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汪兆钧:我为什么拥护中国过渡政府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2月2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当我声言我拥护中国过渡政府,并且主动要向中国过渡政府缴纳税金,有的朋友大惑不解。
     我的回答很简单:“因为她,中国过渡政府顺应了历史的潮流,中国人民早就应当有选择自己政府的权力! 现在有人创造了这个权力我为什么拒绝?这个政府无论伍总统,还是郭总统,郑总统,还是张总统,李总统所创建,我都拥护!并且非常高兴地在他们的领导下,成为一个好公民!” (博讯 boxun.com)

    有人会问:“那么谁都可以做总统啰?”
    回答:“当然啦!这就叫‘主权在民’!你不能靠强权,你只能靠人民对你的拥护,靠选票!—— 原始社会,人类就创造了这一领导与被领导的关系。现代,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更从法律上作了规定!”
    问;“那么中国过渡政府并没有经过选举呀?”
    答:“现今的中国,因为人所共知的原因,并不存在普选的可能性。为了实现普选,实现主权在民,中国过渡政府以此作为奋斗目标,并且公示:‘这个目标一旦实现’,即‘宣布解散’!—— 这样,中国过渡政府的创建不仅具备了法理基础,而且具备了普通群众能够理解的思想基础!不仅普通群众经过思考会认可她,就是心高气傲的职业政治家,如果真正具备政治细胞,只要是中国人,也应当承认她,认可她,拥护她!—— 因为她为你光辉的职业政治生涯敲开了大门!”
    
    我为什么拥护中国过渡政府?—— 因为中国人民需要她!
    千言万语可以浓缩为两个字:“渴望!”
    
    一、 中国人民的渴望
    (一)、渴望财富和生活的幸福感: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人特别渴望财富和生活的幸福感是可以理解的。
    自从1840年鸦片战争,中国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开始衰落,加之不断的战争,割地赔款,中国人民已走向非常的贫困。1949年建国以后,毛泽东一系列经济政策的失败,造成了中国社会的大饥荒,饿死了上千万人!文化大革命,更是以敬领袖,灭人欲,老百姓连人的本能,创造财富和幸福生活的基本权利都被剥夺了!—— 一个多世纪,中国人民一直在贫困线上挣扎!
    所以,改革开放,中国人焕发出来的追求财富而辛勤劳动的顽强热情,表现在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
    然而,这只是中国社会生活的一个方面。中国社会生活的另一个方面是 ——
    
