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香江“凡人”陈愉林——一位右派的传奇故事
请看博讯热点:反右50周年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2月11日 来稿)
     鼠年肇始喜讯传。《57右派列传》获得资助,第一卷可望于年中问世。钱理群教授倡议建立的“1957学”方兴未艾,令人鼓舞。
    
     这是愉林兄早上来电告知的信息。自去年12月下旬我等访台归来,他因乔迁之喜返沪月余,其间联络当年另册中人,搜集资料,颇有所得。语云:“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如此锲而不舍地努力,必有良效也。 (博讯 boxun.com)

    
     “姜太公封神,封人唔(不)封自己”。他编写的《列传》写了我,却不写自己,实在十分不妥。于是我决定写一篇《香港奇人陈愉林》,之所以用“奇人”名号,乃效乡贤张磊兄编《东莞奇人录》之举。该书所记王宠惠`蒋光鼐`李章达`容庚`杨官璘`陈镜开等,俱广为人知之一时俊彦,富于传奇色彩。愉林兄虽现时知名度有所不及,其传奇色彩则不遑多让。但渠自称只属“凡人”,遂尊重其本人意愿而定题。
    
     其实,愉林视己为“凡人”,亦不无道理。盖“凡人”也者,可相对“仙人”而言,即所谓“仙凡远隔”。“回眸下望人寰处,不见长安见尘雾”。“仙”居九天,位列上界;“凡”处红尘,是为下层。此正愉林目前地位之写照,堪称恰如其分。而其由“仙”而“凡”,即属一“奇”。
    
     话说20年前,愉林风光一时。非但享有“全国人民代表”荣衔,而且内定为国务院某部部长接班人。时年刚逾“知天命”,以中共术语,乃年富力强,真是前程似锦。
    
     这里要补充说明一下:他“当选”“人大代表”,绝非经区区1200名“选举会议成员”投票,而是某省人大全体会议郑重推举。尽管从根本上来说,也是一种钦点的“小圈子选举”,可是到底已在大陆实行多年。“谎言重复一千次就成为真理”,人大选举几十年也习以为常,决不会在内地爆出个“武宜三”或“文宜三”来,把当选的愉林骂个狗血淋头的。须知全国人大代表一两千名,是36人的四`五十倍,即使“武宜三”或“文宜三”“条气唔(不)顺”想骂街,也得三思而行,树敌太多非智者所为也。
    
     话扯远了。回到愉林春风得意之时,他以环保专家身份,访欧游亚,风尘仆仆。所到之处,无不待若上宾。如若不信,有书为证。书名《天地良心》,新大陆出版社2006年7月出版,洋洋七十万字的“大型纪实体小说”。作者申渊,愉林之笔名。其中收入各种历史性的照片近一百六十余张。内有尼泊尔首相接见的一幅,便是其生涯“顶峰”之见证,时维1989年6月6日。
    
     “顶峰”意味着下坡路的开端。其实此前愉林的“天命”已定,因为他从加德满都发了一份传真,向全国人大常委会表示,要求在一封十八名人大代表公开发表的联名信上,加上他的名字。该信乃五月末发出,主旨为反对戒严部队进驻天安门广场。待他“知道消息早已失去了时效作用。十八位人大代表纷纷表态撤回签名或作出检查。”他却“不知好歹,人家退却了,他举起义旗继续不顾死活往前冲,身后空无一人。”他“成为独一无二的孤胆英雄,命里注定是个悲剧角色。”(《天地良心》,649页)
    
     不过,尽管89年“春夏之交的那场风波”,使他从“九天”“下凡”,由中共高干变成了一介平民百姓,却并非立刻进入悲剧,而是在一带神秘色彩的活剧里担纲演出---有关方面向他布置一项特殊任务,如他乖乖受命,则“签名信”一事“作认识问题处理”。
    
     于是,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他成了“秘密战线”的一员,于回归前衔命南下香江,担任某贸易公司经理。以其知识结构及优异才干,他完全胜任愉快。经十年奋斗,事业有成。
    
     不料好景不常,与之同一背景的生意伙伴竟见财起意,骗了他五千余万港元,致使其倾家荡产,生意彻底失败。作为“三进三出中国共产党的中共特别党员`全国人民代表`知名设计研究院院长`教授级高级工程师”,他最后落得个两手空空,独居深水步唐楼陋室的结局。
    
     然而,倘与其当年被北京外国语学院党组织诱骗,成为右派分子之后,遣送内蒙监督劳动的境遇相比,那实在判若天渊。最根本的不同,在于现在他享有充分的自由与人权,尽管每月除625元生果金之外,别无收入,物质容或匮乏,可精神是充实的。而右派则属于贱民,较劳改释放犯还低一等,内心的痛苦与惶惑,真不足为外人道也。
    
     说起来,以他在57年的思想状态和实际表现而论,那个紧箍咒本来无论如何落不到他头上。虽然家庭出身不好,但他18岁就加入中共,是学校的优秀党员和模范党员。只是由于他所在的“支部有二名右派的指标,凑了半天还差一名”,便找他谈话称:“支部决定委屈你凑个数当一阵子的右派。你又是系团总支书记,你带个头,一个人完成二个指标”。就这样他给凑数“凑”上去了。如此落网,可谓又是一个“奇”字。
    
     他的第三“奇”,在于巧遇能人。愉林被说服“当一阵子的右派”,一当就当了20多年。其间碰到一位年近六十的乌工程师,是麻省理工学院毕业的环境工程硕士。他被分配担任乌工养猪牧羊的助手。取得其信任后,获传授全套知识技术,并与他互教互学外文。乌向他学德文,他向乌学英文。乌工当时就说:“环境保护是一门新兴的阳光科学,前途无量。”这句话后来真应验了。他78年获“改正”后,就凭英文`德文加上环保科技知识,青云直上,步步登高。
    
     回顾他的人生道路,其实从一开始就异于一般人,独特身世亦可称“奇”。他的外祖父担任过上海市万国商团司令,父亲是高级工程师,属当局统战对象。家族显赫,教养良好,使之具有较佳的素质。无论逆境顺境,都能应付裕如。
    
     愉林生于1936年,虽逾古稀,而身体健壮,精力充沛。衷心祝愿这位“凡人”焕发潜能,为1957学再作新贡献。
    
     (08-2-10)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