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方影竹:侠胆柔肠奇言语——祭秋瑾兼谈她的一篇演说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2月19日 转载)
    
    
     文章摘要: 这篇《敬告中国二万万女同胞》演说的发表,距今已经100多年了,虽略有文言痕迹,但整个读来,生动晓畅,亲切感人。秋瑾为人豪侠,性格豪迈,事业豪壮,诗文豪放,而这篇演说却婉约多情,如姐妹一群,聚集一室,家常里短,苦口婆心。和商汤、林肯的演说相比,不失统帅气度,但又多了一层温柔的情愫,奇! (博讯 boxun.com)

    
    
    作者 : 方影竹,
    
    为纪念秋瑾赴难百年,侯文豹先生写《凄风悲雨殇中华》,言简意赅地赞誉她:“纵观几千年历史,能同时做到剑舞龙蛇、豪气万丈、运筹帷幄、文才绝代而又敢于挺身赴难的奇女子,只有秋瑾一人。 ”笔者愿步侯先生后尘,以秋瑾的一次演讲为例,作一番赏析,表达我对待这位奇女子的敬意。
    
    幽默大师林语堂,被问及什么是好的演讲时,他回答说:“好的演讲,应该象女人的裙子,越短越好。”但短而优质的演讲实在难得。古代商汤伐夏桀的二百字军前动员演说《汤誓》,林肯在葛底斯堡国家烈士公墓落成典礼上的四百字演说,才算够格。前者以一句“时日曷丧,予及汝皆亡”,穿越几千年的历史隧道,至今仍适用于抗击暴君的誓言。后者以两分钟的话语迎来十分钟掌声,不仅使艾佛瑞特两个小时的发言黯然失色,更让“民有、民治、民享”的治国理念,成为不落的彩虹,至今为万国民众所仰望。笔者认为,秋瑾在1904年10月所作的《敬告中国二万万女同胞》千字演说,完全有资格与商汤和林肯的演说媲美。
    
    秋瑾1904年赴日留学伊始,便组织“演说练习会”,并担任会长。她为该会制订了详细的章程,带领会员进行演讲实践,借以团结同志,联系民众,传播革命思想。这篇《敬告中国二万万女同胞》演说的发表,距今已经100多年了,虽略有文言痕迹,但整个读来,生动晓畅,亲切感人。秋瑾为人豪侠,性格豪迈,事业豪壮,诗文豪放,而这篇演说却婉约多情,如姐妹一群,聚集一室,家常里短,苦口婆心。和商汤、林肯的演说相比,不失统帅气度,但又多了一层温柔的情愫,奇!
    
    这股扑面的奇气,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曰柔。“唉!世界上最不平的事,就是我们二万万女同胞了。”开篇一个“唉!”字,叹出中华妇女的千年委屈,使人柔肠寸断,同时,秋瑾也把中华半边天,一下子拉入自己怀抱。
    
    二曰亲。“男子死了,女子就要带三年孝,不许二嫁。女子死了,男人只带几根蓝辫线,有嫌难看的,连带也不带,人死还没三天,就出去偷鸡摸狗,七还未尽,新娘子早已进门了。”两句话,对比鲜明。“女子死了”以下,象金刚钻一样,四层递进,直钻入姐妹心房之中。此时演讲台上和台下,不再会有人觉出距离。
    
    三曰细。整篇演说象一幅工笔描绘的中华妇女苦海浮沉画卷。“没到几岁,也不问好歹,就把一双雪白粉嫩的天足脚,用白布缠着,连睡觉的时候也不许放松一点,到了后来肉也烂尽了,骨也折断了,不过讨亲戚、朋友、邻居们一声‘某人家姑娘脚小’罢了。”这纤细图象,没有亲身体验的想不出来;有亲身体验而缺少远大眼光的,也表述不出来。
    
    四曰透。“低眉信手续续弹,说尽心中无限事。”琵琶女心中的无限悲苦靠乐器诉说,靠江州司马的诗句留存,哪里比得上秋瑾在这里对中华妇女无限心事的洞察和倾吐?请听:“上天生人,男女原没有分别。试问天下没有女人,就生出这些人来么?”一针见血,直戳要害。“男子说我没用,我就没用;说我不行,只要保着眼前舒服,就作奴隶也不问了。”把妇女自暴自弃的心态,毫不留情地抖出来,讲话变成训诫,然而,听者会心服口服,伸出双臂去拥抱这位可敬的“训话人”。
    
    此外,秋瑾还从不同侧面,以不同角色,撞击听众心扉。且看她一会儿是不讲情理的老子,嘴里骂着:“晦气,又是一个没用的!”一会儿是个恶男人:“生前作了孽,遇见你!”一会儿是庸俗的长舌妇:“这媳妇不贤惠,不晓得妇道!”一会儿又扮作腐儒,高喊着:“女子无才便是德!”……种种嘴脸,种种心态,没有一处不是有的放矢,没有一处不能引起共鸣。秋瑾不愧是妇女心灵的统帅。
    
    在看似纷乱的妇女世俗画中,条条线都向着一个中心辐凑过去:“天下事靠(别)人是不行的,总要求己为是。”《文心雕龙》里说:“立片言以居要。”这句话就是全篇演说的主旨。
    