    (二)、中国人民渴望一个公平、公正的社会!
    1949年建国以后,中国共产党为巩固政权的一系列斗争,反映在社会生活的另一方面:一切围着共产党转,共产党代表了公平、公正和正义! “红”与“专”的讨论,就是要突出“红”! 就是拥护共产党,紧跟共产党就是正确,就会得到升迁,重用!否则,再大的才能,无用!你要是翘尾巴,敢对共产党不敬,你不是右派,也是异类!—— 所以,一时间歌功颂德成风,阿谀奉承时髦! 地富反坏右为“千夫”所指,告密者、背信弃义者、落井下石者,弹冠相庆!在所有的单位里,反对一个小小的共产党支部书记,就会被认为“反党”,而被打入十八层地狱!—— 哪里还有公平、公正可言? 人民是气愤的,只是敢怒而不敢言!
    歌功颂德,阿谀奉承的最大受益者是毛泽东。他因为中共夺得政权的最大功劳而获得最高的吹捧。这也是他为他个人的一己私利,向他所忌恨的同志发威的最大资本!
    文化大革命,毛泽东把中国共产党玩弄在掌股之中,把中国共产党打了又打,抽了又抽,摧毁又摧毁,利用的就是人民对中国共产党一党独裁的愤怒和仇恨!—— 其威力之大,在中国没有任何一个毛泽东的反对者能够生存或敢于抬起头来与毛对视!
    邓小平是在信誓旦旦地发誓:“永不翻案!”后,从毛泽东的胯下钻出来的。应当说:这是在暴君专制下站立起来的伟大创举!
    但是遗憾,邓小平没有利用人民的力量和中国共产党内的革命力量推动中国的政治改革。也许是中国人民还在毛泽东“造反有理”的迷梦中昏睡,没有觉醒吧!总之,邓小平没有依靠人民和中共党内的进步力量,而是利用中共党内的保守力量,维护一党利益的力量,重建了自己的政治权威。
    没有对文化大革命及对文革前的历史进行彻底的反省和总结,也不敢进行彻底的反省和总结。中国就开始以“摸着石头过河”的方式,探索着“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
    改革开放,在“坚持党的领导”,实际是维护共产党一党利益的政治格局下进行的。
    改革开放的实质意义是:中共摆脱毛泽东低能、专制、愚昧、反人性的统治,改为人们可以搞经济,但必须继续臣服于中共的专制统治而已!也只是,仅仅是如此而已!所以,不公平,不公正在新的形势下继续,更是从权钱交易中表现出来。于是出现了“六•四”。
    “六•四”以悲剧的结局收场,是中国人民的悲哀! 总结方方面面,其中一个方面实在不能不说是一个重大遗憾!—— 缺少沟通,缺少最上层与最下层的沟通,缺少社会各个层面的沟通与对话,因此结局是:全中国除了几个人得利,全社会都吞下了苦果,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国家的历史性悲剧!遗憾和悲哀!
    没有反省,没有总结,更没有吸取经验教训!尽管中共换上了第三代领导人,中国共产党仍然按照自己的物理惯性义无反顾地带领全国人民继续前进!
    新一代中共领导人,已经没有了老一代领导人的“革命经验”,却秉承了中共一贯的行为方式和统治方式 ——
    言论封锁!创造出自说自话的理论,并且不断的重复,一千遍,一万遍……
    在政治上,凡共产党认为的异类,都“消灭在萌芽中”!法轮功,宗教信仰人士,民主人士,包括近年来出现的维权人士……
    在经济上,权钱交易更加普遍,贪污腐败大范围浮出水面;社会性的不公平,不公正历历在目;就连中共赖以自慰,并不断吹嘘的经济成就,如今,泡沫在一个个破灭,危机在一个个到来……
    中国社会的矛盾从隐蔽到公开化,并且开始对抗。旗帜鲜明的对抗首先表现在国外,表现在中国过渡政府……;这一对抗也会逐步传播到国内……
    难道中国要再出现一个“六•四”吗?
    难道中国还需要什么“造反有理”吗?
    中国社会需要进步!中国老百姓需要社会公平、公正,但同时需要稳定与和谐。创建和谐社会是人心所向!
    中国人民的经验:任何激烈的方式并没有给中国人民带来什么好处。历史不能简单的重复!中国需要崛起,中华民族需要文明和振兴!
    
    (三)、中国人民渴望在国际社会中的平等和自尊!
    1949年以前,我国人民是在被侵略和屈辱中生活;1949年以后,似乎应当好了起来,然而,我们并没有因为“中国人民站起来了!”而能够保护我们在国外的同胞。无论是上个世纪60年代,还是改革开放以后的90年代,我们都没有拿出实际有效的行动去保护印度尼西亚的华侨免遭屠杀和屈辱!
    上个世纪我们对别国输出和支持的“革命”,使别国遭灾,在那里安逸生活的华侨,成了最大的牺牲者!
    今天的情况又怎么样呢?
    今天,我们以牺牲中国人民的福利,自然资源和环境,向全世界奉献廉价商品,我们是“学雷锋”吗?可是世界人民,特别是先进国家的人民并不欣赏我们的“雷锋精神”!他们认为我们剥夺中国人民的福利同时也在剥夺他们工作的权利! 他们呼吁:应当给中国人民以人权!
    尽管中国人民以吃苦耐劳而著称。可是 ——
    中国的资源还有多少?
    中国环境的承受力还有多少?
    我们能留给子孙的东西还有多少 ?
    我们的领路人,伟大的中国共产党难道不应当考虑一下吗?
    难道我们中国人就那么笨吗?
    难道我们中国人就永远要做世界的下等公民吗?
    今天我们很多年轻人已经在做房奴了,难道我们中国人就要永远“奴”下去吗?!
    
