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槟郎:薄命妾红颜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2月2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槟郎更多文章请看槟郎专栏
    
     嫦娥一号回视小小寰球 (博讯 boxun.com)

    一定会看到中韩之间黄海
    我客居韩国时几欲在此轻生
    愁怨尸体可漂回祖国胸怀
    我终于平安地回到多难祖国
    却听说红颜妾薄命芳魂安在
    
    地球中国安徽的中部巢湖
    我和红颜相识在家乡的大学
    她美丽而又瘦弱惹人爱怜
    父亲病退卧床母亲务农
    我们相互熟悉在青春校园
    教室里常常坐同一张长桌
    食堂吃饭也不约而同地相碰
    图书馆分别读书的上下部
    汤山树林里我们谈学问人生
    我们都爱陶醉家乡的山水
    开始多人渐渐只是两人旅行
    
    学校在温泉之乡半汤镇
    冯玉祥建浴室的水温得名
    我们爬范增家的亚父山
    我们谷雨天去欣赏银屏牡丹
    褒禅山和陋室铭处复习名句
    告别楚霸王祠又到乌江吊唁
    巢湖育出李克农的韬武谍战
    那时你更爱巢湖古城的隐散
    湖因巢父栖木而居故名
    古城便依古老的故事而建
    我们访牵牛巷又到洗耳池
    许由羞听大禹禅让语洗耳
    巢父更高洁嫌池脏牵牛去
    我们喜欢凄美的民间传说
    阔人作恶神要陷巢州惩罚
    预告贫姥先带好人撤离
    母女先人后己终与恶人同尽
    神怜悯赐化为姥山姑山
    但两年的大专一晃过去
    我们谁也没有表白过情感
    
    毕业那年暑假后去看红颜
    已在中学做第三者与人同居
    他是她同事家有农村包办妻
    她说在四周是农田只三排
    砖屋的荒僻的初中教书一辈子
    突然人生幻灭但并未自暴自弃
    后来我在监狱时听到陆续传闻
    那农村媳妇和家人到学校打她
    男教师认错她则被学校开除
    她到一家当地韩资企业打工
    很快就成了高丽棒子的情人
    家乡人传说她坐高级轿车
    她要让贫困的父母晚年享福
    父母却与女儿断交不许回门
    父仍病瘫母被征地拖不补偿
    巢湖市长对她鞠躬也不能兑现
    我去外省读研有意没向她辞行
    
    谁料想命运真会捉弄凡人
    我公派韩国教学去济州岛旅行
    我们却无意间在西归浦相逢
    红颜依然美丽但更瘦弱憔悴
    富贵时尚像韩国电影明星
    突然似识女子用中文喊槟郎
    我正在中巴比赛过的足球场
    我们没有握手只在观众席说话
    她问过我的妻儿好便反复感叹
    读大学时我们并不懂得爱情
    我为未辞行道歉并说她奇闻
    她苦笑说都是真的但隔着人心
    终于在家乡韩资企业呆不下去
    她要那洋老板帮她移居韩国
    高丽棒子在济州岛金屋藏娇
    他有妻儿一个月来不到一次
    我劝她可独立生活将他摆脱
    她摇头做二次小妾我已灰心
    我们谈到西归浦地名的来历
    徐福为秦皇求仙药东渡黄海
    到济州岛找药草失望西归
    停泊过三千童男童女的船队
    西归浦的中国红颜却不想西归
    经济绝路的父母自杀去世
    也一直没有与孝心的女儿和解
    她似玩笑说如我死在异乡
    你可到祖国黄海边向东祭飨
    
    嫦娥一号回视小小寰球
    一定会看到中韩之间黄海
    我终于平安地回到多难祖国
    薄命红颜却不知什么时候归来
    我却看到网上二奶投海的新闻
    爱国愤青痛骂同种姊妹命贱
    巢湖市那韩企门前散步被驱散
    我特地到南京不远的连云港
    我如诺到祖国黄海边向东祭飨
    只是焚烧了彩色巢湖地图一张
    黄海的波涛可漂回红颜的身体
    可是她的灵魂能否回故乡安栖
    
    2008-02-23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槟郎:狱墙里的美人花
  • 槟郎:女学生姐姐出家
  • 槟郎:哭悼邻家美眉
  • 槟郎:琼岛舞女
  • 槟郎:京都之恋
  • 槟郎:我的打工妹情人
  • 槟郎:诗人与墓园美少女
  • 槟郎:留给儿子的遗嘱
  • 槟郎:寻物启事
  • 槟郎:故乡不会死
  • 槟郎:我的第一本圣经
  • 槟郎:爱情十四行
  • 槟郎:沟镇吏
  • 槟郎:欢度春节
  • 槟郎:狱墙上的雪莲
  • 雪国卖淫女 /槟郎
  • 槟郎:在天益社区思念郭飞熊(外一首)
  • 槟郎:雪国卖淫女
  • 槟郎:雪中来到诗人墓地
  • 槟郎:易村吏
  • 槟郎:我们死在路上—纪念鲁迅冥诞70周年
  • 槟郎:我被枪击伤多少年了
  • 槟郎:为兰州的学生呼求
  • 槟郎:情人哪,我们只能忍受
  • 槟郎:致导斌兄
  • 槟郎:致刘路兄
  • 槟郎:祖国需补一根筋
  • 槟郎:朋友,你去了何方
  • 槟郎:致蔡楚君
  • 槟郎:越活越不要脸了
  • 槟郎:这个冬天实在冷
  • 槟郎:悼杨春光
  • 槟郎:我接受法国费加罗报关于中日关系采访记略
  • 槟郎致香港资本家王盛华先生的公开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