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槟郎:琼岛舞女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2月1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槟郎更多文章请看槟郎专栏
    
     (博讯 boxun.com)

    
    南京栖霞寺出家的冲动
    惊动了系校两级和堂叔
    好在师父拒我只是多愁善感
    我在学校开除前及时回来了
    堂叔答应隐瞒我父亲
    并同意我暑假出门散心
    他曾在东方港工作九年
    回老家结婚便调到我的大学教书
    给我开了那边的熟人介绍信
    十九岁的我便开始了琼岛之行
    
    合肥坐扬州卧铺三天三夜
    广州毓秀车站又转大巴去海安
    邻座一个摩登少女短裙红唇
    主动的攀谈热红了我迂纳的脸
    有问必答我好像被她审判
    我只听说她叫荔枝其它一概不知
    夜里四点到海安车站灯光昏暗
    她跟着我下车被两个壮汉拦住
    壮汉说没有特别通行证不给过境
    荔枝也建议我通过他们偷渡货船
    
    到了荒芜的礁石丛我开始害怕
    被押上小船我们俩被夹在中间
    给了船钱又索取货船费岂敢不给
    荔枝却同他们说笑我不懂的方言
    又用普通话说我是她男友来度蜜月
    主动搂我肩膀我只能故作镇定
    我测想她与他们是一伙害我
    我即将命丧琼州海峡没有人知晓
    等爬上货船才松了一口气
    她带我绕过收费人看海峡夜景
    
    这是我第一次看海上日出
    在海峡的货船上身边有性感女郎
    船在朝阳下的琼岛海口市靠岸
    人流涌向铁丝网封锁的检查站
    我急智将荔枝当女友说给女军人
    女少尉将堂叔的介绍信看了很久
    却见荔枝吻我她红了脸同意放行
    踏上琼岛我情不自禁搂着荔枝跳
    她给了我地址吻别我后会有期
    我坐车去东方港找堂叔介绍的熟人
    
    信上三个人名单第一个是张贤能
    他是港务局工人已退休对我热情
    见过介绍信说一已调海口另一可见
    吃过饭后带我去码头上了大铁舰
    船长热情带我参观边问我叔叔好
    我帮张伯伯推了一车碎木头回去
    我将有千元钱和照相机的包托给他
    便急着赶往海口想过几天再回张家
    到海口天已黑荔枝的地址引到一舞厅
    荔枝正伴舞男客被门卫引见
    向所有人介绍我是她的大陆情人
    
    臊红了脸我跑到舞厅门外边
    荔枝笑说我童男子还这么纯洁
    安顿我住旅馆明晨来找我她便走了
    我在旅馆看不安随带的释迦牟尼传
    便出来散布看街景又来到那舞厅
    不敢进门隔着玻璃偷偷往里瞅
    却见荔枝在台上撕嚷着当地语歌
    边唱便舞还一点点地脱衣服
    在台下狼嚎般的人群中窜出一人
    跳上台抓着荔枝的披肩发便打
    
    十九岁的我出家未成到琼岛散心
    没沉身海峡却差点因舞女而丧命
    隐约记得我当时冲进舞厅救荔枝
    抱着打她的男人的腿使劲扔到台下
    一时舞厅里人分两派打了起来
    我被一闷棍打昏醒来在公安局
    包好伤警察盘问我与荔枝的关系
    押我过海峡上合肥的车他们才走
    留张贤能家的包他后来寄给了我
    我从此再未去琼岛也未见过舞女荔枝
    
    2008-02-19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槟郎:京都之恋
  • 槟郎:我的打工妹情人
  • 槟郎:诗人与墓园美少女
  • 槟郎:留给儿子的遗嘱
  • 槟郎:寻物启事
  • 槟郎:故乡不会死
  • 槟郎:我的第一本圣经
  • 槟郎:爱情十四行
  • 槟郎:沟镇吏
  • 槟郎:欢度春节
  • 槟郎:狱墙上的雪莲
  • 雪国卖淫女 /槟郎
  • 槟郎:在天益社区思念郭飞熊(外一首)
  • 槟郎:雪国卖淫女
  • 槟郎:雪中来到诗人墓地
  • 槟郎:支那腊月雪
  • 槟郎:梦游赫利孔山
  • 槟郎:寒假一天
  • 槟郎:今天下雪(诗)
  • 槟郎:易村吏
  • 槟郎:我们死在路上—纪念鲁迅冥诞70周年
  • 槟郎:我被枪击伤多少年了
  • 槟郎:为兰州的学生呼求
  • 槟郎:情人哪,我们只能忍受
  • 槟郎:致导斌兄
  • 槟郎:致刘路兄
  • 槟郎:祖国需补一根筋
  • 槟郎:朋友,你去了何方
  • 槟郎:致蔡楚君
  • 槟郎:越活越不要脸了
  • 槟郎:这个冬天实在冷
  • 槟郎:悼杨春光
  • 槟郎:我接受法国费加罗报关于中日关系采访记略
  • 槟郎致香港资本家王盛华先生的公开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