不得阳光,非要揶着藏着呢?
    
     “神秘”我们并不陌生。在改革开放之前,中国就被世界称为“神秘国度”。而现在的朝鲜、缅甸,是世界上仅存的几个“神秘”国家了。神秘的国家都有神,南街村也不例外。南街村有口号,“毛泽东思想赛过神”。这句口号不矛盾吗?毛泽东本身是无神论者,他自己根本不信有什么神,可是南街村却鼓吹他的思想赛过一种根本不存在的东西,是尊崇还是讽刺?
    
     南街村向来都想引领人类发展的方向,它不但向人性挑战,还向自然科学挑战。“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著名的永动机项目就是这一伟大梦想的实践。但是很遗憾,掌握了毛泽东思想这一战无不胜的法宝的南街村,也还是没有把永动机造出来。而永动机项目的“研发者”们则解释说,这是因为缺乏“神仙相助”,“如果能请来八仙相助,永动机就会成功”。于是,村委会大楼上点起了九九八十一盏灯,恭迎八仙下凡。是真的以为“毛泽东思想赛过神”,还是用“毛泽东思想跳大神”?
    
    三,卸装后的女星成了女鬼
    
     唯一维系南街村“成功”神话的,就是南街村的“产值飞跃”奇迹。假如没有这个“产值飞跃”,南街村的一切福利都无从谈起,也就没有那么多可以自吹自擂的资本了。16年增长2100倍,确实让人觉得日新月异,比大跃进还大跃进。毛主席要是当年遇到了南街村的领导,他大概就不会弄出个“十五年超英赶美”的笑柄被人诟病,也没必要再去编造“自然灾害,苏修逼债、美帝封锁”之类的谎话去骗人了。
    
     作为一名金融业长期从业人员,我非常清楚一个银行贷款16年本金利息不还是个什么概念。不要说正常企业半年期、一年期的正常流动资金贷款,就是国家开发银行投资地方基础建设的政策性贷款,都很少有这么长的期限。况且,那么长的贷款期限只是相对于本金而言,利息却要逐年还的。而南街村就有这个本事,居然可以十几年不还本,不还息,还自己感觉美滋滋。在南街村夸口“盈利”的牛皮下,却根本不考虑银行利息。须知,十几年的老贷款,光利息就比本金还多。
    
     可笑的是,南街村的人算的不是经济帐。南街村的啤酒厂资产负债率高达236%,按理说早就该破产清算了,可是南街村不这么看,他们反而认为资产负债率这么高都不破产是“集体经济的优越性”。但从正常的金融信用眼光来说,这不是“集体经济”的优越性,这是“赖帐经济”的优越性。人要是一耍赖,要钱没有,要头一个,要血一盆,还怕什么呢?
    
     如今,南街村资不抵债的消息早传到大洋彼岸了,那帮当年“赞赏”南街村的老领导们却不知到哪里去了,再不肯发话弄出十个八个亿来为这个典型救救急。大概太阳会落山,而人也总是会死的。南街村和农业银行的露水夫妻也终于做到头了,一手扶植起南街村这个“红色亿元村”的农业银行,不顾多年夫妻情分,把昔日耳鬓丝磨老相好南街村一脚踹进了信用黑名单。哦,中国版的《红与黑》。
    
    四,高举集体主义大旗的股东们
    
     南街村拉起的多面大旗中,除了“毛泽东思想”,还有一杆是“集体经济”。猛一看,还真是那么回事。似乎,付出了几千万条人命的代价,在中国苏联东欧都试验得一败涂地的“集体经济”在南街村居然梅开二度、枯木逢春了。而南街村的村民们,虽然被剥夺了诸多自由,但因为有那些“福利”作为诱饵,也还是相信他们真的在享受“集体经济”的恩泽。
    
     但是,我们又被忽悠了。早在2004年,南街村就进行了股份制改制,注册资本为5亿3千万的南街村集团股权结构,由河南省中原工贸公司占40%,王宏斌占 9%,郭全忠6%,贾忠仁6%,王继春6%,窦彦申6%,刘晓青6%,王金安6%,邓富山3%,张平3%,王武军3%,卢林政3%,姚喜兰3%。这12位自然人股东,都属于南街村“三大班子”的领导成员。其中,郭全忠是村党委副书记,贾忠仁是村委主任,王继春为南街村集团党委副书记,窦彦申为集团总经理,刘晓青是食品厂厂长,王金安是村办公室主任,邓富山为包装材料厂厂长,张平是南街村彬海胶印公司经理,王武军、卢林政是集团副总经理,姚喜兰是南街村集团麦恩鲜湿面公司总经理。(引自《南方都市报》相关报导数据)
    