    二、 一个人的愿望?还是多数人的愿望?
    从我个人的经历和创业史,可以从一个方面反映中国的经济和政治。
    改革开放以后,尽管我还在被“政治审查”,但我已经“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做自己事”了!
    我开始创业。我从自己的经验里本能地知道:我不能跟政府(共产党)挂钩,起码我从时间上就赔不起! 因为我做事雷厉风行,我没有时间与官僚作风纠缠。所以我的创业,开始是“白手起家”,接着是“自力更生,自给自足”!
    从1983年创业,到1998年的15年时间里,我几乎没有用过一笔国家银行的贷款。即使在1993年我购买了两块开发区内的土地,也没有借一分钱,没有从银行里贷一分钱款。因为我认为挣钱比借钱容易。 除了IT产品,我对计算机一窍不通,其他,我每开发一个新产品,都是以1:10,到后来是以1:100的投入产出比获得高收益。我在内心暗暗地封自己为:“经营之神”!
    但是,当我开发行业里举足轻重的产品时,情况就发生了变化。
    “国宝钢塑管”(因其技术上与其它钢塑管的差异,故在此起这一专用名词),因其产品开发的产业链之长,技术攻关点之多,当我真正需要社会资源,需要融资的时候,我发现社会对我是封闭的。
    当然,有人会说:“你为什么头脑不灵活一点,把它打包,放出去给人家做么!”
    我未尝没有如此!
    我曾经给党妈妈的一个企业,就是高新技术开发区的产业公司,我准备奉献,什么条件都可以接受!但最后党妈妈一个指令,叫这家公司去主持伟大的“合肥科技城”!一切都泡汤了!
    民营企业?—— 在安徽没有一家民营企业真正能在经济上对这一项目支撑得起!除了迷恋于房地产“开发”的商人,没有背景的民营企业在经济上都虚弱得很!
    何况任何一个新产品走向成熟都有一个漫长的过程!
    我不能因为自己的失败去指责政府!—— 这是没有任何说服力的银样腊枪头!
    但是,当我到了北京,接触了较多的方面,发现如此之多的科技发明无人问津,即使已经比较成熟的技术也都在艰难前行。固然,现实生活中,送到桌上的科技发明,绝大多数是有缺陷的或不成熟的,这是正常现象。然而一个国家不依靠科技发明,不依靠知识等软技术,是没有前途的! 即使盛产石油的海湾国家都不得不考虑石油用尽之后怎么办?何况我们这个大国的资源按人口平均少的可怜!
    2006年和2007年,中国的经济飞速发展,但是资金却在房地产上翻滚,在矿山一遍遍转手中折腾,接着是全民炒股……这不能不令人思索中国经济存在的问题!
    再回想:我汪兆钧只要几千万元资金就可以将一个产业有所更新,而某个政府官员拍拍脑袋就可以调动几亿元搞个形象工程……
    再想想:我国所有最好的资源如:石油、电力、通讯,包括金融等,均被国家(共产党)所垄断,它们的经济效益均很低,而官员们的收入却很高! 他们做败了,拍拍屁股掉个岗位,只要跟对了人,还可以高升!—— 资源,机会,对全体国民巨大的不公平!而在私人老板也能分一杯羹的最红火的资源,房地产开发中,贪污腐败又最盛行,房价节节攀升,众多人沦为房奴!
    显然,中国经济被官员经济,被党经济搞坏了!
    中国经济存在的问题已经是有目共睹的,而比较彻底的解决必须政治改革。然而政治改革的话题自“六•四”以来近20年的时间里一直禁声。
    实际上,从中国的上层到下层,从中共的广大干部到中国的知识分子,几乎谁都看出了中国的问题,谈吐中都能切中中国的时弊。然而谁都不愿意说,谁都不想说,不敢说!
    我,汪兆钧只不过是一门大炮,直截了当把话说了出来,这就是我给胡锦涛主席和温家宝总理的第一封公开信!
    
