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于佃荣:还债告示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2月1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还债告示作者:于佃荣 本人名叫于佃荣,是连云港市民政局直属企业的一名员工,1977年5月25日在连云港市民政局直属企业工作时发生事故,造成右臂被截肢----4级工伤。 完全丧失劳动能力! 被连云港市民政局某些公仆们坑蒙拐骗从未享受过工伤待遇! 在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的情况下被连云港市民政局强迫从事极重体力劳动―――烧窑工。 是石灰窑烧窑工,劳动强度,工作环境超出所有人的想象。 本人存放在连云港市劳动局的档案里清清楚楚记载着:本人从1974年5月到2002年4月在连云港市民政局直属企业从事了29年的烧窑工,即使在1977年5月25日因公致残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的情况下依然被连云港市民政局强迫从事极重体力劳动―――石灰窑烧窑工。一直干到2002年4月。(铁证如山,就算连云港市民政局有通天的能量也毁灭不啊!) 可是本人至今没有领到一分石灰窑烧窑工的工资,连一分钱都没有!是的,你没有听错连一分钱都没有。

     90年至2002年保安工作的工资也发不全,每年只能拿几个月的保安工资。 连云港市民政局从1981年就承诺为本人安装假肢,连云港市民政局直属企业―――振云化工塑料厂 从1977年就承诺为本人安装假肢。几十年来,连云港市民政局及其下属企业用尽各种卑鄙手段不断不断不断的拖延,一拖就拖了30多年,人生有几个三十年,更夸张的是连云港市民政局指定的假肢厂于2006年4月27日给出“关于于佃荣前臂手检查结果”:“右前臂截肢,因患者截肢时间太长,肌电信号较弱,需尽快来公司进行调试训练,等待结果,如果患者不及时进行肌电训练,将可能无法安装肌电假肢。”连云港市民政局看到这份材料以后,还是使用各种阴谋诡计,一拖,再拖。 还有网友们您们更想象不到的是:2006年7月 初本人和连云港市民政局直属企业副厂长纪树成到了民政局指定的假肢厂,假肢厂对本人进行各种检查、检测以后,确定了本人适合安装的普通适用型前臂假肢手准 备进行调试训练,民政局陪同人员纪树成打电话向民政局领导请示后,死活不给装也不给进行调试训练。要把本人带回去。假肢厂工作人员出于责任、良心,不让民 政局陪同人员纪树成带本人回去,说本人安装假肢一事,已不能再拖了―――“残肢严重萎缩、、、、、如果再拖就可能无法安装肌电假肢” 最 后,本人还是被连云港市民政局连哄带骗强行拽回了连云港。不回来可能要客死异乡了。说连云港市民政局某些仆人是出生鹅磨绝不是骂它们,我只是实话实说,如 果连云港市民政局某些仆人说它们不是出生鹅磨请举证,如果能证明,本人面向全球媒体向他们道歉,如果不能证明它们不是出生鹅磨,请把出生鹅磨写在连云港市 民政局某些仆人的脸上。 为了生存我只能靠借债度日! 为了早日还清债务,我不断的向连云港市民政局及其直属企业讨薪、讨臂,要求落实工伤待遇! 可讨薪、讨臂的过程是一个花费更大的事,耗财、耗力、耗时……复印材料得花钱、寄信得花钱、打电话得花钱、发传真得花钱、坐车得花钱、在外就餐得花钱、住宿得花钱…… 几十年来我跑了多少路我已经记不得了,2006年 我到连云港市“软办”反映连云港市民政局公仆们的服务态度极其恶劣,开始的时候他们答应受理,说会和民政局的公仆们了解一下情况的!几天以后我到“软办” 询问处理结果。“软办”的领导说:“你几十年来几乎天天去民政局,谁还能对你态度好啊!”我说:“还好,他们当着你的面承认我几十年来一直主张自己的权 力,到时,还请你到法庭作证啊!前一段时间他们对市政府说的时候可对此死不承认啊”(民政局的公仆们经常自打自大嘴巴!) 光求助信、求救信就寄出1000封以上。这个数字是2002年6月至到2006年12月 的数字,其它年份的数字都还没有统计进去,这个数字随着时间的推移在不断的扩大。具体发了多少传真、打了多少电话我已经记不得具体数字了,因为实在太多太 多!打电话查询结果,上级领导的工作人员很热情的对我说:“领导对你的事很关心、很重视、已经批示转下去了!”连国家信访总局的官员都这样回答:“你给总 理的信我们收到了,领导很关心、很重视、已经批示转下去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岁月的更替,我累积的债务越来越大……30多年上访啊…… 在此我承诺:如果连云港市民政局的公仆们誓将“老赖”进行到底的话、就是坚持欠债不还的话!也不影响我对我债权人债务的偿还! 我因生存、上访欠下的十多万债务将由我的孩子偿还,连同利息一分不少的还给曾经资助过我、帮助过我的人! 在此,我对所有曾经借钱给我的人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本来打算一一公布曾经帮助过我、资助过我、借钱给我的人的名字,询问他们以后,他们说:“千万不可啊,连云港市民政局的公仆们的伤害能力还是非常非常可怕的……” 我在脑子里想了一下,是啊,差一点害了曾经帮助过我的人! 这个社会的复杂程度超过了我的理解能力!!! 这个社会怎么了? 更多详情见http://yudianrongxs.blog.163.com于佃荣的博客欢迎您及您朋友的光临指导见证!

