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关于冉云飞博客被封事件的几点看法/流水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2月12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流水
     (博讯 boxun.com)

     看到冉兄网易博客2月8日的日志《网易比天涯更不如》,谈到寻找“更好的言论尺度比较放得开的网站”,以及网友们热烈的跟贴建言建议,我想,大家对天涯的封博事件(包括冉兄),严重性估计得不足。对,我用了“事件”一词,这不是个“事故”,也不是“事端”,是起“事件”,是个风向标。我有三点判断,不揣简陋,提请朋友们讨论。
    
     1、这是一次有目的、有计划、有步骤的大行动。为叙述方便,我称之为“割喉行动”吧。进入2008年,中共熬费苦心,借一个12岁孩子的口,给网络定了基调:很黄很暴力。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皇帝的新装》,童言无忌,孩子的话更能代表真实性。因为......所以......那么网络肯定是“很黄很暴力”。这是惯用的手法,在进行一个大的行动前,先造舆论,统一认识,统一口径。12岁的孩子,俨然成了“人民群众”的“声讨”。“为了人民群众”的利益,一场网络肃反风暴必然会来,一定会来,不以网民的意志为转移,有很强的目的性。
    
     2、封杀冉兄的博客,是“割喉行动”前的一次短促突击,起到定点清除和火力侦察的作用,是因人废博,也是“割喉行动”里的一个起步动作:捂嘴。要捂的绝不可能仅仅是冉兄一张嘴,会有更多的嘴被捂,更多的人被定点清除,也许已经发生了,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按步就班,按图索骥,逐个消灭,类似于暗杀,而规模比暗杀大--“要悄悄的进村,开枪的不要”。选择中国人的传统佳节过大年,体现了高超的智慧和高明的手段,利用过节网络淡季,降低事件的关注度。如此“得体”的动作,绝不可能是天涯或某衙门一时心血来潮,这是有预谋的计划。正因为是“有计划”的行动,所以动作有步骤,不会简单的一封了之,而且要封评论。不单单天涯社区,“五指山”下所有的大型门户网站,想必都接到了封口令。
    
     3、因此,单就封博事件而起的冲击波,不能作出谁更不如谁的的论断。撇开事件本身作比,也没有谁比谁更好的论题。如果强要作出选择,即使今天,我还是要说:天涯好。
    
     我是个商人,很多时候我站在商业的角度去理解,相当能体会天涯的难处。一个民营的公司要生存,一头是客户,一头是权力,中间是自己的利益。当网友们在对天涯事后偷偷摸摸删冉兄的文章而生气时,我倒是感受到了天涯在权力压迫低声下气的敷衍,对冉兄的曲线维护,苦心孤诣的平衡技巧,我的眼前甚至能浮出一张维持会长式的脸。冉兄博客的存在,符合天涯的商业利益:带来声望,带来流量。但是得罪权力意志,毁掉的是自身利益的全部。中国的特色,要服从的权力和要服务的客户,是不能兼容的。这次天涯无论如何支撑不下去了,他们得“服从大局”呀!
    
     以上判断缺乏强有力的逻辑支持,因而不够“科学”。我依靠的是自己“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近40年的“发展观”。用“非科学的发展观”来看待问题,是的,很愚蠢。不过,也算是种“中国特色”吧--愚蠢即智慧。我们触目所及,认定一件事愚不可及,殊不知在做事的人那面,却是用了极度高超的智慧,极度高明的手段,精心打造成这愚不可及。封杀冉兄博客,即为此例。否则,这里还能称之为“神奇的国度”么?!所以观察中国的事情,啃洋面包的不如咬窝窝头的聪明。
    
     然后,我们是不是该恐怖,继而绝望了呢?
    
     不!行动虽大,布局虽广,也有漏洞和弱点,我再送一个名词,叫“胆小鬼行动”。所以行为鬼鬼祟祟,偷偷摸摸,暗暗地下手,这表明权力意志也有怕,怕人喊叫。冉兄的嘴暂时蒙住了,我们还能喊,散了的人,还能聚。这注定是个事件,某个行动的一环,才开了个头,远远没有结尾。那么,我再来次“非科学的发展观”--割喉行动再大,也大不过网络,所有的智慧,终究还是达到又一个愚蠢的高度罢了。 _(博讯记者:杨逸)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谁动了冉云飞的博客/流水
  • 冉云飞:独裁之下岂有完卵?!
  • 天涯冉云飞:我认为说明白话很重要
  • 天涯冉云飞:冉氏新闻评论周刊(40)
  • 天涯冉云飞:张志国权倾胡锦涛
  • 天涯冉云飞:2007年十大中国人物
  • 天涯冉云飞:冉氏新闻评论周刊(38)
  • 嫁人要嫁冉云飞/西风独自凉
  • 冉云飞:政党、政府、国家之我见
  • 冉云飞:奸商史玉柱的大跃进
  • 天涯冉云飞:冉氏新闻评论周刊(37)
  • 天涯冉云飞和傅熹人关于《“文革恶之花”》再度开放》
  • 天涯冉云飞:要宽容但决不纵容!
  • 天涯冉云飞:“文革恶之花”再度开放
  • 冉云飞:“文革恶之花”再度开放
  • 天涯冉云飞:冉氏新闻评论周刊(36)
  • 天涯冉云飞:用一群死人搞活一具木乃伊
  • 天涯冉云飞:民族的多重耻辱:纪念南京大屠杀七十周年
  • 冉云飞:冉氏年终评选之一:中国最差的十个地方政府!
  • 冉云飞:坚持说负责任的话
  • 天涯冉云飞:冉氏新闻评论周刊(39)
  • 冉云飞: 十七年生死永难忘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