    秋瑾被戮百年,她为之心痛的“缠足”,已经是陈旧话题。但是她没有预料到,中共为二万万女同胞、继之为三万万女同胞……实行的“洗脑”,更是残暴。“缠足”是有形的刀杀女同胞,“洗脑”是无形的刀杀全部中国人。“文革”初期,笔者在北京一所中学任教,用皮带几分钟抽死一个“资产阶级”的,正是我认为是“好学生”的女孩子,秋瑾在演说中指责的李后主,在杀人艺术上,远远不及毛泽东,以及邓小平……
    
    中共拍过电影《姐姐妹妹站起来》,也编了歌曲《翻身道情》,说“旧社会好比枯井万丈深,井底下压着咱受苦人,妇女在最底层”,是中共让她们翻了身。但眼前的事实是,黑窑的童工里也有女童,她们白天干活,晚上要接待持有工头给的“奖励卷”的男人过夜。贪官玩弄女性的数字,原湖北天门市委书记张二江的108人记录,已被刷新,代之以江苏省建设厅长徐其耀,共有情妇146位,奥运精神如此大发扬,谁知下一个破记录者为谁?
    
    附秋瑾演说《敬告中国二万万女同胞》全文:
    
    唉!世界上最不平的事,就是我们二万万女同胞了。从小生下来,遇着好老子,还说得过;遇着脾气杂冒、不讲情理的,满嘴连说:“晦气,又是一个没用的。”恨不得拿起来摔死。总抱着“将来是别人家的人”这句话,冷一眼、白一眼的看待,没到几岁,也不问好歹,就把一双雪白粉嫩的天足脚,用白布缠着,连睡觉的时候也不许放松一点,到了后来肉也烂尽了,骨也折断了,不过讨亲戚、朋友、邻居们一声“某人家姑娘脚小”罢了。这还不说,到了择亲的时光,只凭着两个不要脸媒人的话,只要男家有钱有势,不问身家清白,男人的性情好坏、学问高低,就不知不觉应了。到了过门的时候,用一顶红红绿绿的花轿,坐在里面,连气也不能出。到了那边,要是遇着男人虽不怎么样,却还安分,这就算前生有福今生受了。遇着不好的,总不是说“前生作了孽”,就是说“运气不好”。要是说一二句抱怨的话,或是劝了男人几句,反了腔,就打骂俱下,别人听见还要说不贤慧,不晓得妇道呢!诸位听听,这不是有冤没处诉么?还有一桩不公的事:男子死了,女子就要带三年孝,不许二嫁。女子死了,男人只带几根蓝辫线,有嫌难看的,连带也不带,人死还没三天,就出去偷鸡摸狗,七还未尽,新娘子早已进门了。上天生人,男女原没有分别。试问天下没有女人,就生出这些人来么?为甚么这样不公道呢?那些男子,天天说“心是公的,待人是要和平的”,又为甚么把女子当作非洲的黑奴一样看待,不公不平,直到这步田地呢?
    
    诸位,你要知道天下事靠人是不行的,总要求己为是,当初那些腐儒说甚么“男尊女卑”、“女子无才便是德”、“夫为妻纲”这些胡说,我们女子要是有志气的,就应当号召同志与他反对。陈后主兴了这缠足的例子,我们要是有羞耻的,就应当兴师问罪。即不然,难道他捆着我的腿?我不会不缠么?男子怕我们有知识、有学问、爬上他们的头,不准我们求学,我们难道不会和他分辨,就应了么?这总是我们女子自己放弃责任,样样事体一见男子做了,自己就乐得偷懒,图安乐。男子说我没用,我就没用;说我不行,制约保着眼前舒服,就作奴隶也不问了。自己又看看无功受禄,恐怕行不长久,一听见男子喜欢脚小,就急急忙忙把他缠了,使男子看见喜欢,庶可以藉此吃白饭。至于不叫我们读书、习字,这更是求之不得的,有甚么不赞成呢?诸位想想,天下有享现成福的么?自然是有学问、有见识、出力作事的男人得了权利,我们作他的奴隶了。既作了他的奴隶,怎么不压制呢?自作自受,又怎么怨得人呢?这些事情,提起来,我也觉得难过。诸位想想总是个中人,亦不必用我细说。
    
    但是从此以后,我还望我们姐妹们,把从前事情,一概搁开,把以後事情,尽力作去,譬如从前死了,现在又转世为人了。老的呢,不要说“老而无用”,遇见丈夫好的要开学堂,不要阻他;儿子好的,要出洋留学,不要阻他。中年作媳妇的,总不要拖着丈夫的腿,使他气短志颓,功不成、名不就;生了儿子,就要送他进学堂,女儿也是如此,千万不要替他缠足。幼年姑娘的呢,若能够进学堂更好;就不进学堂,在家里也要常看书、习字。有钱作官的呢,就要劝丈夫开学堂、兴工厂,作那些与百姓有益的事情。无钱的呢,就要帮着丈夫苦作,不要偷懒吃闲饭。这就是我的望头了。诸位晓得国是要亡的了,男人自己也不保,我们还想靠他么?我们自己要不振作,到国亡的时候,那就迟了。诸位!诸位!须不可打断我的念头才好呢!
    
    (《自由聖火》)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