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槟郎:故乡不会死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2月1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槟郎更多文章请看槟郎专栏
    
     (博讯 boxun.com)

    
    坐过火车换汽车
    镇政府门前的路还在
    只是土马路浇注了混凝土
    再次的步行有点异怪
    记忆的邻庄变成了厂房
    旅人的越来越迷失的步子
    在一片建筑工地彻底迷惘
    
    故乡的山村
    乡愁中多少次皈依你的怀抱
    而今终于回返,记忆的摹本
    再也找不到现实的原型
    那长长的引水渠没有了
    那一层层梯田没有了
    这里该是放牧鹅鸭的水凼
    那里的草场游荡过牛羊
    仍在脚手架里的一栋栋楼房下
    便是记忆中村庄的房舍了
    连同街道和风物人情一起消失
    
    一直认为故乡
    永远在空间的那一边
    举步可达伸手可触
    这是游子客居在乡愁里的理由
    故乡啊,此行本身是个错误吗
    顺着原路退去必是从此永远孤独
    
    我不能空手回去
    抓一把故乡的泥土也好
    却见那门卫工棚里走来了呆叔
    不事产业无缘功名的读书人
    高叫:槟娃回来啦,变化大吧
    能回来的便是故乡
    故乡并不只存储在我的记忆里
    它在一个独立于我的时空里
    有着自己发生发展演变的有机生命
    村庄是不以游子乡愁为转移的故事
    
    呆叔还在
    山上的宗族的坟茔还在
    父母的双头坟堆仍有人祭拜
    村庄整体搬迁到大水库边的山脚去了
    这里除了侄儿们
    后我几代的大小乡人都陌生
    他们有人竟笑问客从何处来
    
    回返南京的火车上
    我的眼前流动的乡野上
    突然出现我熟悉的故乡的画面
    母亲在菜地里除草
    我大学放假归来悄悄去惊吓她
    母亲嗔怪我已成公家人了还这样
    父母亲已经死去
    我也将死去连同故乡的记忆
    但故乡不会死,已活了五千年
    种族与故乡仍会延续
    
    2008-2-12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槟郎:我的第一本圣经
  • 槟郎:爱情十四行
  • 槟郎:沟镇吏
  • 槟郎:欢度春节
  • 槟郎:狱墙上的雪莲
  • 雪国卖淫女 /槟郎
  • 槟郎:在天益社区思念郭飞熊(外一首)
  • 槟郎:雪国卖淫女
  • 槟郎:雪中来到诗人墓地
  • 槟郎:支那腊月雪
  • 槟郎:梦游赫利孔山
  • 槟郎:寒假一天
  • 槟郎:今天下雪(诗)
  • 槟郎:新年旧体诗三题
  • 槟郎:现代汉诗教学的体会
  • 槟郎:偶然笔谈雪爪残泥——答W
  • 槟郎:关于诗歌创作答XWZ
  • 槟郎:故乡的墓园
  • 槟郎:W星球的私语
  • 槟郎:易村吏
  • 槟郎:我们死在路上—纪念鲁迅冥诞70周年
  • 槟郎:我被枪击伤多少年了
  • 槟郎:为兰州的学生呼求
  • 槟郎:情人哪,我们只能忍受
  • 槟郎:致导斌兄
  • 槟郎:致刘路兄
  • 槟郎:祖国需补一根筋
  • 槟郎:朋友,你去了何方
  • 槟郎:致蔡楚君
  • 槟郎:越活越不要脸了
  • 槟郎:这个冬天实在冷
  • 槟郎:悼杨春光
  • 槟郎:我接受法国费加罗报关于中日关系采访记略
  • 槟郎致香港资本家王盛华先生的公开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