     人们说生活就像在演戏。真的,在南街村这个舞台上,观众们看到一大群挥舞着“集体主义”大旗的戏子们在卖力地表演。只不过,他们的真实身份是身价几千万的股东。“当然,那只是个形式”。他们憨厚地解释道。
    
    五,现实版的动物农庄
    
     我一直很喜欢奥威尔的作品,特别是《一九八四》与《动物农庄》。奥威尔虽然声称自己的作品是“政治幻想小说”,但他的幻想总能在现实中实现。
    
     从毛时代一贫如洗状态下熬过来的南街村的村民们,多数从来没有领略过分鸡蛋、分电视机、分住房、分猪肉的快乐。为此,他们中的多数想必是衷心地拥护这些 “好领导”,不,现在应该改称“好股东”。但是,不拥护就麻烦了,那些福利都要被剥夺。其实这个世界上,大多数人们只是在衣食无忧之后才会想到自由。也有为了自由而敢于抛弃一切,甚至生命的,那只是少数,这种人被我们称为斗士。绝大多数的人们,都还是以生存为根本,包括你我。为此,当为了一点点利益牺牲我们的一点点自由时,我们往往会没骨气地一点点忍让,只是大家程度不同而已。
    
     尽管生存的压力使得自由排在了生存的后面,但是自由不是一种可有可无的东西。人要是没有了自由,与羊群又有何异?
    
     各式各色的“老大哥”们,无论学历高低,都明白人性中这个弱点。因此,他们会给人们一点利益,然后剥夺你的一点点自由;再给你一点点利益,再剥夺你的一点点自由……等到羊群入了羊圈,利益就到头了,这时你悔悟,就会发现你已经无力反抗了,因为你的自由被剥夺光了。任何牧羊人养羊,都不是为了给这些羊养老送终的,而是为了割羊毛、喝羊奶、吃羊肉的。
    
     “老大哥”在银行贷款的底气下,还真的实现了从婚丧嫁娶到从幼儿园到大学的福利。只不过,这个福利是有条件的,那就是要“听话”。谁要是“不听话”,福利就会被拿掉。不知南街村的村民们在晚上睡觉时是否会想起奥威尔的那句名言——“老大哥在注视着你?”
    
     南街村的“老大哥”实现了中国故去的“老大哥”的梦想。因此,死去的“老大哥”的拥趸和遗老遗少们,自然把南街村的“老大哥”当成亲人般看待。甚至,在魏巍的《壮哉,李讷》一文中被描绘成“无钱看病”的毛泽东的女儿李讷,也有感于南街村那些身价千万的股东们的高风亮节,向他们慷慨捐款10万元人民币“改善生活”。多么崇高的舍己为人的思想境界呐,让我们这些俗人感动的都快湿了,跟初次看到《壮哉,李讷》时一样的湿了。
    
     “老大哥”发誓,要让南街村人“富的一分钱也没有”。这意味着,老大哥的意图不仅仅是实现对南街村生产资料的剥夺,而且还要实现对生活资料的剥夺。等到这个目标实现之后,南街村民的一切都将来自“老大哥”神一般的恩赐,恐怕连退出这个“福利天堂”的勇气都没有了。一分钱都没有而离开这个“天堂”,恐怕只能被饿死在外。孟子说过,“有恒产者有恒心,无恒产者无恒心。”既然村民个人被剥夺到了“无恒产”的境况,那么他们也就难以有什么“恒心”了,只能听任“老大哥”们的摆布。不过,“老大哥”虽然有这样的圣洁梦想,“老三哥”境界可不怎么高。要不是他死了,谁也不知道他藏着2000多万现金和多本房产证,还有一堆抱着孩子的“二奶”、“三奶”、“四奶”来要求分遗产。
    
     “所有动物一律平等,而某些动物,更加平等。”(【英国】奥威尔《动物农庄》)
    
     雅可夫·伊万诺维奇·布尔什维科夫
     于二○○八年二月二十八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南街村:披着“虎皮”的红色怪胎/贾葭
  • 南街村:原始共产主义神话开始破灭
  • 南街村神话揭示了权力经济的荒唐与可怕
  • 南街村轰然坍塌——披着“虎皮”的红色怪胎 (图)
  • 河南南街村“改制”真相调查
  • “共产主义”南街村陷入困境
  • “共产主义”样板村南街村悄然上演分配改制 (图)
  • 毛泽东女儿李讷给南街村捐10万让村领导改善生活 (图)
  • 毛泽东的侄子毛远新、女儿李讷参观南街村
  • 河南伪共产主义南街村的背后(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