     附一:于佃荣自传概要 (博讯 boxun.com)

    于佃荣自传概要——悲惨人生我叫于佃荣,苦难的孤儿出身。参加工作后,1965年1月至1974年5月的档案被民政局直属企业弄丢,十年的工龄不被认可;接着,1977年在连云港市民政局直属企业工作时工伤右臂被截肢;再是,截肢后还是工作,做烧窑工的同时兼做厂保安(看门),可这工作的工资有相当一部分被拖欠(其中烧窑工工资至今一分未领到)。我的工伤,当时瞒报,但我的工伤断臂,是事实。以工伤待遇,我应什么工作都不用做,拿市平均工资的75%加伤残抚恤并安装假肢,这部分钱一直拿到2007年4月20日,2007年4月20日办理正式退休,如2007年4月20日正式退休时工资低于市平均工资75%按照市平均工资的75%发放。就因当时领导个人的需要而瞒报工伤事故【当时骗我说已经上报了】,我应有的待遇什么也没有,且要拖着残体继续工作。然而,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在那种境况下,居然我至今都没能领到一分石灰窑烧窑工的工资,而每次问起工资时,连云港市民政局的答复都是:“我们现在没钱,等有钱了补给你。” 目前我只领过保安(看门)工作的工资,90年至2002年保安工作的工资也发不全,每年只能拿几个月的保安工资。这样的我,企业还要再从我身上揩一把油,以企业职工项目投股集资1000元钱,可我没有收到一分钱项目投股的收益,连利息都要不回来。这样的我,遭遇折迁再让我雪上加霜。应有的工龄要补上,工伤臂残要假肢,被拖欠工资要补发,投资入股要说法,折迁给予如别人一样的待遇,这就是我的诉求。这样的事不简单明了吗?这样的事不合情合理吗?可是我为此走上了三十一年的上访路!三十一年里,我上访到下至所属企业主管部门上至国家信访办,并写了上千封的信寄向有关部门。我被欺骗、被辱骂、被威协以至被殴打,受尽了屈辱,可问题始终得不到解决。

    附二:声援于佃荣志愿者联系邮箱:声援于佃荣志愿者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另:民间媒体准备出版《于佃荣故事评论集》欢迎大家赐稿。于佃荣博客:http://yudianrongxs.blog.163.com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一个老工人的苦难自传/于佃荣
  • 黑奴于佃荣系列博客、论坛在网络重新崛起的设想(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