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槟郎:狱墙里的美人花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2月2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槟郎更多文章请看槟郎专栏
    
     (博讯 boxun.com)

    
     那时候母亲已经脑溢血过世
     父亲在死神唇边抗拒着癌症
     我不愿回家困守校园
     父亲却突然打电话到外省
     我一路担心着他的病情
     原来是村里大叔要我陪他远行
     只因我在狱墙里呆过多年
     他希望我的经验可以帮他探监
    
     坐长途巴士又步行
     我努力释缓大叔的悲痛
     他说他家的妞妞命真苦
     我只赞他的孩子是人中龙凤
     大哥在外地做包工头
     妞妞天生丽质小伙伴们热捧
     我们都叫她美人花只是命运捉弄人
     大叔对着车窗外的田野发呆
     我却想到儿时玩伴的悲哀
     她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
     进乡办企业被厂长看中
     谁想那家伙禽兽多情
     弄大许多女人和她的肚子
     流氓加经济犯罪而遭到报应
     美人花堕胎后在父亲身边务农
     名声不好的花在偏僻乡村无人采摘
     她曾想跟到我读研究生的城市打工
     大叔却说大哥不在家二老身边要有人
    
     在地球中国安徽的中部
     五大淡水湖之一我的家乡巢湖
     山川秀美水土肥沃却国乱民苦
     我们离开温泉之乡半汤
     沿着巢湖边的因项羽兵败得名的散兵
     过张治中将军家乡办师范的黄陆
     在青山小镇下车,眼前
     便是白湖沼泽区有中国的监狱群
     我们坐湖区专车到了一个农业中队
     女狱警听大叔介绍我呆过七年监狱
     现在正读全国著名大学的研究生
     对我们很热情,特别是档案干事
     正在复习考研要我介绍经验
     我们跟着管教干部走到农田
     烈日下的稻田灰衣白条囚服人正在收割
     狱警对人群喊了一声
     有个女犯迅速跑过来喊报告
     女干部温和地说父兄来看你
     回去换衣服到接见室来
     妞妞对我们笑笑没说话便跑开
    
     我和大叔被带到接见室
     妞妞进来到铁丝网隔着的对壁
     管教干部说这次坐到一起吧
     妞妞绕过隔墙坐到大叔身边
     女干事故意咳了声走了还关上门
     大叔搂着妞妞便哭
     我想出去转转大叔不让我回避
     妞妞的秀发变成了板寸头
     囚服换成了平常女儿装
     还是那么窈窕娇美只是黑多了
     她害羞地喊了我一声槟郎哥
     我的少年玩伴美人花如在眼前
     说起妞妞的坐牢她一点也不后悔
     为了传宗接代大嫂生了两胎女孩之后
     跟着大哥参加了超生游击队
     乡干部扑空抓走了老丫头
     大叔问她劳动改造累不累
     她说在家也干农活只是时间长一点
     档案干事喊我到她办公室聊天
     我倾其所有向她传授我的考研经验
     她说妞妞改造表现好已经申报要减刑
     你的妹妹在这里劳改可放心
    
     我们在中队食堂吃了中饭回去
     看到妞妞在远处的稻田里挥手
     上了汽车大叔终于忍不住眼泪
     他痛骂那个家伙真该死
     妞妞已关进小黑屋还受他欺负
     被喊到宿舍里耍流氓时就该把他杀死
     我责怪说那样妞妞可能早吃了花生米
     现在还能接见迟早会回家
     叔叔问我:老闺女了
     再过几年回来还更会有人要她吗
     我们相对无言都看着车窗外
     我开始设想妞妞出狱应离开家乡
     儿时的妞妞骂我被人摔倒不敢起来
     狱墙里的美人花一定会苦尽甜来
    
     2008-2-22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槟郎:女学生姐姐出家
  • 槟郎:哭悼邻家美眉
  • 槟郎:琼岛舞女
  • 槟郎:京都之恋
  • 槟郎:我的打工妹情人
  • 槟郎:诗人与墓园美少女
  • 槟郎:留给儿子的遗嘱
  • 槟郎:寻物启事
  • 槟郎:故乡不会死
  • 槟郎:我的第一本圣经
  • 槟郎:爱情十四行
  • 槟郎:沟镇吏
  • 槟郎:欢度春节
  • 槟郎:狱墙上的雪莲
  • 雪国卖淫女 /槟郎
  • 槟郎:在天益社区思念郭飞熊(外一首)
  • 槟郎:雪国卖淫女
  • 槟郎:雪中来到诗人墓地
  • 槟郎:支那腊月雪
  • 槟郎:易村吏
  • 槟郎:我们死在路上—纪念鲁迅冥诞70周年
  • 槟郎:我被枪击伤多少年了
  • 槟郎:为兰州的学生呼求
  • 槟郎:情人哪,我们只能忍受
  • 槟郎:致导斌兄
  • 槟郎:致刘路兄
  • 槟郎:祖国需补一根筋
  • 槟郎:朋友,你去了何方
  • 槟郎:致蔡楚君
  • 槟郎:越活越不要脸了
  • 槟郎:这个冬天实在冷
  • 槟郎:悼杨春光
  • 槟郎:我接受法国费加罗报关于中日关系采访记略
  • 槟郎致香港资本家王盛华先生的公开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