    三、 中国向何处去?
    这是个老话题,在近代中国的任何历史阶段都会有人提出这一问题。但是今天提出这一问题,不仅具有现实意义,而且具有实践意义。
    中国会向何处去呢?如何去呢?
    我们即使不看国际的主流社会 —— 自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的苏东民主革命后,国际的主流社会就是以美国、欧盟为首的民主国家。民主,已经成为世界的大势和潮流!
    我们就看看2006年和2007年,中国周边国家和地区的政治形势吧!——
    我们从东边开始数:
    日本 —— 作为亚洲的“老牌”民主国家,即使这两年政局再动荡,政府再换届,他仍然稳坐世界第二经济强国的位子!
    南韩 —— 20年的民主道路,使他开始跨入现代化!南韩和北韩,一个天堂,一个地狱,—— 中国老百姓都心知肚明!
    台湾 —— 在民主化的道路上开始走向成熟。他已经成为民主大中华的旗帜!
    香港 —— 要求直选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香港民众的民主觉悟空前提高!
    越南 —— 在“悄悄地”走向民主!
    泰国 —— 民选政府受到颠覆,人民还是拥护民主,继续着民主的政体!
    缅甸 —— 应当更让中国人民感到亲切了!他几乎跟中国的政治节奏相同:1989年,中国出现了“六•四”,而前一年缅甸就出现了对人民的镇压。2007年,缅甸又出现了第二次军政府对人民的镇压,然而今天,2008年初,缅甸开始“还政于民”!
    印度 —— 正因为其民主政体,平衡了国内复杂的宗教、种姓和各种社会矛盾,后机勃发,经济在开始腾飞!
    巴基斯坦 —— 最近民选的胜利,将告诉美国的政治家们:不需要利用独裁政权来反恐。也不需要过分热心扶持民选的政府。真正独立自主的民选政府对反恐的贡献会更大! 因为不仅美国人民反对恐怖主义,当今的世界,各国人民和知识界都反对和讨厌恐怖主义,恐怖主义的最后结果都是独裁政权!
    中国的西部,经过民主革命的独联体国家,在进一步民主化。包括中国北部的俄罗斯。有一点是肯定的: 以俄罗斯为例,尽管他的民主化革命可能还不够彻底,但是他们都再也不会回到共产党时代的独裁政体中去了!—— 而对这一点没有清醒认识的中国共产党,只为自己一党独裁的政治考虑,做出重大的民族牺牲,演出一场单相思的闹剧!可以说,从上个世纪90年代至今的中国外交,是乱了方寸的舞步,没有给中国人民带来多少实际的利益!
    从当前现实的情况看:中国已经被民主国家包围了!
    中国还会走向哪里呢!
    尽管中国共产党采取一贯的封口政策,愚民政策,从不给老百姓敞开讨论政治的空间。这样也局限了中共自己的政治智慧,使中共保守,无所作为! 当今世界和中国的形势都在发生变化,如果中国共产党不认清这一大势,继续老生常谈,对自己采取鸵鸟政策,那么,受到最大重创的是中国共产党自己!
    比如,中国当前的情况众多,本人只举一例:
    中国当前的维权状况普遍发生,而且在走向组织化和规模化,他们的领袖人物都受过教育,知道应提出受到广泛支持的维权口号和规范维权队伍的行为。如果某省的维权队伍浩浩荡荡地开进北京,静坐在天安门广场。甚至还有第二省,第三省的维权队伍响应,也开进北京,都静坐在天安门广场……
    如果说,2006年和2007年,北京的上访者会被国保和警察成百成百地押出北京。那么对于成千上万,甚至十几万,几十万的维权队伍,恐怕出动武警收押也不太可能。
    那么就重复出现了1989年“六•四”之前的天安门广场的形势!
    怎么办?
    中国还有邓小平式的政治强人吗?
    假设有,先天不足!他必须求助于军队!
    目前中国军队里有像袁世凯式的军事强人吗?
    我没有看到。假设有,也先天不足!如果跳出来个袁世凯第二,袁世凯第三,那么,解放军官兵就会把他束手就擒!
    显然,历史不会简单的重复!
    显然,谈判是中共最好的出路!
    
    四、 世界给中国一个机会
    世界给中国一个机会!—— 2008年北京奥运会。
    奥林匹克精神 —— 和平、民主、相互理解、公平竞争的原则,充分体现了人类的当代文明,人类的智慧和力量!
    对国际奥委会做出庄严承诺的中国政府(中共),也将可以在奥林匹克精神的推动下,进行自身的洗涤和革命。
    中国人民珍惜世界给中国的机会,中国人民积极参与,并作为主人欢迎世界各国的朋友。同时,中国人民也不辜负世界的期望,将奥林匹克的精神在中国传播。
    中国要融入世界!
    当我们在高唱:“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时,当然不能用网络封锁把中国与世界隔离开来!
    所以中国人民很聪明,他们开始组织起来,像郭泉先生,郑存柱先生等,所有有政治细胞的中国公民都不会错过这一有利的时机,在中国组织社团,组织政党,展示和考验自己的政治才能!
    所有想维护自己正当权利,想发出自己声音,想让社会感到自己存在的中国公民,都应当积极选择、参加自己信任的政治组织,这是解除自己苦恼,解决自己问题的最佳途径!是破除冤案,维护权力的钥匙!
    当前,就连网络媒体人也已经开始组织起来,网络老板们知道:组织起来才能保护自己。 在一个伟大的历史时刻,在社会的重新洗牌中,使自己在商海的竞争中不落伍,网络和媒体是与社会大众的利益捆绑在一起的!
    组织起来!组织政党和社团,组织独立工会和维权团体,是2008年中国人民迎接奥运的伟大壮举!是中国人民普遍争取人权的自觉广泛的行动!是中国人民站立起来所必须的洗礼!是民主的中国所必须的政治洗礼!
    当中国的网络和各类媒体的封锁被彻底打破,中国人的思想空前解放时,中国会不会乱呢?
    我的回答是:不会的!
    恰恰如果中国网络媒体的封锁继续下去,中国却很可能乱!
    这也就是本人拥护中国过渡政府的原因所在!
    因为中国当前存在的问题,在中国的上层和下层,在中共的“左派”和民主派之间,在中共的广大干部、党员和中国知识分子中,已经充分地共识。而对网络媒体的封锁,无论各派各阶层,都不认为这种行为合法,更不认为这种行为在当今的中国还继续有效。显然,这种行为既不合法,也不有效,而且不得人心!
    这种不得人心的行为不仅使人反感,而且使人愤怒,愤怒之下就会产生极端的行为。
    针对中国政府(中共)继续封锁网络媒体,中国过渡政府已有总统令:包括启动军事动作……
    
    在这里,我要对中国过渡政府说几句话 ——
    支持国内人民的维权行动是完全正确的。宣示人民的各种权力包括军事动作的权力,在自己的宣言、声明及总统令里阐明就可以了,但不能作为一条政治路线。无论当今中国的国情和世界的大势,都不能以此作为政治路线!
    从历史的经验来看:辛亥革命时期,所有革命党组织的起义都失败了,而新军自发的武昌起义却胜利了!这不能不给人以深深的启迪!
    从今天的情况来看:缅甸军政府尽管去年把和尚们的游行镇压了,但是今年却迫于压力,宣布还政于民的计划。
    可见,共产党一贯宣传阶级斗争你死我活的理论是荒谬的! 尽管改革开放中共把“阶级斗争”从文字上抹去,但是因为缺少对历史的总结、反省和批判,中共的血管里仍然流淌着“阶级斗争”的血!
    今天,人们已经逐渐认识到毛泽东武装夺取政权的所谓“革命”,没有给中国人民带来任何好处!所以今天还类似这种武力夺权的行为,必然遭到社会大多数人的反感!
    而且谁都懂得“哀兵必胜!”的道理。如果中国再发生类似“六•四”对人民屠杀的情况,不仅军中声音,我可以说,解放军的大多数都会站出来保护人民!
    我非常荣幸地被您们,被中国过渡政府邀请为与中共谈判的特别代表。
    为此,今年2月5日,我分别给胡主席,温总理,曾庆红副主席和前国家主席江泽民先生发出了我的私人信函,信函中有如下内容:
    “我,作为中国过渡政府的特别谈判代表,我的行为准则是:坚持谈判,化解冲突,相互理解,相互尊重,顺应民心,和平过渡。
    而作为我个人,我恳切地希望中国共产党利用自身的庞大资源,引领当前中国的宪政改革!”
    我还表示,我将随时成为各位领袖与中国过渡政府,与中国海外的各种力量,及中国国内除中国共产党之外的各种政治组织和团体沟通的管道。
    显然,和平过渡是我在实践中的政治路线。我想,这也是全国人民和世界人民对中国的希望。
    
    当我这几封信发出以后,我计算几位领导人收到我的信的时间。那天晚上,我打开计算机,我突然发现:针对我个人的计算机的封锁和骚扰已经全部撤除,我可以很通畅地登录海外网站了!我简直有点不敢相信!但确实,针对我个人的计算机的封锁和骚扰已经全部撤除了!
    我一阵激动和喜悦……
    夜,我望着天空闪烁的星光。突然,我想:这闪烁的星光如果变成白天的阳光那该多好!沐浴阳光会使所有人都感到幸福和快乐。 灿烂的阳光充满生机,不仅使人们的交往和沟通便利,更是大自然赋予人类和生命的原动力!
    
    五、 我对自己命运的评估
    去年十月,当我的第一封公开信发表以后,有很多来电,表示对我个人安危的担忧。我想,这是因为我在言论的禁区里开了一炮。
    今年一月,当我第二封公开信发表以后,又有一些来电,希望我继续“说”下去。
    我回答:“我大炮的使命完成了,该撤下去休息了。”
    是的。中国知识分子和中共党内的理论家们,他们掌握的事实和数据比我丰富精确得多,他们比我更有说服力。我是搞经济的,我该做我自己的事情了!除非什么时候需要“沟通”,我会出来跑跑腿!
    那我做什么呢?
    我开了一个网站www.greenxlh.com我把它定位:中国民间的纳斯达克。
    因为中国最丰富的是人力资源,通过教育和科技创新,将人力资源升华为人才资源,中国才能真正作为大国崛起!
    根据我个人的经验,中国并不缺技术发明人才,缺的是:将技术发明引入市场轨道,并对其有力推动,使其产业化、商品化的机制。 有了这一机制,反过来会使我国的技术发明和人才更多地涌现。同时,在新技术、新产品推向市场的过程中,将造就一大批两手空空的百万富翁!其实,这都是先进国家已有的成功经验!
    同时,我国人民非常关心资金的升值!如果发现无论把钱放在什么地方都会流失,都会贬值,人们没有地方存钱!这是何等的痛苦!—— 改革开放,人们总算有了点钱,而我们伟大的党却没有考虑怎样保护人们的劳动成果,“权为民所用”!—— 我国金融的党垄断!
    “穷(人)则思变”! 当富人们也发现无法保护自己的财富,心也乱了,这社会还有何“和谐”可言?
    所以我擅自办起了中国民间的纳斯达克!
    我不敢豪言壮语,但我们的行为准则,显然对富人的投资,风险是最小的!
    所以我在这里也告诉中国的富人们:到中国民间的纳斯达克来吧!—— 钱稳稳地生钱!
    如果我幸运,我能活着,我将对中国的产业技术革命有较大的贡献。
    当然,我对自己的命运也并不乐观。
    我这门“大炮”得罪的不是一般人,被利益集团收买的黑社会或某个极端分子,用几颗子弹或某个突发事件就可以把我像马丁•路德•金一样消灭,这可能性是随时存在的!如果这样,这也算成就了我!
    如果说我汪兆钧生前的力量很小,甚至很可怜!那么我死后的力量就会变得无比强大!我的死会大大地推进中国民主化的进程! 感悟到这股强大的力量就使我现在不仅无所畏惧,而且内心非常充实!
    我的命运服从于国家的命运,我很幸福。
    
    汪兆钧
    2008年2月25 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过渡政府:邀汪兆钧先生为特别谈判代表
  • 汪兆钧发表致胡温第二封公开信
  • 汪兆钧给胡、温第二封公开信——对策中国宪政改革
  • 汪兆钧:莫名其妙的变数
  • 我读汪兆钧先生的公开信:他实乃商界良知
  • 汪兆钧先生只是做了他该做的事情——回应向钧先生“集体失语”论/綦彦臣
  • 面对汪兆钧公开信,中国自由知识分子为何集体失语?/向钧
  • 刘逸明:警惕汪兆钧事件所带来的政治假象
  • 汪兆钧:关于我的公开信的说明
  • 荆传:汪兆钧上书的“炸锅效应”
  • 悉尼支持中国民主化工作平台:我们支持汪兆钧、郑存柱、郭泉等仁人志士的政改呼吁
  • 谈汪兆钧公开信(作者:伍老)
  • 汪兆钧:中国社会和谐改革的倡议书
  • 汪兆钧现象/张三一言
  • 期待人大与民主党派发声 如汪兆钧那样争民主/李国涛
  • 投稿 为汪兆钧鼓与呼/一吼
  • 《未來中国论坛》声明:支持汪兆钧先生公开信
  • 巴雅古特:汪兆钧先生,你就是叶利钦!
  • 汪兆钧紧急声明
  • 汪兆钧环保新闻发布会被突然取消
  • 汪兆钧致函胡温引发海外强烈反响
  • 政协常委汪兆钧陷入被拘禁边缘/李平(图)
  • 安徽政协常委汪兆钧促北京政治体制改革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